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回 贪毒欺童稚,纷繁欲看穿(下)

听说风君子要借人一用,阿游瞪着眼睛问:“借我们用?怎么用?”

风君子:“我也算是前辈了,演法大会时一定会坐在前台上。人人身后都有护法弟子,我总不能一个光杆上去,得找人站在后面充充门面。果果和阿游到时候就站在我身后做护法的童男童女,在天下修行人面前也威风威风,你们答不答应?”

阿游:“当然好啊!不过……你怎么又变成前辈了?”

风君子哈哈一笑:“你还不知道吧?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忘情公子。”

三个孩子齐声问道:“忘情公子是谁?”

众人都笑了,如今天下修行人谁不知道忘情公子风君的威名?但这三个孩子还真不清楚。解释几句又嘱咐了几句,风君子告诉这三孩子以后不要把他在俗世中的身份说出去。事情也就这么定下来了。果果和阿游看上去年纪很小,可已经是通灵的妖精,当然明白丹霞夫妇带他们上炼丹峰是难得的福缘,一口就答应了。只是与柳依依非常不舍,丹霞夫妇又劝道会经常带他们到芜城来看看,不是见不着面。

一顿酒喝到这里气氛才轻松愉快起来,大家聊起了正一三山会,又说道果果和阿游如果去做童男童女怎么打扮。张枝问:“别人身后的护法弟子,没有空手的。比如宗门大会上守正真人身后那两个小道童,一人拿着金拂尘,另一人捧着玉净瓶。你要果果和阿游捧什么?”

风君子皱着眉头想了想:“果果嘛,可以捧着黑如意。”

七心提醒道:“法器应该是童子来捧,阿游拿黑如意才对。”

风君子:“我知道,可是阿游拿不了黑如意,这东西可不是人人能拿的。”

阿游有点好奇还有点不服气,叫道:“我怎么拿不了!我力气可大了!”

风君子一听来了兴致,伸手到怀中从腰间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黑如意,逗阿游道:“力气大吗?拿在手里试试。”

阿游伸单手就拿了过去,紧接着面色一变,另一只手也扶住了黑如意。只见他双手发抖连全身也跟着颤抖,牙关咯咯作响,终于怪叫一声伸手将黑如意扔了出去。风君子早有准备又一把接住,笑道:“你一个修行未足的小蛇妖,难道还想手握两条龙魂?别人拿没事,你拿就不行,天性相克!等你有朝一日手握黑如意面色不变的时候,就算修行大成了——到轩辕派好好修炼去吧。”

果果也问道:“我拿这个如意,那阿游捧什么?”

风君子:“阿游捧茶壶,我手头也没别的东西了!”

一屋子人都哄然而笑,在正一三山演法大会上让护法童子捧茶壶?听起来是够搞笑的!张枝和宣花居士都劝风君子可以上他们那挑几件好东西让阿游捧着。可是风君子执意如此,他说这是忘情宫里带出来的东西。这一场生日会一开始闹的很不高兴,到最后还是宾主皆欢,喝到很晚才散。十天后,就是正一三山会了。

……

一位白发老者带领一众大小人等,在一个青竹搭建的凉棚中,在长条形的桌案后一字排开。他们身后是一车金黄色的蜜枣,身前的长案上放着一只只小巧的藤篮,藤篮里装的也是枣。摊位前来来往往人流不绝,每人都掏一块钱,拿走一篮枣,笑着和卖枣众人打招呼,并向白发老者拱手施礼。如果不是卖枣者都穿着道袍、束发高簪,会恍惚让人错以为到了菜市场的水果摊。这就是正一三山会第一天“善结大会”的场景。

难怪金爷爷今年种的黄金枣没有进城来卖,原来是为正一三山会准备的。正一门以身作则,不以大派压人——善结大会所出售的东西不讲究贵重珍奇,而在于特色难得。黄金枣滋味独特可入药扑脾益气,其枣核还是黄牙丹中的一位配药,放在善结大会上出售再合适不过了。

正一门的“生意”很好,然而一眼看过去,“生意”最好的似乎是我石小真人开的这个茶肆。轩辕派掌门凡夫子酷爱品茗,我知道他一定会早早光顾,然而凡夫子却是第二个来的,第一位上门的“客人”是听涛山庄庄主宇文树。一大早我们起好茶炉刚开张,宇文老爷子就笑呵呵的来了,还用洪亮的声音调侃道:“石野小老弟,你可是坏了善结大会的规矩呀!……五万一杯的绿雪神茶放到这里卖,想以富贵压人吗?”

他的话音未落,跟在后面进来的凡夫子笑道:“有一阵子没去绿雪茗间,物价涨的这么厉害吗?今天赶紧趁着善结大会东西便宜来喝一杯,以后喝不起了!”

那天俗人黄少爷在绿雪茗间抖富,结果一少年与张枝合伙给他一个教训,将一杯绿雪茶卖出五万元天价。当时有不少修行人在场,很快就当一则趣闻传开了,今天见我在这里出售绿雪神茶,纷纷好奇的过来见识一番。我这里的一时之间反倒成了最热闹的所在。

守正真人与我关系不一般,正一门特意照顾,还给我搬来了两张八仙桌,八条长凳,一直坐的满满的。认识不认识的都和我施礼打招呼,见面自报家门。很多门派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增长不少难得的见闻。

张先生的“摊位”就在我的茶肆对面不远,他今天没有摆地摊算命,而是在后面支了张小桌画符。张枝和另外三、四人在前面卖符。除了张先生外,芜城张氏来的几名弟子都是女子,这也难怪,只有女子才能站在张枝身边。张先生还算给面子,在我们对面没有画什么抓妖捉鬼的符,大多都是镇宅驱邪的。修行人可能自己用不着,但可以买回去找机会送给有缘的世人。

张枝卖了一会符就跑到这边来喝了一杯茶,顺手丢给我一个沉甸甸的大帆布袋,说是风君子让她帮我们换的钢蹦,都是崭新的一元硬币。她和紫英打了声招呼,说要去孤云门帮忙,一会再来找紫英和柳依依去“逛市场”。

张枝走后紫英对我说:“小野你也先去逛逛吧,看看有什么好东西也买点回来,这里有我和依依就行了。”

依依也说:“哥哥快去吧,那么多人都在买东西呢,哥哥也多买点。”

我向四周看了一眼,问道:“果果和阿游呢?”

紫英:“他们跑到轩辕派那边找紫成去了,估计现在三个孩子正在到处找好玩的东西买呢。”

“他们乱跑不会有事吧?”

紫英扑哧一笑:“你还真把这里当自由市场了?在正一三山洞天结界中想跑丢那可是世间莫大的神通!……你还是去找风君子吧,一直没有看见他,顺便把这些给刚蹦给他送去,这小子肯定着急了。……别忘了给我捎一篮黄金枣。”

象善结大会这种场合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心性。不少门派的一些晚辈弟子从一开始心里就猴急猴急的,无心照顾本门的生意就想着出去淘宝,生怕自己去晚了好东西都让别人抢光了。各门派弟子基本上都是轮流出去逛大会买东西,只有性情持重不浮躁者才会将“淘宝”的机会首先让给同门,直等到长辈发话才出去。

“逛市场”市场的时候人和人也是不一样的,有那么一些人很急,很快的从一处地方赶到另一处地方,就想一下子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找到。能够平心静气在我那里慢条斯理品完一杯绿雪神茶的人,也不是一般的修养功夫。幸亏这里所有人都是有修行的子弟,换做其他普通人在这种场合肯定早就大乱了。善结大会到现在为止还算有条不紊,可见修行人的修心功夫大多不是白炼的。

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突然心念一动,想到了一点奥妙。这善结大会如此安排恐怕不仅是为了方便各门派之间互相交流,也可以让各门派长辈考察门下弟子的行止与心性,从而确定传承门户高深道法者的范围。有些东西平时可以伪装看不出来,但象这六十年才有一次,天下异宝云集的机会,恐怕个人真正性情如何就很难隐藏了。能通过这种考验让长辈满意的只有两种人——要么真正修养定性好或心气高超,要么足够聪明能看穿这个取与得失的局。——其实就算多买一篮黄金枣、多喝一杯绿雪茶又能占多大好处呢?

风君子曾说过修行界选择传人讲究性情、资质、悟性。师父最容易看出的就是弟子的资质,传一些简单的法术就可以试出底细,而在善结大会上可以看出的就是弟子的性情或者悟性。这千年流传的正一三山会果然含义很深。靠!我怎么也想到了?恩,看来我如今的悟性也是不错的!正在微微得意间,我看见了风君子。

风君子戴着那张如今已是名扬天下的七星面具。这位前辈高人忘情公子风君没有坐在凉棚里,而是在远处小河边的草地上铺了张灯草席,摆了个地摊。他盘腿座在席子后面,前面放着十几样东西。他在卖什么?我走过去仔细一看,不禁笑了,这小子在卖弹弓!

他的地摊周围没有大人,只有四个小孩。大人谁会对这种小孩子的玩具感兴趣呢?只有真正的小孩才会光顾。四个孩子中有三个年纪较小,正是我刚才没有看见的果果、阿游、丹紫成。还有一个小姑娘年纪大他们几岁,个子也高出一头,我也认识——浮生谷中见过的宇文珂珂。

只听风君子正在对宇文珂珂自卖自夸:“我的这些弹弓,雕叶柄、金筋弦,看样式就是第一流的手工!打玻璃打鸟,都一点问题没有。……”

宇文珂珂打断他:“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吗?为什么拿到正一三山来卖?”

风君子:“弹弓嘛就是比别人的好,讲究你也不懂,你会做这样的弹弓吗?……其实真正特别的是弹子,只要你买我一把弹弓,我随弹弓附送你十三枚弹子。这弹子是用忘情宫外浮生谷中特有的白离石炼化凝结而成,别的地方是买不到的。”说着话风君子从身边的一个袋子里掏出一把闪着白色晶莹光芒的小石珠。

宇文珂珂:“这种弹子有什么讲究,还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

风君子:“用处可就大了,用我亲手做的弹弓打出去,可以破人间很多法术。”

宇文珂珂:“都能破什么法术,威力大吗?”

风君子:“细数起来比较复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它可以破大多数‘护器之术’。至于威力倒不大,就是弹弓的威力,但出其不意吓人一跳也足够了!”

宇文珂珂:“你吹牛,我才不信!护器之术我也会,你要是能用弹子破了,我就买你的弹弓。”

风君子:“你我之间修行相差太远,我破你的法术哪用得着弹弓?就算破了别人也会说我是用手段作弊。……这样吧,你们几个小孩修为不如她,就用我的弹弓弹子试试她的护器之术。”最后这句话是对果果他们三个说的。

阿游和果果对看一眼没伸手,虎头虎脑的丹紫成可不管那么多,弯腰在席子上拣起一把弹弓,又从风君子手里拿过一枚白离石珠。他转身对语文珂珂道:“我来试试,你亮出法器吧!”

宇文珂珂撇着嘴笑了一声,从腰件抽出一根不到一尺长,一头稍扁平一端有护手的法器。这法器发出金属光泽,镂刻着精美的波涛图案,形状象小一号的古兵器峨嵋分水刺。她将分水刺往空中一抛,法器一阵颤动悬停在半空,向周围散发出波浪般的无形之力,站在近处还隐约能听见浪花翻滚之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