第157回 应行合所愿,点窍随机缘(上)

(题记:本书中,石野的“丹道上师”是风君子。另外还有一僧一道两个重要人物提点他的修行与保护他的平安,就是法澄大师与守正真人。丹紫成是石野的弟子,在正一三山的“机缘大会”上,他自己心中虽不知道这三位“祖师爷”,却无意中做了一件牵系三人的事情——其实这也不能算是巧合。本回是第十三卷“听潮篇”的最后一回。)

……

说着说着风君子突然夸起了紫成,远远看去,只见丹紫成拽着个老和尚的僧袍跑了过来。这个和尚眉毛都白了年纪看上去有八、九十岁,可还是被小孩拽着一路小跑。不是别人,正是九林禅院的法澄大师。

丹紫成气喘吁吁的说:“我找对人没有?”

风君子看着法澄直乐:“大师,你怎么跟着孩子跑过来了?”

法澄:“刚才听这孩子说的两句偈语,大有佛理,正是我修行所悟。我当然要跟他过来看看是哪位高人在指点,原来又是风小子你在开玩笑。”

风君子一本正经:“不是开玩笑,我正有一番感悟要和你切磋切磋。”

法澄挽起了袖子:“怎么切磋?”

风君子:“智者不言,给我一只手就行。”

法澄伸过一只手,风君子握住将他远远的拉到远离众人之处,我虽然听不见风君子说了什么,但看口形也能猜到他小声来了一句:“借神通一用!”然后大喊一声:“丹紫成你过来。”

紫成走了过去,风君子一手拉住法澄的手,另一只手伸出中指轻轻点在紫成的眉心。紫成脸色当即一变,几乎是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风君子道:“只有一柱香的时间,要找什么东西还不快去!”

“果果、阿游,快跟我走,找东西去喽!”丹紫成还没忘了另外两个,拉着他们一路小跑过了桥。

风君子已经声明“智者不言”,当然不会再对法澄说什么。只见老和尚站在河边皱着眉头眯着眼自言自语道:“借神通一用?修行人有神通,神通又从何处来?老和尚是四大假合之物,暂借这副皮囊,一身修行,是否也是暂借这身神通?既知来处,可知去处……”

风君子的种种道法实在神奇,可惜他都没教过我。他只教了我世间三梦大法与四门十二重楼丹道,教了柳依依鬼修之法,据我所知都是他自创的。他被天月大师逐出了忘情宫,忘情宫的九门法诀自然不能随意外传。其实我最好奇的是他的“借神通一用”,当初不理解,现在修为到了不算低的境界仍然是一头雾水。我问过他,可是他偏偏什么都不说。今天他对法澄施展这门法术,老和尚不像我一样好奇,反倒开始沉思。

一柱香的功夫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法澄站在河边还没回过神来三个孩子已经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大人们都围上去看他们拿回来是什么好东西?我招手让风君子过来也看看热闹,风君子一边走一边还说:“你别抱太大希望,小孩眼里的好东西和大人眼里的好东西是不一样的,他们看什么顺眼挑什么。”

丹紫成跑到众人面前,揭开封符打开袋子,掏出一个白色的圆珠。众人一愣,回头用疑问的目光都看向风君子,风君子赶紧摇头:“这不是白离珠,我哪能干那种丢人的事,里面有纸笺,看看是谁送的什么东西?”

难怪众人发愣,这东西和风君子昨日卖的“弹子”白离石珠太像了!风君子这次做为前辈也不好空手,肯定送了礼物,只是大家也不知道他送了什么。看见这枚白色圆珠,立刻就想到是不是这小子用一枚白离珠充数了?那样这礼物也太次了!

丹霞夫人从儿子手里接过东西,打开袋子里的一张纸笺,小声念道:“听涛山庄宇文树,恭送机缘大会‘射影蜃光珠’一枚。此珠有汐影妙境之趣,赠同道有缘者赏玩。”

紫英摸着丹紫成的头顶:“恭喜你,拣到了宇文世家的掌上明珠!”众人都笑了。

丹紫成没听懂紫英开的玩笑,看着“射影蜃光珠”问:“这是什么珠子,能当弹子用吗?”

紫英:“你可不能拿它当弹子玩。据东海传说,深水石礁中有一种奇蚌名为蜃,含珠者能射影,化为人间种种奇景,于修行还有诸多辅助之用。我以前听说过,没想到还真有此物,听涛山庄这次出手很大方啊!……石野,移物化景之术是你的擅长,来试试这枚珠子。”

我以前一直使用青冥镜,对移物化景之术确实体会比较多,见此奇珠也忍不住接过来以御器之法试探。如果它真能射出蜃景,化成什么景物呢?我抬头看见了正一三山,心念一动,挥手将珠子悬于眼前。只见射影蜃光珠一阵发亮,被一团光影笼罩,光影中正是三座山峰包围中一片开阔的山谷,翠绿的山谷中央被一条明亮的玉带分成两半。这正是正一三山的缩影,从珠光中浮现,只有巴掌大小,端得是奇趣异常!

丹紫成一见如此有趣,伸手要来接:“好玩好玩,我也试试!”

丹霞生敲了儿子的脑门一下:“你有你师父的修为吗?还差的远呢!……这一手法术,我轩辕派中没有。我儿子拜在石真人门下,石真人又擅长此道,得此宝珠还真是机缘!”

我点头道:“不错不错,这宝珠对修炼你的独门道法也有辅助。我曾见过丹霞先生‘绝壁丹霞’神术,听说修行时多受天时所限。若能以此蜃景辅之,虽然对你的助益不大,但紫成将来要学的时候可是方便了许多。”

丹霞夫人:“紫成快把珠子收好了,没事不要拿出来玩,注意别跟你那些弹子搞混了。……阿游,你怎么不说话,拿了什么东西回来?”

阿游有点不好意思:“这上面的字我认不全,九什么人?”阿游和果果本来不认识字,后来柳依依教了他们一些,毕竟时间很短很多字认不全。

丹霞夫人接过阿游手中的纸笺念道:“九黎散人,恭送机缘大会‘温火玉’一面,此玉有温火之功,可去六脉阴寒、拔寒毒之伤。”

这面温火玉只有掌心大小,形状并不规则,就像一块粉红色的石头,表面柔和润泽。丹霞生伸手拿过道:“九黎先生是隐居已久的江湖散人,极少出来行走但听说修为高超,他送的东西肯定不能差了,阿游,你的运气也不错!”

阿游弱弱的说:“可我拿在手里感觉不舒服,有点恶心想吐。”

丹霞生:“你是五步蛇妖,天生有寒毒在身,化成人形后也是六脉具寒。如果你不懂修行,这块温火玉与你的天性相克,绝对不能在身边久留。但凡事有弊有利,等你修行入门之后,这东西对你大有用处,别人拿到它远远不如你拿到它。幸亏你到了我轩辕门下,否则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教你用它。这块温火玉我先替你收好,等你可以用的时候再传给你。……紫成,把你的射影蜃光珠也交给你师父,等以后你可以御器的时候再让你师父传给你,现在拿在手里乱玩丢了怎么办?”

丹霞生替阿游收起了温火玉,紫成也将射影蜃光珠不太情愿的交给我保管。风君子问阿游:“你拿在手里不舒服,为什么还要拿这件东西?”

阿游:“丹紫成替我挑的,他说袋子的这块石头好看好玩,当时隔着袋子我感觉不到。”

风君子摇头:“不对不对,就算没有感觉你也应该有天生的灵觉,与你天性相克的东西你自然就有不舒服的感应,你会避开的!否则还叫什么机缘大会?”

阿游:“接住这个袋子我心里确实有点害怕,但我突然想起了你,就决定要这个东西了。”

风君子:“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阿游:“黑如意,你那天让我拿黑如意试试,我拿到手里心神震怖。后来你告诉我,等我有朝一日面不改色手持黑如意的时候就算修行大成了。所以我就想,这会不会是和黑如意一样的东西?”

风君子:“你小子还挺敢想的!机缘大会上哪能拿到黑如意这种东西?不过你想对了。”

这时果果在一旁喊道:“你们看我拿的这一串果果,像不像果果,中间红色的这个?”

只见果果手里拿着一串手珠,这是僧人诵经时手持之物。十八枚菩提子串成的念珠,十七枚为黑褐色,其中有一枚为红珊瑚色。丹霞夫人拿出果果袋子中的纸笺念道:“广教寺葛举吉赞,恭送机缘大会菩提数珠一串,有缘者善用之。”

“果果好福缘,这种东西都能拿来!”旁边的大人们同声惊叹。我也在惊叹,虽然不知道这菩提数珠究竟有什么用,但那葛举吉赞活佛是什么身份?他拿出来的东西在此次机缘大会上定然是第一流的器物。我们都凑过去看活佛手书的便条,果果可没管那么多,跑到柳依依身边道:“这串珠珠像不像果果,送给你做个纪念,我帮你戴上。”

旁人都没注意,果果已经将数珠带到柳依依的手腕上。只听柳依依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脸色急变,脸上居然流出了冷汗——难道阴神之身也会流汗吗?大家都发现不对了,我和风君子同时一个箭步过去就要摘那串数珠。我的指尖先碰到,感觉那串数珠就像有一种吸附之力已经与柳依依的身体溶为一体。风君子一把抓住柳依依的手腕,还没来得及往下拿,然而另一个人比我们俩更快。

只见不远处的河边有人喝了一声:“破!”紧接着那串数珠突然就像炸开一样放大了好几圈,脱离柳依依的手腕向外飞去,被一个光头和尚接住。做法收去数珠的是法澄,他正巧从河边走了回来。

数珠被法澄收去,柳依依说了一句:“哥哥,我的头好晕。”然后身体一软就倒在我的怀中,我赶紧将她紧紧抱住,感觉就像抱住了一缕云烟。果果不知所措的带着哭腔道:“我闯祸了吗?柳阿姨怎么了?”

风君子:“你差一点闯祸了,幸亏有锁灵指环,那老喇嘛的东西还真厉害!”

法澄走到近前很奇怪的看着柳依依:“这位姑娘是中阴身,怎会现形于此?……嗯,这个指环很古怪,能够聚神不散。好奇妙的法器,好奇妙的修行!”

风君子一皱眉:“法澄,你就一点慈悲之心都没有?”

法澄:“这位姑娘没事,过几日也就能恢复了。”

风君子:“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法澄不解其意:“风小子还想怎样?这菩提数珠本就不是阴物能佩之器!”

风君子:“喇嘛是和尚吗?”

法澄:“是,可你不能这么称呼他们。”

风君子:“你是和尚吗?”

法澄:“是。”

大家一开始都在担心柳依依,后来听柳依依没事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被风君子和法澄的这段奇怪的对话吸引了,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只听风君子气哼哼的开口道:“和尚闯的祸,和尚就不管吗?如果今天你这个和尚不把他那个和尚的事情摆平,我就不能放你走。”

法澄:“老僧不明白,什么叫摆平?你让我去劝活佛躺下吗?”

风君子摇头:“不是这个意思。今天的场子叫机缘大会,拿到什么东西都是机缘。这位柳姑娘拿了你们和尚的念珠,却戴不到身上,这就是和尚的毛病,就是和尚砸场子!……你不是一天到晚说什么众生都有佛缘吗?如果今天柳依依用不了这个数珠,我就当你胡说八道,你就是假和尚、花和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