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回 神君难夺志,江山岂勾牵(上)

泽仁怎么和百合搞在一起,这说起来就话长了。百合是付接的弟子,一直暗中替付接做事。就在她偷那份名单的前后,她发现了付接其它的手下在执行一些她以前不知道的命令。这一点我在大漠中听谭三玄说过了,就是暗中杀绝一家只留孤儿然后收养在门下。百合发现了也怀疑起自己的身世。

付接从大漠出国去中亚的机会,她脱离了付接的组织,找到了大漠中与付接对立的门派海天谷,并且将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谭三玄。谭三玄掌握了付接的行踪和做恶的证据这才组织门下去围剿付接,这一幕我在吐鲁番外的交河古城恰好碰到了。在此之前,谭三玄让百合离开了大漠,到正一三山来,时间就是在我遇到谭三玄的前一天。

从大漠到江南万里路途,百合不可能像我追付接走的那么快,甚至谭三玄后来派出的传令弟子也急于赶路走在了她前面到达了正一三山。正一门接到江湖令派泽仁率一队弟子渡江北上去迎接我,走在半路听涛山庄的江湖令又传到了,付接已经被我杀了。泽仁令其它弟子先回山,他上附近的一个修行门派拜访一日第二天再回,恰恰在回正一门的路上遇到了百合。

百合出发之前,付接还没有遇到海天谷的围攻,也不知道我在尾随。他回到大漠发现百合出走,就派了两名弟子去追。这两名弟子一直追到中原一带,追上了百合,恰恰也遇到了泽仁。那天下午泽仁在公路旁的小饭店打尖休息的时候,另一张桌子上坐的就是神色惊慌的百合。泽仁看见她就知道这不是个普通人,而且遇到了什么事情,正想开口寻问又发现了另一张桌子上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在吃饭,然而却紧盯着百合,一身神气波动都锁定百合的方向,显然是追踪这个女子的修行人。

两个不知道来历的修行人追踪一个修行界的少女,泽仁十分奇怪,当下不动声色静观其变。人群之中不便动手,追踪百合的那两个人显然是在等机会。百合是顺国道公路走的,基本上都是坐长途客车,也借人群来掩护自己。可是她路途不熟,在问路换车的这个时间,被两个尾巴追上了。

百合吃完饭没有步行,而是在路边拦了一辆跑长途的大货,请求司机让她搭顺风车走。她只对司机笑了笑司机就答应了,然而另外两个人尾行一段路程也跳上了大货车的后面,企图悄悄的接近驾驶室对司机下手。这一切都被也跟在后面的泽仁发现了。

泽仁很奇怪也很愤怒,这两个人不仅追踪这个女子,而且手段很毒,很明显要用道法去伤害一个普通人也就是大货车司机。这样这辆车可能会翻了,坐在驾驶室里的百合也许有办法逃生,但那个司机凶多吉少。这两人刚想动手,就被突然出手的泽仁制服了。泽仁的修为在正一门泽字辈弟子中是数一数二的,不在泽东、泽平等人之下。如果不是付接亲自来,他的那些弟子不可能是泽仁的对手。

百合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接受过各种各样的训练,擅长追踪和反追踪,如果不是遇到修行同门也许早就把人甩掉了。她在车上能感觉到后面有人追踪,后来发现追踪的人又消失了,立刻在路边下车,准备再拦一辆车换路走。当她一人站在路边的时候,后面有个人叫她,她回头一看,有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站在灌木丛中,脚边还趴着两个晕过去的人。这男子虽然身着便装,但看束进衣领的长发就知道他是个道士。

泽仁行事稳重心思缜密,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没有贸然出手,当他发现跟踪百合的那两个人绝非善类之后制服了他们并没有惊动任何人,等到没有旁人的时候才现身与百合打招呼。这就是泽仁和百合的认识经过。百合开口一问才知道是泽仁救了她,而且泽仁居然是正一门的弟子。正一门也得知百合是奉谭三玄之命赶到正一三山的,于是就结伴而行。

至于那两个歹徒,不方便带在身边,泽仁得知他们是付接的手下的帮凶时,本想废去他们的修为。然而百合更干脆,泽仁一不留神百合已经将那两人杀了!

这时候两人发生了一番争论。泽仁是个出家的道士,一直在正一门中修行,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人甚至没有亲眼见过别人杀人,百合这个少女当他的面突然就杀了两个人而且面不改色,他也震惊不已。百合告诉他这两人以前做的事死几次都已经足够了,人都死了而且也该死泽仁还能说什么?

泽仁没有责怪百合杀人,但是却劝说百合小小年纪不应如此,尤其是个修行人。泽仁惊诧的是百合这个女孩开杀戒如此果决毫不犹豫,虽然事出有因,但事后也不能这样心情坦然。泽仁讲了一番“悲悯”与“慎独”的道理,百合也讲了一番大漠中的“生杀”之道。这两个人的观点当然不合拍。百合不仅是付接要追杀的人,也是政府机构的通缉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留下任何线索,泽仁也不得不帮着她一起埋尸灭迹。

泽仁以前哪干过这种事?一边挖坑埋人一边又劝百合:“这两人虽是死得其所,但死后尸身无罪,弃之路边已是不得已。在这里很快有人发现,通知他们的父母家人,也好让他人知道两人的归宿所在。”

百合却说:“他们没有父母家人,只是付接手下的杀人工具,一直跟随着付接四处为恶。最终埋骨无名就是归宿。我也曾在付接手下,如果不是醒悟脱离,迟早下场也是如此。……我现在受几方追杀,留下这两具尸体就等于留下了行踪线索,不仅对我不利也可能对泽仁你带来麻烦。既然人都杀了又何必在乎灭迹?……你放心,今日之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不会影响你正一弟子的名声。”

泽仁见百合有点误会了,只有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想起听涛山庄发出的江湖令,赶紧告诉百合付接已死。听见付接的死讯,这个杀人都面不改色的少女终于露出了脆弱的一面。她坐在地上掩面哭泣久久不止。泽仁无奈,只得蹲到她身边来劝,不料百合转身抱住泽仁在他怀里足足哭了快一个小时。可怜泽仁虽然修为高超,平生却没见过这种场面,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只有等到百合好不容易止住悲声。

泽仁一路护送百合到了正一三山,当时于苍梧还未到,直接见了守正真人。泽仁也不隐瞒,将路上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的禀报给守正。守正要泽仁回避,秘问了百合一番,然后又把泽仁叫了进去,交代给泽仁一个任务——保护和照顾百合。就是守正真人这个命令让和曦真人感到十分不妥!

和曦听说了路上发生的事,也见过百合这个人,知道百合虽然不是坏人但行事也绝不是正道出身。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却偏偏是这样一个美艳的女子,修为虽不高却精通媚术。泽仁天天跟她在一起,学坏了怎么办?犯错误了怎么办?被勾走了怎么办?这都是和曦担心的,他言语中之虽然说不出口,但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白。

听完和曦的一番话我才想起今天善结大会上没有见到泽仁,也没有见到百合。也许百合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公开出现,保护和照顾她的泽仁也就没有出现在善结大会。和曦担心徒弟,又不敢违师命,也不好去问守正真人跟百合秘谈了什么。所以今天才来找我,希望我能去找古处长去打听打听,以多了解一些泽仁身边这个女子的情况。

看着和曦有点担忧但又无法尽言的样子,我问道:“泽仁今年多大了?”

和曦:“他今年二十八岁了,照说年纪不小了,可自小在正一门修行,世间有些事他没经历过。”

我又问:“二十八岁的泽仁,你怕他被十八岁的百合拐跑啦?以他的修为,恐怕也不会在乎什么媚术吧?”

和曦:“泽仁的丹道境界,即将突破三十六洞天中的第二十六洞天——玄关洞天,应该不会怕那百合的媚惑之术。可是世间很多事情,是与法术无关的,他和百合在一起久了……”

“日久生情吗?他虽然是个道士,但我听说正一门并非全真教派,虽然弟子大多清修为主。如果泽仁就是要在修行界结一道侣,只要彼此无伤与他人也无碍,你这个做师父的恐怕也不好阻止吧?”

和曦:“话虽这样说,但那百合……”

我接着他的话说道:“但那百合出身不正、来历不明、心性未知,假如你是泽仁他爹,这种儿媳妇你是看不顺眼的,对不对?”

和曦苦笑一声:“你这个比喻虽然不太好听,但也恰当,泽仁可不就像我的孩子?”

“我认识泽仁,对他的心性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一个百合不至于让你如此担心吧?”

和曦叹了一口气:“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的弟子我了解。可是这几天我感觉不放心了,也不知百合怎么央求的泽仁,泽仁居然到守正掌门那里去请求一件事。”

“什么事?难道他要还俗与百合结道侣?”

和曦摇头:“那倒不至于,他跑去对守正掌门说如今付接虽死但余党未清,百合仍有凶险。况且她在俗世之中也受人追缉,孤身一人无处立足藏身。那大漠海天谷是苦行一派,又是付接余党聚集之地,百合不适合回到那里。他请守正真人准许百合加入正一门!”

“百合加入正一门?正一门有女弟子吗?”

和曦:“有倒是有,大多是俗家弟子,数量极少,多是因为家中长辈与正一门有故交的关系。如果收百合入正一门,那也算是破例了。”

“守正掌门答应了吗?”

和曦:“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只说此事以后再谈。师父他老人家也许另有深意,可我……小师弟,你怎么笑了?”

我笑道:“师兄,以你的修为、年纪、阅历都远远在我之上,我都能想明白,难道你就看不出吗?”

和曦:“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我也明白!修行弟子大多要过这一关的,这就是众人都要在世间行走,而不能一味枯坐空山的原因。但是用这种方式,门中其它知情弟子已经议论纷纷,尤其是在泽仁请求师父让百合容身正一门之后。……这对于他将来在正一门中的威望非常不利。”

我看着和曦,眼神中也有疑问:“师兄,恐怕不仅仅如此简单。有句不敬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和曦:“说出来听听看?”

“泽仁与百合在一起,你不放心。假如是守正前辈亲自照顾和保护百合,你会不会担心呢?”

和曦一怔:“师父他老人家何必亲自做这些事?……真是师父,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又问:“海天谷是本打算收留百合的,假如是海天谷掌门谭三玄或者是下任掌门于苍梧,你担不担心他们跟着百合学坏了?”

和曦:“那倒不必担心。”

我又笑了:“这就叫‘事不关已多好谈,关已则乱看不穿’。算了,今天我就直说吧。自古以来修行界弟子难寻,但更难寻找的是传承宗门的掌门弟子。执掌一门继承衣钵者,仅仅是本门道法境界高超是不够的,仅仅是自身的品行修养超越旁人也是不够的,这种人最重要的是有一种特殊的心性与气质。……师兄你认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特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