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回 春风化丝雨,落叶成秋泥(下)

津贴涨了,可是物价涨的更快,每月一百块,叫我干这种工作,简直跟逗人玩一样。我正要和古处长告辞,古处长又叫住我问道:“你有一件上衣破了?那就算执行任务的损耗吧。你再去买一件新衣服,拿发票到这个研究所来报销,不要和我客气。”

“衣服?和原来的一样的吗?开多少钱发票!”

古处长笑了:“无所谓,随便你,只要是一件衣服就行,哪怕是芜城最贵的衣服,我都可以给你报了。……我们这个机构有很多规定很奇怪,其实很多其它的国家机构也是一样的,国家规定的津贴很少,但是执行任务的经费控制的却不严。小子,你可以在这方面补贴补贴,我也是看你人太老实,才告诉你这个,这些门道别人都不用我提醒。”

原来还有这种好事?早知道我撞树的时候把裤子和鞋也给弄破了!最贵的衣服?我并不喜欢买太奢侈的东西,可是我可以给别人买东西!想了想又问古处长:“男式女式有要求吗?”

古处长看着我,表情有点好笑:“发票上非得写男女吗?只要你别给我开件貂皮大衣就行!……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还有这种心思。”

……

再回到学校上课,时间已经过了五天。风君子说话算数,真的把阿秀放了回来。阿秀的神情有点憔悴,看来这一阵子关禁闭的滋味不好受。季晓雨好心的问她家里的情况怎么样?阿秀一脸忧郁只是摇头。

阿秀看见我的时候,叫了一声:“石野哥哥——”,差点没有扑到我怀里。我赶紧伸手扶了她一把,这丫头,别忘了这是在教室里。阿秀看我的眼神水汪汪的,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亲人。我看着阿秀,心情也很复杂,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时就听见了有人大声咳嗽,是风君子。阿秀听见了咳嗽声,低头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接下来的两天,阿秀还和以往一样。每天早上将我的坐位擦的干干净净,放好豆浆和早点等我吃早餐,下午给我端来一杯清茶,让我上课前提神。如果说有改变的话,有两点。第一是她端来的不仅是一个白瓷杯,还有一把紫砂壶,就是风君子经常端在手中那把紫砂壶。这丫头,终于学乖了,每天下午主动给风君子泡一壶茶。风君子接过茶壶的时候,总是笑眯眯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满意。另一点改变就是阿秀看我的眼神,纯真中带了几分羞涩,眼睛总是想说话的样子,连叫石野哥哥的时候,声调也变了,变得软绵绵的。

有一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是心里痒痒的,说不出来的萌动滋味。前几天事情多,我也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现在突然平静下来,就忍不住去回忆最近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这几天看见阿秀,我总是想起那天夜间的旖旎春光,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经历男女欢爱,眼中所见的是我心中所想的柳菲儿,但那个人却是阿秀。这天我在菁芜洞天中翻着从纪念馆中“偷”来的古书,枯燥的数术我看的似懂非懂,渐渐就走神了。

我想到了阿秀,又想到了我“失身”的那个夜晚,渐渐又想到男女之事。再看眼前的书,突然又想起了在纪念馆的那天夜里,那个赤身裸体勾引我的金小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有点乱,身体也忍不住有点发热。

真人是否无欲?风君子教我的丹道并不是禁欲之道,何况他自己也曾在昭亭山上失身,后来就经常往山上跑,我都不用想也能猜到他是见那个女子去了。师父尚且如此,何况我这个徒弟呢?我曾经历过色欲天劫与妄心天劫,这并不意味着我心中已经无色无欲,而是相反,我对此理解的更加真实透彻。像我这种修行人,真情真欲还是免不了的。

心欲纠缠不适合在此修行,我干脆走出了菁芜洞天,靠在赤脂石壁上坐了下来。有人因情而思欲,有人因欲而生情。而此刻,我想去见一见柳老师,再去她的梦中。

……

这一次她的梦境居然是坐在青漪湖边的草地上,很像那次春游时的场景,远处可以隐约看见齐云山上齐云观的轮廓。我顺着湖边走向她,她看见我的时候,我举起左手,用中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她的神色怔住了,然后突然就像想明白了似的,冲我微微一笑:“石野,我又在做梦,对吗?”

“是的,我们又在梦中见面了。”我也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和她肩并肩面对着青漪湖。

柳老师若有所思的说道:“人的梦境真是很奇妙。”

“是的,有人告诉我,其实每个人睡着后都会做很多梦,但大多记不住而已。”

柳老师:“我在梦中见过你很多次,我想问你,哪一次是你真的来了,哪一次只是我自己的梦境而已?你告诉我,你走入我的梦境,这是第几次?”

“算上今天,是第三次。”

柳老师:“原来只是三次,可是我梦见你不止三次。奇怪的是,我现在自己竟然能够分辨了!刚才你一出现,我就知道那是真正的你。”

“你是怎么知道的?”

柳老师:“那是一种感觉。你走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显得很飘渺,只有你无比真实。”

我笑了,这正是我第一次在梦里中看见风君子的感觉。她已经了解这种境界,就能够分辨。如果说柳老师仍在梦中,那也是一种奇特的梦境,不是风君子教我世间三梦大法中任何的一种。说起来,这不是梦境,不是实境,也不是妄境,看来世间的各种境界神奇,有机会我自己也要多研究研究。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和她开个玩笑,转过脸问她:“柳老师,你想不想到天上飞?”

“飞?我行吗?”

“别忘了这是梦,可以的,给我一只手。”

我拉着她的一只手,舒展着身体飞上了天空。柳老师一脸的惊奇还有惊喜,我感觉到她的手握的很紧,似乎害怕一松手就会掉下去。我没有松手,拉着她一直飞过青漪湖,湖面很平静,就像一面镜子,印出我们掠过天空的倒影。我们飞了很久,就像两只自由的云雀,在空灵中穿梭。渐渐的柳老师的神情放松了,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就像一个小姑娘,很是开心。

“既然可以飞在天上,我们可以站在水面上吗?”她问我。

“当然可以,跟我来。”

我牵着她的手轻轻的落在了青漪湖的水面上,水面柔软而有弹性,托着我们的双足,就像一张大的没有边的水床。她站在水面上,就像凌波仙子,我看的有点痴了。

“石野,这仅仅是梦,对吗?”柳老师没有回避我的眼神,而是迎着我的目光问道。

“是的,这是梦,但这不是一般的梦。有人告诉我这是神仙道术。”

柳老师:“在我眼里,你已经是个神仙了!……不过我不喜欢神仙,只喜欢梦中的石野。”她说话的时候神色很温柔,就像温柔的青漪湖波光。听得我的心砰然而跳,因为我听见她口中吐出了“喜欢”两个字,这是第一次。

“你,真的喜欢我?”我低下头,小声的问道,不敢看她的眼睛,就像做错了什么事。

“你如此待人,我没法不动心……不用你说出来,你的心意,其实我全明白,不说你为我做的那些事,只要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了。只是,我们……不可以。但,既然是在梦中,谁又不可以去做一个荒唐而自己又喜欢的梦呢?”说着话她靠在了我的肩头,再微一转身,已经轻轻的投入我的怀中。

幸福的感觉几乎充溢了我的全身,心神一阵激荡,我差点没有阴神归位!真没想到,她会这样,她选择在梦中如此接受我。我虽然无数次设想过这个场景,甚至在我的妄境中与她缠绵,但这一刻真正发生时,我反而觉得手足无措。我伸手揽住她的纤腰,与她静静的在湖面上相拥。我甚至不敢用力的抱住她,仿佛那样对她也是一种亵渎。

“石野,如果你想我的话,今后就到梦中来找我,你知道怎么来。在现实中,我还不能……你明白吗?”柳老师在我的怀里似乎是喃喃自语。原来她是这样想的!如此,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对她的要求本就不多,甚至可以说没有。

这一夜,我们就这样一直静静的拥抱,没有做其它任何事情。她也没有再说话,脉脉温顺的伏在我的怀中。

……

我在赤脂石壁前站起身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但我觉得满天的星光灿烂了许多。这也许算我和她在梦中定情的纪念日。反正我是这么想的。我坐在那里回味了很久,回味着与她携手飞天的感觉,突然心念一动,想起了一个人和一件事。

这个人就是紫英姐,那件事就是紫英姐与我携手飞天的愿望。这时候突然想起来紫英姐,我觉得自己有点不应该,但还是想到了。携手飞天,我已经做到了。第一次是在柳依依的妄境中,和柳依依一起;第二次是在柳菲儿的梦境中,我主动拉着她的手一起飞天。(徐公子注:石野,你记错了,净想美事!其实第一次是风君子拉你飞上天的,怎么想不起来这个?)

要想携手飞天,其实未必要用紫英衣,把愿望变成梦想,在梦中实现也是可以的。只是,我该不该满足紫英姐这个愿望?这么做是否对得起柳菲儿?还有,我梦中搜神,根本找不到紫英姐,就更别提进入她的梦境了?也许我应该去问一问风君子……。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耳中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个女子轻轻抽泣的声音。

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什么人会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哭泣?难道是被坏人欺负了,还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到河边……河边?该不会是有人想寻短见吧!我得去看看。

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我曾经练习“大地神功”的那片卵石滩。我走过去,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少女的背影坐在河滩上……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居然是阿秀!阿秀没有回头,却发觉了我的到来,止住哭声,问道:“石野哥哥,是你吗?”她听脚步声也能认出我来。

“是我,阿秀,你晚上不睡觉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刚才听见你在哭,你怎么了?”

阿秀站起来看着我,脸上泪迹未干:“石野哥哥,我没事……我只是想到了一句话,想着想着就哭了。”

我走过去,忍不住伸手想替她擦干眼泪,手在半空又停了下来,扶住她的肩膀问道:“你想起了什么话,让你这么伤心?”

阿秀:“石野哥哥你坐下,我和你慢慢说。”

我只得陪阿秀坐在河滩上,她依过来靠在我的肩膀,我也没有闪开。只听她看着天上的星星说道:“前几天,风君子到神木林中,问了绿雪姐姐一句话。”

怎么又扯到风君子了?我赶紧问道:“什么话?”

阿秀:“他问绿雪姐姐——是否草木无情?”

“那,那绿雪是怎么答的?”

阿秀:“绿雪姐姐说——在草木眼中,无情的是人。”

“为什么?”

阿秀:“风君子也是这么问的。”

“那绿雪又说了什么?”

阿秀:“绿雪姐姐说——春风化雨,落叶成泥,草木在天地间滋养万物,这就是情。可是你来了,想要我……不仅要我的身体,还要我的心,这还不满足,还要我全部的情意。我是昭亭山的精灵,一千六百年扎根于此与山川一体,现在你想全部拿走,这就是你所谓的人间之情吗?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但你不能拿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