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回 情到浓时尽,孤月照九门(上)

我不要她,她会死的!这话说的很是凄绝。终南七心曾经托张先生转告我:“人间险恶,紫英柔弱。妖女良善无辜,终南也应有愧。如今之势,石真人若再负她弃她,韩紫英将无立足、亦无葬身之地!”从那以后,我就常常在想紫英姐该怎么办?我告诉自己绝不可以负她弃她,可是又不清楚怎样才叫不负她弃她?

她在我面前从未流露出什么哀怨,也没有提过任何要求。但是今天,我死里逃生归来,她终于控制不住的爆发了,情感的闸门一旦失去控制,人的情绪就会接近于崩溃!她说她连紫英衣也不想要了,这是她一直视若生命的东西。我能不要她吗?不能!不是不忍拒绝,是我自己也真的想要她!她不是祸害人间的妖女,而是命运赐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是好人、坏人、花心的人、痴情的人都不重要,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人,随便让别人怎么说吧!

我的双手也用力握住了她那一对饱满的玉乳,两个浑圆、鼓胀而又丰满的雪白肉球彷佛有节奏感般,随我的指掌动作着,形成一种独特的韵律。乳晕的颜色是诱人的粉紫,双峰顶端那对娇艳欲滴的蓓蕾在我的指缝间水嫩嫩的突起,就像珠圆玉润的小樱桃般,点缀着滚圆雪白,形成一副极其挑逗的性感画面……五百年的岁月已经把她修饰成性感妩媚、风情万种,一息一顾之间都流露出妖娆的韵味,使人情不自禁的兴起本能的征服欲望。

她的呼吸,应该说是喘息声变的不均匀的急促,鼻尖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眼神靡丽就象是在梦中。我的嘴乘势落下,堵住了她水果般新鲜的双唇,跟著舌头探进了温暖湿润的口腔里,交流著彼此的津液。情绪陡然高涨了起来,一边继续激烈的交吻著,一边不知是谁的手剥落了彼此的衣物,剥离出光洁无遮的本来面目。

她的汗果然是香的,每一珠都是香的,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诱人的幽幽暖香。——她是如此美丽,我是如此轻狂;她是如此温柔,我是如此坚强;放纵在彼此的迷乱中——她背后的那道鞭痕在激情中看去如鲜血欲滴般妖妍,如同我胸口那朵血红的梅花!伤痕似乎更加刺激了彼此的欲望,在潮水短暂退去之后又更加汹涌而来。

……

几度激情过后,房间里那销魂蚀骨的声音也终于平静下来。紫英姐的双手还是紧紧的搂着我,不让我从她身上起来。“我喜欢你这样,我们这样再躺一会,抱着我,不要松开。小野,我有两件事情要求你,你一定要答应我。”

“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紫英姐:“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是不是?……五百年的妖精,化成人身的清白之躯从今以后就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欢……我求你不要再叫我紫英姐了,叫我紫英好不好?”

“好的,紫英。”

“你这次学的倒挺快。”她勾住我的脖子,仰起脸来索吻,一个深长的热吻之后她的表情突然变的严肃:“第二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求你娶一个人,求求你娶她好吗?……不是我,是柳菲儿,你娶她吧!”

刚才激烈欢爱之中,我刻意没有去想柳菲儿。想到她,我觉得我很……。别以为我是个首鼠两端的人,我并不后悔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没有想过我一定要做个怎样的人,我只是正在做一个真实的自己。紫英姐说我不要她她会死的,我要了她,也是我自己真心愿意的。我并不滥情,但也不矫情,应该发生的,就让它发生好了,如果这是错,那全是我的错!但紫英姐这句话却让我发懵了。

“紫英,你知道,你知道我……”

紫英姐突然噗嗤一笑:“我是妖精,她是人,不一样的,你别说了,我全明白,我不会为难你的,我现在就是你石野真人的护法侍者好不好?……我已经等了五百年,可以再等五十年……你下来吧,我觉得你有点沉了,……躺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抱抱你。你躺好了,不许乱动,听我跟你讲个真实的故事……”

我翻身躺好,紫英姐又将她的半个柔软的身子压了过来,贴在我的怀中缓缓的对我讲了一个时而平平淡淡,却又惊心动魂的故事。她告诉我在我元神离散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只要是她知道的,她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她的口才很好,娓娓道来一切就像这七日时光的重现,我静静的听着,直到最后。当我听到风君子作法招元神,一下子让柳菲儿付出十年青春之后,惊叫一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这是真的吗?这怎么可以!天呐!”

紫英:“小野,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此事未必没有挽回的余地。”

“真的,你有办法吗?你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让柳菲儿就这么老去!”

紫英:“不止是十年青春这么简单,你不明白这对于一个世俗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这一世几乎所有的美好。柳菲儿当时把嘴唇都咬出血来了,但心念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果我是她,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像她那样!你欠她的这份情意,你一定要娶她!”

“你先告诉我,怎么能救她?”

紫英:“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告诉你。”

“你是认真的吗?……那我答应!你快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紫英:“你真的答应了?”

“真的!你会不会怨我?”

紫英:“其实我一直担心你会怪我,怪我太自私。我刚才没有告诉你,到现在才告诉你,就是怕你知道之后不要我了。你不会怪我今天晚上这么做吧?”

我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妖精,有些想法真的与人不同!她所谓的自私是为她自己,但她并不想伤害其它的任何人,她这么做究竟谁对谁错,我也无法评判。我现在想不清楚该拿她如何是好,只有坐回床边,伸手抚着她的后背,轻声道:“老天爷要怪,就都怪我一个人吧,你们都是好人。快告诉我,如果何才能救柳菲儿?”

紫英也坐起身来,抱住我的肩膀,眼睛看着空虚之处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但一定有办法的。我们可以去求人,世上有那么多高人。做法的人是风君子,他能拿走也应该有办法还回来,你是金丹真人,再给她十年、二十年阳寿也是可以的!可以再求风君子试试……张先生见闻广博,他也许能知道办法,也可以去找他,……实在不行,你上正一门去求见守正真人,老神仙神通广大……如果还不行,我去找忘情宫,去求天月大师……”

原来紫英也不知道办法,但是她很了很多建议,提到了风君子张先生还有守正真人,这些确实都是曾经帮我的人,也是这世上我所知的高人。但是她提到了一个天月大师,我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她的语气似乎这个天月大师肯定会有办法。我不禁问道:“天月大师是谁?”

紫英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下巴枕在我的肩头上说道:“你知道风君子昨晚做法,让我想起了哪一门哪一派的法术吗?”

“什么门派?”

紫英:“非常像忘情宫灵门的法术,我只听说过忘情宫灵门有这一类奇异的术法,没想到他也会这种法术。我当时就想到了忘情宫的天月大师应该有办法可以化解。”

“忘情宫,灵门?你仔细点告诉我好不好?”

忘情宫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修行门派,已传承千年以上,其历史比正一门还要悠久。但忘情宫弟子几乎从不踏足俗世,也不和其它门派来往,所以修行界所知不多,普通人就不可能知道了。韩紫英是五百年的妖精,五百年的阅历,也偶尔断续听说过一些忘情宫的传说。

忘情宫的道法分为天、化、地三宗,这三宗又分为日、月、星、风、云、火、水、土、灵九门。忘情宫弟子很奇怪,每人只能修习九门中一门的法术,入哪一门就是哪一门弟子,比如现在的忘情宫主人天月,就是月门的弟子。更奇怪的地方是,只有忘情宫掌门才有资格收徒,弟子是不能收徒的。

忘情宫掌门收徒的规定尤为离奇,无论哪一门弟子做了掌门之后,就不能再收本门弟子,而只可以收其它八门弟子。这就意味着,忘情宫的传人从一门入手,要最后通晓其它八门的道法才可能继承掌门之位。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内情又是如何,外人就不知道了。正因为有这么奇怪的规定,而且忘情宫传人也不愿涉足人世,所以弟子极少,常常是数代单传。

忘情宫这一代掌门人天月大师,如果按辈份还比守正真人长了一辈。但是她究竟是什么样子,今年多大年纪,没有人知道。韩紫英最近一次听说过天月大师,是在飞尽峰中听见一对采药的夫妻的一段对话,那对夫妻谈话间提到如果实在找不齐药材,就去找忘情宫求天月大师试试。那是两年前的事情,当时紫英姐正好回飞尽峰去采百花汤浴的药材,由此得知这天月大师仍在忘情宫中修行。

韩紫英对忘情宫的情况所知也不多,她尽可能详细的对我讲解了一切,我还是没听的十分明白,因为这个门派太怪了。我皱着眉头问道:“你说风君子招我元神的法术,很像忘情宫灵门的法术,那他会不会就是忘情宫灵门的弟子?”我本能的感到有可能风君子的来历就与忘情宫有关系。

紫英摇摇头:“绝对不会!他的名子不对,性别也不对。”

“这和名子与性别有什么关系?”

紫英:“忘情宫弟子的名号中,都带有门派的名子。比如天月大师是月门的弟子,名子中有一个月字。而灵门弟子的名子中一定会有一个灵字,灵门弟子只能叫灵君子不能叫风君子。”

“那风君子的名子中就有一个风字,可不可能是忘情宫风门弟子?”

紫英:“那就更不可能,风门弟子用灵门法术,那只有忘情宫的掌门才能办到,这世上只有天月大师才可以。……其实说这些都没用,风君子是男的,不可能进得了忘情宫,也学不了忘情宫的道法。”

“这又是怎么回事?”

紫英:“你知道张枝吧?她是孤云门的弟子,孤云门下全是女子,她们的门规如此。那忘情宫也一样,只收女弟子,根本不会让男子进门。而且更特别,男人进不了忘情宫,也学不会忘情宫的法术,千年以来从未例外。忘情宫弟子不见外客,主要就是为了不见世上男子。……只要风君子是个男的,他就不可能是忘情宫弟子。除非他是女人。”

“这怎么可能,他当然是男的。”

韩紫英皱起了眉头:“这让我也疑惑不解,难道世上还有与忘情宫灵门一样的法术?想知道风君子是男的女的,你哪天请他去浴池洗个澡不就知道了,只要他肯跟你去。”

“恐怕没这个必要,我就在男厕所就见过他多少次!”

韩紫英:“……先别追究这个了,管他是什么来历。我只觉得你们两个的修行都很有意思。你已经金丹大成,境界在修行界也不算低,但你好像只修丹道,各类法术的运用所知甚少。而那个风君子,我也看不出来他是什么境界,但是手段却层出不穷。我不想问你的师门来历,我只是觉得你的师父太有意思了。”

紫英说我是只会公式不懂解题的那种修行人,她说的实际上是教我道法的风君子,这我也没法和她解释。只有反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