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回 缘错白离珠,慧眼雪葫芦(上)

护器之术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甚至不是一们单独的道法,炼制成功的法器都有防护自身的功用。比如七心的七情钟,可以催动金钟上的铭文,形成金色或看不见的一层灯罩,在敲击时保护钟声不被打断。一般修行人相斗,都以神通道法借助法器的妙用,极少用法器当板砖拍的。

御器时法器与身心一体,法器直接被攻击相当于打在身上,只有修为高出自己很多的对手才能办到。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修为高出对方很多,也用不着这种粗野的手段。我所见过的修行人中,也只有七叶原来那条凶悍的赤蛇鞭擅长攻击对方的法器。七叶曾破我与七心的护器之术,那是因为他的修为高超,并不是完全是赤蛇鞭神妙。

看宇文珂珂出手,就知道她的修为尚浅,刚刚学会勉强御器而已。但她已经比丹紫成强太多了,紫成还没入门呢!听涛山庄家传弟子果然有两把刷子,小小年纪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象她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会,咳!废话,那时侯也没人教我。按常理紫成绝不可能破了宇文珂珂的护器之术,但我知道他一定可以,因为我亲眼见过风君子这么玩过弹弓。(徐公子注:参阅第065回下)

丹紫成一拉皮筋就要打,却被风君子叫住了:“紫成你过来,我有一句口诀要告诉你。”

原来还有奥妙,这弹弓不是随便打的。紫成过去低下头,风君子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然后又大声道:“不要太近,那样是欺负人。……退到十步以外,打准一点!”

紫成听话的点点头,退到十步开外,鼓起腮帮子眯上一只眼,样子十分顽皮可爱。只见他一拉皮筋,白离石珠破空而去直奔悬在空中的分水刺。那边宇文珂珂一脸轻松的笑,根本没把这枚弹子当回事,然而她的笑容陡然间僵住了。只听当的一声响,石珠正打在分水刺上!

宇文珂珂身体一抖,法器在空中晃了晃脱离控制落到地上。风君子鼓掌笑道:“好样的紫成!弹弓打的真准,有我当年的风采。”

宇文珂珂愣在那里半天,拣起法器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这才红着脸对风君子道:“弹弓多少钱一把?我要买。”

风君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善结大会的规矩,一块钱一把,只准买一把。……你拿好了,这是十三枚白离石珠,省着点用。……你记住,如果弹弓拉的太满距离又太近,或者对方的法力太强,石珠打中法器之后会碎掉不能再用了,象刚才这样才没事。……如果是与人斗法迫不得已必须发力碎了也值,但是试着玩就要注意分寸了。”

宇文珂珂:“那你能不能多给我一些弹子?”

风君子一瞪眼:“小妹妹,一块钱你还想买多少好东西?”

宇文珂珂一噘嘴:“那算了吧,你把口诀告诉我,我刚才听见你说有一句口诀。”

风君子一摇头:“你不是我的门下弟子,我的法术口诀怎么能告诉你?其实奥妙很简单,你回去之后找人多试几遍也能知道,这就看你的悟性了。……还有,你手中的那件法器不是凡品,不该这么早传你,是不是偷拿了家里大人的东西?”

宇文珂珂将法器收到怀中道:“我家的东西你管不着!丹紫成也不是你的门下弟子,你怎么把口诀告诉了他?”

风君子晃了晃脑袋一本正经道:“丹紫成和我关系好,我还亲过他的脸蛋呢!我和你有这么好吗?”

宇文珂珂:“呸!我才不上当让你亲脸蛋呢。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我现在就能去找人弄明白。”她嘴里这么说,可人却没走,站在一旁眼珠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紫成和阿游也不约而同道:“公子前辈,我也想买一把弹弓。”

风君子:“可以呀,一人一块钱。”

阿游一摸兜,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刚才买了不少东西,把钱都花光了。”

风君子:“不会吧?东西呢?”

紫成:“都放在我爹娘那里了,你等着,我去拿钱,你要给我们留两把。”

一直在远处看热闹的我终于走了过去:“紫成,这里有钱,不用回去拿。……你们一人抓一把钢蹦。”我走到他们身前打开了帆布袋。

风君子:“石野你怎么才来?我的生意到现在才开张!……紫成、阿游,弹弓和石珠拿好,果果你不买一把?”

果果:“我不会玩弹弓,阿游有了就可以了。”

我看了他们一眼,问道:“我要找公子前辈出去买点东西,你们谁愿意帮前辈看摊卖东西?”

三个孩子都点头答应,宇文珂珂也道:“我也能帮忙。”

风君子:“珂珂,我不用你帮忙,想趁机偷我的石珠对不对?……看在你们都这么给面子,就多送一些石珠,每人在袋子里抓一把。”

宇文珂珂、紫成、阿游都伸手到风君子的袋子里抓了一把石珠。这白离石珠有小孩玩的玻璃弹大小,几个孩子小手抓得满满的也只得七、八枚而已,就这样也已经欢天喜地了。风君子起身要随我走,宇文珂珂眼珠一转又对丹紫成道:“丹紫成,你跟我出去玩好不好?”

紫成:“玩什么?”

珂珂:“我们去找人打赌,就用你的弹弓,一定能赢不少好东西。”

紫成有点动心了,不看宇文珂珂却看向我:“师父,我可不可以去?”

风君子接话道:“我替石野答应了,紫成,你就去吧。注意玩笑不要开过分了!……果果和阿游帮我卖东西。”

“公子,你就和石真人一起去吧,孩子们也可以自己去玩。我来替你卖弹弓。”远处有一女子婷婷走来,身姿妙曼容颜绝色,正是没有戴面具的七心。她身后不远还有不少年轻一辈的修行子弟有意无意的跟随观望,目光中尽是仰慕之色。

“七心,你怎么来了?”

七心:“我向掌门请示,来帮公子的……这十二把弹弓柄上的花纹也是我帮公子刻的。”

风君子看了七心一眼,又看了看跟在七心身后的那些人:“那就交给你了,你只管卖弹弓,别的话不用多说。看来你用不了一会就能卖完,然后来找我。……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我看见了给你捎。”

七心淡淡一笑,如满天云霞一灿:“只要是公子给我买的,我都喜欢。”

风君子嫌提着装硬币的袋子费事,就放在了席子上。他抓了两大把钢蹦一左一右揣在上衣兜里,走起路来叮当作响。我对风君子说:“你等我一会,我也买把弹弓。”然后我交给七心一块钱,拿了一把弹弓和十三枚白离石珠随风君子离开。

走在路上我问他:“你教丹紫成的那一句口诀是什么?”

风君子在我耳边说了八个字:“神识锁器,勿用法力。”接着又问我:“这么大地方这么多人,你看我们怎么逛?”

我想了想说道:“不要往人多的地方挤和别人争抢,看哪里人少去哪里。……看你卖弹弓给我的启发,此间物用不在于人气潮流,而在于每人的如何去发现,这才叫善结机缘。”

风君子:“有道理!……那边人少,只有三个人守空摊,我们去看看。”

我走过去还没有几步,那三人已经抢步上前冲了出来,在我面前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海天谷弟子拜见代掌门!”

我赶紧侧身一摆手:“你们快起来,不要在闹市行大礼。……这不是于苍梧道友吗?穿的这么干净整齐我都没认出来!……谭三玄师兄近况可好?”

于苍梧招呼两名师弟起身,仍是恭恭敬敬答道:“回禀代掌门,大漠传来消息,我师父无恙只是伤势未愈。所以不能来参加正一三山会,海天谷只来了我还有两位顺道传送江湖令留下的师弟。……师父早有命令,见到代掌门一切听从吩咐,请问……”

我打断他的话:“我没什么吩咐,要有吩咐也就是你们原来该做什么还继续做什么。不要总叫我代掌门,对了,你师父要我将海天谷掌门令牌在正一三山会转交给你。”

我正要将海天令牌掏出来还给他,风君子和于苍梧齐声阻止:“正式转位不可如此轻率,守正真人在演法大会上已有安排,令牌此时不要转交。”

原来还有这种讲究,守正真人知道了此事还特意做了安排,我就暂时没有将令牌给他。这一番举动引起了远处不少人好奇的目光,有人驻足围观,还有不少人指指点点向同伴询问。我不想太出风头引人注意,将于苍梧拉到摊位后面说话。风君子则大声问另外两名海天谷弟子:“你们这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有人答道:“公子前辈,我们没有卖药,卖的就是葫芦。这是海天谷谷弟子在天山脚下新培植的特有品种雪葫芦。……性寒而无气无味,纹理致密光洁纯净,用来盛放丹药能够保持药性长年不失。”

风君子拿起一个雪葫芦用手指敲了敲,又拔下塞子闻了闻道:“装药?可惜了!用来装酒更好。我买一个,石野也要买一个……你们先别抢!”

有旁观者见“前辈”忘情公子与“高人”石野都看中了海天谷的雪葫芦,纷纷也上前抢购,冷清的摊位前一下子热闹起来。不提前面卖葫芦,我将于苍梧拉倒后面远处,掏出一张纸递给他说道:“你的师弟杜苍枫背叛师门投靠付接为恶,罪不可恕!我在西安时已经替海天谷清理门户。他临死前招供一份付接同党名单,就是这个,上面还有你的名字。”

于苍梧吓了一跳:“师叔,你该不是以为……”

“你先别急。杜苍枫死到临头还不忘构陷同门,这份名单自不可信。但这样的口供并非毫无用处,你日后追查门中叛逆,查实一人就立刻让他写这样一份名单。如果是伪作就会各不相同,但若是真的自然是名册一致。只要你注意不要给他们串供的机会就行,这也是清理付接余党的一条思路。”

我告诉他的这些,其实是在训练营中听教官讲的。我早就想到会在正一三山会上遇见于苍梧,所以令牌和名单就带在身边。于苍梧谢道:“苍梧记住了,多谢师叔指教。”

告别海天谷弟子,我和风君子一人腰件间挂着个雪葫芦又到别处闲逛。雪葫芦连着塞子约有一尺长,两个精美球弧曲线中间细腰相连,上面还系着黄绸可以挂在腰件。最特别的是这葫芦通体雪白,如美玉般没有一点瑕痕,触手清凉有一种舒爽感受。

风君子对我叹道:“石野,这雪葫芦真是好东西!你说海天谷门前怎么一开始就客人不多呢?”

“也许是这里奇特之物太多的缘故,大家一开始肯定去有名望的高门大派去看希奇、套近乎。海天谷一直默默无名,于苍梧虽然在宗门大会上身手不凡,但他那一身行头法器实在不算入眼,所以大家也不会认为到海天谷的东西有什么好。”

风君子不服气道:“那我的弹弓呢?一上午直到刚刚才开张,卖了三把还有两把是我的徒子徒孙买走的。我敢说那绝对是此次善结大会上第一流的东西!”

我笑道:“你选的地方太偏,又不做广告宣传,别人还真以为就是弹弓,不愿浪费时间与机会光顾。……你也别遗憾,善结大会讲究的就是福缘,没买你的弹弓就是没这个福缘。……等到丹紫成和宇文珂珂四处找人打赌一传开,天下修行人恐怕想求也不可得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