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回 媚眼客欺主,随意却成谶(下)

靠!居然要使美人计,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经历过色欲天劫、妄心天劫考验的石野石真人!看这个金博士,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典型的高丽女子面孔,弯眉小口长的倒也有几分秀丽。尤其是看身材,凹凸有致,苗条修长却不骨感,很是勾火。如果换别的场合或者别的人,弄不好还真是顺水推舟把她就地正法了。

我收起了笑容,松开手,看着她道:“金小姐,这件夜行衣是哪生产的?质量不怎么样啊?”

我松手,她扶地坐了起来,用一种看似无辜又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衣服?不好?那我把它脱了好不好?”只见上衣已经完全从肩头散落,小腹以上,就如新剥的嫩笋。静夜无人,只有这女子对我展现裸露的身躯,还用那种眼神看我。这娘们,够淫荡!

有些女人,总相信自己的身体是一件武器,比那漫天飞舞的法器还要厉害。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显的心计深沉,还真不能随便碰。我看着她,表情似笑非笑:“金小姐,我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过呢,女人我见得多了,就你这样的,我还提不起来什么兴趣。你要是再挑逗我,小心我先奸后杀,杀人灭口!”

金小姐闻言面色一寒,随即又恢复了娇滴滴的模样:“有没有兴趣,试过了才知道,看你小小年纪,居然那么坏!……你先把我的洒银珠还给我好不好?”

傻淫猪?这就是那些银色法器的名子吗?怎么那么难听!幸亏我没有头脑发热把她那什么,否则我不也成傻淫猪了!我眯着眼答道:“你是说你刚才扔到地上的那些东西吧?你千里迢迢跑到芜城来,我们芜城人民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你总要留下一点纪念品才算懂事吧?”

我既不想碰她,也不想把东西还给她。她看着我露出了一脸委屈的神色,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怎么欺负她了,只听她撅着嘴说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不怎么样,把衣服穿好,现在就可以走了。你记住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如果你和任何人提起,小心我扭断你的四肢。还有,以后到中国来,最好老老实实安分守已。你勾引男人主动献身我不管,但是你乱动东西就不行了。别以为你有两下子,就你那点道行,在这里连一盘下酒菜都算不上。”

金小姐站起来,掩好衣服很狼狈的走了。我自作主张放了她,只留下了她的法器和她要偷的东西。这回她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修行人的法器不是一般的物品,失去了很难找到代替的东西,它比世上的金玉珠宝还要珍贵。这就算我给她的教训。我之所以放她走,是不想因为她泄露我以及芜城修行界的事情,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手里的这十三卷古版《筹算论》。

这些古书,躺在纪念馆的展览柜中只是一个摆设,恐怕再放几百年也没有人去看它。如果不是有国外的学者这几年在研究梅文鼎,这一家纪念馆也不会存在。然而,却有不少人在暗中争夺它,甚至是来自国外的修行人士。难道这里藏着梅氏家族的秘密?或者这里有对修行人有用的东西?无论如何,这些书不应该放在这里,就像梅文鼎的墓碑不应该出现在纪念馆里一样。我要把它拿回到菁芜洞天去,物归原位。当然,有空的时候我自己也研究研究。

我感觉到这些书可能很重要,或者隐藏着什么大秘密。而这些秘密古处长等人毫不知情或者并不感兴趣,否则也不可能就这样毫无保护的放在这里。这一次是我出手阻止了金博士还有小林那些人,但下一次呢?我总不能天天晚上在这里看着。金小姐已经用赝品换掉了原本,展厅还是原来的样子,正好方便我拿走。

……

第二天,我给古处长交了一份报告,报告的内容就是这一段时间我监视的结果。我是这样告诉他的:我发现日本来的小林和韩国来的金博士行迹可疑。在展厅自由参观时,我发现小林用手指敲展柜的木框,展柜里的《筹算论》就一页一页番开了。当时金小姐也站在展柜另一边,双手也有动作,结果展台的玻璃面就自己裂开了。昨天夜间,我发现金小姐去了纪念馆,后来我不小心让她发觉了我在跟踪她,她自己又回去了。

这份报告有真有假,展厅里确实发生了那件事情,而小林和金博士也确实来历可疑。我这么说,也算尽到了我自己的责任,既告诉了古处长什么人有问题,也告诉了他这些人对什么东西感兴趣,某种程度上都是实话。令我意外的是,古处长似乎对我的报告内容不是很感兴趣,只是明显应付的表扬了我几句,接下来,他皱着眉头交给了我另外一个任务。

新任务的内容让我大吃一惊——他叫我保护日本来的小林的安全,直到他离开中国境内为止。我在训练营里的特长就是能挨揍、能穿墙、不怕黑暗。他要我保持小林,意思很明显,就是当小林遇到危险时,我要及时挡在他的身前,还有带着他快速脱离险境。听完了之后我很不解,皱着眉头问古处长:“为什么要我保护他?派武装警察不是更合适吗?再说这个人在芜城当地无怨无仇的,又有谁要害他?”

古处长:“前天我收到另一个特别行动队员的报告,芜城有人要找小林报私仇,而且这个人身份很特殊,具备常人没有的能力。对于异能人士的防范与控制,通常是由我们来负责的。你放心,小林明天就要离开芜城去上海,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乘飞机回国。只要他这一路不出什么问题,芜城市的这次活动就算圆满结束了。我不管他在中国有什么私人恩怨,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闹出什么外交事件!”

“那我怎么保护他?”

古处长:“明天外宾要走,市里会派三辆车送他们去上海,上午出发,下午的班机。你就算送行人员,和小林一辆车,路上注意点。”

“还有别人配合我吗?古处长你手下好像不只一个人。”他刚才告诉我这件事是手下另一个特别行动队员的报告,由此看来,在芜城,还有别的人为古处长这个机构工作。只是我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少,又是谁?因为我们都是古处长单线联系的。

古处长摇了摇头:“别人的身份,不方便,也不好安排,只有你最合适。你可以再找一个人陪着你,你这次在纪念馆不是也找了一个同学掩护你吗?那人叫尚云飞对吧?据我所知是广教寺活佛的徒弟,这次你再找他和你一起去送小林,可不可以?”

既然古处长这么说了,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再找尚云飞说一说,看他肯不肯帮忙。就算他不肯帮我的忙,古处长再想办法以学校的名义派他去,他也是推辞不掉的。我现在感兴趣的就是,究竟是什么人要找小林的麻烦?我直觉判断可能是芜城的修行人,如果是这样我才懒得管呢,本来就看小林不顺眼,有人教训教训他也好。可气的是,古处长居然要我去保护他,这简直就是个汉奸的任务。

……

“风君子,你知道芜城修行人当中,有什么人与那个日本来的小林鬼子有仇吗?”这是在中午放学后,我在校门口等到了风君子,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告诉了他古处长派给我的新任务,然后问了这个问题。

风君子:“你不来找我,我还准备去找你呢。我刚听说明天你和尚云飞继续参加市里组织的课外活动,居然是去送外宾去上海。……我觉得古怪,就去找人问,结果还真有人猜出来了。如果说和日本人有仇,又是修行人的话,那么在芜城,那只能是九林禅院了。我去找韩紫英,韩紫英告诉我最好去找法澄问问,一问之下,我才知道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风君子:“要找小林算帐的人你恐怕不是对手,也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是九林禅院的方丈法源。我找到法澄的时候,法源已经离开了九林禅院,估计会在半路上等小林。法澄本来想劝法源不要做这件事,可惜没有拦住。”

“法源大师!他怎么会这样?”我万万没有想到要找小林的人会是法源,这样一位有道高僧,怎么会纠缠私人恩怨呢?

风君子叹息道:“这是国恨家仇。法源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他去世的二师兄法泠。这法源的脾气与法澄不同,性情刚烈,想出手的时候就会出手,在昭亭山你也领教他的脾气了。”

风君子说的法泠,就是法源的二师兄,也是芜城著名的抗日英雄王金泠。听到这里我不解的问:“王金泠去世快五十年了吧?那小林才多大岁数?怎么可能与当年的事有关?”

风君子:“小林是个修行人,日本也有这些修行流派,你知道吗?”

“我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风君子:“那你知道法泠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死于战场吗?”

风君子:“战场上也是人与人相斗。那法泠的一身神通虽然不能对普通人施展,但是如果自保恐怕不算问题。可是法泠死了,死于敌人手下,而且对方也不是普通人,据说是来自日本伊谷流的数位高手。……修行人参与战事本就不该,随军入侵他国就更是犯了天下戒律。法泠虽然还俗从军,可是在战场上也从不用神通杀人,没想到却被对方的道法暗算。”

“你是说……那个小林鬼子是日本伊谷流的弟子,与九林禅院有门派之仇?”

风君子:“你是越来越聪明了。那法源听说有伊谷流弟子又到了芜城,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拿着九环锡杖就走了。我估计会在路上等小林,至于见了面会怎样,我就不清楚了。”

“可是古处长现在要我保护小林,我怎么办?”

风君子突然笑了:“你不是法源的对手,不过古处长要你保护他,你就保护他,尽力就是了。如果你尽了力仍然保护不了小林,谁也不能怪你。你说是不是?”

“你的意思是,就让法源教训他?”

风君子:“放心好了,法源虽然脾气不好,但绝非滥杀无辜之人。我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我想他绝不会杀小林,也不会出手伤你的。”

“尚云飞明天也去,这怎么办?”

风君子:“你不用替他担心,他比你懂事多了,自然会处理的很好的。你只要注意一件事就行了。”

“什么事?”

风君子:“保护法源。”

“法源比我厉害多了,你还要我保护他?”

风君子:“你怎么就没想明白呢?这本是修行界内部的事情,你那个古处长怎么会知道?肯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法源去找小林鬼子的麻烦我们自然拦不住,可是事后呢?如果事情闹大了,而且法源暴露了行迹,恐怕会有后患。所以你要尽量找机会把法源引开,不要让别人发现他。我想尚云飞也会这么想,到时候你尽量配合就是了。……还有一件事情你要注意。”

“什么事?”

风君子:“你留意一下,那个古处长手下还有什么人?最重要的是,是什么人告诉他有人要找小林的麻烦?”

“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没事我先走了。”

风君子:“你等等,还有一件事。”

“你有事不能一次说完吗?一件又一件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