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回 三山众生会,无非取或与(上)

正一三山会与夏天的宗门大会不同,它的确非常有趣!是一场茶话会?联欢会?交友会?总之很难形容出来。以前都是正一门发贴邀请,但今年这次不一样,和锋真人已经转达了守正掌门的话——开门纳客,天下修行人都可以来。不过,这正一三山会不是那么容易参加的。

首先进门的第一道讲究就是——送礼!不论是高门大派还是江湖散人,如果你带了晚辈弟子来参加,带了多少人就至少要送多少件礼物给正一三山会。礼物不限是什么东西,总之与修行有关,可能是丹药、法器、灵符等等。这些东西正一门是不要的,而是转送天下修行晚辈弟子。而且正一门的弟子有多少名晚辈弟子,正一门也要拿出多少件东西来。比如正一门有一百名泽字辈或再下代弟子参加正一三山会,正一门自己也要至少拿出一百件礼物送给大会。

正一三山会的第二天有一个活动叫作“机缘大会”,也就是各门各派的晚辈弟子在展台上取一件礼物。这些礼物正一门事先已经用符袋封好,不打开之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各门各派以及正一门自己所送大会的礼物分别装在其中,袋子里面还附上此为何物、何门所赠的一张便笺。这有点像抽奖或者抓阄,晚辈弟子人人有份,就是不知道自己会拿到哪一门派送的什么好东西。

由于送给正一三山会的礼物是要转送天下修行人的,所以各门各派谁也不好意思出手太差的东西,拿出来的基本都是好器物。这种规定也限制了一些大门派参与人数太多而冷落一些散人和小门小派,一两件好东西拿出来容易,一下子拿出来十几件或几十件恐的就困难了。幸亏这场盛会六十年才有一次,各门派事先都能有所准备。当然也有一些高人自己来并没有带晚辈,也会凑热闹送上一、两件礼物以示长者风度,这种东西往往都是最好的,谁拿到了谁走运。还有一些大派掌门会多送一、两件显的不是那么小器。

这也是一种天下修行人交流的好方式,平时大家都在天南地北各自修行,很多人没有结识的机会,机缘大会就是通过机缘让大家彼此了解。参加机缘大会接受天下礼物都是各派的晚辈弟子,比如正一门的泽字辈、终南派的七字辈、海天谷的苍字辈以及再传弟子等。这个规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千古流传已经约定俗成。

而我石野如果参加,我的辈份就是长辈了,不能厚着脸皮去机缘大会上拿礼物。但如果我带着晚辈去,比如我带着丹紫成去,我至少要送一件东西,而小紫成也可以去机缘大会拿一件礼物。不过今年我至少要送三件礼物才行,因为果果和阿游不知怎么听说了正一三山会,又不知道他们怎么去求的柳依依,柳依依又怎么去求的风君子。后来风君子一拍脑门决定要我将柳依依、果果、阿游都带到正一三山会上见见世面——反正开门纳客,领着鬼、妖、精去开会也没什么关系。不必为柳依依准备礼物,但果果和阿游听说要抽奖一定要参加,那我还得想办法给果果和阿游两个人准备两件礼物送出。风君子不管这个,要我去找韩紫英商量。

做为我这样的“长辈”,或者风君子这样的“前辈”,在正一三山会上其实也有一种更好的与天下修行人的交流方式——“善结大会”。正一三山会的前两天就是善结大会,善缘大会的规矩更加有意思,就是天下修行人之间互相做买卖,听起来就像开自由市场,不过没有税务或者城管来插手。

当然善结大会上做买卖只是一种象征形式而已。各门各派都可以拿出一种自己门派最有特点或者最擅长制作的东西出售,而且这些“商品”未必都是难得的灵物,只要最有门派特色就可以。价格是象征性的,今年正一门统一定价每件一元。也就是说我如果拿出一枚朱果来卖,也只能卖一块钱,当然很少人会拿这种东西出来如此买卖。还有一个规定,不论何人在任何一个门派的摊点上只准取走一样东西,要不有开玩笑的拿出几百块说我全包了可就有意思了。

所以正一三山会前两天是最热闹的,各门各派都聚集在正一三山中间的那片大山谷中。在长者高人的带领下,在正一门事先已经搭好的错落分布的凉篷中,天下修行人纷纷当起了小商小贩和逛市场的闲人。这是一场难得的交流盛会,各门各派彼此各取所需,因为大家擅长的神通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事物虽小,却正是本门所缺。比如轩辕派,凡夫子、五味道长以及丹霞夫妇可能会选择带领弟子去卖药材,而且不是普通的药材,都是修行丹药所需之物。这些东西可能并不十分珍贵,但其它门派并无机会或时间去采集。

正一三山会如此安排可谓用心良苦,让各派高人都放下架子在一种轻松的气氛下去交流结识。江湖散人也可以参加,愿意摆个地摊也行,不论你是世外高人还是山中隐士,到这里就是个小商小贩,于世间取或与而已!

虽然没有人强行规定各门派必须出售多少器物,但大家都是修行人,也不会过于吝啬,至少得准备几十件,售完为止。听说正一真人上届三山会上就曾卖过治内外伤的药酒,这也是风君子最近打听出来的小道消息。

第三天正一三山会迎来了重头戏,大家都聚集在方正峰上正一祖师殿前的广场周围,这里将举行“演法大会”。演法大会与宗门大会的斗法夺魁不同,纯粹是表演性质,一共三场,由天下修行人共推最有代表性、修为境界最高超的高人出手互相切磋。也不一定是斗法,上届宗门大会就曾经有两位高僧出场辩经。在演法大会上,长辈可以出场,也向天下修行子弟展示道法神奇,或者讲解大道之玄妙。

风君子有一个想法就是在演法大会上设法邀七叶出手,以探探他的底细。他告诉了我,也让我悄悄转告一些熟悉的朋友,到时候天下公推一定要把七叶推上场。

此事只能到时候再说,眼前还有个难题,我准备三件什么样的礼物?还有,我参加正一三山会去做什么买卖?总不能让我与韩紫英带着柳依依还有两个小妖精去卖馄饨,虽然这样做也未尝不可。风君子帮不上忙,我只能去找紫英好好商量。宇文树说的对,这正一三山会不是那么好参加的。

……

看似复杂的事情,和紫英一商量倒不难办。她说我们干脆大方一点送三枚朱果,反正手中也不是没有。这东西对我来说觉得没什么,菁芜洞天中每月都有一枚成熟,但对于其他的修行人就是难得的机缘了。

至于做什么“买卖”,紫英的建议更干脆——开个茶蓬卖绿雪神茶。“千年神木绿雪茶”是难求的佳茗,想当初绿雪茗间一开业就把凡夫子给引来了,修行人更能品出它的妙处。柳依依也要去正一三山会,绿雪茗间关门歇业几天把家伙事都搬到正一三山不就得了?

眼下还有一件事,三天后也就是1991年12月12日风君子要过十七周岁生日,再过十天才是正一三山会。去年给这小子开了个生日会他很开心,今年虽然他嘴上没提,但不给办怕他回头挑我毛病,还是主动点好。紫英已经在准备了。

虽然离正一三山会还有十几天,芜城已经不知不觉中热闹起来。路陆续续有大批外地人来到,或经商或旅游,总之各宾馆酒店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连知味楼都几乎天天客满。这天我来到绿雪茗间的时候,一向生意清淡的时间居然也座了不少人。这些客人见我进门虽然都没有起身打招呼,但大多向我点头微笑示意。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看来都是隐藏身份的修行人。

不论生意好坏,柳依依都是一副恬静淡然的样子,只管卖她的茶。绿雪茗间的规矩,一天只卖十杯绿雪神茶,余下的都是附近所产上品云雾与毛峰。茶点是免费的,最有特色的就是炭火烤白果,微苦却余香绕齿良久。果果和阿游也在这里帮忙,两孩子在烤白果。柳依依看见我进门很高兴的和我打招呼,快步出来抱住我的手臂,亲密自然不带一点做作。依依说道:“石野哥哥快座,我这就给你泡一杯绿雪神茶。”

柳依依的举动却引起了在座另一位客人的不满。那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个头不高面色焦黄,穿着一身名牌西服袖口的商标也没拆下。这男子不象是善品佳茗的雅士,然而我却有点眼熟,好像在绿雪茗间见过他不止一次。我当时不知道,后来才听说此人姓黄,他与他父亲这两年低购得郊区地皮搞房地产发了大财,如今身家上亿,人称黄少爷。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经济过热”的苗头已现,市场放开之后物价飞速增长,产品供应属于典型的卖方市场。不少后来大名鼎鼎的企业集团与新一带富豪都是从此时开始起家,然而当时却有两次意外的机会造就了大批暴发户——股市与房地产。当时也是大陆第一次房地产热的初期,以海南最热,芜城也受波及。这一批新富豪中有很多人还没有做好如何拥有巨额财富的准备,夸富斗富的事情时有发生,黄少爷在芜城也是这样一位主。

他这几天总到绿雪茗间来喝茶无非有两个原因:第一是这里的茶足够贵,好不好喝是另一回事;第二是因为卖茶的柳依依窈窕秀美,并且居然对他黄少爷也那么冷!于是他有事没事就过来喝杯茶,和柳依依搭个话卖弄卖弄自己的富贵,不料柳依依还是什么其他反应都没有。

今天他看到平时对人淡若无物的柳依依见我进门居然这么开心热情,一时心中有气,很不满的哼了一下大声道:“美女,为什么我刚才点绿雪茶你说没有,他来了怎么就有?”说话的时候还用手指着我。

“本店的绿雪茶一天只卖十杯,今天已经卖完了,你想喝明天可以早点来。那一杯,是特意留的不能卖给你。”柳依依淡淡答道。

黄少爷一听之下脸色老大不满,就象受到了什么侮辱,高声道:“我也是这里的客人,我就想喝这一杯茶!怕我喝不起吗?五十一杯是不是,我出十倍价钱!五百卖不卖?”

他的话音未落,茶馆角落的有个声音冷冷答道:“我出一千!”

黄少爷寻声看去,那是个刚进来的少年,背着身子坐在那里头也没回。黄少爷见有人跟他抬价,就象又受到某种轻视,声音又高了八度:“我出五千!”

黄少爷说完之后还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在等待羡慕与佩服的惊叹。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周围十来个人毫无异常反应,还是在喝自己的茶,尤其是柳依依连眼皮都没抬。黄少爷今天很不走运,这里除了他都是世上修行高人。只听刚才那人平静而又清晰的说道:“我出一万!”

“我出五万!”黄少爷的音调都变了,气急败坏就象被人踩了尾巴的猫。

那少年扑哧一声笑了,他头也不回的笑道:“柳依依,这杯茶就卖给他吧,我让他喝了!……石野,恭喜你发了笔小财,可以把隔壁店面也买下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