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回 情到浓时尽,孤月照九门(下)

紫英:“这一次你出事,风君子、张先生、守正真人都出力帮你。守正真人我们请不到,但那两个人是可以请来的。你给我两天时间,我要准备一桌世上难求的宴席。你就告诉他们这是五百年来芜城曾出现的绝世美味,我要请他们,就算是谢谢他们。你把他们一起请来,先不要开口请求,只是答谢,等酒喝到最后再问他们有没有办法。”

说话间窗外已经微微泛白,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两天后我就算绑架也要把风君子和张先生绑到知味楼的君子居。最后紫英又扳过我的肩膀,羞羞怯怯的看着我:“天快亮了,等天亮之后,你就要去看柳菲儿。那现在,让我再抱一会儿好不好。”此刻的我,已经没有了欲望冲动的心情,紫英似乎也知道,只是静静的抱着我,一起等待天亮。

……

我去看柳老师的时候,她已经走了。阿秀说她醒来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告诉阿秀替她谢谢紫英姐,然后就出门回家了,她走的急,也忘了脱下紫英衣。她出门的时候脸上没有表情,阿秀想拦也没有拦住。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在学校的语文课堂上,她还像以前那样给学生上课,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举止。但是她的眼神不再看向我,脸上也没有了笑容,我总觉得她平静的神色下压抑着一种深深的绝望。

她的神色很憔悴,眼睛也有一点浮肿,鬓角的头发稍显散乱。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她的样子并没有一下子苍老十年,只是显得比以前疲倦了很多,就像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而让我感到最痛苦的是,她不再理我!课堂上我没法和她说什么,在别的地方,她见了我远远的就避开了,似乎不想和我交谈与见面。

她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我都可以理解,毕竟她经历了无法想象的事情。但她为什么不想理我?她变得如此憔悴,眼角的鱼尾纹也悄悄的浮现出来!我知道有一种可怕的变化正在慢慢的发生。她避开我是很难的,因为我可以到梦中去找她。但是这两天我没有去,因为我自己的心情也没有收拾好。我打算过两天想出解救她的办法之后再去找她,也给她一个惊喜。

这天放学风君子也是低头走路,不和我与阿秀打招呼,低着头就溜出了校门,样子无精打采的,就像丢了钱又在路上去找钱。他想溜我可不能放他走,上前伸手就拦住了他。

风君子一见是我拦住了去路,愁眉苦脸道:“石野,我对不起你还不行吗?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我也在想办法。我想出办法再去找你好不好?”这小子不笨,知道我因为什么事闹心。

我看着他突然心念一动,开口道:“风君子,我今天找你没有别的事,就是想请你去九龙池洗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没想到,他真的跟我去了,还说自己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正痒的慌。我看他的反应,心情不算是非常差,至少还有心情开一、两句玩笑,那至少说明柳老师的事情并未完全绝望。我心里也塌实了不少。

好好洗一洗搓一搓,再到火石池的热水里泡一泡,风君子就像一只被人煮了的螃蟹,全身皮肤都红了,四仰八叉的躺在热水池边,舒服的直叹气。紫英姐说带他去浴池洗个澡看看是男人还是女人,没什么好看的,标准的男人,中国科学院也得不出来第二个结论。他靠在池边指着我笑道:“看看你身上,胸口一朵梅花,肩膀上有两排牙印,手臂上还有一道指痕。老天,这可是金龙锁玉柱的身体,刀斧难伤啊。能被你搞成这个样子,天底下恐怕找不出来第二个。”

我看他笑了,趁机问道:“风君子,你吃过的菜中,味道最好的是什么?”

风君子:“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当然是解金裹玉丸了!”

“我明天要请张先生吃饭,谢谢他这些日子的帮忙。紫英姐说要准备芜城五百年来曾出现的绝世珍馐美味,那解金裹玉丸只是其中普通的一道菜。”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也帮忙了,为什么不请我?”风君子从池子里坐了起来,瞪大眼睛问我,看他那馋样哈拉子都快滴到水池里了。

“我今天就是来请你呀,你去不去?”

风君子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一样:“我去,我去。”

……

“石野,我刚刚听说你没事了,正准备找时间去看看你,没想到你先来了。……是什么人救的你,又是怎么救的你?”这是在凤凰桥头的卦摊前,张先生问我的话。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事关几个人的隐秘,张先生你答应我有些事情不要泄露给他人。”

张先生笑道:“你说你说,我不是多嘴之人。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可以不告诉我。”

“是风君子做法救了我,据他说守正真人也出手帮忙了……”于是我将风君子做法招元神的过程,尤其是他拿走了柳菲儿十年青春的事情详细告诉了张先生。

张先生也听的目瞪口呆,半天没有说话,好像在苦苦思索什么。我见他不说话,又在一旁说道:“张先生,这些日子来也多谢你的帮忙。上次在知味楼本想好好感谢你,不料你喝了一杯茶就走了。这次韩紫英说,要准备五百年来芜城曾出现过的绝世珍馐,我想请风君子和张先生你坐在一起好好喝一杯。”

……

“这第一道菜叫作‘欲立凌空节’,味道素淡一点,让几位先开开胃。”

这是在知味楼君子居,我、风君子、张先生三个人围坐在桌子旁,韩紫英上了第一道菜,特意报出了菜名。这道菜简简单单,就是一个盘子里放的三根冬笋,我们三个一人一根,这冬笋只有人的姆指粗细,呈淡黄的颜色。这就是绝世珍馐?

风君子的筷子向来最快,伸下去就夹起来一根,还没送到嘴边就吸了一下鼻子,问道:“这是什么笋,怎么有清泉气息?”

紫英:“这是传说中的洞天斑竹笋,阿秀昨天才挖来的,我用了一夜时间加工。”

“洞天斑竹笋?居然能找到这个!我也尝尝。”张先生也夹起冬笋咬了一口,随即惊叹道:“这笋里面加了什么?是栗子肉!每隔一节就在里面填上了栗子肉,这是什么栗,不是普通的板栗。”

紫英笑道:“这倒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都是些小孩的零食,是山里的野毛栗。”

风君子已经吃下去大半根冬笋,嘴里含糊不清的道:“这栗子肉你是晾干磨粉的,后来又用高汤蒸熟,这我能吃出来!……但是怎么会有一股火腿的香味,却没有火腿的燥气?”

紫英:“这简单,我用了三层蒸屉,上下两层都用沙布托着火腿薄片,中间一层蒸的是这野栗粉,最下面的锅是野雉汤,用小火熏蒸了一夜,勉强入味了。”

风君子:“我的妈呀,这还简单!……石野,你怎么不动筷子?你不吃那根给我吧。”

张先生吃的也不慢,放下筷子才问道:“韩紫英,你刚才说这道菜叫什么名子?”

紫英:“欲立凌空节。”

张先生呵呵一笑:“很有讲究啊!你这道菜就是一句诗‘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空处总虚心’。开席第一道菜,就把我们这些食客夸成这样,不敢当不敢当啊。”

紫英:“张先生先别急着说不敢当,还有很多道菜呢!”

韩紫英又楼上楼下的上菜,解金裹玉丸也上了,这次只上了九个核桃大小的丸子,味道与上次在天香酒楼吃的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我都形容不出来了。但这只是普通的一盘菜,她连名子都没报。等她第二次报菜名的时候,我觉得那盘菜有点怪。

“这一道菜叫作‘乌云捧红轮’,是酒到半酣时应该上的,诸位可以多下一杯酒。”紫英站在桌旁说道。

一个比普通四喜丸子稍大的红焖羊肉丸放在盘子的一侧,另一侧层叠着若干片大叶黑山菇。闻着那红焖羊肉丸发出的味道,我就知道是用风君子曾经“加工”过的沙锅做出来的。

“韩紫英,这道菜你特意报了菜名,又是什么讲究?”张先生端着酒杯问道。

紫英道:“酒席上的菜,不仅仅要讲究材料珍贵,加工与火候的独特,这上菜的时机也有讲究。我做的这个羊肉丸有温补腰膝的功效,但是性偏燥,食之易口干,可以送酒。而这大叶黑山菇,性偏寒,可以生津去火,使酒入喉滋味更醇。这道菜如果上早了,酒意未到,如果上晚了,口味偏重,只在酒到半酣时劝酒最佳。”

风君子:“你真是费了不少心思!这道菜叫‘乌云捧红轮’是吧?你想用这道菜写另一句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我记住了,这里没有无情之人!”

紫英笑道:“风君子和张先生都是好才学,我只会做菜而已,你们慢慢吃。”说完她转身出门,并不接这个话茬。韩紫英告诉我只管陪他们喝酒吃菜,柳菲儿的事一句别提,也别开口求他们什么。那两个人也就真的喝酒吃菜,看情形是享受的不得了,推杯换盏直到天色欲晚。韩紫英上的每一盘菜的菜量都不是很大,刚刚尝出滋味盘子也就见底了。我们三个人话说的不多,筷子几乎都没停过。

“这是今天最后一道菜了,它是一道汤,名子叫‘镜湖银丝雪’,主要材料就是青漪湖镜泊湾的银丝鱼。平日这道菜也没什么,但三九天落雪时新出水的银丝鱼便有十分的滋味。”紫英上了这最后一道汤,第三次报出了菜名,然后就在我身边坐下,看着张先生和风君子,并没有起身离开。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是李白《将进酒》中的一句。韩紫英最后这道“镜湖银丝雪”,不用张先生和风君子再去解释,我也能够听出来她想说的是哪一句诗。这已经是最后一道菜了,到这里我已经豁然开朗,想那风君子和张先生应该比我聪明比我有学问,心里肯定也如明镜一般。

第一道菜“欲立凌空节”,韩紫英在暗示一句诗“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空处总虚心”。是在说世间君子的修养,也算是把风君子和张先生夸赞了一遍。第二道菜“乌云捧红轮”,紫英又暗示了一句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想那张先生和风君子都是学道之人,应该明白这道菜的意思,紫英姐是在替我谢他们的相助之情,同时也在提醒他们修道者也应有情。

第三道菜“镜湖银丝雪”,直接影射李白的那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说的就是柳菲儿今日的遭遇,算是直截了当的哀求。紫英要我什么都不用说,最后再说,但是到最后真的不用我说什么了。她用这五百年来的绝世美味,将要说的话,要求的情都表达了出来。她以前给我的印象是美丽而温柔善良,没想到她还有如此才学,用兰心慧质形容也不为过!经过那一夜之后,她已经托身于我,她认为我应该对柳菲儿好,也全心全意帮助柳菲儿求情。看着她准备的这一桌菜,我有一种无声的感动。

风君子和张先生对望了一眼,谁都没有主动伸汤勺。我站了起来,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汤,恭恭敬敬的递到他们面前。这时两人放下筷子,开口说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