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回 贪毒欺童稚,纷繁欲看穿(上)

绿雪茗间卖茶的有一鬼一妖一精,就是没有一个人。柳依依戴上锁灵指环后人们看不出她是阴神之身,但明眼人看见果果和阿游还是能认出他们是妖精的。是又怎么样?天下人都知道我身边有个妖女韩紫英,多两个小妖精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就算没见过的也应该听说过,在芜城碰见这么三个孩子还想不到吗?这样也敢对果果伸手,那不是和我过不去吗?风君子不算账我也要算账的!众人哄着孩子重新坐好后,我也急切的询问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三个大人与三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我终于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今天风君子在知味楼过生日,大人们都去喝酒,三个孩子听说了也想凑热闹。带头的是丹紫成,他领着果果和阿游要到知味楼来。孩子都顽皮,见天色还早就跑到凤凰桥头的市场里逛了起来。张先生平时也在这里摆摊算命,这是一个人流汇集小商小贩众多的地方。柳依依平常不让果果阿游到处乱跑,尤其不让他们去闹市,紫成可不管这些。

三个小孩子长的玲珑可爱,尤其是果果就像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在市场里乱逛很是引人注意,有人看见了就起了歹心。这是几个修行人,在一个小头目的带领下也在附近买东西,领头的那人一眼看见果果就动了歪心思。果果是一个小花精,她的原身是仙人不留果,是世间罕见的奇花异果,修行人的大补灵药,成精之后更是百年难得。

那几个人就凑过去跟三个孩子搭讪,企图用些小东西把孩子拐走,阿游是守护仙人不留果的蛇妖,生性十分警惕,拉着另外两个不理这些人。那些人一看一计不成,就用了些手段,据阿游说用了一种特殊的迷药想把这三个孩子迷住带走,结果没起作用!

丹紫成百毒不侵,对迷药没感觉。果果是仙果花精,本身就是一种极好的解药。至于阿游,是一条巨毒的大蛇成妖,一般的迷药很难迷倒他。紫成和果果没有反应过来,阿游立刻就知道这几个不是好人了,拉着果果和紫成就想赶紧跑到知味楼。

那几个人见两计不成干脆撕下脸不要,围住这三个孩子,领头的那个还抓住果果想直接强行带走。果果哭了,这两个小孩开闹了,准备当街动手。紫成毕竟年纪还小没什么修为,而阿游对修行高人也没什么威胁。两个男孩被人用手法扭住没有办法,于是大喊:“拐子拐人,要拐卖小孩了!”

市场中人多,立刻就有管闲事看热闹的,纷纷上来询问怎么回事。领头的修行人跟大家解释:“这小姑娘是我女儿,今天下午没去上课,老师告诉了我才到处找。找到这里才知道被同班的两个坏小子勾搭出来逛街,拉她回家她还不干跟我哭闹。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难管?”他身边的几个同伙也装作知情者的样子同声附和。

这么一来围观者信以为真,那人拉着果果眼看要走,阿游骨滑挣脱抓住他的人就要扑上前去,却被另外一个管闲事的又拉住了。这人还劝道:“孩子,别调皮了,回家好好做作业去。”

阿游也没空解释张嘴就是一口咬在了那人手臂上,虽然隔着衣服没有见血,但那人立刻脸色铁青呼吸困难。如果不是张先生和丹霞夫妇恰好路过,事情可能就复杂了,也会闹出人命的。

拉着果果的人离开人群在同伙的掩护下正要走,被张先生迎面截住,说了一句:“宝杖,你拉绿雪茗间的孩子干什么?”

名叫宝杖的修行人认识张先生,此时居然还不松手小声说了一句:“张师叔,这孩子是个妖精,我带她走自有道理。”

果果也认识张先生,喊了一句:“张大爷,他们是坏人,非要我跟他们走。”

张先生:“妖精不妖精与你有什么关系?这孩子我认识,芜城修行人大多都认识,你快松手,她是石野身边的人。”

另外一边丹紫成正在拳打脚踢想挣脱扭住他的人,突然身体一松被人拉到了一边,抬头一看是自己妈妈到了,他赶紧喊:“妈妈,有人要拐走果果!”

那边阿游咬了过路人的手臂一口正想往前冲,有一个人及时闪到一手拉住阿游一手扶住那个面色发青的过路人。阿游一看是丹霞生,丹霞生小声喝了一句:“阿游别闹,没事了。”同时用飞快的速度在那个路人的鼻孔里弹进一丝药末,并在他肩膀上点了几下。这人鼻孔里流出一丝黑血,脸色恢复了正常,头脑一阵迷糊不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领头的宝杖一见这三人出现知道事不可为,见风使舵的松开了果果,对张先生解释了一句:“师叔误会了,我是看小妖精在闹市中乱闯怕出什么事情,想把她拉到没人的地方告诫一番。既然有张师叔在我就不多事了。”说完和同伙一起都钻出人群趁乱溜走了,在闹市之中张先生等人又不能公然出手,只能放他们离去。

众人听说之后都十分气愤,尤其是风君子和张枝两个一边听一边骂。紫英趁机劝道:“人都到齐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开席吧,边吃边喝边说话。”

张先生也道:“别净顾着生气了,今天不是来给风小子过生日吗?赶紧上菜喝酒。”

厨房那边早就准备好了,紫英吩咐一声很快就摆满了一桌酒菜。今天是大家来给风君子这个“前辈”过生日。人一般六十才能称寿,风君子只有十七岁当然不能说是祝寿,只有纷纷举杯祝他生日快乐。过生日的风君子却不是很快乐,喝了几杯之后大家还是在谈论刚才的事,我问张先生:“那个宝杖是什么来历?”

张先生:“风小子在忘情宫之会教训过两个人,金杖和银杖。这个宝杖也是他们的同门同辈,原先是玄冥派门下,不久前七叶杀抱椿老人夺了玄冥派另立海南派,宝杖如今是海南派的护法之一。”

张枝怒道:“什么金杖银杖宝杖,风君子你拿忘情宫的挥云杖,给他们都打折了。”

风君子冷哼道:“来的正好,等正一三山会上我正想找他们的掌门七叶算帐。”

宣花居士劝道:“也许真是个误会,门人不肖,我想七叶不会偏私应该处理的,这也不能怪掌门吧?”

风君子一顿酒杯:“儿女不孝,其实根子都在父母不教。子弟骄横,师门之错!这个道理再明白不过了,我才懒得找那宝杖,要算只能找七叶算。”

我看宣花居士的面色有点尴尬,这才想起宣花居士法号七花,曾在终南派与七叶两人花叶并称,是登闻仅有的两个弟子,关系曾情同兄弟。这种场合当着宣花的面借题发挥骂七叶似乎有点不太讲究,于是也劝道:“风君子,宝杖的错似乎不能算到七叶的头上,他原先是抱椿老人的门下。抱椿老人是什么货色你也知道,所以七叶才有机会杀抱椿夺玄冥。要怪应该怪他原来的师父抱椿老人。我对七叶没什么好感,但道理还是要说明白。”

我以为我说的温和,没想到却激怒了风君子,他脸上陡然升起一顿怒气,用酒杯指着我道:“石野!我原来以为你挺懂事的怎么最近越变越糊涂?前天我问你五万块能换多少钢蹦,你居然告诉我能换五百万,连数都不识了!……是不是从小到大只见过一分钱的蹦,两分五分的都没见过?”

能看出来风君子生气了,一肚子火不好意思朝别人发只能冲着我来了。这小子发火骂人的时候别跟他顶嘴,我和张枝都曾有过教训。我低着头听他接着说,紫英也悄悄的打了个手势让众人不要劝,让风君子骂我去。

风君子口中未歇:“七叶既然改换门庭,就有责任重振门风!杀人夺派本是恶事,为什么天下人会夸他?就因为他杀的是个恶行之人,宣称重立海南一派是为了感化挽救误入歧途的抱椿门下。可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宝杖那种人居然还做了护法,仗着七叶与海南派撑腰敢在芜城闹市中乱来!如果不是七叶平时纵容不加约束,刚刚改换门庭的海南弟子敢这么放肆?……丹紫成是你徒弟,被人欺负了你不出头,将来紫成长大了再收徒弟,又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你不管,我管,今天谁欺负人了,我一定打他满头开花!……”

众人不说话只听风君子一人滔滔不绝,没有鼓掌的也没有捧场的,风君子说着说着渐渐声音就小了,语气也平和下来,最后他问张先生以及丹霞夫妇:“你们几位算是孩子的长辈了,你们看此事如何办?”

丹霞生道:“风君子你说的没错,弟子骄横师门有责,确实应该找七叶掌门问个明白。此事已经过去,当时我们没有出手,按道理现在应该先由海南内部处置,七叶如果存心袒护才能再做计较。”

宣花居士也微红着脸道:“海南派已到芜城,改天我就找机会亲自问问七叶,倒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他袒护门下,我也一定会呵斥他的。”

风君子:“你不用问了,你去反倒尴尬。此事不必私了,我自会在正一三山会亲自问他。……宣花,你别介意,我不是针对你,此事与你没有关系。”

一直没说话的七心这时开口道:“果果,你就别撅着嘴了,风君子会帮你去讲道理的。……大家还是喝酒吧,来,风君子我敬你一杯,过生日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气氛终于缓和下来,大家又重新劝酒劝菜,说着说着话题又转到了果果和阿游身上。果果这孩子一直乖巧不会闯什么祸,但她的出身太特殊了——仙人不留果幻化成精,是世上修行人难得的大补灵药,也难怪会有人打她的主意。还有阿游,五步蛇精,一口牙巨毒无比,在市井中一不小心就会闯祸闹出人命。今天就是很好的例子,如果不是张先生等三人正好路过麻烦就大了。看样子果果和阿游修行未足之时留在芜城闹市中还真不是个办法。

丹霞夫人将果果抱在怀里对我道:“石真人,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这两孩子留在芜城中确实有麻烦,如果到我炼丹峰洞府去修行对他们来说是最合适不过了。我儿子是你的徒弟,绿雪茗间的这两个小孩我们夫妻也很喜欢,不如就送到轩辕门下做两个护法童子。你看如何?”

丹霞夫人的意思分明是要收这两个小妖精入门,轩辕派是名门大派,出面庇护果果和阿游这两个小妖精那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两个小妖精也是有了天大的福缘。我当然高兴,但还和问问果果和阿游:“果果,阿游,丹霞叔叔和阿姨想带你们去黄山,等你们修行已成之后,就哪都可以去了,也不怕别人欺负了。好不好?”

果果抬头看了一眼丹霞夫人,有点怯生生的道:“阿游可以去,但是我……”

丹霞生笑道:“这你不必担心,轩辕派自有妙法将你的原身移植到洞府之中。”

风君子又插了一句:“如果果在炼丹峰水土不服过的不舒服,丹霞夫人可以去忘情宫一趟,在浮生谷中敲响石盘找云中仙下来。你就对她说是我的意思,借忘情宫土门的镇宫法器一用,在炼丹峰上凝聚水土地气,果果自然无恙。”

丹霞夫人点头施礼道:“那就多谢公子了,这可是俩孩子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

风君子:“先不必谢我。既然你们把这两个小妖精收到轩辕门下,正一三山会上我就和你们借这两孩子先用一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