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回 碎川石如斗,猎猎风乱走(下)

风沙已经小不少了,可我们所在的位置被包围了,从脚步声判断对方至少有八、九十人。令我感到震惊不已的是——这绝不是乌合之众,也不可能是什么民间的松散组织。

包围之后很快就进入了刀兵相接。对方人虽然多,我却听不见几句说话声,散兵线拉的很开,不大的范围内距离都保持在二十米以上。听开枪就知道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没有一个人扫射或者连射,几乎都是有目标的短点射。这和电影当中看见的枪战镜头完全不一样!而且我没有听见两次射击出现在同一个位置。枪法很准,几乎都打在我们刚刚离开的射击位置附近。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的心理素质。我听见有人中枪,有翻滚和呻吟,却没有人大声惨叫,而周围的其它人位置一点都不乱。本来老改他们携带的弹药几乎都耗尽了,现在补充弹匣守好位置还击。老改、总爷、小小三个人都是特级射手,风沙中几乎不能瞄准全凭感觉,指哪打哪,不断变换着隐蔽位置开枪。我听声音粗略算了算,对方至少被击倒了二十多人,却仍然收缩包围圈没有撤退的意思。

我和鬼精不擅长这种枪战,只能在隐蔽的最中心做后勤。鬼精扔送弹匣的时候我重新给赶匠处理了伤势,将简易的止血带打开对伤口处了消炎处理,又用夹板和绷带固定好。他左小腿迎面骨的位置有一个硬币大小的弹孔,后面的腿肚子却被子弹带走了一大片模糊血肉,伤势比我想像的严重许多。我治伤的时候面无血色的赶匠悄悄的对我说了一句话:“石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风沙一退天光大亮我们全都得留在这儿。你们需要赶紧走,对方有修行界的高人!”

“你怎么知道的?”

赶匠:“这次行动就算走漏了风声,也不至于暴露的这么快。特别蹊跷的是我们明明已经从地下出了城,又立刻被发现了。这肯定是修行高人的神识感应!”

“你能确定吗?”

赶匠:“当然能确定。在城中枪战的时候,我看见老改朝一个好像是指挥的人开枪。以老改的枪法是不会失手的,但是那个人动都没动,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往前一指,居然没有中枪!我看不太清,但是我觉的是子弹在他身前被定住了,那一瞬间他的神气波动很强大。我就是这么一走神,才中了一枪。”

用御物之法定住飞来的子弹,这可不是一般的修为,就连我的修行已到胎动的境界做到这点也很勉强,还要事先祭出青冥镜。对方如果有这种高手,再加上几个懂修行的,那我们可就危险了。我们六个人当中只有我和赶匠懂修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时赶匠指了指身边一箱打开的手雷,我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的枪战老改他们将对手都逼在二百米以外,枪榴弹投弹器弹道弧线也够不到我们隐蔽处。这个距离没有普通人能把手雷扔过来,但如果修行人以御物之法呢?只要几颗手雷落在这片巨石中间,我们都得报销!我和赶匠可以用御物、驱物之法去阻挡,但对方如果法力强大或者人数太多那也是挡不住的。先下手为强,我和赶匠交换了一下眼神立刻就做了决定,回身对带队的老改说:“老改,等外面的手雷声一响,你们四个立刻按原定路线撤出去。我与赶匠断后!”

按照原定计划,如果出现粘上甩不掉的情况,接应和断后的都是我。可现在赶匠的腿受伤了没法走脱,也与我一起断后。没有电影电视里那种兄弟情深的感人罗嗦镜头,这种情况下多说废话就等于多几分等死的机会。他们四个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声保重,鬼精开始准备背包。荒漠中撤离其它东西可以不带,粮食特别是饮水一定要备足。因为已经没有直升机来接应了。

为什么没有直升机了?这场风沙暴是天气预报中没有料到的,那么直升飞机肯定会按原定计划飞来,结果一定是坠毁。这里没有侥幸,这种行动的计划安排就是这么严格,出现什么变化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坐在地上的赶匠拿起手雷拔掉保险栓就向天空笔直的扔去。只见手雷一扔出超过岩石的高度,就像在空中被一只无形的拍子抽了一下,折射向外飞去直飞到二百米开外。这是我的御物之法,此时不得已而用神通了。赶匠的手雷向连珠弹一样扔向天空,我用御物之法四散射向包围圈外的敌人隐蔽的位置。四周传来接连不断的手雷爆炸声,有很多是在空中爆炸,破片的杀伤半径很广,地上的人几乎没有隐蔽的死角。

趁着这一连串爆炸的掩护,老改等四人按照预定的路线迅速撤离,他们撤离方向上的埋伏事先已经被我用手雷清理掉了。

敌人在后撤,这种爆炸打击下没有办法追击。等我们将这一箱手雷用完之后老改和小小他们应该已经撤到了山中。包围我们的还剩下四、五十人,对方几乎伤亡了一半,却仍然没有放弃的意思。手雷已经没有了,如果仅凭我和老改两人和他们进行枪战根本不是对手。但他们没有开枪,也没有继续收缩包围,战场突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安静。

安静中就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他说的是汉语:“你们几个居然能够杀了这么多经过野战训练的武装人员,实在是了不起!还剩下的这位,刚才为什么没有逃走?你应该是修行人吧?……自己走出来,我可以不杀你,我觉得你对我们很有用。给谁卖命不是卖命呢?开个条件吧,也好过白白送死!”

这人说话的声音听的很清楚,连风沙声都掩盖不住。他只知道这里有一个人,我低头看了一眼左手无名指上的锁灵指环,这次还是将它与青冥镜一起带在身边了。奇特的是,我的耳神通居然听不出声音的来源与远近,看来这人果然很有门道。赶匠大喊了一声:“既然开口谈判,告诉我你是谁?”

声音又远远传来:“现在告诉你们也没关系。我姓付名接,法号引舆。曾经是修行界梅花山一派的门主,不过最近几年开始做大生意了。如果感兴趣就走过来大家一起发财,要么就待在原地不动等死。你们二位虽然有些道法,可远不是在下的对手。就算我不出手,我不信你们能走出石阵面对十几个狙击手。”

如果真在八百米半径外安排十几个狙击手还有几十把突击步枪,后面更有深不可测的修行高人,那我和赶匠死定了,不投降绝对走不出去。这时我看见赶匠的脸色突然变了,额头冒出了冷汗,紧紧咬住了牙关。他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挣扎一番才开口道:“石头,枪声一响再等半分钟你就走,我恐怕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我掏出了青冥镜,对赶匠说:“还是你走吧,断后的本来应该是我。待会这里会出现幻象,幻象一起你立刻朝那个方向离开。小心隐蔽,我的幻境挡不住子弹。时间不多,如果对方出手破了我的法术就走不成了。”

赶匠指了指自己的腿:“必须有人留下来,一起死还不如走一个。你看我在这戈壁滩中能跑得掉吗?石头,这一次我们算是被上面卖了,居然会派我们这样一个小组来。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对手,这里简直就是个军事基地,而且还有修行高人!再多来两个小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次任务判断上就出了致命的失误,我们就是失误的代价。……有朝一日,希望你能替我杀了那个付接,我们族人是讲恩仇明了的。现在,你快走准备撤吧,我要全力做法了!”

说完之后他闭上眼睛,坐在那里双手紧扣在胸前,手指奇怪的扭结在一起。紧接着他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神色,口中念出了一段听不懂的咒语。我觉得这个人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控制力,强大到连我都止不住的后退。

紧接着这片戈壁上的乱石滩周围出现了一幕无比诡异的场景,有几十条人影从地上一跃而起,这些人有的缺胳膊断腿,有人甚至没了半边脑袋。但只要四肢关节还能动的或跑或爬都向四面冲去。有人手中还端着枪,手指扣动班机向前方漫无目的扫射,直到将弹匣打空。四面的枪声响了,狙击手还有其它人都开枪了,但是毫无作用。枪打在这些人身上,子弹往往对穿而过,还带走一大片血肉,但这些人毫无反应。他们都是刚才被击毙的武装分子,赶匠操纵尸体进行了全力反攻。

风沙未息,对面只见人影却看不清面目。陡然跳出几十人向四外冲去,包围者也大吃一惊——对方竟然还有埋伏!刹那间枪声响成一片,却没有人倒下,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是不会再被击毙的。也不过几十秒的时间,赶匠操纵的尸体已经冲到了包围者的身前。枪声停了下来,有人发出了惊骇欲绝的尖叫。

当人们发现身上血肉模糊的对手冲到近前时,赫然竟是刚刚已经阵亡的同伴!心里素质再好的人,也会胆战心惊,有不少人已经吓的忘记了继续开枪——开枪也没用。他们停下来了,可这些尸体并没有停下来,朝着最近的活人就扑了过去。尸体用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攻击,用手掐,用脚踩,甚至用牙咬。

不少人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死尸抱住扭倒在地,发出阵阵惨呼。其它人有反应快的拔出军刺向尸体攻击,可一刀插进尸体的胸膛对方的动作也只是顿一顿,冷冰冰的双手仍然照样向脖子上掐了过来。有人一不注意已经丧命,更可怕的是,刚刚死去的人们立刻又会站起来成为攻击同伴的行尸。——这是什么样的场景?这是恐怖的魔魇,修罗地狱!

如果对手中没有修行人,赶匠这一手功夫已经可以反败为胜,我们可以从容的离去。这太过诡异,太过恐怖,太过阴邪的手段赶匠一直等到老改他们四个普通人撤离之后,我们俩陷入绝境之时才肯施展。

远处的付接在人影刚刚冲出来的时候和其它人的反应是一样的——怎么还有埋伏?这些人怎么没有察觉到!紧接着他发现了不对,这些人身上无一丝生气,而乱石滩中央爆发出一种强大而怪异的力量驱赶着这些人形向前推进。紧接着他也看见了那五比惨酷的一幕,大喝了一声:“不要缠斗,打断尸体的四肢关节。”紧又用两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喊了两句。

赶匠的家传驱物之术与正统的道法有很大不同,确切的说是一种巫术。就算是修行高人付接一时之间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高人毕竟是高人,一眼看出这些尸体被人用类似御物的办法操纵,喝破了反击的关键。被打断四肢关节的尸体虽然还趴在地上蠕动,却已经没有办法暴起伤人。然而跟这种“东西”作战,别说上前,就看见那恶心可怕的样子有不少人就已经手脚酸软提不起力量。

就在这时,混乱的人群中发出砰的一声,爆出一团血肉之雨。有一具尸体突然间四分五裂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扯成了碎片——在人群之后的修行高手终于出手了。紧接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都砰砰的爆裂开来,沙地上满是残肢断臂、碎裂的内脏和骨头。

远处石阵中的赶匠脸上的痛苦之色一阵一阵的强烈起来,似乎每一具尸体被扯碎,他脸上的苦楚之色就加重一分。渐渐的,五官七窍都流出了丝丝鲜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