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回 极目高绝处,飞箝引亢龙(上)

所谓“封禁”十年,指的是十年之内不得出山在门中思过,不仅不能学习更高深的道法,连一身的法力神通也要被封印不能使用。这对于修行人来说,就相当于俗世间的十年有期徒刑。风君子开口为宝杖求情,说出来的惩罚也够重的!但相比废去修为逐出师门来说要轻多了,相当于无期改判有期十年。

七叶就算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此时也不得不顺着这个台阶下了,尽管这个台阶非常陡。他语气恭谦却面色深沉的对风君子拱手道:“多谢风前辈为海南不肖弟子求情!……宝杖,还不赶紧跪谢风前辈!”

那边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手足酸软的宝杖趴在地上不住叩首:“多谢风前辈留情。”

风君子一摆手:“不必谢我,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如何处置还要听和锋真人决断。”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和锋还能怎么决断?只有点头道:“封禁十年之罚也算恰当,七叶掌门,你就这么办吧。……这四名弟子即日离开正一三山回海南受罚。泽东,送这四位道友出山。”

和锋说完了就办,当时就叫弟子送宝杖等四人离开正一三山,连明天的机缘大会都不让参加。七叶只能眼看着却没有办法阻止,泽东带着两名道童护送宝杖等四名海南弟子离开了此地。这几个人走了,其它人却没散,因为事情没完。

七叶道:“海南门人该处罚的都已经处罚了,七叶管教无方实在惭愧!但此事尚未完全了结,石真人虽在理,其行也有故意滋事之嫌。善结大会被扰乱,与石真人选择的方式不当也有关系,海南弟子的错自然在他们自己,但和锋师伯也要给石真人的行为一个说法吧?”

和锋没答话,风君子喝了一声:“慢着!我还有话说。”

和锋:“风小前辈还有什么指教?”

风君子:“现在还轮不到石野。七叶说的对,此事未了!我刚才只为宝杖求情,可没有为七叶求情。”

七叶:“风前辈在说我吗?”

风君子问了一句:“七叶,这次你带了几位门人来正一三山会?”

七叶:“海南派虽然人数众多,却也不敢在天下高人前觊越,除我之外只带了十名弟子。”

风君子:“十名弟子来正一三山,一定是你精挑细选的,是海南门中的精英翘楚吧?可是一下子就被罚了六个,你这个掌门面子上也不好看吧?……倘若只有一、两人偶尔有过,还可以说是个人的私责,你门下弟子过半数行止不端,你这个掌门就没有什么说法吗?”

和锋在一旁神色有点惊讶但没有说话。没想到风君子求情只是个借口,真正的目的是直接向七叶发难!这一番话说的咄咄逼人,但同时又入情入理,他人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七叶。七叶的脸上已经不是怒色或愧色,眼神发出了寒光,他仍然尽量平静的答道:“风前辈教训的是,七叶确实有教导无方之责,回山之后也要自领受罚,或者就在此地让和锋真人罚我。”

和锋这才劝道:“七叶立派未久,门下弟子又多玄冥旧人。抱椿老人行止不端自取身灭之祸,他门下弟子由歧入正也需要好好醒悟的时间,责任不能全归于七叶掌门。……风前辈的指责虽有道理,但海南一派情况特殊不能一概而论。”

旁观者也觉的和锋的话不失宽厚而风君子过于得理不饶人了。有人议论道:“因为这么一件事,罚了海南这么多弟子,连掌门都跟着受累。……怎么有这么多人和七叶过不去?”旁人答道:“这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七叶最近锋芒太盛难免树大招风,有人看着眼热就要找他的麻烦。”还有人添油加醋道:“也怪海南门下弟子倒霉,惹谁不好惹了忘情宫门下的仙童,那姓风的小太岁是好惹的吗?当初在忘情宫外他出手教训了多少个人?”

风君子也听见了这些议论,微微一笑对和锋道:“我想你误会了,我对七叶掌门说这番话,不是问责,而是问道!”

七叶一怔:“风前辈问道与我?七叶不敢当!请问风前辈所问何道?”

风君子:“我听说当初你离开终南派的时候曾受劫难,是石野救了你,可你后来与石野之间传出来的却是相互争风的消息。我当初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是天资超绝之人,一时动心曾想收你为徒,而你当面拒绝了我,今日我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你的海南派难堪。……我所好奇的是,你七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遭受种种挫折风波,是非暂且不提,你的修为却不断精进向上,到今日成为一代宗师。就这一点,也足以让天下人去请教了!”

风君子当众说出了两件少有人知的往事,一是我救过七叶,二是他曾想收七叶为徒却碰了一鼻子灰。乍听此言周围又是一片议论纷纷,七叶的神色也十分尴尬,但到后来听风君子夸他为一代宗师时,他的表情已经缓和下来,轻描淡写的答道:“世间事缤纷难料,缘法错踪,虽千言万语难尽。我辈修行人只问本心、勤修精进、索悟道之途。”

风君子也点头:“话说的很漂亮啊,你的口才也是很不错的!……今天我能看出来,你心里不服,对不对?”

七叶终于淡淡一笑:“在天下同道面前,和锋真人公正而断,七叶没什么不服。”

风君子摇头,一指果果说道:“如果换一种情况呢?这个娃娃与我没有关系,就是仙果花精,你门下弟子采而用之,你不会这么罚他吧?再换一种情况呢,不是在正一三山会天下高人云集的场合,没有石野、丹霞夫妇出面,你的弟子也不会有如此下场!你说是也不是?……你是不是认为强可凌弱才如此自强不息?以至于有今日成就?”

七叶:“世事怎能有这些如果?它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自有因果在其中。有些事不可妄设,风前辈也是当世高人难道还要问我?”

风君子:“我的辈份虽然在你之上,可年纪没你大。况且以你今日之修为境界,应该足以为天下人印证。我希望彼此有一个开口直言的机会,不问此事的对错,只谈事理的本身,看你我是否能谈出什么可供印证的道途。”

七叶:“善结大会已被我等扰乱,你我还要耽误大家多少时间?”

这时场外又有一人说话:“七叶掌门,你误会了风师弟的意思,他是要在两日后的演法大会上与你论道。这个提议老僧也很赞成!”说话的是广教寺的葛举吉赞活佛,在今天这个场合说到众人身份除了守正就是以他为尊了,他与风君子和守正也是本此三山会上仅有的三位前辈。

七叶的反应也很机灵,闻言眼神一亮面露一丝喜色,不再是刚才目射寒光样子。他很谦虚的回身向活佛施了一礼:“七叶辈份低微,一点末微修行也不敢与当世高人争锋,海南派弟子不端被同道所笑,我身为掌门怎能在演法大会那种场合贻笑天下呢?”

这时候守正真人也说话了:“七叶,你今年在宗门大会上夺得第一,又在忘情宫外大展神威,不久前又扶正玄冥立海南一派。这一辈修行弟子你是当仁不让的表率之人,天下后辈对你都很佩服,你当然有在演法大会上论道的资格。我觉得风师弟的想法非常好!”

七叶的眼中微微露出得意之色,还是很谦虚的说道:“既然三位前辈都开口了,七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希望能为天下同道抛砖引玉。”

我知道七叶为什么高兴,能在演法大会上出场的都是公认的修行界领袖人物。以七叶今日的威望成就得到这种机会也不是不可能,但也在两可之间。不料风君子一转念间当众给了七叶这种机会,等于送出了一顶大大的高帽子,而且在场的守正真人与葛举吉赞活佛当即就点头了,这个面子可不小!相比之下刚才处罚了六名海南派弟子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我估计再多处罚六个七叶都不会在乎了。

风君子玩来玩去,玩的还是《鬼谷子》中的“飞箝之术”。先当众对海南派做一番打压,紧接着反弹而上又将七叶捧到最高处。当某人站在最高处的,有很多东西将再也无法掩饰,不得不露出所有的锋芒,锋芒之下的缺陷也会暴露出来,反倒更容易被钳制。当然与七叶这种高人玩这个,要么你躲在他身边的暗处,要么你本身就比他高明。风君子这么做,等于把自己也推到了不可闪避之处,不过以他的性情我并不意外,忘情宫外的所为以足已证明他的行事风格。

而对于七叶来说,恐怕不会相信风君子是出于一片好心,他们两个人之间有弥补不了的过节。他应该能想到风君子会以论道与斗法的机会探他的底细、挫他的锐气甚至扫他的颜面。但以他的性情以及今日的成就,明知如此也不会错过这个威震天下的机会。我感觉他在浮生谷中胜了法海夺走呈风节之后,就有放眼天下唯我独尊的胸臆,不会再避让手持黑如意的风君子。若此次能够一战成功,今后他将平步天下。

守正与活佛都没有异议,在场的其它人当然不会否决风君子提议。风君子见七叶接受了,也笑着说:“如果不按修行辈份论,我们两个其实年纪都不大,之所以找上你在演法大会上一起出场,也想添一点热闹的气氛。守正与佛爷等前辈年纪大威望高,如果演法也只能点到为止,点化一下诸位后辈而已。我们就不同了,可倚小卖小,来一场真正的斗法,也算一出压轴好戏。”

七叶:“风前辈不是要与我论道吗?怎么又提起斗法?”

风君子一笑:“先论道,后斗法!君子动口也动手,希望七叶掌门不要有所保留。虽然论道不分高下,斗法也不必分胜负,但你我也应该将各自的感悟得失献于天下同道共鉴,以共评得失!……我没有别的事了,和锋真人,你继续处罚石野吧。”

这一场闹剧到此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转折,变成了两日之后的演法大会上风君子与七叶的论道与斗法。从看热闹的角度就是既吵架也打架,而且是当今天下两位一等一的年轻一代高人耍给大家看。闹剧成了一场盛事!大家不可能指望在演法大会上看见守正、活佛真正的全力出手,而其它人的修为恐怕也到不了那种境界。现在风君子与七叶要以论道斗法压轴,那应该是本次正一三山会上的最高潮,值得每一个人去期待。旁观者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风君子说完了还不忘将闹剧了结,提醒和锋真人处罚我。和锋看着我皱了皱眉头苦笑着问道:“小师弟,你挑起的闹事变成了盛事,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罚你!……今日之事,虽是海南弟之过,但你的举止也过于冲动无礼了,这搅乱盛会之责还是要问的。处置你之后,我还要向守正掌门去领那护持法会不谨之责。”

和锋的意思很明显,他不得不处罚我给旁观者一个交代,同时也提醒我他自己也要受罚。我灵机一动,双膝点地,没有朝着和锋却朝着场边的守正真人拜下:“石野莽撞冲动,举止确实失措,搅乱了善结盛会,也连累和锋师兄被守正前辈责罚。我有一个请求,希望能替和锋师兄受正一门之罚,守正前辈如何责罚和锋石野不能过问,但无论和锋受何责罚都让石野代领。请守正前辈一定要答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