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回 三山寻守正,绝壁问丹霞(下)

风君子伸手放了一个小瓶子在桌上:“三日一粒黄芽丹,以绿雪神茶送服,可暂时滋养容颜。柳老师是个普通人,也只能这样了。你去问问韩紫英那里还有多少黄芽丹,我这里还有三粒,你先拿去用吧。”

“你的黄芽丹不是都用完了吗?怎么还有三粒?”

风君子:“这是我偷偷送给七心的三粒。那天我被七叶所伤,七心送我回家,又悄悄放在我的口袋里。……其它的事情你就别问我了,关于丹药,韩紫英比我明白的多,你去问她吧。”

……

“紫英,我们还有多少黄芽丹?”

“小野,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你明天无论如何要把柳菲儿请到绿雪茗间去,黄芽丹用绿雪神茶送服,对她有效……上次一炉炼成八十一粒黄芽丹,给了你十八粒,给了张先生九粒,给了风君子九粒,——对不起,我自己也服了九粒。还剩二十七粒,……那天晚上,我就悄悄让她服了一粒,现在二十六粒,全部在这里了。”紫英姐将一个白色的瓷瓶放在我面前。

“风君子刚才又还了我三粒,……他告诉我三日一粒,这些丹药看来只够三个月的时间。它真的能有效吗?”

紫英:“黄芽丹可以安神养容,但普通人的身体受不了这种药力,也不能长期服用,三日一粒是极限。绿雪神茶有清心去毒的功效,可以送服黄芽丹,如此服用应该勉强可以维持。……柳菲儿所受的法术,如果用病症来看,就是一种早衰之症,渐渐发作她会早衰十年。黄芽丹加绿雪神茶,可以延缓征状的发作,但我们手里的黄芽丹不多。”

“朱果我还有,现在炼制黄芽丹来得及吗?”

紫英:“上次那一炉黄芽丹,是我用了三年时间搜集的各种药材相配,这三年搜集的药材也不完全,张先生也好不容易帮我补齐。就算你还有朱果,再配齐其它药材也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这是来不及的。”

“有总比没有好,要不要我将绿雪茶的茶叶和黄芽丹给她送去,告诉她三日一服。”

紫英看着我,又低头道:“我如果是你,就不这样。她知道你是世上非常之人,如果有什么非常的能力,她会相信你。你就告诉她,只要每日到绿雪茗间饮一杯绿雪茶,她就会没事,她也就放心了。我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想别的办法,不要让她再伤心了。……还有,柳依依煮茶用的炉子、铜壶、雪溪泉水都不是普通的东西,只有她泡出来的绿雪茶才有神效,所以一定要让柳菲儿到绿雪茗间去每日饮茶,至于黄芽丹的事不要告诉她,我们悄悄把它化入茶水中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回头我就和柳依依商量去。”

紫英:“依依那儿没事,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她都明白了。”

“谢谢你,紫英,还要谢谢你今天那一桌菜。……阿秀哪去了?我怎么没看见她?”

紫英:“她刚刚才出去,她去昭亭山了,去打雪溪泉的泉水,明天泡茶用。”

“阿秀去打水了?真是辛苦她了,风君子本来要我去的……”

紫英:“你就别管泉水的事情了,我会安排的。还有另一件大事要办。张先生今天已经说了,要想彻底解决此事,只有找到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

“九转紫金丹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是传说?”

紫英:“你是修丹道的,丹道在世间也称为内丹之术,你师父没有告诉过你什么是外丹饵药吗?”

“告诉过我,说过一次,就是上次我服黄芽丹的时候。”风君子还真跟我提过一次黄芽外丹的名称来历。他当时说世上的外丹之术已经失传,只是没想到韩紫英仍然会炼制外丹。(徐公子注:参照本书第032回。)

紫英:“我听说修丹道,收大药成丹,所成灵丹称为黄芽丹。这黄芽丹不是真正的一枚丹药,而是人向内自省时显露的自在身心。而我炼制的黄芽丹与之名称相同,效果就是激发人内在的元神元气。这些你应该知道。……至于九转紫金丹,如果从内丹术来说,指的就是你自己。”

“我自己?”

紫英:“你已经是金丹大成的真人,那么我问你,所谓金丹九转大成的境界,究竟是什么意思?”

“先天元神完全纯净显现,灵丹与炉鼎相融,此身心就是真身心,内外不二,真如常在。……我的口才不是很好,形容不出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紫英:“这就是所谓的九转金丹,所以金丹就是你自己。但是外丹术中炼制的九转紫金丹,是一种真正的丹药,它的药效非常神奇,据说服用之后能够移炉换鼎,洗净身心,就是让元神元气俱足而相融,这与黄芽丹的药效不可同日而语,等于是换了一个人。如果连炉鼎都可以移换,那么早衰之症自然是不治而愈了。”

“这么神奇?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丹吗?”

紫英:“长生恐怕不能,修行没有如此简单。但长春倒是有可能的,至少它可以让一个人长驻容颜,直到最后天命已尽而形衰。柳菲儿如果真的得到了九转紫金丹,不仅能够治这十年早衰之症,而且能够长留青春,这不也是你所喜欢的吗?对不对?”

“如此……当然最好不过!只是,普通人能服用吗?”

紫英:“这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五百年来从来就没有见过,只听说过传说。”

“那你会炼制吗?”

紫英:“我精通天下药性,如果有药方,又能配齐材料,我想我是可以的。可是我根本就不太清楚九转紫金丹的药方是什么,至于材料,据说在人间根本配不齐……”

“什么意思?你还知道什么?”

紫英:“我隐约知道一点,据说九转紫金丹所需的药材,仅仅是朱果一味,就需要整整一十三枚。这世上朱果本以难寻,一棵朱果树六十年一开花才能结十二枚果实,你说这材料如何收集?仅仅一味配药已经如此,那还有很多味其它药材,几乎是超出了人力所及之外。”

“那岂非是毫无希望?为什么风君子和张先生都要我去找呢?还有,他们在桌面上写的那两句诗是什么意思?”

紫英:“希望就在于那两句诗。张先生想说这世上有人一直在搜集九转紫金丹的材料,可能已经接近于齐全。而风君子的意思是说守正真人知道这人是谁,如何去拜访。那两句诗的意思,是要你去正一门找守正真人,问一个叫丹霞生的修行人在什么地方?”

“三山寻守正,绝壁问丹霞。”这是风君子和张先生鬼鬼祟祟写的两句诗,原来丹霞这两个字指的是一个人。我问紫英:“丹霞是一个人?他叫丹霞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紫英:“丹霞生这个人,曾经很有名,修行界的前辈大多听说过……至于你,没听说过也正常。他是轩辕派弟子,道法修为如何我不清楚,但是他精通炼药,号称天下外丹第一!”

“天下外丹第一?那和你相比又如何?七心说过你是世间最好的炼药高手。”

紫英神色稍黯:“我?我怎能和他相比,我与他又不是同类!如果他真是第一,也只是修行人中的第一。轩辕派奉黄帝与老子为祖师,所学道法讲究从天地万物中汲取灵性,感悟长生本源,同时也借外丹饵药助长修行。而我,又没有门派余荫,也没有千流传的师门秘术。……如果不是风君子看你的面子,让我去听‘化形篇’,我到现在也只有人形未得人身。”

我赶紧打断她的话:“你别说了,紫英,怎么又说起这个了?我不过是问了一句,你就有这么多感慨!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我不在乎你是什么……你为什么总是要想到这些呢?”

紫英:“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之后,你连我的手都没碰过,……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还坐那么远,我忍不住胡思乱想……我错了。”

原来如此!我这几天对她的态度确实不够亲密,如果放在以前,倒也不能说什么,可是现在……至少我不应该坐在桌子的另一侧。我起身坐到她的身边,迷人的暖香传来,我握住她的柔荑,带着歉意道:“紫英,这几天这真是难为你了,为我做了那么多……这几天,我心里一直有事,确实没有太注意你。”

紫英一屈身偎到我的怀里,还抓起我的一只手环到她的腰间——这个姿势和柳依依经常和我在一起的动作倒有几分相似。只听她在我的胸前说:“你是修行人,有事做事,不应愁叹太多。我不是为我自己胡思乱想,我是担心你——那九转紫金丹绝非平常之物,就算得到,代价恐怕也不小。我不要你总是注意我,我要你多注意自己,还有,没别人的时候,不要离我那么远。其实你为柳菲儿做的一切,我也喜欢,这说明你不是无情之人。”

“我听你的,不论那丹药如何难得,我有事做事就是了。……还是说丹霞生,他真有九转紫金丹?”这些话说不清,我只有将话题又引了回来。

紫英:“他手里很可能有轩辕派的九转紫金丹配方。而听张先生的意思,他们夫妻一直在搜集药材,这么多年,就算没有九转紫金丹,恐怕手中也有不少稀世灵药。……十年前,丹霞生和一女子结为道侣,一起隐居人世,不知所踪,没想到他们在炼九转紫金丹。”

“不知所踪?”

紫英:“你也别急,风君子的意思是守正真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他要你去找守正问问。……其实难办的是,这么珍贵的东西他们凭什么给你?你又凭什么去求?……更难办的是,万一他们没有炼成九转紫金丹又怎么办?”

韩紫英刚说道这里突然止住了声音,从我怀里站了起来。因为这时有一辆停在了知味楼的门前,有人下车走向门口。在二楼虽然看不见,但我们都是听力非常之人,听见了。“这么晚了,早就关门了,有谁会来呢?”紫英姐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请问,石野师弟在吗?贫道有事打扰。”有人在知味楼大门前说话。这人的声音不大,很随和,带着几分亲切与礼貌。但是我们在二楼的房间里也听的清清楚楚,就象有人站在身前微笑着打招呼,甚至感觉就象看见了这个人。

紫英:“声闻移音容的功夫,来人是个高手,在你我之上!”

“别紧张,我知道是谁,是正一门的和曦真人,我们快下去开门。”我听出来说话者是谁了,因为我在广教寺见过他。

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门外,门口站着白白胖胖、不笑也带三分笑的和曦真人。他一进门就拱手道:“这么晚来打扰,实在不好意思。我是奉师尊守正掌门之命,给石小师弟送一封信。师尊交代要尽快交到你手,我不敢耽误,立刻赶来了。”

和曦没等我开口,就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原来是守正真人让他来给我送信的。这个守正老道真是有意思,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或者说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却承认了与我有师徒之缘。现在我正想怎么去找他,他就派人给我送来一封信,真是太神了!难怪风君子会骂他装神弄鬼。然而我不敢象风君子那样放肆,学着和曦的样子也客客气气拱手道:“原来是老神仙有信给我,这么晚真是辛苦您跑这一趟了,您快请坐喝茶。不知守正老前辈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晚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