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回 仙乡无何有,玄关在此寻(下)

风君子:“只要你听我的话,石野就没事。这不是和你商量,是命令!想救石野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鬼修之法重新凝聚阴神,这里只有你会鬼修之法,只可惜你现在的修为不行。如果我们都没有办法,就只有等你了,你还不快去!”

柳依依看着我,泪眼婆娑,然后又可怜兮兮的看了风君子一眼,一闪身消失不见。风君子又指着柳老师说道:“柳老师,你现在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风君子:“回家去,好好洗个脸,吃顿热饭菜,再好好睡个觉。石野是为了救你才搞成这个样子。如果你再出什么事,石野这一番磨难岂不是白费了。他醒来的时候,肯定不希望看见现在这个样子的你。”

“他能醒来吗?”

风君子:“只要你好好的没事,我敢保证他也没事。”

柳老师是被风君子赶走的,她走后,风君子摘下了面具,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房间里只剩下他和紫英姐。风君子看着紫英姐说道:“我把她们都支走了,有些话只对你说。……阿秀做事不沉稳,柳依依则完全不懂人间事情,那柳老师是个普通人。只有你,阅历最多,人也聪明,不需要我多说什么。”

紫英姐闻言神色中又流露出绝望之意:“你的意思是……难道你那么大的神通,也没有办法吗?”

风君子:“你先不要绝望,办法还可以想的,石野的那面镜子就是关键。我实话告诉你吧,那面镜子就是正一三宝中的青冥镜。如果能够找回青冥镜,再想办法修复它,只要石野还在三界之中没有魂飞魄散,我就可以把他抓回来。”

紫英姐:“那如果他已经……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风君子:“先不要做最坏的打算。我听柳依依描述当时的场景,到现在也没有想通是怎么回事。如果只是阴神不可能挡住镇灵宝印中的红光,也不可能在普通人面前现形。石野居然都办到了,难道在那一瞬间他的修行境界突然有了突破?紧接着就被镇灵宝印所伤?其中问题的关键还是要找到青冥镜,只要我看一眼,就知道他在不在了。”

紫英姐:“可是我后来只发现了汤劲的尸体,连他临走时留下的镇灵宝印也不见了。”

风君子:“这就是你做事细致之处。柳菲儿和柳依依都没有想到怎么处理,是你赶在第一时间将那个地方收拾干净没有留下痕迹,否则现在麻烦更多。所以你办事我放心。……既然在你之前,有人收走了镇灵宝印,很可能也是同一个人取走了青冥镜。看来还是有人及时赶到了石野身边,甚至在我之前。”

紫英姐:“那我也去找青冥镜,总比坐在这空等要强。”

风君子摇摇头:“还是让阿秀去找吧。她是梅氏禁地的护法侍者,如果连她都找不到青冥镜,别人就更找不到了,连我都不行。”

紫英姐:“原来咻咻……”

风君子:“不要说了。我今天告诉你这么多秘密,是因为信任你,你不会泄露任何关于石野的秘密,也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韩紫英,我问你,如果石野死了,你那舍身之誓也就算完成了,你是怎么想的?”

韩紫英:“石野怎么会死!!!”

风君子:“他现在这个情况,如果是普通人,那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床上的他,只是没有神识的植物人而已。从医学的角度,他已经死了!如果不是金龙锁玉柱加上指环,他连气血经脉都护不住,那现在就真的死透了。”

韩紫英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双膝一软跪在风君子的身前:“如果石野死了,我也不想留在世间。如果真是那样,请你成全我。”

风君子:“你起来,我说他没救了吗?要等到阿秀找到青冥镜再说。我问你,如果找不到青冥镜怎么办?”

韩紫英:“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也要去找,哪怕是十年一百年。”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那石野就托付给你了。……实在不行,其实还可以去求另一个人,就是正一门的守正真人,那个老道士神通广大,说不定会有办法。”

韩紫英眼睛突然出现一线希望之色,她抬头道:“其实这世上,还有一位高人,神通不在守正真人之下,神奇莫测,她一定有办法。”

风君子:“谁?”

韩紫英:“忘情宫天月大师。她一生不见外客,修行界也很少有人听说过她。”

风君子的神情突然间变的很复杂:“你说的那位,那位前辈仙子……既然终生不见外人,也不可能来救石野,去打扰她,你根本进不了忘情宫,不如我们自己想办法。”

……

风君子口中说要等阿秀找到青冥镜,可这一段时间他也没闲着。他第二天请来了终南派的七心,房间里只留下他和七心,让七心对着我弹奏了一曲七情合击。而我,毫无反应!

“君子,石真人七情已灭,神识不再,恐怕难以回天了。”七心悄声对风君子说道。

“你小声点,千万别给别人知道了,否则恐怕还会出人命。”风君子低声对七心说道。他又拿起我的一只手,小声说了一句:“借神通一用,……我感觉他的元神未灭,只是我找不到在什么地方而已。”

……

又过了一天,张先生带着张枝又来了。仍然让紫英姐等人退出门外,张先生让张枝抓住我的胳膊,而他自己则把着我另一只手的脉门。足足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张先生摇头道:“张枝,你松开手吧,他的脉相没有任何变化。”

张枝:“五官八触已经断绝,这个人恐怕没了。风君子一定会很伤心的。”

张先生:“你小声点,暂时别让别人知道,否则只怕会出大变故。”

张枝:“也许可以去求守正真人想想办法,他不是与石野有师徒之缘吗?”

张先生:“我昨日已经见过正一门的和曦真人,正一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把石野的情况告诉了和曦,和曦对我说他也没有办法。和曦告诉我守正掌门这几天不在山中,不知去何方云游了。只要掌门一回山,他就会去请求的。”

……

这天夜里,我毫无知觉的身体躺在床上。虽然我不会觉得寒冷,但还是有人给我盖上了一床锈着牡丹的丝绵被。紫英姐坐在黑暗中轻轻梳理着我的头发,一面柔声细语的对我说话:“小野,为什么你和别人总不一样?学道之人爱已身贵为天下,而你有了天下人难求的好炉鼎,却不爱惜。……其实你也是爱惜自己的,所以你才会去爱护别人。你因爱一人而杀一人,却忘了自己也是被爱之人……”

说道这里她的声音哽咽起来,她伸手试了试眼角,等语气恢复了平静又接着说道:“我什么都看在眼里,心里什么都明白,可是没有人诉说,只有对你讲了。……我看风君子的神色,他心中只有一线希望,也不象以前那么自信。我看七心见到你之后的眼神,只有同情和惋惜。今天张家父女也来了,张枝出门的时候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都凉了!……如果你真的醒不来我该怎么办?我这么想是不是太自私了?……阿秀说她愿意献出瑞兽的元神内丹让我炼药救你,可是你受的根本不是伤,再好的医生也只能医病不能医命……”

韩紫英的语气顿了顿,用手理了一下前额散落的发丝:“小野,小野,我现在真有点羡慕阿秀,至少他是你第一个女人。……那天她偷了我一枚龙首丹,又劝你喝了那么多酒,我就知道她想做什么,可惜我不敢那样——也许我错了。……她告诉我她在人世间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可是我在人世间遇到了那么多人,最后找到的也还是你!……有那么多人都喜欢你,你可不能舍她们而去。”

她说着话突然间一俯身,脱了鞋子,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然后钻了进来,躺在了我的身边。她的头侧在枕头上对着我的耳朵说:“你还记得舍身之誓吗?我已经忘了,我对你,不是因为誓言,我宁愿没有发过那个誓!……我知道你喜欢那个柳菲儿,一样也会为她舍身,我现在明白了,我真的不介意的,只要你能睁开眼睛看看我。”

她的一只手伸出了被子,将一件外衣放在了地上,然后收了回去,接着又放了一件衣服出来……时间不大,地上散落着一片女人的衣物,亵衣上面正是那件珍贵无比的紫英衣。我的身体冷而僵硬,她的身体柔软而温暖。她赤裸着,就这样静静的抱着我,将脸颊贴我的胸口,痴痴的说道:“世上真有湘妃竹,那娥皇、女英的传说应该是真的,我的原身就是一只香飞麝,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的。……其实我想要的不是紫英衣,也不是要飞天,就是想如现在这样抱着你!……如果你能回来,我一定不会再错过机会,哪怕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徐公子注:香飞麝,又称麋麝或湘妃麝。芜城九连山脉中特有的珍希异兽,据说顺风可闻到它独特的芳香体息。于五百年前绝迹,但有人声称近几十年在山中打猎时还遇见过。)

……

也是这天夜里,风君子也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口中喃喃自语:“青冥镜哪里去了呢?阿秀搜遍芜城也找不到?如果有青冥镜,再把它修复,就有办法找回石野。怎么办呢!难道要我去学正一祖师,再炼制一面和青冥镜一样的东西?这得花多少时间!”

风君子没有注意到,在他家窗外的阳台栏杆上,凌空站着一个人,正在若有思索的透过窗户看着风君子。这是一个阴天,夜色很黑,他站在夜空中静悄悄的几乎无人察觉。这是一个高簪道士,长发如银丝般根根雪白,发髻上插着一根四寸长的剑形发簪,身披紫青色的道袍,道袍胸前正中赫然有一个白色的大补丁。

他看着风君子,眼神中充满疑惑不解,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上拿着一个圆形的东西,锈迹斑驳的青铜器皿,正是阿秀苦苦找不到的青冥镜。道士看着青冥镜微皱着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题,终于淡淡一笑,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

风君子要柳依依回昭亭山修行,可她还是忍不住溜回来看我。这一天,柳依依坐在床前,痴痴的用手指抚摸着我毫无感觉的面颊,一句话也不说,就像周围的世界并不存在。而阿秀也坐在床边,泣不成声的对着紫英姐说道:“姐姐,阿秀真没用,我搜遍芜城也找不到青冥镜……”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说话:“不用找了!我找到石野了!”是风君子走了进来。

“真的吗?他在哪!”

“石野就在我手里。”说话间风君子举起手中的青冥镜。

“青冥镜,你怎么找到的?”、“哥哥在这里面?快把他放出来。”、“石野是怎么进去的?他真在里面吗?”……本来屋里的气氛很压抑,突然一下就像飞出了一群喜鹊,变的叽叽喳喳嘈杂起来,风君子都听不清是谁在说话了。

“都闭嘴!听我说——”风君子终于忍不住喝了一声,周围马上就安静下来。

风君子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柳依依,你去给我泡杯茶……阿秀,我肩膀酸,你过来帮我揉揉……韩紫英,你就算了……我跟你们说,太希奇了!妈的,我家昨天闹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