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回 风邪染外客,情动忘我形(上)

五十!这么贵?还不如出去抢劫!要知道,在当时这个价可以买几百斤大米,怎么会这么离谱?我还没说话,柳依依先问了:“风君子不是说卖二十块一杯吗?”

紫英姐:“肯花二十块钱喝一杯茶的人,也不在乎多花那三十。这里的绿雪原茶,人间千金难求,五十还是太便宜了!依依,你就别管别的了,冲茶收钱就行,有没有人来喝没什么关系。再说了,绿雪让你在神木林中采的那些茶叶,你一天也泡不了十几杯。”

阿秀在旁边眨着眼睛道:“那我们一天就卖十杯茶,每天石野哥哥还要喝呢。就这么定了,依依,你别担心,我来帮你。”

紫英姐:“我找来了八只一样的茶杯,这些可都是宋朝官窑的东西,阿秀你看好了,可别让客人打碎了弄丢了,再找可不容易。”

柳依依:“放心好了,我坐在这里,是不会让杯子落地的。”

三个女人叽叽喳喳又聊了好一会,柳依依平时言语不多,可是和阿秀与紫英姐在一起,人也变得活泼多了。直到天快黑的时候,紫英姐才拉起阿秀:“阿秀,你陪我去逛一趟商场,帮柳依依买几套衣服,让小野多陪她一会儿。”

一听说要逛商场买衣服,阿秀起身和紫英姐走了,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柳依依一眼,指着她道:“依依的身材和七心差不多,哪天也应该劝劝七心买几套女人穿的衣服,她天天穿着那一身灰衣真不好看!”真是难为阿秀,什么不沾边的事情都能想到。

紫英姐和阿秀关上门走了,茶室里只剩下我和依依。天色暗了下来,我们俩谁也没想到去开灯,因为我们的眼睛根本就用不着灯光照明。依依很自然的伏过身来,投到我的怀中,这是她感觉最舒服的地方,我们每次见面她差不多都是这样,就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

我像以前一样轻轻揽住她的腰,在她耳边柔声道:“依依,喜不喜欢这个地方,我还怕你会不习惯呢!”

柳依依:“喜欢,当然喜欢!哥哥的心真细,什么都替依依想到了。”

听见这话我有点惭愧,心细的人可不是我。最早出这个主意的是风君子,但风君子真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他只和紫英姐提了一次,安排这一切的是紫英姐。我又在她耳边道:“其实你不必谢我,都是紫英姐安排的。”

柳依依:“紫英姐姐真是好人,阿秀也是好人。”

“依依,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是好人?”

柳依依:“只要对哥哥好的人,就是好人。”她的心性很单纯,逻辑也很简单。

这一天,我搂着依依陪她聊了很久,和她讲我在芜城中的认识的各种人和各种事,她只是静静的听着不插话,只是在担心处很紧张的抓住我的手臂。后来她问我:“你说我有一个堂妹是你现在的老师,什么时候我可以见见她?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她堂姐了?”

依依这句话问的有趣。依依当年死去的时候是十三岁,在迷离中不知岁月二十年,后来认识了我,又被风君子带上昭亭山修行一年有余。前后算起来,她应该是三十四岁,可是不能这么算!那么她是十四岁?看心性有点像,但也不是!柳依依到底多大年纪说不清楚,难怪风君子曾经对张枝说他也糊涂。

柳依依提到了柳老师,我想她们应该到了见面的时候,现在柳依依的茶室就开在学校西门口,她们俩迟早自己也会碰面的。为了这一刻,其实我早就做了铺垫,在梦中和柳菲儿讲了柳依依的事情,也告诉她依依将到芜城来开一间茶室。我说的基本上都是实话,只是省略了风君子,用一位神秘的世外高人来代替。风君子的秘密,我不能私自泄露给他人,这是他早就警告我的,也是我丹道入门所受的戒律之一。

我告诉依依:“你别着急,我这几天就去找她,安排你们俩见个面。”

……

绿雪茗间不着急开业,紫英姐要阿秀陪着柳依依在芜城先逛几天,熟悉熟悉二十年后这个人间。而知味楼在第二天正式开业了!很多人记不清一九九一年元旦那天这个世界上发生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对我来说,那一天只有一件大事发生。

当时的店铺开业,虽然不像十几年后那样请领导、演员来捧场,但也是要放鞭炮送花蓝的。我没有想到,这一家知味楼面子倒不小,送来的花蓝有也不少,在大门两侧把半条街都摆满了。最醒目的当然是荣道集团的花蓝,也算是张家自己送自己,还有荣道集团不少关系单位,算是凑个热闹给个面子。有意思的是,还有几个很特别的花蓝,这是别的店铺开业不可能收到的。

一个是芜城市佛教协会的,我一看就知道是九林禅院送的,因为佛教协会的牌子就挂在九林禅院的门口。还有一个写着芜城市政协,应该是广教寺活佛送的,因为他老人家就是市政协副主席。另外一个写着齐云山风景区管理处,应该是正一门送来的。还有一个花蓝的条幅上写着江滨派出所,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班同学季晓雨的父亲就在那里当所长,这家酒楼的股东之一曲灵也曾在那里工作过。最让我感到最意外的一个花蓝是石柱村村委会送来的,我开酒楼这件事,怎么让我们村村长知道了?

正一门的泽仁穿着便装也来了,修行界还来了个客人,居然是宣花居士,也就是终南派的弟子七花。七花上门祝贺同时也是为上次的事情致歉,宣花居士告诉我本来他的师弟七心也想来,但她不喜欢太热闹的场面,就让宣花居士代为祝贺了。开业这天真是热热闹闹,紫英姐穿了一身金、红两色绣花纹的旗袍,忙里忙外招呼着客人,是酒楼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而我这个“老板”却插不上手帮些什么,只能在大厅里坐着,柳依依在一边给我倒茶。这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客人,他没有理会别人,而是直接冲我走了过来。走到近前小声笑道:“石老板,恭喜你啊!我今天有一份大礼要送你。”

“古处长,你怎么来了?快请坐!依依,给倒杯好茶。”来人竟然是我的“上司”古处长。看见他我当然要客客气气的打招呼,然而心里却在打鼓。这人找我,恐怕没什么好事。

古处长没有坐下,而是小声道:“这里人多耳杂不方便,有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

靠!果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怎么偏偏挑在这一天。地方倒是有一个,就是二楼的君子居,那个地方关上门最适合商量阴谋诡计了。我和紫英姐打了声招呼,把古处长请到了二楼君子居,倒上茶,关上门。

“古处长,现在没有别人了,你有什么新任务就说吧。”

古处长笑了:“今天是你酒楼开业大喜的日子,现在派给你任务,那我岂不是太煞风景了!你放心,我不是有任务来的,我是送大礼来的。”

“你太客气了,哪好意思让你送礼,你以后常来捧场照顾生意我就很感谢了。”

古处长:“呵呵,我就是来和你淡生意的。”

“生意?什么生意?我们酒楼只有酒菜的生意。”

古处长:“哪有那么简单,你就不和工商、税务、治安、卫生各个部门打交道?这也是很麻烦的事,我现在送你的这份礼物,就是让你以后免了这份麻烦。只要你这家酒楼挂靠在我这个处名下,就可以是情报部门的活动点之一,以后没人来查你,我还可以给你申请免税!怎么样,这份礼物满不满意?”

“挂靠?什么意思,我不懂!”

古处长:“也简单,就算我们这个机构的下属单位。当然有很多好处的,你可以赚到很多别人赚不到的钱,有些出格的地方别人也不会来查你。股份嘛,我就不要了,每年交点管理费就可以了,那点钱比你赚的要少多了。你想想,你一年少交多少税?”(徐公子注:九十年代初,确实出现了不少特权部门的挂靠单位,当时看这些企业赚了不少不当利益,但也为后来的产权混乱与纠纷埋下了伏笔。)

“古处长,谢谢你的好意。这家酒楼也不能算是我的,再说了,我只想老老实实做生意,不想牵扯别的事情。”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就算古处长能给我很多好处,但也等于将这家酒楼牵扯到他那个不明底细的机构中。我一个人牵进去也就算了,我可不想整个酒楼的其它人也跟着牵扯进去,尤其像紫英姐、张枝这些很特殊的人。

古处长见我如此回答微微有点意外:“小石,你年纪小还不太懂这里面的门道。这样的事情,别人求之不得,巴不得来找我,你居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我劝你还是再考虑考虑……”

“古处长,那你究竟想要我干什么?不会仅仅是给我好处那么简单吧?”

古处长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其实吧,我就是想多安排一个活动点。执行什么特殊任务时,有个落脚、接头的地方。”

我看着古处长,想了想,答道:“我是开酒楼的,来的都是客。不管什么人,只要进门点菜,出门时付钱结帐,我也不能不接待啊?”

古处长:“那就这样定了,我只是希望有什么特殊任务时,我会提前跟你打招呼,有一些特殊的安排,我们也好监控。比如我现在坐的这间房间,用于交换情报和接头就很好,你明白了?”

现在还不是和古处长翻脸的时候,只要他不过分,我还是答应他比较好:“古处长,如果你想把知味楼作为一个定点的活动场所,我也不反对,只要你们自己别暴露就行,我会打招呼的。这事只有我知道,没必要让酒楼中的其它人都知情。”

古处长点点头:“这样就好,至于我说的挂靠的事情,你再考虑考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

知味楼开业这一天可以说一切都很圆满,除了古处长这个不速之客。古处长的提议我不是很明白,我想我有机会去问问张先生,他一定能给个好建议的。白天的时候在酒楼看见了张枝和曲灵,但是没有见到柳老师。知味楼开业她居然没有到场,是不是不想凑这个热闹?

是时候去找柳菲儿说柳依依的事情了,我打算今天夜里就到她的梦中告诉她。我隐约觉得,如果柳菲儿在现实中见到了依依,很可能是一个转机,一个我们的关系从梦境回到现实的转机。

我没有直接发动梦中遁术去她的身边,而是在状元桥的桥洞下盘膝而坐,取出了青冥镜。青冥镜有一项妙用就是可以用来施展“圆光镜”的法术,将我的眼前圆光溶入到青冥镜的镜面中,就可以看见想看见的东西,今天是我第一次用青冥镜去施展。我想看看柳老师在哪儿?有没有睡着?如果她自己不做梦,我也去不了她的梦中。

圆光镜发动,青冥镜中立刻就像电视屏幕一样出现了光影,我一眼就看见了柳老师,然而眼前的场景却让我大吃一惊!青冥镜差点没有脱手摔到地上,光影也碎了。

我刚才那一撇之间看见了什么?我确实看见了她,她不在宿舍里,也不在江滨小区那套新装修的房子里,更不在青泉镇她父亲的家中,而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门窗紧闭,屋子里放着一桌一椅。柳老师坐在椅子上,头发披散、衣衫凌乱,双手反剪被绑在椅子背后,嘴上也勒系着一条丝巾,她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呜呜”含糊的声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