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回 紫气红云砂,神木绿雪茶(下)

“我听说过,昭亭山神庙还有她的塑像,来历就不太清楚了!”

张先生:“传说她是昭亭山中一棵千年的茶树精灵,在武则天时,被封为昭亭山神,没想到她今天仍在昭亭山中。千年神木之茶,这是绿雪原身的一部分。能够将绿雪茶带入人间,就说明绿雪已经是风君子的女人。这种事情没法说清楚,他用这杯茶来告诉我。”

“原来绿雪是一棵茶树?”

张先生:“已经不能算是一棵树,得千年山川灵气修行,早就化形为一个女子。”

“张先生你见过她吗?”

张先生:“我怎么可能见过她?不过据《芜城州府志》记载,有一个人曾经见过她。”

“谁?”

张先生:“唐代诗仙李白。据说李白游昭亭时,带醉吟诗赏月,曾有一绿衣仙女自月光中现身相见,煮茶对坐,听太白吟诗。民间猜测就是山神绿雪显灵。”

那部《芜城州府志》内容太多,到现在我只看了一小半,还真没读到这一段。张先生看过,知道绿雪的传说。听到这里我又问:“张先生,你知道了,打算怎么办?”

张先生又叹了一口气:“儿女之情,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办。可怜张枝,对他一往情深!不知此番心愿是否能成?”

我怎么听张先生的语气有点不对?他的意思好像是就算风君子有绿雪,只要他回心转意答应娶张枝,张先生也认了!风君子借一杯茶告诉张先生绿雪的事,用意应该不是如此!我忍不住劝道:“张先生,风君子曾经对我说过,他会想办法解了张枝身上无形之刺。”

张先生:“这你就不明白了,就算张枝有无形之刺,也不必要一定就喜欢他。以张枝的心性,如果不是真心喜欢,那就宁愿不去理会,无形之刺倒不是最重要的。难得的是,这人不怕无形之刺,而张枝也是真心喜欢他,这两件事情合在一起实在是可遇不可求。”

“你真是这么想的?”

张先生:“世上情这一个字,不可以强求。他如果不愿意,我也没办法。但是他和张枝打了那么多交道,应该是对她有所好感,说明此事还有余地。他虽有绿雪,但毕竟不能去山中去做一棵神树,也不可能在人间娶她为妻。”

“如果是这样,你不觉得张枝有点委屈吗?”

张先生:“委屈,我的女儿当然是太委屈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至少我现在知道了一件事,那风君子不是滥情风流之人,也算是一点安慰。”

“你这又是怎么知道的?”

张先生:“少年人血气方刚,有男女之欲很正常。我听说终南派的七心是人间绝色,而我的女儿张枝也不是一般的女子。风君子和她们在一起时,如果想有什么非礼之行,恐怕早就做了,那两人都不会拒绝。可是据我所知,他并没有!这个人,既然能和绿雪相好,说明他心中有情有欲,可是言行并不为美色所惑,也不负君子之名。”

没想到张先生对风君子的印象还很好,尽管风君子告诉他绿雪的事情,算是对张先生“相亲”一种委婉的拒绝。我又问张先生:“如果他真的接受了张枝,那岂不是负了君子之名?”

张先生看着我:“你这句话,是替你自己问的吧?你想问你该对韩紫英如何是不是?事情是不一样的,韩紫英在人间,绿雪不在人间。不过呢,道理也差不多,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别人说什么都没用。看来我只好找个时间和张枝谈一谈了,告诉她这件事,做父辈的,尽管再操心,也只能如此了。”

没想到张先生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我和风君子的情况可不太一样,不提也罢!转移话题道:“你方才为什么不问问风君子的门派来历?我记得你曾经很好奇。”

张先生:“我原本想问来着,可是那一杯茶再加上这二十八道器符,让我反倒不好问了。”

“为什么?我本来也打算听听呢!”

张先生:“随手端出紫气红云灵菊砂,倒出一杯千年神木绿雪茶,然后将正一门辛苦炼化的二十八道器符就这么送给了知味楼,眉头都没皱一下。……如此气度,天下修行弟子中少有!”

“我觉得没什么呀?”我心里虽然觉得风君子刚才的举止很大方,也很潇洒,但并没有象张先生说的那么夸张。也许我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再说我如果有那些器符,也会愿意拿来的,用不着皱眉头。

张先生笑了:“没什么?……近朱者赤,你石小真人不愧为守正老神仙的关门高弟,气度也是不同凡响。可是别人就很难做到了,别看他年纪小,至少修行界一般人的门下很难调教出他那种人才。我如果一定要追问他的来历,万一问出他是张枝的长辈,甚至是你我的长辈,到时候岂不尴尬?还不如装糊涂,不如不问!”

我记得风君子曾经在飞尽峰上,蒙着面对七叶说过,就算终南派登峰掌门也要叫他一声师叔。后来他告诉我不必当真,但我总觉得他不象是随口胡说。今天张先生好像看出一点什么来了,但是这个老油条干脆装糊涂。只是他也认定我就是守正真人的关门弟子,连风君子也一口咬定替我易筋洗髓的人就是守正,我觉得天下最糊涂的人就是我!

……

告别了张先生之后,我端着红泥碳火炉,紫英姐提着细嘴铜水壶,一起陪柳依依去绿雪茗间。柳依依是二十年后第一次再见芜城,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很多地方她已经不认识了,确实这二十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紫英姐是一个很容易相处的人,很快就和柳依依混熟了,柳依依拉着她,她则给柳依依指指点点,介绍芜城今日风貌。

走在路上我想起来忘了一件事,我本来想问张先生认不认识梅存菁?在《芜城州府志》的最后一页,张先生的留言在梅存菁之后,言语之中认识上面那两个人。这事不着急,有机会再细问吧,现在还是先把依依安顿好。天还没有到黄昏,街道的屋檐墙角之间还有阳光照射下来。柳依依虽然戴着锁灵指环,但还是尽量挑阴影处走,偶尔也会到阳光之下,留下淡淡的影子。

她是一个阳光下的鬼?真是不可思议!不知道路上那么多行人,会不会发现身边有这么奇妙的存在?想到这里,我也注意看路上的其它人,发现路人的神色都很怪,尤其是看见柳依依的时候,那表情就像看见了鬼。这是怎么回事?本来紫英姐和依依这一对大小美女走在路上,回头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但也用不着这个表情!难道……

我看了柳依依一眼,突然想明白了,不禁自己笑了。风君子让柳依依回芜城,又让我接她到绿雪茗间,考虑的是挺细致了,安排的也很周到了,可是他百密一疏,终究忘了一件事。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号,已经是冬季,虽然芜城地处江南不算太冷,但毕竟是入九的天气,路上行人已经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但是看柳依依,仍然是一身绿色的宫装衣裙,手臂和小腿都露在外面。

柳依依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见她这样子习惯了,一时之间也没想到,风君子更是粗心了!我刚想到这一点,紫英姐就笑着回头对我说:“待会儿我们先去绿雪茗间收拾一下,晚上我去给依依买几套新衣服,她现在这样子漂亮是漂亮,就是太显眼了!”

原来紫英姐也注意到了柳依依的打扮不对,至少是不合世俗。依依听见紫英姐的话很高兴,又有点疑惑的问:“我可以穿人世间的衣服吗?我现在这件衣服是绿雪姐姐送的,和我阴神化形一体。”

紫英姐拍了她一下:“依依,你说话小声点,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就不要在大街上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只要你戴上这个指环,就可以穿商店里卖的那些衣服。今天你先不要去逛街了,我先帮你买一套,以后你自己去挑,喜欢穿什么样的就穿什么样的。”紫英姐说话的时候看了柳依依手上那枚指环,表情有掩饰不住的羡慕。

走到学校西门外的时候,柳依依远远指着芜城中学的大门,口中道:“我认识了,这就是芜城中学,大门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这是西门。”

真没想到,二十年来,这一路唯一没有变的是芜城中学的校门。我怕柳依依又想起伤心往事,赶紧拉着她的手,指着路边一块绿色的招牌:“依依,绿雪茗间到了,我们快进去吧,看那个地方你喜不喜欢。”

柳依依没有什么不喜欢的,走进绿雪茗间,几乎一桌一椅都让她感到新奇,在屋子里摸摸这个动动那个,爱惜的不得了。绿雪茗间前后隔开,前面是茶室,后面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居室。居室也是紫英姐布置的,风格淡雅,在古典和现代之间。有一桌,两椅,一床,一几,还有一个书架,一个衣柜。我注意看了一下,屋里没有镜子,床上有一个蒲团,和紫英姐给我在她家里准备的那间房差不多。

紫英姐笑着对依依说:“这是按风君子的要求布置的,你如果喜欢住在这里就住在这里,你如果觉得一个人闷的慌,就搬来和我一起住,我那里有地方。”

柳依依坐在床上,用手摸着紫英姐新准备的床单:“其实我晚上不在芜城,我还要回昭亭山中修行,只是白天在这里开茶室,这样就可以天天看见哥哥了。”

我忍不住问道:“晚上还要回昭亭山?那么远的路!”

柳依依:“哥哥你忘了!只要摘下锁灵指环,我就是阴神,用遁术来回很方便的。”

紫英姐笑了:“这叫有得有失,各有各的妙处。不过你摘下锁灵指环,就不能穿那些漂亮的新衣服回去了,除非是你走回去,世间虚实是不同的。……对了,锁灵指环一定要放好,可别弄丢了。”

正在说话间,有一个人从门外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进门就听见她在喊:“听说石野哥哥把柳依依接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只见阿秀跑了进来。

紫英姐指着阿秀:“依依,她就是石之秀,我们都叫她阿秀,你也见过的。”

柳依依:“阿秀,我见过,不就是原来的……”

她刚说到这里,身边的紫英姐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掩住了她的嘴唇,笑着冲她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要她不要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这时阿秀也坐到了依依的身边,拉起她的手:“柳依依,你来了就太好了,我本来以为知味楼开张,这个地方就要关门了。没想到石野哥哥让你来开茶室,我也来帮忙好不好,知味楼离学校太远。”

“好啊,有什么不好的?”柳依依口中答应,说话的时候眼神却看着我。

“阿秀,你不和紫英姐去知味楼?”我问她。

阿秀:“去呀,有空就去玩。但那个地方离学校太远,来去不方便。这里就在学校门口,有空可以照顾石野哥哥……来,依依,我们来收拾收拾吧,这个炉子和壶放哪?这么小的炉子和这么小的壶?能煮几杯茶?”

紫英姐笑道:“炉子和壶放外面的茶几上……这是绿雪茗间,不是大碗茶店。做生意,你们俩不懂。这里一天不用卖几杯茶,而且要卖全城最贵的,免的俗人来打扰。”

阿秀:“全城最贵,多少钱一杯?”

紫英姐:“一杯绿茶五十,就这么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