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回 倩兮开口笑,沾襟何时休(下)

一年之前,在鲤桥圩与风君子相斗的那条白龙。风君子虽然制伏了它,但心里也觉得对不起它,特意告诉我有时间去白莽山潜龙渊去看一眼,问问这条白龙有什么要求?能满足的都满足。后来我就被送到训练营去了,这一年来事情不断,居然把这条白龙给忘了!时隔一年,鲤桥圩还是破了。你说这条白龙冤不冤?

“我想起来了,风君子曾要我去找这条白龙。绿雪,这事你为什么不提醒风君子,而单独对我说?”

绿雪的表情居然也有点不好意思:“偷窥天机,就会有劫数,泄露天机的人也一样。那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公子。公子背诵化形篇的那天晚上,我们都是不速之客。当时白龙在天上,我在墙头,公子没让我们来是我们自己来的。石真人那天负责守门,但以你当时的修为,是挡不住我和白龙的。”

原来如此!那天夜里我发现天上的云和墙外的树都变的十分怪异。现在想,那两棵茶树肯定是绿雪搞的鬼,她本来就是千年茶树精。而天上的那朵白云华盖,应该就是那条白龙的化形,因为我在炼丹峰上也曾见过大老黑搞出来的黑色华盖云。风君子要我守门我却挡不住这两位,说起来我也有责任。

绿雪仍然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现在已经并非完全的草木之胎,听闻化形篇之后,也得到了人身。只是公子还不知道,他总以为他能与我欢好,是因为他自己神通广大。这事情,说起来是犯天谴的,我不告诉他,一是不想让他替我担心,二来还有我自己的原因。石真人,我希望你也不要告诉公子。”

绿雪不愿意风君子知道她已经化形为人身。这有点怪!据我所知风君子因草木有情无情的疑惑还折腾了很久,如果他知道绿雪早已并非完全草木不知道会怎么想?女人就是女人,就算是千年精灵,也有些心思是很奇怪的。话说回来,化形篇是风君子自己背的,绿雪已非全然草木的因果也是风君子自己引出来的,这一切应该发生在风君子与绿雪定情之前。

“绿雪,那天在山神庙中,还有柳依依、韩紫英、咻咻,她们也应该知道。”

绿雪:“我已经告诉过她们,不要告诉公子。你提到那件事我也想起来了,柳依依本来就在山神像中,而韩紫英是风君子自己叫去的,从正门直入。只有咻咻,它没有走门而是翻墙而入,我当时就觉得不妥,没想到她今天真的出事了。”

“难道阿秀今日的劫难,仅仅是因为当初翻墙而入?这说不过去吧!”

绿雪:“天机难测,我也说不清楚,就连公子本人,天书出口的时候也是不闻不问的。咻咻的劫难是不是与此有关我不知道,但白龙的劫难因果绝对在此。如果它没有偷听化形篇,就不会那么早修成气候,也不会灵气外泄让公子发现。再过二百多年,等它顺青漪潮水冲开水道时,相信也没有人能够阻止它。这事的源头也是从公子开始,我希望你能帮公子解决。……这件事,我直接对公子说不太方便,况且公子早已吩咐过你。”

……

“紫英,你知道风君子一直把九转紫金丹放在菁芜洞天中没有取走,是怎么想的吗?”在知味楼君子居中,我试探着问韩紫英。

紫英轻轻叹了一口气,沉思着说道:“我估计他心里也是难以取舍,这是修行人的至宝,对谁都有大用,可惜只有一枚。你不清楚药性可是我知道,给柳菲儿这一个普通人服用是迫不得已,药性几乎大半都浪费了。我这么对你说吧,如果把它送给张枝,可以移换炉鼎,不仅修为精进,甚至可以解护身仙霞法术的无形之刺。如果把它送给七心,可以治疗修炼七情合击所受的七情之伤,让这门神奇的道法终于大成。就算是送给有千年修为的绿雪,也是有神奇效用的。……你如果是风君子,恐怕也不知道如何才好?这种事,你我不能左右他的决定,只能让他自己考虑了。”

韩紫英一番话,让我本来想提醒她的内容都咽回到肚子里。她居然在替风君子发愁,丝毫并没有据为己有的意思,甚至也没有说九转紫金丹对她自己有什么用处。这丹药本来就是她炼成的,如果她开口相求,我想不论是我还是风君子,恐怕都不好断然拒绝。我什么话都没说,伸手就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过来,抱在我的腿上,双手紧紧的搂住她柔软的身躯。

“小野,你这是怎么了?你——想要吗?在这里吗……哦!抱紧我。你怎么流泪了……”

……

再到青泉镇,与一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我不再是原来的我,对于我来说,这一年多的经历简直是再世为人。柳家后院墙上的那个洞早就修补好了,而我也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上门。上次在寿宴上,柳菲儿已经把我介绍给她的父亲,柳老先生对她女儿新交的这个朋友印象还很好。

这一次柳菲儿是利用暑期与一群朋友、同事一起到海南岛旅游去了。这些当然是她骗父母编的慌话。似乎女人天生就有撒谎的神通,有时候瞎话编的跟真的一样,你一点都看不出来她们在撒谎。我这次到青泉镇,首先登门看望了柳老先生,没有带什么珍贵礼物,只是提了一兜时鲜水果,说是偶尔有事路过。老先生很高兴,留我吃了一顿午饭,席间还喝了几杯聊了半天。

从柳家告辞出来,我信步走上了白莽山,我要去的地方是半山深谷中的潜龙渊。

白莽山草木茂盛、多泉流,有不少山涧与水潭,其中最大的就是潜龙渊。翻过一座高高的山梁,面前就是白莽山巍峨的主峰。山峰半处有一片绝壁高崖,一线瀑布如银裢般泄下。在瀑布两旁的石壁上,一右一左有两个摩崖刻字——勿用。这两个字比一个人都高,刻在石壁上,以朱砂涂红,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什么人的手笔,因为我也是第一次来。我总觉的这字迹很眼熟,与风君子题在知味楼招牌上的那两个字似乎出自一人之手。

瀑布流入一处深潭,激起一片水雾,在阳光的照射下,山崖前有一道七色彩虹。运足目力穿过彩虹、水雾、瀑布,隐约可见山壁上挂着一条长长的银色锁链,有手臂粗细,一直没入到潜龙渊深处。瀑布下的深潭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水色碧绿深不见底!这就是潜龙渊,我远远的就看见了。

远远看见潜龙渊,又看见了潜龙渊边站了一个人。此地虽然不算人迹罕至,但也少有人来,难道我看花了眼?莫不是那白龙听了化形篇,也化成了一个人吧?不对,就算白龙化人,也不应该穿着警服!走到近前之后,发现那是个熟人,是曲灵。

关于曲灵,这里交代两句。过春节的时候,她跑到我们家,自称是我的女朋友,说什么石野回不来她来看看两位老人家。我父母客客气气的接待了,但并没有留她过大年三十。我回家后父母问我怎么回事?我只能解释朋友而已。我认为曲灵是看上我了,想追我,用了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我当时就想找机会和她说明白,想拒绝她这种心意。

后来有机会又见面的时候,她居然不提这个茬。我只好厚着脸皮问她春节倒底是怎么回事?你猜她怎么回答的?她居然陪着笑向我道歉。她首先谢我上次在繁昌乡奋不顾身救了她,又说知道我春节期间执行任务不能回家,就主动想到看望看望我的父母。等她到我家的时候,又觉得不好介绍自己,一不注意就说成是我的女朋友。她为此事向我道歉,还希望我不要介意,如果有必要的话,她愿意陪我一起回家向我父母解释清楚。

她是这个态度,让我原先准备好的话没法说出来了,只能说没关系不怪她了。人家没明说想追你,我总不能上杆子说什么我对你不感兴趣吧?况且我本来就不讨厌她,又何必说那种既得罪人又伤害人的话呢。后来她有好几次想约我一起坐坐,说是谢谢我的救命之恩。但是我这半年实在是太忙了,都委婉的推脱了。没想到今天,会在潜龙渊看见她。

曲灵在那里不是看风景,好像是在整理什么东西。她的腰带上扣着一个消防队员佩的三角环扣,脚下还放着两盘绳锁,手里提着一盏手提式照明灯。她正在用一个登山用的岩契将绳索的一头固定在山壁上。

“曲警官,你怎么会到这荒郊野外来?是来登山的吗?怎么一个人?”远远的我打了声招呼。

“谁?……石野,原来是你,吓我一跳!你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在潜龙渊边碰到我,曲灵和我一样吃惊。

“放暑假了,我是到青泉镇来玩的。听说白莽山中有一处彩虹瀑布,特意来看看。”她是普通人,我没法说实话。

曲灵:“你也听说了龙泉洞?你胆子不小,一个人跑来探险,还什么装备都没带,真是艺高人胆大。”

“龙泉洞?什么龙泉洞?”曲灵的话说的我莫名其妙。

曲灵一指不远处潜龙渊边的山壁下:“原来你不是来探龙泉洞的,大老远进山就为了看这个瀑布吗?那就是龙泉洞的入口。去年夏天这里下了几天几夜的大暴雨,有人还听见白莽山中传来吼叫的声音,山都在震动。等大雨过去之后,有村民上山,发现潜龙渊边露出了这么一个洞口,瀑布两边的石崖上还多了两个字。后来有不少人到这里探险,听说过一段时间旅游部门和地质部门还要联合来考查呢。”

去年夏天发生的事情我心知肚明,没想到白莽山中还有这么大动静。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山崖下真的有一个黑呼呼的洞口,这洞口还不小,有两人多宽三人多高。刚才因为角度不对我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山洞。

“你也是到这个山洞来探险的吗?东西带的很齐呀,怎么就一个人?”

曲灵叹了一口气,眉宇间露出忧色:“我不是来探险的,这些东西也是从消防队借来的。我是来找人的,我的小外甥已经失踪好几天了,青泉镇附近到处也找不到他……”

曲灵的姐姐、姐夫就住在青泉镇,都是镇上青泉啤酒厂的职工。我第一次到青泉镇来的时候,曾遇到曲灵上山捉贼,我和她的交往就是从此开始的。她有一个外甥,小名叫丁丁,今年六、七岁了。青泉镇不大,镇外就是山野,所以这里的孩子从小和乡下的孩子差不多,没事的时候就在山野中玩耍。上个星期,镇上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也成群结队在白莽山中乱窜,据说要找什么传说中的怪兽,晚上回家后,却少了一个,就是丁丁。

听说有小孩失踪了,我很关切的问了一句:“有没有报警?”

曲灵:“当然报警了,可是警察能像亲人那样去找吗?别忘了,我就是警察!整个青泉镇连派出所所长在内只有五个正式编制的警察,白莽山这么大,也不能天天帮你找孩子。”

“所以你就亲自来帮忙找孩子了,你怎么想起来进这个山洞?”

曲灵:“周围都找遍了,就是找不着。如果不是让人贩子拐跑了,肯定就是困在什么地方出不来。那天那群孩子到过潜龙渊附近,说不定丁丁进了龙泉洞。……我和我姐姐、姐夫仍然在分头找,我想进龙泉洞看看,这个地方,小孩进去可真就出不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