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回 情中剥秀色,共浴百花珍(下)

听说茶中有毒,风君子勃然色变:“这怎么可能?这可是绿雪神茶,难道你认为绿雪想毒死谁?”

紫英摇头:“不是茶叶的问题,这水有毒。柳依依,今天的雪溪泉水是从哪里来的!”

听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惊的站了起来:“先不要说这个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确实是水,今天的泉水有毒。紫英,先想办法帮风君子解毒。”

风君子怪叫一声:“真有毒呀!你们搞什么鬼?快送我去医院洗胃。”

紫英:“用不着,这水中毒性不深,其实喝一杯也不过是头痛恶心呕吐而已。你的茶刚刚下肚,想办法吐出来就没事了。……依依,你去对面买一块洗衣服的肥皂,弄一杯肥皂水给他灌下去。”

“不用灌肥皂水,我自己来!”风君子叫了一句就冲了出去,找了处墙根一抠嗓子眼,蹲在那里干呕起来。刚刚喝下去的茶就全部吐了出去,估计肚子里的苦水也吐出来不少。等他回到绿雪茗间的时候,脸色发白。柳依依赶紧递上一杯热水让他漱口,这回烧的可不是雪溪泉水,而是自来水。

“韩紫英,你看我还有没有事。”风君子声音虚弱的问道,也不知道中毒的后果还是心理作用。

紫英:“没事了,一点事都没有。本来水中的毒性就不大,又煮开了。你只喝了一杯,立刻又吐了。歇一歇就不要紧了。”

风君子一听说不要紧,立刻一竖眉毛,厉声喝道:“石野!你刚才说你知道怎么回事,那你快说!雪溪泉水怎么会有毒?”

天呐,无妄之灾!出门没看黄历,花盆掉脑门上了。这事是我惹出来的,可是我很无辜,要怪就怪我们村里的石小三。怎么会怪石小三呢?事情还要从我上次回家给父母送去五千块钱说起——

那天我先是震退了上门借钱的恶客,又和金爷爷要了三根白胡子,离开村子的时候碰上了从小一起玩的伙伴石小三。石小三这个人从小就笨笨的,也不能算弱智,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智商有点低。初中毕业之后他就辍学回家种田了,不是父母不让他上,而是他总考不及格读也读不下去。他们家在村子里日子过的很不好,前一段时间母亲还有病,四处拉了不少饥荒。我爸妈还借给他们家五千块钱。

石小三是特意在村口等我的,看见我,犹犹豫豫的走过来,期期艾艾的说道:“石野,终于等到你了……你们家人多我一直不好意思去找你……有事想求你。”

看他的样子我多少也能猜到他想干什么,别让他说话那么费劲了,我直接问:“小三,你找我是不是想借钱?”

小三红着脸摇头:“不是不是,我爸已经借了你们家五千块钱了。这钱都没法还上,怎么还好意思再借?”

“那你找我想干什么?”

石小三:“我听说你在城里开了一家酒楼。你那里缺不缺人?我想去你那里打份工,哪怕就是做个干粗活的活计也行。这样也能挣份钱补贴补贴家里,在村里死守着几块地实在挣不着钱。你现在在城里有出息了,也帮帮我好不好?”

石小三的话说得我哭笑不得,他要到知味楼去当伙计。知味楼的工作人员全是荣道集团派来的,后来又经过韩紫英的培训。紫英做事情是非常认真的,凡是她认为不合格的都退了回去,在这一方面连张枝的面子都不给。把石小三领到知味楼,他能做什么?那不是给紫英找麻烦吗?

我知道他们家的境况,也很同情。他既然求到我这里来了,我也想帮帮他。想来想去我想起来一件事,就是绿雪茗间的水。以前绿雪茗间的水都是阿秀打来的,风君子的要求很挑剔,泉水不能过夜。可是现在阿秀不在了,我在上课,紫英还要经营酒楼,有时间的就剩下柳依依。柳依依阴神之身来回倒也很快,可是阴神御物带不了那么重的水。她如果戴上锁灵指环和常人没区别,那就不能飞了,每天走几十里山路来回恐怕也够戗。现在还真需要雇一个人专门给绿雪茗间送水。

想到这里我问他:“你家有自行车吗?”

石小三点头:“有一辆老铁驴,旧是旧了点,可是骑没有问题。”

那就好办了,我真给他找来一份工作——往绿雪茗间送水。我要他每天清晨就去昭亭山神庙后院的雪溪泉泉眼处接十斤雪溪泉水,用几个大竹筒装好,要在早上九点钟之前送到绿雪茗间。我给他的工钱是一天五块,这样一个月有一百五。在当时,这已经比城里的一般普通工人工资高。别忘了,我在古处长那里拿的津贴一月才一百。

给他这些工钱,一方面是想帮帮他,另一方面这份工作也确实辛苦。昭亭山神庙离芜城有二十五华里,一来一回就是二十五公里,每天骑车来回。其实我给他的不止每月一百五,山神庙是要收门票的,我当时就给了他一个月的门票钱九十块。我还告诉他,如果下雨天就算了,骑车来回太危险。真要是碰到下雨天,我辛苦一点亲自去打水。

本来是一件好事,没想到第一天就出了意外。雪溪泉水是有毒的,尤其在盛夏初秋的季节。从泉眼里流出来的泉水本没有毒,但是穿过林中山涧流到山脚下一个小水潭中就有毒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吃过核桃吗?可能有的人只知道核桃里面有果仁,外面有硬壳。其实核桃在树上没有完全成熟的时候硬壳外还有一层青色的软皮。这层青皮可以入药,但是有毒。雪溪泉穿过的这一大片山林就是一片山核桃林。昭亭山的野生山核桃很香,但青皮的毒性也很深。核桃长在树上无人采摘最后会自己落地被雨水卷进山涧,而上山打核桃的人也会将青皮剥掉随手丢弃在山涧里。所以穿过山林之后,雪溪泉水有毒,特别是在这个季节。

要想取雪溪泉水,有两个地方,一个是泉眼,一个是山下的小水潭。因为这两者中间是密林沟涧,小水潭往后就流入青漪江了。茶水里有毒,只能说明一件事:石小三今天没有去泉眼取水,而是去小水潭取水了。这水潭里的水夏秋有毒,石柱村的人应该是知道的,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有可能是怕麻烦不想多走那几里山路,也有可能是想省下买山神庙门票的钱。

事情稍微有点复杂,我费了半天劲才对风君子解释清楚了前因后果。风君子听完之后阴着脸不看我,而是问柳依依:“依依,早上的水是什么人送来的?”

柳依依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小心翼翼的答道:“是一个男的送来的,二十多岁……”

我赶紧替柳依依说道:“你不要说依依,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是我告诉依依我要找个同乡来送水,每次给他五块钱。”我说话的时候紫英一直在暗中扯我的衣服,意思是让我少说两句。可是我还是觉得应该解释清楚。

我不说话倒好,我一说话风君子立刻就发作了。他猛的转过身来,指着我的鼻子几乎是喝骂道:“你想做好人,却差点没毒死我!你看看,你瞪大猪头仔细看,这家茶室的招牌——绿雪!你居然用有毒的水来泡绿雪神茶。你就是毒不死我也想气死我是不是?……我看你本来是挺朴实一人,怎么有了点钱骨头就变了?你就每天自己去打一次水又能怎么样?你又不是普通人,还能累死你啊?……你居然找了那么一个恶俗之人去沾染绿雪茶中的雪溪泉水,你脑袋长倒了还是烧坏了?……”

风君子说话又急又快,像连珠炮一样,劈头盖脸将我一顿臭骂。我心下惭愧,但他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骂法我也有几分委屈。想解释几句,可是根本插不上嘴。柳依依见风君子生气骂我,也想上前劝劝,可是让紫英拉住了。紫英不让依依去劝风君子,那意思就是让他骂个够。

风君子的脾气很好,我见他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他骂了一盏茶的时间也没有停下来。我硬着头皮挨训,紫英和柳依依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在一边陪骂,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停。这世上还是和尚慈悲啊,这时一个老和尚的出现及时扭转了这种局面。

风君子大概是口干了,喝了一口水正准备接着教训我,此时门外有人道:“风小子,我等你半天你没来,老和尚找上门,原来你是中毒啦。”

大家抬头一看,九林禅院的法澄大师走进了绿雪茗间。紫英赶紧笑着迎上去:“原来是法澄大师,自从这面馆改成茶室以来,您还是第一次登门。快请坐,什么风把您这位高僧给吹来了?”

法澄:“还不是风小子这阵风。约好了今天上午来教我下棋,结果到时间人没来……”

法澄话没说完,风君子冷不丁问了一句:“法澄,你怎么看出来我中毒了?……韩紫英,你刚才不是说我没事了吗?怎么法澄一眼就看出来?”

法澄晃着光头道:“佛说贪嗔痴为三毒。风君子你发这么大的火,那一定是中了嗔毒。”

原来法澄是这个意思,风君子本来板着脸也让他给逗笑了,他又气又笑道:“我中的可不是嗔毒,是核桃青皮毒!……算了,不在这里生气了,我们去下棋吧。”

风君子和法澄走了,我才躲过了这灰头土脸的一劫。柳依依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哥哥,都是我不好,我只要稍微注意点,就能发现水不对。”

紫英此时居然笑了:“依依,这不怪你。你太相信你石野哥哥了,石野哥哥找人送来的水你自然不会怀疑。而风君子这么精明的人也会这么容易中招,那是因为他也太相信你了。你亲手端上来的茶,就算味道不对他也不会起疑。……石野,你说你哪找来那么个二百五?”

“二百五?你说石小三吗,太可气了!”

紫英:“这个人心眼不正也就算了,居然笨的都上不了墙!无知加上无信,更加可恶。凡可怜之人总有可恨之处,这句话往往是对的。”

紫英说的对,那石小三确实是笨的可以。为了省钱省事在山下取水,反正我也没说这水是用来做什么的。可是他送到这绿雪茗间的门口,应该能看出来这是一间茶室。茶室用泉水还能有别的用吗?肯定是用来煮茶!就这样还把有毒的水留下了。我想他也可能不是故意的要毒死谁,因为这样一来他以后也没钱挣了,对他自己也没好处。

笨一点其实也没太大关系,愚昧而已。可是这种人居然也要耍心眼,我明明给了他买门票的钱,可他偏偏没有去泉眼取水。风君子那样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居然栽在了石小三这样一个白痴二百五的家伙手里,确实也够不可思议的!想到这里我问紫英:“我从来没见风君子发这么大火,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紫英:“他这个人还是有小孩脾气,气头上别惹他。等过一段时间他气消了,我找机会给个台阶下,你再好好道个歉。相信到时候就没事了。”

柳依依也说道:“我也没见过风君子发这么大的火,我都好害怕,他把哥哥骂的好惨呀!”

紫英一笑:“你们两个没有发现吗?风君子这人有洁癖。”

“洁癖?还真没发现,他这个人怎么会有洁癖?我们班同学周颂倒是真有洁癖。”

第十一卷 省身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