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回 云卷天心动,君子袖携风(上)

(题记:行文至此,已经写到了第十一卷。我突然间有所感慨。我在感慨书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子叫周颂。在我的另一本书《鬼股》中,三十来岁的周颂大富大贵成为一代地产大亨,最终却一朝不慎沦入万劫不复。那本书中,不仅有成年风君子面对滚滚红尘的风流从容,也有成年周颂的挣扎奋斗以及最终的幻灭。

在《神游》这本书中,周颂只是一个小配角。我只用了些许笔墨,去勾勒他的命运轨迹在少年时早已种下的因由。少年时的周颂家境清贫,不得不偷偷去肮脏不堪的垃圾场拣破烂卖钱。然而这样一个人却在人前表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他甚至有了洁癖。周颂这个人物的宿命因由与人生起落,是我在《鬼股》与《神游》之间留下的唯一的一条情节纽带。这也是我所经历二十年来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

在《鬼股》第五部“神女心”中,写到刘欣看见风君子的背影那一幕,那本全书的主题就已经完整。但《神游》中此时的石野,仍然在大道境界的中途向上求索……。以这番感慨,做为“省身篇”全篇的题记。)

……

紫英说风君子有洁癖,我和柳依依都不解其意的看着她。紫英解释道:“他这种洁癖不是外表的干净,而是心境中自然之高洁。你们想想认识他以来他所做的每一件事,不论手段如何,可不都是尽量不沾一点俗尘?所以他生气的不仅仅是因为中毒,而是你居然让一个俗不可耐的人去取雪溪泉的水,并且送来的水有毒。想想绿雪二字,再想想这间茶室为什么要叫绿雪茗间?你犯的错刺到他的痛处了,他当然要发火。”

原来如此,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韩紫英一向见解不凡,连风君子都说她太聪明了。她一语就说中了要害。柳依依问道:“紫英姐姐,这样的话以后这泉水还是我每天亲自去打吧。还真不能随便找个普通人。”

我赶忙说道:“依依,你不用去。还是我去吧,每天起床早点就是了。”

紫英一挥手:“你们两个不用争,这件事听我安排。柳依依带上瑞兽舍利和辟水犀,每天去菁芜洞天取水,反正那里不远。菁芜洞天的朱果林中有一处泉眼。泉水与雪溪泉同源,而且水质更加纯净,更适合煮茶。”

柳依依有点担心的问道:“那样行吗?风君子可是点名要雪溪泉的水,我们取菁芜洞天的水他会不会更不高兴?”

紫英:“放心好了,听我的没错。如果他知道了,只会高兴不会生气。”

水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柳依依还是有不放心的问:“风君子今天是真的生哥哥的气了,姐姐看怎么能劝劝他呢?”

紫英:“这一点也放心。风君子虽然有小孩脾气,但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世上的错有三种,一种是错了但可以原谅也可以再给机会;第二种是错了可以选择宽恕但不能再给机会;第三种错是犯一次都不可饶恕。比如那个石小三犯的错,属于第二种。不可能再给这种人机会了,但石野也不必把他怎么样。而石野也有错,属于第一种。风君子骂就骂了,他也不能真的和石野计较。……柳依依,我发现风君子很听你的话,你有机会哄哄他,剩下的事交给我好了。”

身边有了紫英,就像多了一个宝贝。我的事情她总能想的很周到,替我安排的很好。风君子这回是真的跟我生气了,一连几天见到我都板着脸,话都不跟我说。连我们班主任柳菲儿都察觉到他的表现不对了。菲儿私下问我风君子怎么了?我告诉了她所发生的一切。菲儿也是苦笑,说我应该找机会好好道歉,把他哄过来。我也想啊,可惜风君子不给我机会,见了面扭头就走都不理我。我本来还想请教他第三门中的丹道,这下倒好,暂时还学不了了。过了一个多星期,还是紫英有心,趁一个难得的机会将风君子约到了知味楼。

这个机会来的也巧,与七心有关。宗门大会之后,七心在芜城多留了一段时间。我估计她是不想回去,至于不想回去的原因恐怕还是想多见风君子几面。但最近终南派来了掌门口讯,招七心回终南山。七心特地找到韩紫英和她打了声招呼,说她过几天就要回去了,托她给在芜城结识的几位朋友问好。

话要分什么人听,紫英一听就知道七心有别的意思。七心大概是不太好方便主动到风君子家里去找他,来暗示紫英什么。紫英当时就拉着她一起去了宣花斋,对宣花居士说要在知味楼开一席为七心饯行。宣花居士为人豪爽,一听之下当然高兴,鼓着掌说好并且说一定要他请客。宣花居士点名要韩紫英一定请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风君子。

宣花居士为什么要请风君子?他虽然不知道风君子破了七情合击的事,但是我们那天晚上合斗七叶的事情七心事后报告给终南派了。宣花居士得知有一个人拦在七心面前挡住了七叶的赤蛇鞭一击,事情才没有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也很感谢这个人,同时也很好奇。他问七心这人是谁可是七心一直不说,后来还是韩紫英告诉他这个人叫风君子。但韩紫英也告诉宣花,这件事情风君子本人也不愿意暴露行藏,所以宣花也不要在外面宣传。宣花居士答应了,但一直想亲眼见一见风君子。

韩紫英没有去请风君子,她让柳依依去请的。风君子一天喝茶的时候,柳依依告诉他这件事,并且求他一定要去一趟,风君子答应了。给七心饯行,当然还有我一个。当着那么多人,尤其是七心的面,相信风君子一定会给我一个台阶下的。

既然是酒席,而风君子又是个学生,时间当然还是安排在周末。要想热闹晚上最好,定的时间是下午六点。但是韩紫英特意告诉七心早点来,最好早上就来,她找七心有事。我心里也有事一大早就去了。七心真听韩紫英的话,我刚到不久她就来了。我正坐在大厅里吃早点,知味楼刚刚开门,就见一个穿着宽大的灰衣,面容惨白的人走了进来。不用说,就是戴着面具的七心。

七心看见我,微微点头小声的打招呼:“石真人早,紫英姐在吗?”

我站起身来答道:“七心你来啦?紫英说了她在楼上办公室等你,你快上去吧。”

我话还没说完,紫英已经从楼梯上下来了,快步走到七心身前,拉着她的手说道:“七心妹妹来的这么早,你怎么还穿着这身衣服呢?”

七心:“我一直就穿着这样的衣服,有什么不对?”

紫英笑了:“在终南山中修行当然没什么不对。可是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是不是特意向他道别的?总要留一个好印象,也是以后记住了忘不了的念想。你长的这么美、身材也这么好,为什么总要穿这样一身衣服,戴这样一张面具?在别人面前可以,但是今天你也这样吗?……姐姐替你好好打扮打扮,一定让那小子眼睛都直了,看一眼就记一辈子!”

我虽然看不清七心真正的脸色如何,但听她的声音有点动心了:“紫英姐,这样好吗?我从来都没有打扮过,不习惯。……再说了,还有很多其它人呢,我看还是算了吧。”

紫英拉着她的手就不放了,笑着劝她:“七心妹妹,你一定听说过那句古话——女为悦已者容。一天到晚花枝招展是没有必要,但天生丽质也没有必要自己埋藏。你有不方便的地方对不对?没关系,我们买衣服的时候你不用摘下面具,回知味楼再换上。等你进屋关上门,再把面具摘下来,那时又没有外人?我、依依、石野、风君子都见过你的面目,宣花居士是你的师兄也没什么关系。”

七心沉呤道:“那就是吃晚饭的时候换身衣服摘下面具?我师兄会不会想到别的什么,他会惊讶的。”

紫英:“宣花惊讶就惊讶,我问你,你心里的秘密难道就想一辈子埋藏吗?反正七情合击也让那臭小子破了,在他面前摘下面具又有什么关系?宣花猜疑就猜疑吧,他知道了更好,你说是不是?”

七心还在犹豫,紫英却不让她有继续考虑的时间,几乎是强拉着她出门了。原来紫英叫七心早点来,是要带她上街去买衣服。她这么做是想让七心在风君子面前留下一个最美的印象。只不过,她明知道风君子与绿雪的关系,还是要极力撮合风君子和七心。我觉得她这么做似乎有点不妥。

女人逛起街来,一般时间都不能短了。比一个女人逛街更麻烦的是,两个女人一起逛街。早上九点来钟出门,连午饭都没有回知味楼吃。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紫英和七心才回到知味楼。她们手中拎着好几个商场的纸袋,应该是这一天的收获。七心没有换衣服,仍然戴着面具。但是她的发型变了,肯定是紫英拉着她重新弄了一个发型。七心的头发不长不短,将将齐肩而已,很黑很细很密的那种发质。现在吹开了,有着自然的卷曲,从头到尾只有一个波浪弧度。微翘的发梢散开在双肩上,散发着光泽。相形之下,她脸上那张惨白而精巧的面具显的不是那么相衬了。

紫英将七心推到办公室里,关上门,让她自己换衣服。我站在走廊上冲紫英勾了勾手,意思是有话要说。紫英看见我的手势,跟着我一起走进了君子居。

我关上门,让她坐下。她的笑容中有些疑问:“小野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紫英,你今天领着七心又买衣服又做头发,就是想让风君子看吗?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一直想撮合七心与风君子。不过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妥?你明知道风君子和绿雪……”

紫英看着我,眼神中有淡淡的光芒闪了闪。她又低着头看着桌面答道:“我知道,不要忘了我认识绿雪已经三百年了。绿雪与风君子,终究不能在人世间相伴,这一点你也清楚。我问过柳依依风君子的修行,依依虽然没说太多,但是她说风君子在梦境中有另外一个世界。那么,绿雪就是他梦境中的世界好了。”

柳依依告诉韩紫英的,应该是风君子的世间三梦大法。不过依依很听话,没有说出原由也没有说出名子。紫英这番话答非所问,我又接着问道:“我换一种方式问你吧。为什么是七心?你要撮合的人不是张枝、不是绿雪、也不是其它人。”

紫英抬头看我,神情有点可怜兮兮的:“想听我说实话吗?我看见七心就想起了我自己,也想起了我和你。……”

七心是孤儿,自幼父母双亡被终南派所收留。山中修行十分清冷孤寂,加上她的性情冷淡,平日很少言语。因此除了修炼道法之外,她几乎是一个与世隔绝之人。正因为此,登峰掌门将终南派多年来已无人使用的法器七情钟传给了她,让她修行七情合击之术。师传法术向来讲究因材施教,这门法术倒也适合七心,但对她来说也并非是福。按照现代心理学观点来说,七心有自我封闭的倾向。她十二岁时就戴上面具,并且有关发了有关七情合击的天人之誓。韩紫英出身妖魅,族类已绝只剩她悠然一身,她总觉得七心的身世与处境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之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