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回 凿池龙取水,立塔聚灵风(下)

也许是多少年来见怪不怪,看见状元桥人们没有多去想它。今天风君子一提起,我确实觉的这座桥太奇特了!它不架在一条河上,而是在空地上开凿了一个很大的深池。这个池子是半圆形,直径有十丈。圆弧的一面突出朝南,遥遥与龙首塔相望,直线的这一面在北边,与芜城中学相邻。这座白石桥有三孔跨度,一丈八尺宽,五丈长,从南到北架在半月形的深池正中。

如果现在有人修这样一座桥,是毫无意义的劳民伤财之举!古时修桥铺路都是众人称道的善举,也是一件意义很重大的事情,谁会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去建造这样一座本没有必要存在的桥梁?如果仅仅为了纪念祖先,彰表遗德,将这座桥架在句水河上鳌峰桥的位置岂不更美?古时是没有鳌峰桥的。

风君子看我疑惑不解的样子笑了,他指着资料中一份状元桥的图片道:“这是一座风水桥。……开凿半圆深池汇聚地气,池上架桥使地势不断,实在是匠心独具。”

“听你一说还真有点道理,只能这么解释了,否则这桥没必要存在。只是梅家先祖为什么会选在这个地方?”

风君子从兜里掏出一张缩印的芜城地图,上面用红笔打了两个圈,中间画了一条曲线。他指着图说道:“芜城九百里山川龙脉,到此地势已尽。前面就是句水河,向前就是蛟龙入水,地脉如此行走气势均衡。可恰恰有人在句水河边立了一座龙首塔,镇住了地脉龙头,使龙困于野不得见风入水。……所以在地势龙吻之处开凿深池蓄水架桥,镇龙于地而不困,得修养生息,这个池子实际上是‘龙取水’之意。”

“既镇住龙脉,又要修养地气,那立塔岂不是多此一举?”

风君子指着状元桥又指了指龙首塔的地标说道:“状元桥龙取水,那么龙首塔下的那座小山就是龙吐珠之意。芜城九百里山川灵气精华在此,立塔汇聚,塔下炼神山大器为菁芜洞天。这是鬼斧神工的创意,而且梅氏此举另有深意。”

“另有深意?护持芜城地脉吗?”

风君子:“恐怕不仅仅是护持而已,也有修养之意。……翻一翻柳老师那份资料,看看历朝历代的高人在这条地脉上都干了什么?”

正一三山的资料在史籍中并没有半点记载,九林禅院是有史可考最早的古迹。九林禅院是武则天赦立,准确年代不详,据说是在她改唐称帝之前。武则天立九林禅院的同时,还根据芜城当地的传说封绿雪为昭亭山神,山神庙与山神像都是那时候建造的。史料中没有记载但我和风君子私下知道的另一个情况是——武则天从禅宗六祖慧能手中得到的木棉袈裟也秘密供奉在九林禅院中。

九林禅院的故事未完,没过几十年,唐朝国师善无畏领玄宗李隆基的圣旨远赴芜城封赏九林禅院众僧,并在寺门外亲手植下一株龙柏。而在另一则传说中,善无畏也上了昭亭山。

故老相传,昭亭山中有自汉遗留的一十三株神树。善无畏上昭亭,以朱砂笔批于树干,一共批了十二棵神树,只有最后一株遍山没有寻得。善无畏走后,十二株神树先后枯死,最后漏下的那一株,我猜测恐怕就是绿雪的原身。

“善无畏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传说能是真的吗?”

风君子:“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听绿雪所述她原先不是昭亭山中唯一的神树,恐怕传闻真有依据。这也许不是善无畏的本意,而是唐玄宗的意思。”

“堂堂大唐天子,怎么会对远在江南的九林禅院这么关心,又怎么会与小小昭亭山上的神树过不去?”

风君子:“这就和芜城地脉的传说有关了,我在梅氏的遗册中发现了一条异闻——芜城千年地气一泻,出两朝天子一代神君。”

“夸张了点,不过还有点影子。武则天改唐称周,身后李姓又改周归唐,可不就是两朝天子吗?那一代神君指的又是谁?”

风君子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毕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书中只有这么一条异闻而已并没有详细解说。如果有此传说,那么历代高人恐怕都会设法插手镇住芜城地脉。”

“是啊,如果接连改朝换天子,天下岂不大乱!当权帝王肯定不希望自己下台,世间高人也不希望百姓动乱。”

接着翻资料,五代之时,在昭亭山脚下,龙脉出山入平原的昭亭湖边,又出现了一座广教寺。如今的广教寺活佛在座,是一处密宗黄教寺院。但考诸史籍却查不出历史上的广教寺是佛教哪一宗的寺院,似乎就是为了立寺而立寺。广教寺最出名的不是寺院本身,而是一对双塔。这一对七层砖塔在寺门前的青石高台上左右矗立,最奇异之处居然双塔无顶!就像一对插在地上的空心巨管。

风君子自言自语道:“塔是佛家建筑,如今见到的孤塔很多,其实都是因为塔下寺庙已毁。看广教寺,我觉的不是因为建寺而立塔,当初似乎是为了立塔而建寺。”

“这广教寺双塔又有什么讲究?”

风君子:“你看这条芜城地脉,从九连山中出,入平原一望无阻,只在前面有九林禅院于龙项处立寺可动地气。这双塔打在地上,取锁龙肩之意,收束地气不得伸张,就像一把锁。它锁住了九百里地脉,也等于钳制了天下山川。”

“有什么不对头吗?”

风君子:“天下神韵在于道,地脉精髓怎容独夫篡毁?说句通俗的话,天子更迭当然是祸,一朝江山不变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个风水局太勉强,钳制江山迟早也会一朝崩坏。所以后来梅氏破了这个风水局修复了芜城地脉。”

“你是说建状元桥立龙首塔?”

风君子:“状元桥下凿池蓄水,龙首山上立塔藏风。引地脉出,又汇聚山川灵气不散。这个风水局不再是锁也不是单纯的困,而是修养生息之意。正一三山的洞天立于芜城地势的起源之处,也就是龙脉之尾,借天地间生发之气助子弟修行。而菁芜洞天立在龙首,所有山川灵气走向汇聚之处,为梅氏子弟所用。这样做不仅对自己有利,而且也护持地脉不惊扰天下。”

“你这么说我也觉的龙首塔很有意思了。刚才还说有塔有寺,可龙首塔就是一座塔,历史上从未有过寺院的记载。它不是舍利塔也不是藏经塔,照你的说法就是一座风水塔?梅家祖先做事倒也干脆直接。”

风君子:“只可惜还是有破绽的,人力毕竟不能对抗天地,所以菁芜洞天中还留下了一处地眼。据说正一三山与菁芜洞天都是借青冥镜的妙用所建,那么在菁芜洞天中用青冥镜还是可以运转芜城地脉的。”

“那么在正一三山中用青冥镜也可能会触动地脉,法海就这么干过。……我突然想到那一代神君是谁了!”

风君子:“谁?我怎么不知道。”

“是正一门的开山祖师,也是梅氏的先祖,就是那位炼制青冥镜的正一祖师。”

风君子一拍脑门:“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他留下了青冥镜,让自己的后人先后建造了正一三山与菁芜洞天,一首一尾护住芜城九百里地脉,从而不扰天下让万民自取。这确是有一代神君的修为与大神通成就。……石野,此事情恐怕与你我有关。”

“怎么又扯到你我头上了?这些大事我们可都没机会参与。”

风君子:“梅氏遗册中还有一则闲话。说梅氏之地建立,若千年之后镇风水之物不借人力自龙珠吸入龙吻,则地气又泄天下再出两朝天子一代神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龙珠的位置指的就是菁芜洞天中的那个石台,龙吻的位置就是状元桥下的深池,镇风水之物当然是青冥镜。……你是怎么得到青冥镜的?”

“我是从状元桥下面拣到的,应该是咻咻从菁芜洞天里叼出来的。”

风君子:“那不就是了嘛!咻咻又不是人。而且更奇特的,龙脉已困养于此,这两朝天子与一代神君也只能出在这芜城九百里方圆之内。”

“你有点危言耸听了吧?现在是民主共和社会,哪还有什么天子!”

风君子:“天道已变,天子之说已不足信。但那一代神君倒很有可能,从这一条地脉上的修行高人中找,守正真人、葛举吉赞活佛、法海、甚至你和我,或者昭亭山中的绿雪,曾在飞尽峰修行的七叶,哪一个不是当今神通威震天下之人?其中出一代神君不是不可能。”

“别扯上我,我还差的远呢。”

风君子:“现在的你还差点火候,假以时日也未尝不可。其实如果真的有一代神君之说,我最希望的是你,最不希望的是七叶。”

“你怎么不说可能是你自己?想当年正一祖师看到的奥妙,今天你也同样看见了。”

风君子:“这条地脉上留了这么多线索,而且还有这么多传闻典籍可以考证,我发现问题有什么稀奇?想那正一祖师,面对的空空如野的九连山、毫无痕迹的芜城,却能窥破天机,并且有夺天地造化的神通。与他相比,我远远不及!”

“在我眼里,你已经很神了。这些是请张先生看的还是你自己看的?”

风君子:“我怎会将张先生拉下水,当然是我自己看的。”

“你和张先生学了几天风水?”

风君子:“没多久,也就是一点皮毛而已。”

“那你就能说的这么头头是道?”

风君子讪讪一笑:“忘情宫九门之一的土门法诀,就是借地气修行,所以辨山河地理我还有些体会。……青冥镜已经损毁,运转不了地脉。如果再有百八十个付接那种高手元神炼化,倒也可以修复,不过这恐怕没有可能了,当世高人排队都算上也不够!……也好,省得操心麻烦。只是那一代神君之说,总让我感到有些不安。”

“你是在担心七叶?我有点不明白,我修丹道历尽劫难,才有今日一点成就……”

风君子打断我的话:“别人的修行,只有他自己清楚。仅仅就你我所知七叶这一生经历的劫难还少吗?只怕你我都是他的劫数之一。这个人的性情既偏激又坚忍,资质悟性却是一流,这是他修行精进的优势也是隐患。”

我插话问道:“那你怎么评价七叶现在的所作所为?”

风君子:“他这个人别人不知你我应该了解——只能允许自己以本心任为,却容不得其他人有半点相逆。他的修为虽高却已近魔!如果他一人为魔也算不了什么,如今却聚众开宗误纵子弟。七叶的修为境界或许可以收发不露,但追随他的那些人习染如此心性将来遭遇难料啊!”

“七叶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风君子:“听说他带重伤一举击杀抱椿老人,夺道场吞门派于绝境中扭转乾坤,由此推之他恐怕已经突破苦海天人之劫,到达阳神境界。没想到我在浮生谷中送他一场劫数,反倒帮他修为更进。……石野,在不久后的正一三山会上,你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七叶全力出手,我也好知道他今日的底细。”

“正一三山会?那不就是一场聚会吗?又不用再斗法夺魁,怎么找借口让与七叶相斗,还要逼他全力出手?这岂不是无事生非?”

风君子笑了:“你还不知道正一三山会的规矩吧?我也是最近才听说,其实这场盛会非常有意思也非常好玩。实在不能错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