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回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容(下)

原来他是想找七心。想想七心对风君子确实很有意思,那身心相许之誓七心亲口对我说过她会认真的。如果风君子有事找她,七心一定会答应。想到七心,我又想到晚上要请风君子喝酒,想了想还是提醒他一句:“风君子,我告诉你一声,明天,我还请了两个人来喝酒,是张枝和七心。”

风君子的神色好像吃了一惊:“是谁的主意?”

“你就别管谁的主意了,反正她们俩都会来,我觉得张枝和七心之间……反正你自己也知道,到时候注意点,有个思想准备就是了。”

风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我不去就是了!”

这是给他过生日,他怎么能不去?我赶紧劝道:“你这又是何必呢?我觉得她们俩无论是谁,对你都不错,可是你对人却很奇怪?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风君子神色有点无奈:“石野,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找人问问。”

“那你就问我试试。”

风君子:“张枝对我好,那是因为我不怕她的无形之刺,七心对我好,那是因为我破了她的七情合击。这些事,和我们之间的感情本应毫无关系。假如天下还有人不怕张枝的无形之刺,破了七心的七情合击,那她们又该如何?”

他的想法有道理又没有道理,我劝道:“风君子,有一件事我也不想提,但既然你提到了我就和你说一说。我知道紫英姐一心一意对我好,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我丝毫不怀疑她的情意是真心的。七叶认为紫英姐喜欢我,是因为舍身之誓,那么天下如果还有人为紫英姐舍身又会如何?”

风君子:“没那么简单,韩紫英的舍身之誓,只是你们之间的缘份。就算没有这个誓言,她也会一样对你。”

“你看别人看得这么明白,怎么看自己就看不清楚了?无形之刺、七情合击,只是机缘,正因为如此你才和她们有了缘份,而感情是在缘份之后的,这种事情不能去假设。”

风君子:“你说的有道理,我心里也明白,可惜我已经有人了!”

“你心里有人没人我不清楚,但我觉得你不应该躲着她们。你不是要找七心吗?那你明天更应该去了。”

风君子:“我还有事找张枝,我明天还是去吧,事情一块都办了。”

“你找张枝还有什么事?”

风君子:“还不是柳依依的事!户口,柳依依的户口。……石野,你记住了,这是你欠我的人情,我不要你还,你以后对依依好一点。”

……

石记饭店现在的样子已经大大不同,后厨拆了,前后打通为一个大间。大间的中央又加了一个隔断墙,变成了前后两间。后面就是准备给柳依依将来休息的地方,前面是茶室的店面。这样一布置,店面就不大了,原来的桌子搬走了,又放了四张六棱形的雕花象鼻腿古式桌椅。

我和风君子到饭店的时候,紫英姐和阿秀已经把饭菜准备的差不多了。风君子见到阿秀就大惊小怪的叫道:“阿秀,你今天的衣服好好漂亮啊!新买的吗?”

阿秀挺胸道:“石野哥哥给我买的,是在芜城最大的商业中心大厦,漂亮吧?”

阿秀从头到脚这一套新衣服都是我给她买的。我开了一张发票,只写了服装两个字,拿给古处长报了,一共六百七十二块。风君子歪着脑袋看着我道:“石野,你小子好大方呀!”

紫英姐走过来笑道:“石野一向不小气。你们快坐,一会儿就开席。”

说话间七心童子到了,她是一个人走来的,仍然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衣,脸上带着面具。她这个样子虽然有点怪,但走在路上还并不算太奇特,主要是她的面具太精巧了,就像真的一样。她走进来对我们几个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坐到了风君子身边,从怀中掏出来一样东西递给他,淡淡说道:“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来不及准备什么礼物,只有这一件东西,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你猜七心送给风君子的是什么东西?居然是一把精巧的弹弓!金棕色的沉香木手柄弓形的分叉,很漂亮的弧度造形,上面还简简单单刻了几笔花纹,勾勒出不知名的草叶的线条。顶端镶嵌着筋索,这筋索是半透明的金黄色,不知以什么材料制成。这把弹弓简直不像一把弹弓,而像商店橱窗中展览的工艺品。我想起来了,七心第一次和风君子见面,就用七情钟发出的金光打坏了他的一把弹弓。

风君子笑道:“你居然还记得我的弹弓,比我自己做的好多了,谢谢你。”

紫英姐走过来说道:“七心,你怎么一来就送他生日礼物?我们还没告诉他是要给他过生日呢,就想给这小子一惊喜。”

风君子突然笑出声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五颜六色的小蜡烛放在桌上:“我多大了自己能不知道?早知道你们是这个意思!蜡烛我都准备好了,数数看,一共十六根。韩紫英你有没有准备蛋糕?”

紫英姐和我都笑了,这风君子原来早就猜到了。阿秀说道:“蛋糕没有,不过紫英姐做了黄金枣泥糕,你也可以插蜡烛的。”

说话间外面传来一声刹车声,然后就听见关车门的声音,张枝迈步走了进来。她进门的时候我们正在说笑,张枝指着风君子道:“风君子,有人告诉我你这几天心情不好,要我来陪你喝杯酒安慰安慰……怎么我看你还是嬉皮笑脸的,没有心情不好的样子?”

风君子瞪眼道:“就算我心情不好,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整天哭哭啼啼的吗?贾谊就是这么死的,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呸,这嘴不吉利,过生日谈什么死。”

“贾姨是谁?”阿秀好奇的问道。

风君子:“贾谊不是你姓贾的阿姨,是长沙王太傅。就是汉武帝大半夜不睡觉,问他苍生鬼神的那个。”

“后来怎么样了?”阿秀居然还要追问。

风君子:“后来?苍生还是苍生,鬼神还是鬼神!”

“过生日谈什么苍生鬼神……风君子,这把弹弓好漂亮呀!哪来的,又想去打谁家的玻璃?”张枝已经在风君子的另一边身侧坐了下来,很自然的拉住他的一只胳膊,发现了他手里的弹弓。

“胡说什么,这是七心送我的生日礼物。你的呢?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给我?”

张枝:“来的太急,要不,门外那辆车送你?”

风君子摇头:“不要不要,我又不会开,还没钱修车没钱加油。”

张枝:“其实我给你准备了一样礼物,就是拿不到这儿来。”

“什么呀?”我也好奇了。

张枝:“我派人装修知味楼的时候,在二楼设了一个小雅间,名子就叫君子居。以后你再找人喝酒,就有专门的地方了。”

风君子:“酒楼的事以后再说,人到齐了,可以开席了。我的老春黄呢?赶紧端上。七心,这种酒你还没喝过吧?”

酒菜上齐人也到齐,就直接开席。大家都轮流举杯敬风君子。张枝和七心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表情也是一冷一热。张枝的性格活泼开朗,几乎对紫英姐做的每一道都要赞叹一番。而七心一直默不作声,敬酒的时候也只是一手举杯用眼神询问。

我本来有点担心张枝和七心到一起,会生起什么事端,现在看七心如此,也就放心了。菜很可口酒喝的也很快,很快风君子脸就红了,就和熟透了的柿子一样。酒一多,大家的话也多了。张枝还是追问风君子:“我明明听说你心情不好,现在怎么又没事了?”

风君子看着杯中的酒说道:“有一件事情我没想通,后来又想通了。”

张枝:“什么事情?”

风君子侧脸向七心问道:“七心,你精通七情合击的法术。那么我问你,草木是否有情?”

七心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风君子会这么问她,她低下头思索片刻答道:“我非草木,所以我不知道。但是,七情合击对草木无用。”

张枝拉了风君子一把:“这就是你想通的问题?”

风君子又问:“张枝,你说人会不会愿意到山里去做一棵树?”

张枝:“当然不会!”

风君子:“这就对了,树也不会愿意到市井中去做一个人,这就是我想通的问题。”

张枝:“你这脑袋可真够怪的,一天到晚想什么呢!喝酒!”

风君子:“先别急喝酒,我有事情求你。”

张枝:“什么事就说呗,跟我客气什么。”

风君子:“和上次你给阿秀办的事情一样,你再帮另一个人办一份档案和户口。这事普通人办不了,但以你们荣道集团的关系,一定没问题的。”

张枝:“又是一个无根之人?男的女的,多大年纪?”她显然不知道柳依依的事情。

风君子:“女的,年纪多大我也糊涂。十六、十七、十八都可以!名子叫柳依依,照片回头给你,其实你不久之后就能见到她,这家饭店要改做茶室了,茶室就是她开的。”

张枝用狐疑的眼光打量风君子:“她和你什么关系,人漂亮吗?”

风君子笑着用手指了指我说道:“石野和我什么关系,柳依依就和我什么关系。其实这件事情本来应该是石野求你,他脸皮嫩不好意思开口,我就帮他说了。至于漂不漂亮,我认为还是很漂亮的,石野,你说是不是?”

张枝松了一口气,口中故意道:“如果是石野的事情,我就帮忙,人家可是正一门的长辈。如果是你的事情,我才懒得管呢。”

看来守正真人出关亲口为我圆谎的事情已经传出来了,算起来张枝和七心都和泽仁一辈,那我就成了他们的长辈了,这搞得我很尴尬。这时就听风君子一拍桌子:“什么长辈不长辈,酒桌上没大没小,他喝多了照样醉。……七心,我敬你一杯酒,先干了,我也有一件事情求你。”

“什么事?”七心只低低的说了三个字。

风君子:“我想请教炼器中的合器之道。”

“现在吗?”七心仍然只说了三个字,眼睛看着酒桌上的其它人,语气有点犹豫。

风君子:“当然不是现在,你如果方便,又有时间的话。”

七心:“明天,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可以吗?”

风君子:“好,说定了,谢谢你,再敬你一杯。”

张枝看着他们两个,突然插话道:“七心,你一直都戴着面具,认识你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七心闻言没有理会张枝,而是看着风君子问道:“要摘吗?”

风君子似乎暗叹了一口气,答道:“摘了吧,这里也没有外人,除了张枝和阿秀,我们都见过你的面目。”

七心伸手揭下了面具,露出了秀美绝伦的容颜,今天和以往还有不同,也许因为酒的原因,原本雪白的脸颊多了两道红韵。无论是谁,乍一见到七心的容貌,第一感觉都是心跳与窒息。张枝的神情凝固了,甚至轻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再说话。

这时就听见阿秀的声音:“七心,你长的好美啊!……张枝,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其实你也很漂亮的,不仅漂亮,而且性感。”

阿秀这丫头,居然连性感这个词都学会了。这时张枝才愣过神来,悄悄伸手在风君子的腰间掐了一把。风君子装作没有反应,举杯道:“多谢诸位为我庆祝十六岁大寿,今天我要即席赋诗一首,送给诸位美女。”

紫英姐笑道:“十六岁大寿?你可真是前辈高人!什么诗,我们洗耳恭听。”

风君子倒满一杯酒,一饮而尽,带着醉意吟道:“七言绝句,诗名《临妆》——寄言东邻女,赏心莫效颦。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容。……只要悦目,就是美女;只有赏心,才是佳人。”

“好诗!好诗!”众人齐声喝彩。只有七心轻轻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悄声道:“君子,你作的是五言绝句,不是七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