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回 逍遥凡夫子,旋踵青云梯(上)

和曦真人没有在大厅坐下,而是问我有什么方便说话的地方?现在整个知味楼只有三个人,但听他的意思还是不放心。我把他领到了二楼的君子居,这个地方关上门说话最方便不过了。韩紫英很自觉的没有跟我们上楼,好让我们单独说话。

和曦真人告诉我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前一段时间我“受伤”的经过正一门已经得知,门中出了泽中这样的败类他也觉得很过意不去。第二件事情是正一门已经向天下修行界表明了态度,驱泽中出门,并且要追杀这一败类,天下修行人有知道泽中下落的希望能够通知正一门。但是泽中好像已经在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第三件事情就是守正真人昨天回山之后,就告诉和曦说我可能要去找他,于是给我写了一封信,并且让和曦转告我暂时不必去正一门找他。

正一门知道我出事的经过这不意外,因为风君子说是守正出手救了我,否则的话他再大的本事也找不回我的元神。但是泽中不见了,守正知道我要去找他,这两件事情都够离奇的!和曦最后递给了我一封信,装在一个白色的信封里。我问他信里写的什么?和曦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师尊在信里写的什么,否则他要我传句话就行了,没必要让我带着信跑一趟。至于信中的内容,你还是等我走了之后自己看吧。估计掌门就是这个意思。”

我与和曦下楼的时候韩紫英笑着打招呼,说真人辛苦了,要不要吃完了宵夜再走?和曦也客客气气的笑道:“听说知味楼的韩经理的厨艺冠绝芜城,贫道还真想尝一尝,只可惜今天时间太晚了,我还要回山复命,就不打扰了!”和曦说话的时候上下打量了韩紫英好几眼,我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怪,笑容下好像有几分疑惑,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再开口。

和曦走后,我拿着那封信对紫英说:“不知道守正真人弄什么玄虚,他要和曦告诉我不必去找他,却给我送来了一封信。这信里能写什么呢?”

紫英:“既然是守正真人给你的信,你就一个人看好了,不必告诉我内容。”

我用了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去思考一个问题。是守正真人和正一门与我亲近,还是韩紫英与我亲近?答案当然是韩紫英!所以我不打算避着她,我可不希望她再自欺自艾胡思乱想。于是柔声对她道:“你我之间,不应有什么秘密,你也会帮我保守秘密的是不是?我们一起看吧。”

紫英双手挽住了我的一只胳膊,很满足的笑了,她笑着对我说:“不要在这里看,我们也上君子居去看信。”

在君子居中关好门,我打开信封,抽出薄薄的一张宣纸,上面写着一列字迹飘逸的行楷“欲求丹霞生,先寻凡夫子。”我刚刚看清内容,就觉得手中的那一页纸突然一动,随即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飘散在空气中。这封信真是有意思,看一眼就没!

我吃了一惊,问紫英道:“紫英,你看清楚守正写的那句话了吗?”

紫英:“我什么都没看见呀!我只看见一张白纸,你拿在手里一抖,变成了满屋子的碎蝴蝶。”

这老道士果然有门道,且不说这张纸古怪,他写的这句话别人居然看不见。我不得不苦笑对她说:“我看见了,上面写了两句话,和风君子与张先生写的差不多,内容是‘欲求丹霞生,先寻凡夫子’,这是什么意思?”

韩紫英笑了:“我知道了,柳依依那个绿雪茗间要赶紧开业才行。”

我瞪大眼看她不解其意,紫英和我解释了一番。原来守正料到我要去寻找九转紫金丹,也料到我要去问他丹霞生在什么地方?他不想亲自告诉我,而是要我去找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叫凡夫子。丹夫子是丹霞生的师兄,也是轩辕派的当代掌门,按辈份比守正真人晚一辈,与和曦等人是同辈,那么与我也勉强算是同辈。

轩辕派道法奇特,所以弟子也不多,大多数都行踪隐秘。那凡夫子也是游戏世间的高人,自称‘宁为凡夫子,不愿上天梯’,据说隐居之地不在芜城,但离芜城不远。此人有两大爱好,一是古董,二是品茶,尤其对世间佳茗的爱好到了痴迷的程度。紫英告诉我这种人很难去找,最好是想办法让他主动上门。既然绿雪茗间有千年神木绿雪茶,那就赶紧开业,凡夫子闻着茶香就会来的。

紫英最后对我说;“要想引凡夫子尽快上门,你还需要去跟风君子借一件东西,就是他手里那把紫砂壶。”

“你说的是那把紫气红云灵菊砂?我会去借的。问题是,凡夫子会来吗?万一他三个月以后再来,我们又怎么办?”

紫英:“这个好办,绿雪茗间开业那天,你想办法把芜城修行人多请几位来。正一门的就算了,守正显然不希望别人知道话是他说的。你可以把七花、七心他们,还有张先生,九林禅院的,广教寺的都请来。就说请诸位同道们品尝传说中的绿雪神茶。以你现在江湖名声,这种消息一定会很快传出去,我猜那凡夫子很快就会登门。我会提醒阿秀和柳依依多留意,有什么特别的人上门要赶快通知你我。”

韩紫英说我现在江湖名声不小,说的也是实话,我石野真人不论名声好坏,这一段时间一直是修行界议论的焦点。尤其是最近我又出事了,惹的正一门对泽中发出追杀令,这个风口浪尖上我再请修行界的同道来品绿雪神茶,用不了几天恐怕又是天下皆知。紫英此计已定,就要我赶紧去找风君子借茶壶。

提到风君子,我也注意到子时快到了,他约我今天晚上阴神在状元桥相见,他要教我神仙辟谷术。我对紫英说:“风君子约我今天晚上见面,是出神相见,现在时间到了。”

紫英:“那你也来不及去别的地方,今天就在知味楼过夜吧,反正也只有我们两个,我来替你护法。”

能如此了,我正准备入坐阴神出游,紫英姐又说了一句:“你等等,我关掉知味楼的法阵,否则恐怕有点麻烦。”

“什么法阵?”

紫英:“我忘了告诉你了,在你受伤的那段时间,张先生用了二十八道器符的七道在绿雪茗间的后室布了一座法阵,又用剩下的二十道在知味楼布了一座法阵,主阵符在我手里。如果有人闹事的话,就让我启动法阵。刚才和曦登门,你们在楼上的时间我已经把法阵打开了。”

“法阵?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紫英:“你当然没感觉,我只是打开法阵并没有启动主阵符。”

……

“风君子,能不能把你那把茶壶借我两天,等我找到凡夫子就还给你。”这是我在状元桥头对风君子说的第一句话。

“你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干嘛要借我的茶壶?凡夫子又是谁?你说清楚点!”

我这话问的是有点急了,风君子确实听不懂,原来他也不知道凡夫子是谁。当下我将今天晚上守正给我送信,紫英要我引凡夫子上门的事情详细告诉了他。对他,我没什么好隐瞒的。风君子听的直眨眼,听完之后问了我一个问题:“石野,你没有对韩紫英说过我们真正的关系,对不对?”

“是的,这不是你给我定的戒律吗?我当然不会全部告诉她,柳依依也不会的。”

风君子:“我猜你就没有。否则韩紫英没必要请我去吃那顿饭,让你私下来找我就可以了,我不会不帮你的。她请张先生一个人更方便。还好张先生没有拿我当外人,当面说出了丹霞生和九转紫金丹。”

“张先生当然不会拿你当外人,他拿你当……”说到这里我自觉的住了嘴,我知道风君子不喜欢听这个。

风君子瞪我一眼:“你没有说出我教你道法的事情就好,这一条戒律你不能破。我有些秘密不方便公开。我倒不会怕韩紫英,但是我现在发现守正那个老东西对我很好奇,在探我的底细,我就偏不让他知道。……石野,我这几天发现一件事情,你改口叫她紫英,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喊她紫英姐,你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变化?你最好别骗我!”

风君子真是比猴还精,一点小细节都逃不过他的耳目,他说的我都要脸红了:“确实有一点变化,其实不怪她……你不会也把她抓到神木林里去吧?”

风君子:“抓她?我抓她干什么?她有做错过什么事情吗?……她是下药迷你了,还是用武力强迫你了?不都是你自己干的!她如果举止有失,天下那些修行人早就找她的麻烦了,还能等到我出手?你还是注意你自己吧!”

风君子的话确实在理,韩紫英真没有做错什么,至少她没有违反修行界任何戒律,也没有违反世俗间任何一条法律。可是对于我来说,我刚刚接受了韩紫英,她成了我的女人,然而紧接着又听说了柳菲儿的事情,她为了我甘愿付出十年青春。紫英要我娶柳菲儿,风君子要我想办法去找九转紫金丹去救她,而我都答应了!

“风君子,有些话没法问别人,想想只能对你说了……韩紫英求我娶柳老师,那种情况下,我也答应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风君子:“怎么办?我问你,就算你能找到丹霞生,如果他没有炼成九转紫金丹,或者他另有用处不能给你,你又怎么办?”

“我……”听到这里我也一时语结,因为这是很可能出现的情况。

风君子没有等我回答,而是接着道:“韩紫英也是这么想的,直是没有明说而已。我也能看出来,经过这么多事之后,柳老师确实对你动心了,否则她不会答应我那么做。既然如此,你就娶了她吧!如果我是你,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更何况这是你欠她的,而且你也喜欢她,这我早就知道。”

“可是,我已经……”

风君子打断我的话:“你已经有了阿秀,是你被动的,有了韩紫英,也算有一半是你主动的,你怕人骂你风流放荡是不是?你也不找个镜子照照你自己,你是那种人吗?既然不是,又何必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呢?有事做事,不留愁叹就可以……修行人修的是什么?真人的性情是什么?应该是人的天性!你是修行人,修行不是要你去做模范、标兵,就算你一辈子不近女色不打架闹事不抽烟喝酒天天学雷锋做好事,也悟不了大道。……反正我也没悟大道,跟你也说不明白,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风君子这一番话说到了我心里面,其实我就是这么想的,但就是想找个人认可我这种想法。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坦然了许多,终于想起来正经事:“你不是要教我神仙辟谷术吗?”

风君子:“你这一打岔我差点也忘了,辟谷术分为上、中、下三品,你要学哪一品?”

“还这么复杂?当然要学上品了!”

风君子:“上品是仙人之道,中品是真人之道,下品是凡人之道。本来我只想教你中品,现在想想,还是全教吧,包括凡人之道也教给你。等你学会了,最好去教柳老师,这对她有好处。绿雪神茶送服黄芽丹,应该体内纯净,配合这辟谷术效果最好。”

“你全教我当然全学。”

风君子:“那你也别着急,最上品的辟谷术以你现在的根基还是学不了的。我只能提前告诉你心法和口诀——其实这口诀我早已传给你,你想想应该是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