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回 三山寻守正,绝壁问丹霞(上)

风君子:“张先生,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张先生:“请教不敢当,有话请讲。”

风君子:“修行界有修行界的规矩,他人之秘,是不是不应该在第三者面前随便谈起?”

张先生:“是啊,因为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很特殊,弄不好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甚至会掀起滔天的风波。一枚朱果都有可能出乱子,那一炉黄芽丹更是不得了,如果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出现了,那天下人是不是要打破头啊?”

他们两个人一问一答,就像我和韩紫英不存在一样。听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什么是九转紫金丹?”

风君子这才转头看我:“这可是你自己问的,不是张先生说的。你身边坐着精通炼药之人,你怎么不去问她?……这汤的味道真不错!”风君子开始低头喝汤了。

我看向紫英,紫英此时也问道:“难道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真的存在吗?我只是听说过,但是我听说人间不可能炼成这样的丹药,因为有的材料根本是不存在的。”

张先生看了看风君子,风君子正在低头喝汤,他无奈的也喝了一口汤,开口答道:“存在不存在我不知道,我知道有一对夫妻这八年来一直在搜集九转紫金丹的药材,几乎寻遍天下名山,求遍天下高人。不管他们能不能炼成这九转紫金丹,现在手里的东西已足以惊世骇俗。”

风君子抬头道:“这是隐秘之事,说出来会给别人带来大麻烦,是不是?”

张先生:“是啊,可惜我也不知道那对夫妻是谁?有人应该知道。”

风君子:“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谁知道,天下人又有谁敢去找他的麻烦呢?谁敢去逼问他呢?”

张先生:“好汤好汤,来来来,继续喝酒。……”

他们俩说着说着又不说了,我正要着急发问,紫英突然轻轻的推了我一把,以目光示意。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桌面,发现了那两个人的小动作。

只见风君子用手指沾酒,在桌上悄悄写了一行字:“三山寻守正”。张先生也用手指沾酒,在下面接了一句:“绝壁问丹霞”。字迹写的很淡,酒蒸发的也很快,很快字就干了,没有在桌面上留下一点痕迹。这两个人还在装模作样的吃菜喝酒,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这时紫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站了起来,娇笑道:“石野,陪二位好好喝酒,菜不够我再上。”

……

张先生打着酒隔走了,风君子却没有走,他要韩紫英收拾好君子居的桌面,把她赶了出去,把我留下了,说是要等人。等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我推门一看来人,好奇的问道:“依依,你怎么来了?”

柳依依:“风君子让我来的,说是有事让我办。”

风君子坐在那里叫道:“柳依依快进来,把门关好,我要开会了!”

没想到风君子还有这一出,今天找我和柳依依他这两个“门下弟子”来开会?柳依依进门后与我一左一右在风君子身前站好,看他那表情很严肃,我们也没敢坐下。只见风君子对柳依依说道:“依依,你做法,我要看月亮。”

关着窗户要在屋里看月亮,风君子此刻的方向是对着门坐的,让我莫名其妙。只见柳依依一挥手,从体内飞出九枚无形的银光,这银光在半空中首尾盘旋,越转越快,渐渐的分不清光影,君子居中真的出现了一轮圆圆的月亮。原来风君子是要柳依依施展法术。只见风君子看着这轮“月亮”说道:“我当初见你施展这种法术,才把这法器的名子定作思月蝶,看见它,我就想到一个人。”

我问了一句:“你想到谁了?”

风君子把脸一沉:“不许问!——石野,你对着月亮跪下!”

他的语音甚是严厉,把我吓了一跳。柳依依也是满脸担心的看着我,想开口却没有说话。我看着风君子不知道他怎么了,想了想还是对着月亮跪下了。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何况他不是要我跪他而是跪月。

只听风君子挪开了椅子,自己双膝一屈,对着“月亮”也跪下了。原来他不是要我一个人跪,而是陪我一起跪。我又吓了一跳,脱口问道:“你怎么也跪下了。”

风君子的语气不再严厉,而是叹息道:“石野,我们俩个都破戒了,一个比一个严重。柳依依,你现在来宣布我们两个都有什么罪状吧,天下修行人的戒律我也告诉过你。”

柳依依弱弱的问了一句:“真要说吗?”

风君子:“我也不能偏私,别人破戒是破戒,自己破戒也是破戒。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先说石野。”

柳依依怯生生的看了我一眼,像背书一样小声说道:“哥哥——石野以道法杀人,取一个普通人的性命,犯修行人天下第一大戒,其罪当——其罪当诛!”柳依依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声音也发抖了。

靠!我知道我犯戒了,没想到风君子说我该杀。我不相信他会真的杀了我,但是认罪也得认个明白,我跪在那里小声抗议道:“我杀的是该杀的人,我没有做错!”

风君子:“我也没说你做错了。这件事情是对的,但你破戒也是真的。你可以拿刀砍了他,只有警察会管你,你可能是正当防卫,但是你这么杀他,世间人根本就无法定你的罪。如果修行人都如此行事,天下岂不大乱?所以戒律是不问原由对错的。现在的事,不在于你该不该杀他,而在于你应该怎么杀他。……柳依依,你接着说,应该怎么处罚石野。”

柳依依:“石野以身受神灭之祸,历劫侥幸重生,因果已尽,不必再行追究。”

听到这里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原来风君子是在吓唬我,我已经没事了。其实这种事已经干过一次了,欺负柳老师的那两个歹徒不也是死在我手上吗?当时也没见风君子怎么样?不过想想,我当时也差点送了命,也算是因果已尽了。这时又听风君子说道:“石野的事情完了,下面说说我吧。”

柳依依又试探着问了一句:“真要我说吗?”

风君子:“当然要说。”

柳依依:“风君子为救私交,以道法当面示人,取普通人十年阳寿,天下修行三大戒全部违反。”

风君子又问了一句:“如何处罚?”

柳依依迟疑了半刻,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事先没告诉我。”

风君子拍了拍胸口:“不知道就好,石野,我们起来吧。我还有话要说。”

柳依依收起了思月蝶,出门给我们两个去端茶,风君子和我坐了下来。他看着我说道:“我因为你,天下修行人的三戒都破了,按规矩是要受罚的,我不可以放过自己,也不可以不认错。石野,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居然问我,我只有老老实实的答道:“我知道的规矩都是你教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时柳依依端着两杯茶进门,放在我们面前,把门又关好。风君子招呼她也坐下,对着我们两人道:“今天,我要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你们只许听,不许问——”接着,风君子讲了自己和他以前的师父之间所发生的一段很特殊的故事。

风君子曾经加入过一个修行门派,但是时间很短,一个月后就因为触犯门规被逐出师门。他没说他加入的是什么门派,也没说他触犯了什么门规,只说了他受罚的这段过程。按照门规,他要接受“风刃裂神”的刑罚,而他的师父因为他也触犯了门规,要接受“七情分伤”的刑罚。我不太清楚这两种刑罚究竟是什么意思,听风君子的说法,修为稍低一点的人百分之百会送命的,就算金丹大成的真人也可能废了。

他的师门很怪,只有两个弟子,一个是他师父就是掌门,还有一个弟子就是他。风君子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师父也受罚,他想了一个非常惊人的办法。他在受“风刃裂神”之后,还未逐出师门之前,最后一次以弟子的身份请求替师受罚,受“七情分伤”之刑。而这种做法,是符合那一门派的门规的,他师父也答应了。行刑的就是他师父,因为这个门派中根本就没有别人,然后他被逐出师门,成为了现在这样的江湖散人。

这段经历听的我和柳依依都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他还有这么离奇的故事。风君子说完之后神色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反倒笑眯眯的问了我一句:“石野,我说的你都听清了吗?”

靠!我突然明白了风君子的意思了,他讲这个不知真假的故事给我听,就是想让我学他,让我这个“弟子”替他这个“师父”受罚。果然风君子见我不说话又追问一句:“石野,你的丹道是我教的,你所用的法术也都是我传授的。我虽然不用你叫我师父,但尊师之道你应该懂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没法装糊涂,硬着头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替你受罚,你想怎么处罚我吧?只要你有办法救柳老师,什么处罚我都认了!”

这时候柳依依突然插话了:“风君子,你要罚哥哥吗?我替哥哥行不行?”

风君子看着柳依依,神色平和了许多:“我要处罚他两件事,其中第一件事你还真能替了。不过嘛,你最好听完了再说话。”

“两件什么事,你快说。”

风君子看着我似笑非笑:“第一件事就是,罚你三个月不许吃饭!——把省下来的饭钱都请我喝酒,像今天这种酒菜就很不错。”

我听他开口说第一句话吓了一跳,这小子想饿死我啊?紧接着第二句话又让我放下心来,他不是想饿死我,否则我又怎么会请他喝酒呢。他说的这第一条刑罚柳依依还真能替我,因为她根本就不用吃饭。

我看了柳依依一眼,发现柳依依居然笑了,她几乎是拍手道:“风君子,你这回恐怕要失望了,哥哥三个月的饭钱也买不起今天酒席上的一盘菜。”

风君子:“你别幸灾乐祸,告诉我,愿不愿意替你石野哥哥受罚?”

柳依依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我才不愿意呢,你什么时候教哥哥神仙辟谷术?”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今天我算是彻底被风君子涮了,他又是要我下跪问罪,又要求我替他受罚,十有八九是和柳依依串通好吓唬我。不过他们吓唬吓唬我也是应该的,我要是总是出这种事,谁也受不了。风君子曾经说过在教我四门十二重楼丹道“胎动”的心法和口诀之前,要传我三门法术:一是世间三梦大法中的“破妄”,这我已经领悟了,而且后面的“转阴”、“托舍”、“化梦”三层境界功夫都学会了;二是神仙辟谷术;三是外炉鼎与房中术。他今天是打算教我辟谷之术了。

我很感激的看着风君子,小声问道:“神仙辟谷术,你什么时候教我?”

风君子:“今天,老时间老地方。……你先别急着高兴,还有第二条处罚呢。你听好了——我做法取了柳老师十年阳寿,她会青春早衰,所以,你要想办法替我挽回,去找那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记住,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不完成任务,不许吃饭!”

他的意思仍是今夜子时阴神到状元桥头,他会教我法术。他让我想办法解救柳老师,就算他不提要求,我自己也会全心全意去做的,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处罚。我又问:“为什么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