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回 结污章台上,村野乱群心(下)

这时迄今为止我碰到的最好对付又最难对付的对手。以我的神通,空着手可以把他们所有人的脖子都扭断了,但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对这些人开杀戒,我甚至没法还手。只有尽量护着曲灵咬牙忍着。我这一冲出来反倒解了乡政府的围,吸引了所有“暴徒”的注意力。几乎所有的飞行物都冲着我来了。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真正的暴徒,刚开始的时候狂热的人跟着一起起哄,但是我一直毫无反应,渐渐的这种狂热的心情冷静下来,很多人也就主动停了手。有第一个人停手就有第二个人停手,渐渐的大多数人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背影。只有几个带头闹事的还在丢东西砸我。

这时候我转过身来,面对人群。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听身后的曲灵发出了一声尖叫,因为她看见了我的后背。我并没有没受伤,要想让我流血普通人拿着碎砖头显然是不可能的,除非是韩紫英的切玉刀。但曲灵看不出来,我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碎了,甚至连屁股蛋子的部位都露了出来。我背后沾满了东西:鸡蛋清混着鸡蛋黄加鸡蛋壳,粘着石头的碎块、菜帮子、萝卜缨子,五颜六色乱七八糟。冷一眼看上去绝对是血肉模糊,我的后脑勺也是,看上去简直就是脑浆迸裂的风采。我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靠!居然还有三把锅铲和一把杀猪刀,连磨刀石都丢过来了。

曲灵发出一声尖叫,我向前走了半步一侧身正准备说几句话,人群中又发出了几个妇女的尖呼,有人在喊“大白天闹鬼啦!”、“那不是人,是诈尸!”……紧接着呼拉一下,围观的人群如潮水般退走一大半。我真不明白,刚才还那么激昂冲动的乡民,怎么一下子就散掉了?(徐公子注:找个镜子照照自己就知道了。)真是荒唐,繁昌乡的群众围攻乡政府的事件就这么戏剧性的结束了。

别人散就散了,可是有一个人我可不能让他跑掉。我早就注意他了,他就是第一个带头喊口号的人,也是第一个带头丢砖头的人。更可恶的是,他手里拿的不是棍棒,而是一把自制的三棱刺,这绝对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凶器!我一个滑步就到了他的身前,伸手就把他提起来扔了出去。他在空中划了一道美妙的弧线,越过防暴警察组成的警戒线头顶,落在了乡政府的院子里。我并没有要伤他的意思,出手的轻重自已清楚,他不会被摔得怎样。但是落地的时候,他已经吓的晕了过去。

我如此一出手,刚才还没跑的也在顷刻间吓跑光了,那些防暴警察也没有阻止。我走向乡政府大院的时候,这些警察自动让开了一条路,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魔鬼,甚至有人腿肚子都在发抖,没有人敢接近我。这时只有曲灵哭喊着从后面跑上来,一把抱扶住我:“你坚持住,我马上就叫救护车……”

……

后来我在古处长给我看的一份工作简报中才了解到这一事件的始末,而这件事早已平息下去,连芜城日报和芜城电视台都没有报道。那位王所长被撤职了,与李二柱媳妇有私情的治安警被开除了公职,该乡的乡长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至于闹事的乡民,总共有七人被判处了有期徒刑,有两人逃到外地没有抓回来。公安系统的简报中没有提到我的名子,只提到有一名公安干警为了掩护同事而光荣负伤,这个人应该就是指我。我当时确实是坐救护车回去的,因为我也不想过于惊世骇俗。

我现在正坐在古处长的办公室里对他发牢骚。这次我完成任务的偶然性因素很大,没有出现更大规模的暴力事件可以说是万幸。我抱怨他只派我一个人去处理这么复杂的情况,当时如果有另一个特别行动组成员帮我可能更容易处理。古处长一边表扬我一边安抚我:“石野同志,你这次的表现非常好,我已经向上级详细汇报……至于你提的建议,我也给你透露一点好消息。这次的行动,本来我是可以派另一个小组成员和你配合,只是他还在训练营没有回来,你很快就会见到他的。……这个人的能力非常强,曾经是个出家人……”

听到这里我脑海里灵光一闪,紧接着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我突然猜到他在说谁了。难怪正一门找不到泽中的下落,原来泽中跑到了古处长这里。那么上一次泄露法源要找小林那个消息的人,恐怕也是泽中了。如果泽中参加了和我上次一样的训练营,还真的很难找到他。这个修行界的败类,居然投靠了官府!(徐公子注:这句台词怎么这么耳熟?)

我的这股怒意只在心里,没有在古处长面前表露出来,暗自打算如何对付这个泽中,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接着我和古处长又谈成了一笔“交易”,就是关于他上次提到的挂靠。我想挂靠的单位不是知味楼,而是绿雪茗间这家茶室,古处长也经常去喝茶的地方。这个地方清静而且便于控制监视,用来做情报部门的一个接头活动地点更合适不过。代价是整个茶室收入的百分之十五作为管理费上交,好处是工商、税务、环卫、绿化、城建、消防、质检等等部门不会上门去打扰。这我愿意,绿雪茗间本就不是为了挣钱,柳依依也不喜欢有太多的人上门骚扰,而且她性情致纯,根本就不会打这些交道。没想到这个古处长的权力还真不小。

……

得知了泽中的消息,我就想找风君子商量商量。这世上也只有风君子知道我的双重身份,也知道古处长那个机构以及我所参加的训练。但这几天我发现风君子有点不对,准确的说他的情绪非常的反常。前一段时间我因为柳老师的事情,没怎么太注意他,这几天想找他,却发现没有机会跟他说几句话。

他常常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紧锁着眉头。别人和他说话,他经常连头都不抬的,只是没头没尾的答应一声。有时候阿秀故意逗他两句,他也不说话,只是抬头一眼把她瞪回去。看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他是和谁生气了,而且生的是闷气,这股气性还不小。

柳老师显然注意到风君子的变化,这天早晨在龙首塔下,柳老师和我一起看日出,突然问了我一句:“石野,你这几天有没有注意风君子,他的情绪很不对。”

“注意到了,他确实不对劲,最近很沉默脾气也不是很好,这不是他的个性。”

柳老师:“是不是因为我?上次他戴着面具做法救你……”

“什么?你认出来了!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风君子?”我昏迷不醒的时候,风君子一直在柳老师面前以神秘高人的身份出现,始终戴着七星面具,就是不想让柳老师知道他非常人的身份。而柳菲儿也有意思,认出他来了,却一直没有点破,今天终于跟我说了。

柳老师微微一笑:“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担心你,也没认出来他是谁。这几天你和我都没事了,我就常常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越想越觉得那个人很熟,尤其他叫我柳老师的时候这三个字我真是太耳熟了。……尽管他当时戴着面具,但不要忘了我可是他的班主任,教了他两年,不看他的脸也应该能认出来的。更何况他本来就是我们班的两大骛人之一,当我知道世上还有你这么特殊的人之后,本能的就想到他和尚云飞也不会是一般人。”

风君子真是自作聪明了,他怎么装腔作势,聪明的柳菲儿事后还是认出了他。我解释道:“菲儿,我以前说的那个神秘高人确实就是风君子,他和我一样是修行人,修行人是什么意思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像我这们些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希望在普通人中暴露,所以他有他的苦衷。你既然知道了我就不瞒你,但你千万别对别人说。”

柳菲儿:“我当然知道,你也是神秘高人……我不会说的,如果不是今天提到风君子最近不太正常,我都不会说我已经认出了他。……石野,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放心,我只问一次,以后再也不会问了。”

“有事你就问,为什么要这么和我说话?”

柳菲儿:“柳依依的事情你已经告诉了我,虽然我很难理解但我相信那是真的。既然柳依依不是普通人,经常和你在一起的紫英姐还有石之秀也不是普通人吧?”

她终于想到了这些问题,也许她早就想到了,今天才找机会开口问我。我看着她点了点头:“她们都不是普通人,甚至可以说不是人,但你放心,她们不是坏人,只是有自己的秘密和苦衷而已。”

柳菲儿:“我当然清楚,不论她们是什么人,她们比大多数人都要好,尤其是对你。谢谢你告诉我。……风君子的事,你可以去问问石之秀,她也天天坐在一个教室里。”

……

风君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情绪也非常不好,后来我听阿秀说了,才知道是因为绿雪。风君子准备了绿雪茗间,可是绿雪却不愿意随他到人世中相伴,所以他很伤心。但后来他情绪又正常了,据他自己说是想通了。那现在又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没想通,或者出了别的问题,难道还是因为那个昭亭山神绿雪吗?我去问问阿秀。一问之下,果然是因为绿雪。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牵连出了一个名震天下的人,问出一段这人间最复杂的三角关系。

你们猜猜这第三个人是谁?打死我我也想不到,居然是唐代的诗仙李白!

那天我问阿秀知不知道风君子最近因为什么事心情不好?阿秀说她知道。我又问她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劝劝?就算她劝不了找韩紫英来劝劝也行。结果阿秀说这种事情她劝不了,世上谁也劝不了。风君子吃醋了,因为他发现他和绿雪之间出现了第三者,他在吃醋!

我乍一听说风君子与绿雪之间有第三者也吓了一跳!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有这么大的能耐?居然敢撬风君子的女朋友,更何况绿雪是昭亭山的千年山神。而风君子也就坐在这里生闷气,也不去想办法找人算帐,或者找绿雪问清楚?我问阿秀这是怎么回事。

阿秀哭笑不得:“如果那人是世上任何一个男子,风君子也不会这样!你猜猜让风君子吃醋的人是谁?打赌你想都想不到。”

我脱口答道:“想都想不到?难道还会是李白不成?”

阿秀瞪大眼睛张开嘴:“石野哥哥,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居然一句话就说准了,还真是李白!”

阿秀的回答把我吓了一跳:“你说什么,还真是李白?这怎么可能!李白可是一千多年前的人。”

阿秀:“你可别忘了绿雪是谁。她在昭亭山中已经一千六百多年了,见过李白有什么稀奇的?”

张先生曾经和我提起过昭亭山神绿雪的传说,他也是在《芜城州府志》中看到的。据说一千多年前,李白游芜城昭亭山的时候,曾在月下带醉吟诗。有一绿衣仙子自月光中出现,煮茶相待与之对坐。民间猜测那女子就是昭亭山神绿雪。我正是因为听过这段传说,刚才才说出了李白的名子,没想到还真是李白。

难道绿雪和李白之间除了一起喝茶之外还发生过别的事情?他们之间有了男女私情?如果真是这样,风君子也可能会吃醋的。不过这醋,也太特了吧!不折不扣的千年飞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