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回 仙乡无何有,玄关此处寻(上)

(题记:很多读者曾经质疑为什么风君子说石野是“一流的性情”?本回中有个场景似曾相识,就是石野面对镇灵宝印的法术,只是真身换成了阴神,身后的人由韩紫英换作了柳菲儿。此时的石野已经知道了厉害关系,还是做了同样的选择,这就是他的性情。所谓“一流的性情”,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他根本连想都没想!别人可能会做各种选择,对错的标准先不说,但很难象石野这般纯粹。)

……

泽中出手很快,他离的很近,我能够感觉到镇灵宝印中的法力波动,一道淡淡的,而又犀利无比的红光向我打来。这是我第三次面对镇灵宝印中的红光:第一次是在面馆里,我受了伤,却应了紫英姐的舍身之誓;第二次是在齐云观,泽中受伤,我乘机将事情闹大。当我第三次面对的时候,已是金丹大成的真人,境界当然在泽中之上。可惜此时的我本非是金龙锁玉柱的真身,只是一个离体出游的阴神。

镇灵宝印发出的红光可以打得人魂飞魄散,而法印可以镇住一切变化的阴灵,恰恰是我这种阴神的克星。如果换一个场合,这红光也不能把我怎么样,阴神不能挫其锋可避开它很轻松,大不了用遁术离开。但是此时此刻,我丝毫没有想到要避,心中只在担心一个问题:“虚而无质的阴神,能否挡的住那犀利的红光?”因为在我的“身”后,就是毫无反抗能力的柳老师,我不敢想像红光打在她柔弱的身体上会是什么结果。

我凝聚了所有的精神力量,心中只有一念就是要挡住射来的红光。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身后的柳菲儿看见了一幅终身难忘的奇异场景。

在柳菲儿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的形状,虽然只是如毛玻璃般的光影轮廓,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那就是我的背影。紧接着,泽中手心里发出的一道红光如子弹一样打在这个光影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柳菲儿觉得自己的耳膜几乎要被空气中的压力震破了,一阵目眩耳鸣,有短暂的失聪。人影挡住了红光,然后和红光一起无声的碎裂,消散在空气中……。

这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形光影把泽中也吓了一跳,然后他就听见了耳边传来女子凄厉的呼唤:“石野——,哥哥——”这是两个不同的人发出的呼声,第一声来自绑在椅子上的柳菲儿,第二声来自突然出现在屋里的一位绿衣少女。她穿着一身绿色的宫装长裙,面容俏丽,肌肤如雪,正是柳依依。

柳依依出现在屋中,正好看见“我”的光影碎裂,口中凄呼一声“哥哥——”同时从她的身体里分飞出一片点点银光,飞旋着就打向门口的泽中。

泽中虽然意外,反应也还不慢,右手划圆,镇灵宝印红光再现,在身前挥出了一个大大的“印”字,就似在一面虚空屏幕中的投影。点点银光打在这个法印上,居然叮咚有声,立刻看出了区别。银色飞芒一共十八枚,形状是一样的,都象一只只透明的蝴蝶。其中九枚被法印挡住,停在半空旋转,另外九枚则是无声无息的反弹回来,飞过柳依依的身侧,钻入她身后的墙壁中不见。

泽中这才来得及开口说话:“何方阴灵——啊!”他只说了半句就发出了一身惨叫。原来刚才消失在柳依依身后墙壁中的飞芒,竟然无声无息的从他身后的墙壁中射了出来,直击他的背后。泽中本就是仓促出手,这次没有避开,九道飞芒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并没有出现血肉横飞的场面,那九点飞芒仿佛是虚而无质的东西,泽中的衣服都没有破。但他只觉得一片阴寒之气瞬间侵入五藏六腑,半身经脉郁结,神气立衰,面前祭出的法印也陡然光芒暗淡。法印光芒一暗,另外那九点飞芒也突破了阻挡,悬停中突然加速射出,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身上,血光飞溅中又飞回到柳依依的身边。九虚九实十八片银色飞芒,正是风君子等人以万载沉银魄与柳依依一体炼化的法器“思月蝶”。

泽中怪声惨叫,镇灵宝印脱手落地,身体向后飞出了门外。接着就听见他又踢开了一扇门,飞速的逃遁而去。柳依依没有去追泽中,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她一抬手,一点银芒在柳菲儿身后飞过,绳子立刻断成几截落在地上。柳菲儿已经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刺激的有点发傻了,愣愣的问了一句:“柳依依——?”

“堂妹,是我,我们快走,快去找哥哥,他现在很危险……”柳依依的声音很焦急,已经快要哭来。我曾经多少次设想过柳依依和柳菲儿见面会是怎么样一种场景?她们一见面就认出了对方,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

……

远在芜城的另一侧,知味楼二楼有一间屋子的灯光还亮着。韩紫英坐在那里查看知味楼第一天开业的流水单,石之秀在一旁倒着一杯茶说道:“姐姐,我们也尝一尝神木绿雪茶吧,这是白天柳依依给的茶叶。”

紫英姐微嗔道:“阿秀你真顽皮,茶不是依依给的,是你自己要的吧?……哎吆!”两人突然同声低呼,原来韩紫英伸手接茶的时候,两个人的手莫名其妙的同时一颤,杯子落地摔了个粉碎!

“阿秀,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觉得心里这么慌呢?”……“姐姐,我也是,突然就心惊肉跳的。”……“你也有是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好害怕,就想哭!”……“姐姐,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

在芜城市某小区的一栋居民楼里,所有人家的灯光已经熄灭。某户人家三楼挨着阳台的一间卧室中,风君子侧躺在床上已经谁着了。他的嘴角压着枕头,口水还打湿了一小片枕巾,睡得很香,连梦都没做。突然间,他从床上一挺身坐了起来,睁开眼睛用手摸着胸口,嘴里喃喃自语:“怎么回事?好好的突然就醒了!”

他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猛的又睁开了,口中小声惊呼道:“石野出事了!怎么不见了!他哪去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得去找找他——”

你们问“我”此刻正在哪里?我正盘腿坐在状元桥的桥洞下,面色沉静如水,而我手中的青冥镜,已经不翼而飞。但那不是真正的“我”,只是一具没有感觉、不能思考的躯壳,一个没有意识的肉体。那么真正的我哪里去了呢?

当镇灵宝印中的红光打中我的光影时,光影碎裂,我在这个世上也消失了。我没有晕过去,也没有失去知觉,更没有感觉到自己受伤。我只是觉得眼前一暗又是一亮,就像梦中遁术发动,进入了一个不知名的隧道。这隧道不知长短,不知通向何方,我只是漫无目地的向前飞行,不清楚自己的速度有多快,耳边传来很多杂乱的声音。

有婴儿的啼哭声,有金属的碰撞声,有风吹山林树梢声,有学校上学放学的铃声,似远似近,听的不是十分真切。渐渐的,通道变的空旷,声音也趋于平静。我看见了两个人的影像,是一男一女,我直觉感到那是一对夫妻。他们出现在离我远远的上方,男的英俊高大,女的美丽温柔,正在用慈爱温馨的目光静静的看着我。

我并没有来得及多看几眼,这条通道似乎就快到了尽头。远远看见正前方通道的尽头处,站着一个人,这是一个人,而不是一条人影。他是一个高簪道士,头上插着一枚剑形的发簪,左手托一柄金色拂尘,右手高举在面前,掌心中有一个圆圆的东西。我只看见了这个人的轮廓,因为他的掌心中那个圆圆的东西正发出一道明亮但不刺目的白光罩向我,这光芒让我看不清他的面目。

下一瞬间,我就像被一股力量吸引,陡然就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这个地方上没有天下没有地,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没有边际也没有尽头。我只是一种纯静而平和的意识存在,感觉非常非常的安祥,没有任何不知所措,甚至也没有任何念头和思考。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我不知道什么是时间,我可能在这里只停留了一秒钟,或者是一万年。

此时的我是不知道世上所发生的一切的。柳依依出现在那间屋子里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并不知道她来了。从那时开始,一直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我都不知情。至于前文以及后面讲述的种种情景,都是我很久之后断断续续听柳依依、紫英姐、张先生、风君子甚至还有守正真人不同的转述,才能拼凑起一个完整的情节。(徐公子注:石野你也上窜下跳九十多回了,该躺下休息休息了,让其它人多说两句台词。)

最先在状元桥下找到“我”的当然是风君子,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这个地方。第一个找到风君子的是柳依依,柳依依来去如鬼魅,很快通知了紫英姐和阿秀。

……

离状元桥最近的地方当然是绿雪茗间,我就躺在绿雪茗间后室的那张床上,毫无知觉,也听不见身边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风君子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摘下了柳依依手上的锁灵指环,戴在了我的一根手指上。他告诉其它人,没有他的吩咐,千万不要把它摘下来,然后就面色铁青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听说我出事的消息,张先生也来了。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掀开我的眼皮仔细观察了一番,什么话都没说,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接着他用伏魔大阵中的七道法器在绿雪茗间的后室布了一座法阵,告诉其它人不要把我搬出这个房间。

……

韩紫英、石之秀、柳依依、柳菲儿四个女子围坐在我的四周。紫英姐无声垂泪,阿秀在那里抽抽嗒嗒,柳依依面容凄绝,柳老师哀伤中还在喃喃自语:“都是因为我……”风君子抱着胳膊站在屋角,一手托着下巴愁眉紧锁,脸上居然还带着那副七心面具。他以“神秘高人”的身份出现的,不想在柳老师面前暴露面目。

“你们先别哭了,哭得我头痛,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等石野死透了你们再接着哭也不迟!”风君子沉默了半天,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公子,你是说石野还有救?”紫英姐最先反应过来,止住泪水回头问他,还算她乖巧,记住了风君子的吩咐,当着柳老师的面叫他公子。

“哥哥没事吗?你有办法救他!怎么不早说。”柳依依和阿秀齐声问道。

“这位先生,如果你能救石野求你想办法救救他,我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的高人。只要你救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柳老师转过身来哀求风君子,看那样子就想给他跪下。

风君子闪身让到了一边,皱着眉头看着这四个人:“如果你们真想救他,就要听我的,行不行?”

“行!怎么样都可以!”

风君子眼珠子转了转,指着阿秀说道:“石之秀,你不要在这里抽抽嗒嗒,你想办法把石野的那面镜子找回来,有了那个镜子,我就有办法把石野的阴神找回来!……镜子怎么会丢了呢?”

阿秀答应一声,擦了擦眼泪起身就走,转眼就出了门外。风君子还想叫她都没有来得及。他叹了一口气又对柳依依说道:“柳依依,你现在没有了锁灵指环,不能常留此处,回昭亭山中去修行。”

柳依依:“我不放心哥哥,哥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