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回 明月归碧海,愁色满苍梧(下)

上楼敲门,开门的是风君子的母亲,一个笑眯眯表的情中又有几分精明的中年妇女,穿着打扮是国家干部的模样。我恭恭敬敬的问阿姨好,自我介绍是风君子的同学石野,来找他有事。她把我让进屋,要我等一会,风君子下楼打酱油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打量着他家的摆设,看上去比较简单。他父亲应该和汤松局长是平级的干部,住的房子标准是一样的,也是三室一厅。但屋里的布置要比汤家简单多了,几乎没有多余的装修。令我感到最意外的是,他家居然未挂一幅字画!看来他父母虽然是六十年代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却不是风雅之士。

我等待的时候风君子的父亲午睡刚起,也坐到厅中和我聊了几句。他父亲带着一副老式的塑框眼镜,典型的建国后知识分子形像,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他坐在沙发上用询问的语气道:“你叫石野?这个名子我听过。高三开学的家长会我去了,上学期期末排名你是全班第一对不对?我们家风君子总考第二,我说过他多少次为什么不能拿第一……”

听到这里我笑着劝:“叔,全班只有一个第一,就风君子这样你还要说他,你要剩下的五十几个怎么过日子?”

他妈妈给我端来一杯茶,也坐在一旁嘀咕道:“这小子,从小就聪明,可惜就是不用心。一天到晚看闲书,如果把那些精力都放在学习上……”

我又劝他妈妈:“我们只有七门课,七套课本。就那些书,风君子连标点符号都可以背下来,难道你就不希望他多学一点东西吗?”

他妈妈笑了,笑容中也有几分得意:“你说的倒也是,他上初中的时候老师就说这小子懂的多,知识面甚至比老师都广。……不过你看看他平时那样子,心思总用的不正。看什么趣味物理学,要看就看正规的物理高考辅导书嘛。其它的,等大学之后再看也不迟。”

我注意到茶几上随手扔着一本书,是前苏联科学家别莱利曼的《趣味物理学》,这是在国际上流传范围很广历史最悠久的一本中学生课外读物。没想到在风君子的母亲嘴里变成了心思不正的书。想想风君子,也是够郁闷的,难怪小小年纪就有了偷偷在外面喝酒的毛病。不过这小子还算规矩,干喝酒不闹事。这时风君子的父亲又问我:“以前没来过我们家吧?以后常来玩……你找风君子有什么事?”

听见这句话我的脑筋飞快的旋转,这一对家长是普通人,他们对修行界的事情丝毫不知。风君子平时隐藏的够深啊!可是今天忘情宫出事,我不用想就知道风君子听闻之后会立刻赶去。修行界忘情宫之会在五日之后,那么在他父母眼里,这小子恐怕会莫明其妙的离家出走了。怎么办?我还是编个理由吧。

“风君子上初三的时候得过中学生物理竞赛的大奖是不是?……这一次,又要举行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了……对,就是中学生奥林匹克!参加的是高中学生。……我们班有两个学生被学校选上了,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风君子。国庆放假期间学校组织到省城参加短期集训营,可能要两个星期时间。我是来告诉他一声的,看需要带什么东西。”

我这人不太会撒谎,这一番谎话其实是翻版柳菲儿骗我父母的那一段。他父母的反应却没有像我父母当时那么高兴。他父亲立刻皱着眉头问道:“半个月呀,除了国庆假期,那可要耽误一个多星期的课。这都高三了,眼看就要高考了,不会分散精力吗?”

他母亲在一旁插话:“参加这种活动,高考加分吗?”

唉!风君子父母还跟一般的父母有点不一样。别人家父母的偏颇之处就是只管孩子学习好就行,其它的都不管。而这两位,连中学奥林匹克竞赛都当成不务正业。既然撒了谎就要编到底:“加分?不需要加什么分。只要拿到名次,就可以保送上大学。一等奖是清华、中科大,二等奖是上海交大、南开。至于芜城师大这样的学校,愿意去的话专业随便挑。……”

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满了,牛吹的够大了,连风君子的父亲都不作声了。他母亲竟然还追问了一句:“要拿不到名次怎么办?那不是把小孩给耽误了!学校就不用负责吗?芜城师大这样的学校,有什么好上的!”

唉呀,我的大妈耶,我真服了!不要忘了,你们两口子都是芜城师范大学毕业的,怎么到儿子那里母校就不值钱了呢?不就是耽误几天课吗,风君子背着你们做了多少事你们知道吗?算了算了,我的口才有限,这些话就没法说了,还是让班主任来搞定吧。我苦笑着答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今天就是来找风君子一起去报到的,有学校的老师送我们一起去省城。这次上面下来的通知很紧,我估计一会班主任就会打电话到你家的……”

说话间风君子回家了,左手提着一瓶酱油,右手还拎着个油壶,壶里装着三斤菜油。他进门看见我坐在那里,脸色就是一变,眼神中充满了疑问:“石野,你怎么到我家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是有一件大事,学校选拔一批学生参加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我们班选了我们俩参加物理竞赛。国庆放假期间到省城集训,马上就要出发了。”

风君子听的眼珠子直转:“怎么是你来通知?应该学校通知才对。”

“我估计一会儿学校就要通知到你家了,我是住校生我先听说了。你收拾收拾东西,明天早上到学校去报道。”

风君子:“等什么明天早上,我现在就收拾东西去学校。大不了在你们宿舍住一晚上……”

他妈妈在一旁又说话了:“别忘了把其它功课的课本都带上,有空复习复习。”

风君子很不满的回嘴:“你要我带哪一本?课本我现在闭着眼睛能默写下来,想看的时候自己写就是了!”

“那你就把那些辅导书带上,多做题不会有错的。我可是过来人。”

风君子收拾东西很快,中学生出门也不需要什么太多的行李。牙膏、牙刷加几套换洗衣服,一堆辅导书,还有一把黑如意悄悄的放了进去。我觉的他们家很有意思,别看他父母在我面前说风君子有这个那个的毛病。但是风君子一回到家,说话还是挺算数的。他自己愿意去什么物理竞赛集训,收拾东西就跟我走了。父母也没坚持拦着,还塞给他一百块钱。

我们一起出门,走到广玉兰树下他就把手里的旅行包摔给了我拎着,转身道:“石野,究竟出什么事了?”

“的确出事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一个僻静处再说。”我和他出了小区,穿过马路,向前不远就到了芜城体育场。

一九九一年国庆节下午两点左右,晴空万里。江南一带在这个季节天气还是很热的,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下来,空荡荡的体育场上没有一个人。我们走到体育场的最中央阳光刺眼的地方,终于停下了脚步。

“风君子,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别激动。——江湖传言,忘情宫天月大师已经仙去。”

我早料到他会有过激反应,事先提醒了他,可还是不管用。他一个箭步窜过来,一把薅住我的衣领,厉声喝道:“胡说什么!天月仙子的名子是你随便乱叫的吗?她怎么会……”

“你先放手,听我慢慢说。……你再不放手我就不说了,忘情宫将有大事发生。”

他放开了手,瞪着眼睛听我说话。我简单的讲述了今天巧遇海天谷弟子于苍梧的过程,然后详细告诉他于苍梧后来说的每一句话。江湖传言天月大师已去,忘情宫成为无主洞府,各大门派相约五日后在忘情宫外集会。风君子越听脸色越是阴沉,阴沉的就像要下雨一般。直到我说完,他才低沉的问了一句:“就这么多吗?你还听说什么了?”

“就这么多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风君子:“石野,你也跟我藏心眼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的来历,然而今天听你说话的意思,你好象早已知道我与忘情宫有关系?”

“不是这么回事,你总不让我问这些我只好不说了。其实最早是韩紫英开始怀疑的,你那次以画作法她就觉得很像忘情宫的法术。后来你收服云中仙,送她去什么地方的云门修行,我就猜到是忘情宫。……紫英还说了,一定要我告诉你。你要想挡住天下人不进忘情宫,一人之力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挑起修行门派的内乱争斗才有机会……”

我刚说到这里,平地里呼的一阵狂风。这风有多大我都想象不到,因为它把我也卷到了半空。风是从风君子手中的黑如意发出的。我在几十米高的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才张牙舞爪的落到地上,把体育场的草土地砸了个人形的浅坑。刚刚爬起半个身子,天上又掉下来一件东西砸在我头上——是风君子的旅行包。

风君子驾龙魂黑雾冲天而去。这小子跺脚发起狠来,比龙卷风还猛!我站的离他太近了,被他做法带起的狂风卷上了半空。这要是换个人,还不知道摔成什么样了?幸亏四下无人,就算远处有人看见,也只是一阵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风刮过。我抬头看了看天上,天边有一线黑云翻滚,转瞬消失不见。

我摇了摇头,还是去学校找柳菲儿吧。她是我们的班主任,只有让她帮忙来圆这个慌了,我也需要请假。如果柳菲儿一个人搞不定,我可以提醒她找唐老头帮忙。找完柳菲儿还要去一趟九林禅院,这一天的事情可真多!

我赶到九林禅院的时候,法澄已经在后院等我,他对我说了一番话:“风小子下午从天上掉下来了,和我大师兄说了一句耳语,又被风刮回天上去了。……我大师兄猜到你会来,他要我告诉你到时候一切自会有分晓,你自己先去忘情宫罢。”

看风君子样子虽然急,但是方寸未乱。他首先想到了所结交的高手中最厉害的法海,已经来打过招呼了。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半之后的忘情宫外。

……

从芜城往西南行走三百公里,就出了本省,再行千里丘陵地带中有一片险峻的山区。从地图上看,这里是黄山山脉与天目山脉的地势余脉交汇之处,丘陵中突起沟壑峰峦。这一片山区绵延数百里,却没有形成狭长山脉的形状,大小山峰层层环绕分布像一个天然的法阵。在群山环抱的最中间,有一个极大极幽深的空谷。这片空谷中央坐万人地方也绰绰有余。

周围群山上都是原始森林,乔木高大灌丛茂密,钻进去对面都看不见人。然而奇异的是,这片山谷中却不生长树木,满谷都是奇花异草星罗棋布。在这片谷地的正北方,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峰,山势险不可攀。然而山壁上却像被开天巨斧劈出了一道裂缝,有一条笔直而陡峭的山路插入山峰向上直入云间。见过黄山鳌鱼峰一侧的山路一线天吗?这条路就很像,但更加险要,规模也要大的多,站在山前向上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片深山空谷,叫作浮生谷。这座山峰,就是忘情宫所在的三梦峰。而那条山路,就是有名的忘情天梯——外人进出忘情宫唯一的通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