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回 逍遥凡夫子,旋踵青云梯(下)

我眨了眨眼睛,说了一段话:“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风君子也眨了眨眼睛:“一点不错,我还没说,你居然已经猜到了。难道你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吗?”

“那倒不是,我是根据你语言风格猜的,我猜你就会引用《庄子》中的这段话。”

风君子:“你现在比以前悟性高多了,随口一句话就说准了!其实最上品的神仙辟谷术,口诀与心法都在这段话中。你现在不懂没关系,等你的丹道修为到阳神境界之后,自己就会明白。神仙辟谷术,最重要的不在于‘不食五谷,吸风饮露’,而在于这段心法中的最后三句‘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什么意思,字面的意思我能理解,那它怎么能成为一种心法呢?”

风君子:“所谓辟谷,就是不食五谷。什么叫不食五谷?是不依取后天之物,以其凝神,可相安万物。为而不恃、长而不宰,反璞而归真。你不觉的这段话的意思很怪吗?不食五谷却能让年谷丰熟!这最上品的神仙辟谷术,是一种大境界,和吃不吃饭没什么关系。学是学不会的,需要你自己去修行。我现在只能讲这么多,将来你到境界的时候,再来问我。”

“那么中品的辟谷术呢?”

风君子:“中品的辟谷术其实我已经教给了柳依依。我曾经的师门有取天地万物之用的道法,但是我已经被赶了出来,就不能传给外人。还好,我这人聪明,得其精髓又自创了九门辟谷之术,其中采月之法教给了柳依依,那你呢?是想学采风还是采日。”

“有区别吗?能不能都学。”

风君子:“按照规矩,我只能传你一门。不过你学成之后,其它八门完全可以自悟,我觉得挺简单的。”

“那就学采风吧,我记得你说过,西北风味道不好,东南风有生发之气,要喝就喝东南风,我就学这个了。”(徐公子注:详见本书第027回。)

风君子愣了愣,又挠了挠头:“我差点忘了,我不能教你采风之法。”

“那你还废话什么?教我采日得了!”

风君子教了我中品辟谷术中的“采日”之法。不论我学哪一种,口诀都是一句话:“天心神用”。

这门辟谷术也不能算是风君子自创的,他只是对佛门“外景内观”修行术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而已。之所以说中品辟谷术是真人之道,因为常人学不了。我学丹道时,在灵丹境界有一句口诀:“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我印证它的时候感悟是天地万物自无中生有,我可以去感应万物,随后在还转境界中能御万物。但是这辟谷之术,讲究的是用万物之神,而且要御其形之后才能用其神。

我虽然会御物之术,但天下大块之形我是御不了的!比如说太阳,我不可能以神识锁定太阳,让太阳绕着我转,如果要得其用,那么就是要用自己的神识去感应万物之神。不要误会万物之神的意思,指的不是上帝,也不是指世间万物有像人一样的神识灵魂。它很复杂,我可以勉强解释一下。

老子说过:“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这就是万物形神之用的意思。在西方,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形而上学》中,也用琐碎的语言反复的讲解这个不容易理解的概念。那么太阳的光和热,如果当其无,又有什么用呢?如何以天心取其神用呢?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需要用一系列的步骤来实现。风君子教我的心法分为三步:

第一步:观实形之外景。这个简单,就是每天去看日出,很有诗意很浪漫的行为,就是对睡懒觉的人不适用。这种看不是简单的看,而是与佛门之“观”法类似。以神识锁定,但不能去触动(实际上也动不了),触而不动的火候需要自己去寻找。

第二步:守元神之内景。丹道境界未到的人,是不理解什么是元神的。这里的内景并不是内视,指的是退神而内观之,并非是用眼睛去看。真人元神元气与身心合一,无需如此,而是要在心念中包容,没有大小远近、也没有元身和太阳的界限,这就是形的融合。

第三步:以天心取神用。这一段心法决定了是否真正到了辟谷的境界,要你能够感受到它的神用,将“生养”之用化虚为实,融入真人炉鼎。其实不必用语言来描述,到了这个境界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说的太清楚了反倒偏离了真味道。

至于下品的凡人辟谷之术,那就简单了,简单的说就是不吃饭。如果没有心法和口诀,就和西方的饥饿疗法很接近了。其实我用不着学这个,他是让我再去教柳老师的。口诀只有三句话:我吃过了,我不饿,想吃就吃。心法也很有意思,大到日月山河,小到晨风雨露,只要你心念能净,那就凝神观之,当口中有五味、舌下生津之时,以意念咽服。还可以配合静坐修行的功法,这类功法有很多,但风君子告诉我,将“玉液长生酒”的功夫教给柳老师就行了。柳老师学不了丹道中的境界,但就当辟谷中的境界去学也是有用的。(徐公子注:请参照第029回。)

这里要强调,那三句口诀真的是三句口诀,与心理暗示无关。“我吃过了”,确实是吃过了,一念可餐日月山河;“我不饿”,确实是不饿,饿了就不算辟谷;“想吃就吃”,那就是想吃就吃,切不可因辟谷而厌食。风君子告诉我,普通人照此行功,当然不可能长期不吃饭,但一般人辟谷七、八天都是毫无问题的。柳老师有绿雪神茶和黄芽丹,每月可辟谷十二天,不辟谷的时候,也最好食素。

三品辟谷术的口诀和心法都教完了,时间已经到了下半夜,我该去找柳菲儿了。自从我醒过来之后,还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

她在梦中,我在她的梦中。梦中的她,坐在旷野中一间竹屋里。原野的景色很美,但却没有鸟兽的踪迹。竹屋很精致,但却显得纤细脆弱,连房顶都露出星星点点的天光。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抬头看见了我,说了一句:“你还是来了,我在梦中,对吗?”

她说过,在梦中看见我的时候,她就会知道她也在梦中,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我没有说话,用左手中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这是我们一惯的小动作。她低下头,幽幽的说道:“你不应该再来找我,我觉得我给你带来了太多的意外,上一次你险些送命,这一次,你几乎就没命了。我觉得我们……”

难道这就是她最近一直要回避我的理由?恐怕不是这样的!我不想随着她低落的心情一起消沉。我采取了一种最直接的方式,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一只手小声但是很清楚的说了一句话:“菲儿,嫁给我吧,我一定要娶你。”

这句话对于她来说可能太意外了,别人看起来也觉得我的口才太笨了,怎么没头没脑上来就是这一句。而她的回答又让我感到更意外:“三年之后,我已经三十七岁了,这样的年纪,连生孩子都晚了!你要我怎么嫁给你?”

解释一下,中国的婚姻法规矩男人的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二周岁,而我刚满十九周岁,登记结婚最少也要等三年。柳菲儿真的很有意思,她这几天一直躲着我,不想我再接近她,但是看来她心中胡思乱想过的问题肯定不少,甚至什么都想过了。我一开口求婚,她就给了我这样一个回答。

“就算你老去十年,仍然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菲儿,……何况现在我已经找到一个办法,不仅可以留住你这十年青春,还可以让你长驻容颜……不要忘了,我不是普通人,我能做到的事情是超乎常人想象的。”我记住了韩紫英的告诫,没有告诉她真相,只告诉她最美好的一种可能。

她果然动容,然后,我就看见她鼻子一酸,两行眼泪流了下来,紧接着身体一晃,晕了过去!人在梦中也会晕倒吗?会的,因为我亲眼看见了。这下,我又要等很长时间了,可惜她一直再没有做梦。我一直在她的床前,阴神守护在她的身边,天快亮的时候,她还没有醒来。我用转阴之法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只笔,给她留了一封信。告诉她务必每天到绿雪茗间饮茶一杯,这茶必须是柳依依亲手为她泡的。只要如此,不仅不会早衰,而且能长驻容颜。

……

绿雪茗间三天后开业,客人来的不多不少。绿雪茗间只有四张桌子,第一张桌子上坐的是九林禅院法源,法澄两位高僧,第二张桌子上坐的是张先生和尚云飞,第三张桌子上坐的是宣花居士、七心童子还有张枝这三个晚辈。这是我所能请来的芜城修行界的高人。别看我石小真人现在的名声不小,天下修行界几乎都知道我的名子,然而我认识的人却不多。

煮茶的不是柳依依,而是韩紫英。柳依依身份特殊,虽然戴上锁灵指环不容易被人看破,但在这种场合还是能不露面就不露面,这是风君子交代的。风君子自己没有来,我自然要到场,阿秀吵着闹着一定要来。神木绿雪茶,原来就打算一天只卖十杯,而这间屋子里恰好有十个人,规矩从第一天就定下来了。

今天的茶,千年神木绿雪茶,从紫气红云灵菊砂里倒出来,所有人都赞不绝口。只有张先生微微皱着眉头,我猜他是想起了风君子请他喝茶的情景,但我看张枝的表情并无忧色,就知道张先生还没有告诉她。张先生是知道我今天请人品茶的始末的,一边喝茶一边说一定要将这绿雪神茶的绝妙之处告之天下修行人。剩下的事,就是等凡夫子上门了,我本来还很担心凡夫子不会来,但紫英真是料事如神,凡夫子第二天就来了。

……

开业的第二天,绿雪茗间冷冷清清,几乎没有客人。路边新开了一家茶室,有人好奇的进来看一看问一问,一问一杯绿茶要五十元,几乎是扭头就走。毕竟在一九九一年的芜城,肯花五十块在喝一杯茶的普通人,几乎比大熊猫还要少。有人走的时候嘴里还嘀咕这家茶室的老板是不是想赚钱想疯了?中午的时候,柳老师来喝了一杯茶,和柳依依聊了一会儿又走了,因为她下午还要上课。

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来了一位客人。他远远的看见绿雪茗间的招牌就直接走了进来,坐下之后问店内的柳依依:“小姑娘,你这里卖的什么茶?”

柳依依抬头答道:“昭亭山千年绿雪茶。”

问话的是个男子,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纪,面部和双手的皮肤都很细腻,微黄而透红,是一种很健康的颜色。他的双手干干净净,指尖也修剪的整整齐齐。最特别的是他的装束,单从服装里看不出什么奇怪,他穿了一套休闲西服。但这西服的颜色是一种很鲜艳的明黄色,一个成年男子穿这种服色在当时是非常显眼的。现在的季节是一月,这套休闲服显然太单薄了,但是醒目的明黄颜色加上他淡然自如的表情,感觉却是很温暖。

第九卷 真空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