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回 般若空五蕴,野狐口称孤(下)

白中流姓白长的可一点都不白,微黑而粗糙的皮肤是典型的山里农民形象。但我觉得这个人周身的神气波动很怪,有一种不属于他气质的东西存在。再看他的眼眉之间,有一层阴气笼罩。

看见他的神态,我突然明白了一点,他不是修行人,他的神通就是传说中的“妖通”,可能是被妖物附身了。靠!我用望远镜干什么,运足目力我应该看的比望远镜更清楚。既然是这种情况,我还是不要贸然阴神出游的好。

这帮人谈论的无非是一些锁碎事情,好像在请示“皇上”怎么处理?看情景既像是领导开会又像是群臣上朝,总之有点不论不类。天渐渐暗了下来,打谷场上还拉起了电灯泡,有人在唱歌跳舞,原来皇上要看戏。我和小小一直很耐心的等,等着这一群人散场。折腾到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这帮人终于准备散了,各人纷纷开始回家。这时我对小小打了个手势,小小很灵活的钻进夜色中,摸到了村子里面。

小小的任务就是吸引村民的注意,还不能暴露自己。我们想了一个很无奈的办法——放火烧屋。至于烧了谁家的房子,等事情过了之后再让当地政府赔偿吧。白中流没有发现小小进村,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正好听见村民的惊呼声:“不好了,村委会失火了!快去救火。”

小小真会选地方,一把火烧到了村委会。白中流果然有“皇上”的气派,立刻命令周围的人去救火,而他自己却在一左一右两个女人的扶持下,不去火场,看样子是要“回宫”了。这时候他脱离了人群,虽然距离并不远,但是村落中的屋子挡住了其它人的视线,村委会的火灾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这是我出手的机会。

我用最快的速度在黑暗中冲进了村子,我的神行之法全力发动,跑起来只是一条虚影而已。村民忙着救火,没有人看见我在另一侧冲进了村落。我直奔白中流背后而去,目标却不是他,而是他身边那两个女人。白中流的感觉果然敏锐,我到近前他也回头,但是我伸出双手斩在了那两个女人的后颈,那两个人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晕了过去。这时候我一低头,就向他撞了过去,用的是“破壁人”的功夫。这要是撞实了,能把他撞飞到村子外面。

没想到我这一撞却撞了个空,穿过了一堵土墙,撞到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回头一看,发现白中流已经跃到了院墙之上。他对我喝道:“什么人?”

我也不说话,掏出腰间的七七式微声手抢冲着他的小腿就开了一枪。这次我和小小都配了装备,每人有一支国产的微声手枪。这种枪是在七七式手枪的基础上改造的,它的枪声不大,而且声音发出来不像枪声,就像打碎了一个玻璃杯。我知道这一枪没打中,因为我扣动扳机的时候他已经跳到空中直接冲我扑了过来,动作快如鹰隼。

我也不管别的了,连跳都没跳,撒腿就跑,直接穿过了另一侧的院墙。现在我就希望他能够追我,一直追到村外最好,他如果不追我而是去叫人的话,这一切设计就白费了。他真的追了上来,一直追出了村外。这本来是我想要的结果,但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追的太紧了!我没有回头也能听见声音,就在我身后几步之处,我的速度已经到极限,也甩不脱他,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这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一路追来居然一言不发。

穿沟跳涧,踏过原野,夜色中有一前一后两条黑影如风一般迅速。跑着跑着,前面看见了一座小山,还有山林中露出二郎神庙的屋檐。树林中有手电的光亮闪了一闪,那是小小给我的暗号。我伏地向前一滚,滚进一条浅沟中,小小突然在树丛中站了起来,抬手连开了三枪。小小的枪法又快又准,打的都是他的腿,但这个白中流的身形太快了,三枪只打中了一枪。

我几乎是亲眼看见子弹打中了他左大腿的外侧,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弹头却没有打进去。子弹把他的裤子划出一道口子,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燃烧状的焦痕,却从侧面弹开了。手枪子弹威力有限,尤其是我们现在用的枪,经过微声处理之后弹头的威力下降了许多。小小开枪的距离离他有三十米左右,这个距离这种枪,我的金龙锁玉柱也能挡得住子弹。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白中流的护身功夫也这么出色!坏了,小小要吃亏!

小小没有时间开第四枪,因为白中流转眼就到了他身前,劈手就打落了他那支枪。然后伸手就去抓小小。小小虽然吃惊,但反应却不慢,向下一缩身,一个侧步就绕到了他的背后,伸手就斩他的软肋。那白中流反应快的惊人,已经半转身过来,挥臂去挡小小的手刀。两人手臂在空中接触,只见白中流的手一扬,小小就远远的飞了出去。我吓了一跳,看小小轻飘飘的落地站稳才松了一口气。这是借力卸力之法,白中流的力量虽大,小小却没有受伤。

这时候我也站了起来,和小小一左一右,将白中流夹在中间。白中流终于说话了:“你们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大胆子,敢暗算朕?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朕,朕就是皇帝,是真命天子下凡。……”

没时间听他胡说八道,也该时亮明身份的时候了,我沉声说道:“白中流,我们是警方派来的特别行动人员。你涉嫌重婚、聚众宣传封建迷信、破坏农村基层组织,我们要带你回去接受审讯,请你配合!”

白中流愣了一愣,随即冷笑着答道:“我犯法了吗?这里的人愿意让我当皇上,我又没有强迫他们……人人都说自从我出来做皇上以后,感觉比以前幸福多了,我们这一片地方也比以前太平多了。——你们抓我有道理吗?”

白中流说的恐怕也是实话,从我看到的资料中,他确实没有强迫谁,包括他的几位后宫娘娘都是自愿的。但这也不行,他犯法了!我还没开口,小小说话了:“姓白的,你有一身神通,那也应该知道使用神通的限制,不能用神通干扰世俗的生活,不论你用意是善是恶。”

小小不是修行人,没想到他却说出了与修行人戒律类似的话来。我这才想起来,小小的妹妹也是有天生阴眼的,而且他的爷爷也是懂修行的,只是他自己是习武之人而已。白中流听见了小小的话,他的语音变了——刚才听他的口音就是一个此地乡民的方言,然而此时却变成了一种很怪异的,带着流水波动般的声音:“我有神通,那是我自己的神通,他怎么用,与你们没关系。我没有做什么坏事,只是做了这个人心中想做的一切而已。一个普通人如果有了能力,他想做的事情恐怕有很多,这种能力可以是神通也可以是别的,我觉得你们这些多管闲事的人很可笑。”

这个声音已经不是白中流的声音,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附在白中流身上那个妖物的声音。我沉住气喝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有什么神通,能力是不能乱用的。就像世间人的金钱和权力一样。有权势就可以愚弄百姓吗?有力量就可以欺凌弱小吗?……我今天来,本来只想带白中流走,既然发现了你,就要除了你!”

那个怪怪的声音突然发出了一阵刺耳难听的笑声:“你们是人,你们捕杀天下众生时怎么不讲这些道理?”他话音未落身形突然动了,本来是面对我,这是一转向却直扑向另一侧的小小。我喊了一句:“小小你小心,他不是人!”然后就看见两条人影混战在一起。

白中流的速度非常快,是一种诡异的飘忽。小小的绝对速度赶不上白中流,但他有着经过长期训练的灵巧和敏捷,身形展开左右穿插也是神出鬼没。我听说白中流力大无穷,小小显然没有这种力量,但他是内家拳法的高手,借力卸力之法运用的十分巧妙,可以沾衣打飞一个人。然而小小却没有办法将白中流打飞出去,只有绕着白中流脚不沾地似的旋转纠缠。我听小小说过他,爷爷教他最主要的一套功夫是八卦游身掌,是当年武学大宗师董海川的嫡传,今天见他施展开来才知道真正的厉害。

我举起微声手枪又放下了,因为那两个人简直就像两条虚影快速的在一起旋转穿梭,根本没有办法瞄准。小小跟他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一个不留神可能就吃亏,对方毕竟不是个普通人。可是我干着急插不上手,早知道把青冥镜带来就好了,有青冥镜在手,我直接收了这个妖物。只可惜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想暴露太多的秘密,并没有带法器随身。

这时候就听见小小叫了一声:“石野,你缠住他,他太快了!”

小小的喊声提醒了我,我要用我的特点,我的特点不就是不怕挨揍吗?我应该冲上去硬抗,最好想办法抱住这个白中流,就比一比护身的功夫谁强,要小小好下手。想到这里我扔下枪就冲了过去,两条人影我分不清谁是谁,但是小小分得清。小小一侧步就滑到了我的身后,我张臂就抱向面前的白中流。

然而我却没有抱住,白中流挥手一推,我们两人的手臂碰在一起,就像被火车头刮了一下,我原地转了一个大圈,腕骨生痛!那白中流的身形也是一顿,小小瞅准机会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左肋上。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小小的身形在空中打了一个旋,翻着跟头被震飞出去,那白中流也在地上滚了一圈又站起来。瞅准机会我又张着手扑了过去,就像一个耍诬赖的泼妇。白中流显然不会武功,伸手就来抓我,我手腕一翻,用上了三十六路擒蛇手中的“锁寸”,五指如钩扣在他的手腕上。

他的手腕感觉很怪,冷冷的,滑滑的,我就像抓住了一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鱼,锁寸居然锁不住他!但我一定要抓住,只有抓住他小小才有机会下手。在这一瞬间,小小已经又扑了过来,和我一模一样的手法,锁住了他另一只手。我们两个合力锁住他的手臂想把他的上身控住。他“咦”了一声,然后大喝着挥臂挣脱。我们俩直接被他挥到了半空中,我远远的飞了出去,张牙舞爪的落地,肩膀还打碎了地上的一块砖。

小小却没有飞出去,他一直扣着白中流的手臂,轻飘飘的像一面旗子一样舞了一圈,在他的身体另一侧落地。然后我就听见了一声枪响。原来小小刚才被震出去时候,在地上拣起了一把枪,现在扣住白中流的手臂,对着他的肩头就开了一枪。这一枪白中流是躲不掉的,而且距离也极近!

子弹似乎仍然被他的肩膀弹了出去,然而却带起了一片血光,这个人也不是刀枪不入!只听白中流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猛一旋身将小小像一个破麻袋一样扔了出去,远远的撞向一棵大树。然而小小的动作却比我灵活多了,他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脚尖点在树干上,借力跃上了树梢。

白中流似乎被激怒了,一个箭步向前,一脚就踢断了这棵水桶粗的树。这时就听见“啪”的一声,空中飞来了半块砖打在他的后背上。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终于使出了“御物”之法,操纵一地碎石接二连三的向他打去,这种力量要比普通的打击沉重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