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回 环小乾坤大,一门两天人

七心愣了一下,伸手揭开了自己的面具,一张秀美绝伦的脸露了出来。她的表情仍是淡淡的,然而目光中却充满了焦急与关切。紫英姐正好抬头,看见七心的脸一时之间也怔住了。也是,无论男人女人,看见七心的如同天人的容颜一时之间都会失神的。这时就听风君子说道:“不是你的,是我的面具。”

搞了半天他不是要七心揭面具,而是要把自己的面具拿开。我伸手把他的面具揭了下来,他的脸色和面具一样惨白,额头上全是冷汗。我问道:“风君子,你感觉怎么样?”

风君子喘着气答道:“石野同志,告诉组织,我的口袋里还有十二块五,你帮我交党费吧。……这是什么?七心,你怎么掉眼泪了?”

没想到风君子还有心情开玩笑,模仿电影里英雄就义的镜头。他说话的时候有一滴东西落在他的脸上,抬头一看,七心已经无声的哭了。七心这一哭紫英姐也反应过来,小声道:“别伤心,他的伤势我看了,死不了!”

说着话她伸手去探风君子前胸的伤口,风君子道:“别碰,痛死我了!”

听见风君子性命无忧,七心收住了眼泪,说道:“君子,别乱动,让韩紫英给你看看伤势,她精通天下灵药,也是最好的治伤高手。”七心的声音是柔和的女声,但一直是冷冷的,似乎这么说话已经习惯了,只是今天这冷冷的声音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股暖意。

风君子挣扎着摇摇头:“先不用韩紫英,石野你过来,给我一只手。”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伸手过去,他的左手抓住,口中低喝道:“借金玉身一用。”

我只觉得前胸一阵刺痛,差点没有叫出声来,脑门上也出了一层冷汗。韩紫英显然看见了我的状况,松开风君子的右手闪过来扶住我,伸手解开我衬衣前胸的扣子,只见我的胸前多了一道梅花形的赤红斑点。她再转身掀起风君子前胸的衣服,七心用一块丝帕擦去血迹,居然干干净净没有一点伤痕!

“风君子,你怎么这样?”韩紫英的语气中颇有不满。

风君子:“这种法力所击的外伤,对于石野的金龙锁玉柱来说,算不了什么,两、三天就好了。可是对于我来说,恐怕几个月都起不了床!”

韩紫英:“可是,这伤痕退不掉……”

风君子:“我本来就是为了救他,他留下一道伤痕又算什么?韩紫英,今天你伤了七叶,也算报了当年一鞭落崖之仇,你应该谢我才对。”

韩紫英看看我,又看看风君子,面色缓和,变成了笑容:“你说的对,今天我们都应该谢你,你把那道伤痕给我吧。”

风君子:“你以为是买菜呢?女人前胸留一朵梅花好看吗?……石野冤枉,本来赤蛇鞭打中你的金龙锁玉柱,伤痕是留不下的,可惜呀,只能这样了。”七心正想说话,听风君子这么说,脸色一红,又闭了嘴。

风君子又问韩紫英:“七叶怎么样?我们俩谁伤的重?”

韩紫英:“他伤的比你重多了,没有三、五个月别想恢复。……风君子,你是怎么办到的?你空手怎么能抓住法器呢?”

风君子:“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七叶那么惨,我就放心了,他伤的比我重,今天不吃亏。我的伤势如何?”

韩紫英:“虽然伤痕没有了,可是内伤还在,你也要至少休息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不可以做剧烈运动。我觉得你的伤势很怪……”

风君子一摇手:“我知道了。对了,看看我的右手。刚才七叶抽鞭的时候,我没那么大力气,蹭破一块皮,帮我看看,会不会感染?”

韩紫英笑了:“这不算什么。”她不知从哪掏出一盒药膏,给风君子抹在手心。七心的丝帕已经脏了,不知从哪又撕下一块纯白色的衣角,给风君子仔细包扎好。

风君子扶着我的肩膀站了起来,离开了七心的怀抱,又将那张面具从我手里拿回去,揣进兜里。他看着刚才激斗的战场,口中似乎很不满意的说道:“他妈的,今天我没拿黑……家伙,否则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风君子本想说黑如意,可是又改了口。韩紫英安慰道:“是的是的,我知道,你厉害!他已经兜着走了。”

风君子神色一暗:“厉害个屁!我们是四个对一个,还让他跑了,我还受了伤。这个七叶,修为怎么如此高深?再这样下去,恐怕真没有人能收服得了。”

七心道:“不要管七叶了,风君子,你真的没事了。”她的语气已经平静,不再叫他君子,而是叫他风君子。

风君子:“也不能说没事了,还有一点事。”

七心又紧张起来:“什么事?”

风君子:“你们谁送我回家?我刚才是从阳台上偷偷爬下来的,现在受伤了,我爬不回去了。我家住三楼,谁送我悄悄上阳台,我溜回房间换身衣服,别给我爸妈发现了,他们都是普通人。”

原来是这么件哭笑不得的事情,我自告奋勇要送他回去,紫英姐却拉住了我:“石野,你也受伤了,找个地方静坐调息。我这里还有丹药……七心,你送一送风君子好吗?”

七心不做声,只是点头算是答应。扶着风君子离开了这里,看风君子的身形,走路脚下还是有些不稳,更别提爬上三楼阳台了,真得有个人送他。

两人走后,我问紫英姐:“你怎么会突然出现?你是跟着我的吗?”

紫英姐:“不是,我是发现了七心。她出现在你们学校周围,好像在跟踪什么人,我怕对你不利,所以也跟着来了,没想到赶上了这么一场混战。对了,你还有龙首丹吗?”

“龙首丹?当然有,我一粒都没吃呢。”

紫英姐:“那你快去你发现的那处修行洞天,服一枚龙首丹,静坐调息一晚上也就没事了。其实你本来就没什么事,除了那道伤痕……你没受什么伤。”

“我没受伤?那你为什么不让我送风君子?”

紫英姐:“你没看见那七心的表情吗?就算别人去送,她也不会放心的,也会跟着去,还不如就让她去。这七心的性情外冷内热,又生了这么一副绝世容颜……不对呀?风君子是男人,七心不应该!……难道他破了她的七情合击?石野,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你猜出来的,不是我说的。”紫英姐果然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

紫英姐:“那我猜对了,风君子居然真的破了七情合击。这个人好古怪。”

“有什么古怪的?他的道法本来就神妙。”对于风君子,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紫英姐:“不对,他今天受的伤就古怪。”

“他的伤势古怪?难道还有什么后遗症吗?你怎么不告诉他?”

紫英姐:“你误会了,他的伤势怪并不是他伤的重。我刚才给他把脉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被赤蛇鞭的法力所伤。”

“不会吧?我明明看见他受伤了。”

紫英姐:“七叶会武功。而风君子的伤势,就是一个被练武的用长鞭击伤。虽然也伤筋动骨,但是只是普通人的伤势,一点都没有斗法受伤的痕迹。还有,我扣住他脉门的时候,感觉不到他的经脉中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就像一个普通人。这种情况只有两个解释,要么就是他根本就是个普通人,要么就是他的神通远在你我之上,我们感觉不到。”

“风君子的神通,本就远在你我之上。”

紫英姐皱着眉头道:“也是,能够空手夺器,而且还是七叶手中的赤蛇鞭,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他是什么来历呢?石野,我以前还怀疑他是你的同门,现在看是不可能的了。”

“怎么看出来的?”我也觉得好奇。

紫英姐:“你的修行我很清楚,是规规矩矩的金丹大道,一层一层境界的修炼,虽然比别人快了很多,但根基还是很扎实的。他完全不一样,他的道法太飘忽怪异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聪明人也有被自己的聪明骗了的时候。我还真的就是跟风君子学的丹道。不过风君子曾经说过,他最早学的不是丹道。紫英姐说他的道法怪异,恐怕是和以前的师父学的吧。

……

风君子这一受伤,就有了借口。他借口在家养伤,夜里也不来听经了。这样也好,我落得轻闲,半夜不用阴神出游,于是就住在了菁芜洞天,每日夜间打坐修行。在竹舍中偶尔会想起阿秀和那个晚上的经历,心情复杂难言。我想要风君子把阿秀放了,可是风君子一定要我听完经之后才让我去接柳依依,在那之后才能放了阿秀。

柳老师给我的房子钥匙我找机会给了张枝。张枝正派了一队人马在装修那座酒楼,反正荣道集团下属也有建筑安装公司。原来柳老师也想装修那套房子,就顺便让一个工程队伍都干了,工程款另外单独结算。张枝不在乎钱,柳老师似乎也不在乎。张枝问我柳老师想把房子装修成什么样?这我哪知道?后来紫英姐说她来帮着设计,地板、灯具、厨具、洁具、家具都是她拉着柳老师一起去挑选的。我最近没有去石记饭店帮忙,但已经用不着我了,紫英姐也轻闲了很多。张枝派了几名厨师,每天三个,轮流在饭店帮工,算是和紫英姐学手艺,为将来的石记酒楼做准备。

风君子仍然每天来上学,他看不出来有什么伤势,但是脸色一连一个多星期都不算太好,连体育课也请假不去上。刚开始的几天,他的右手上还缠着沙布,别人问他怎么了,他就说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给撑破了。他好像最近心情不太好,坐在那里不太爱理人,自己总在想心事的样子。我觉得他心里有事。

再过几天法源的《金刚经》三十二品就要讲完了,明天又是一个周末。这天放学时风君子找到了我:“石野,我找你有事,你明天有没有空?”

我早觉得他有事,也有他来找我的准备:“明天当然有时间,只要是白天就行,晚上我还要去听经。”

风君子:“就白天,白天你跟我去一趟飞尽峰,别忘了带锁灵指环。”

“去干什么?”

风君子:“去了就知道了,戴上锁灵指环,不要忘了。”

……

第二天我和他坐公交车来到五十里外的飞尽峰脚下,这个地方已经是我第二次来了,上一次是我过生日时和紫英姐、阿秀一起来秋游。今天不知道风君子把我拉来干什么?走到无人的山间小路上,风君子问我:“锁灵指环呢?”

我把指环递给了他:“你要我带着它,有什么用?”

风君子:“不是我有用,而是你有用。你戴上,我现在告诉你锁灵指环的另一项妙用,戴着它可以藏身。”

我戴上锁灵指环,不解的问道:“那我也没藏起来啊?你难道看不见我了。”

风君子:“不是在普通人面前藏身。在普通人面前,你戴不戴这个指环没什么区别,但对于修行界的高人来说就不一样了。锁灵指环能锁住全身的精气神没有一丝外泄,别人的神识感应不到你的存在。高人往往自信,修行人的神识比平常的五官感觉要敏锐多了,所以平常他们都不多用五官,只相信神识。想知道周围有没有人,不会到处去找去看,而是用神识搜索。这样一来,用神通反而有可能会被神通骗了。假如你戴着锁灵指环藏在某些人附近,反而不会引起注意。现在你就戴着它跟我上山。”

原来锁灵指环还有这个妙用,难怪风君子曾经戴着它给七心送黄芽丹,而以七心的修为也没有发觉。一路往上,山路渐渐的很不好走,已经是普通人上不去的地方了。风君子的伤势似乎没有完全好,动作不算太灵活,爬起山来渐渐有点吃力。后来他干脆抓住我的手,让我施展神行之法,他又来借用神通那一套,和我一起上山。我们俩就像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手拉着手上了飞尽峰。难怪他要我一起来,原来是找一个送他上山的劳动力。

登上飞尽峰,远远就看见峰顶最高处的飞尽岩。风君子停下脚步对我说:“有一个人在飞尽岩上修行,我要过去找他。我去之后,你悄悄的躲到不远的地方,如果我叫你,你就立刻蹦上去,站到我身边来。”

靠!原来风君子要去找人,又让我埋伏在旁边。我好奇的问:“谁在那里。”

风君子看着飞尽岩,神色很复杂的答道:“七叶。”

“什么?七叶!”我被他吓了一跳,那场惊心动魄的斗法就像发生在昨天。没想到风君子伤势刚好,就主动去找七叶。

“对,就是七叶,你小点声,你就算有锁灵指环,他的耳朵还是能听见你说话的。”

“你找他干什么?要报他伤你的仇吗?”

风君子:“今天不是来打架的,我有话想跟他谈谈。我想点化他,给他一个机会。你别问了,记住我说的话,我要过去了。”

说着话风君子从兜里取出一张白色薄如蝉翼的东西,戴在脸上,正是七心送他的那张面具。他想见七叶,却又不愿意露出真面目。面具戴好之后,他不紧不慢的走向飞尽岩,而我,则悄悄的溜到飞尽岩附近,轻手轻脚爬上一棵大树,望着岩石的方向。

飞尽岩形状如凤凰展翅,而我的方向是在凤凰的侧后。两侧的岩石挡住了飞尽岩正中的平坦之处,我没有看见七叶。按照高度,他如果在的话,应该是坐着的没有站起来。风君子的背影刚刚走到岩石近处,就听见了七叶的声音:“空谷深山,野鹤何来?”

风君子在崖下平静的答道:“野鹤南飞,秋去冬来。”

七叶:“原来是同道的江湖散人,对不起,本人在此独自修行,不想见外客。”

风君子:“见不见不是你说了算,你也不是这座山的山神。我今天来,就是有话要找你聊聊。”

说着话,他举步走上了飞尽岩,在地上盘膝而坐。他应该是面对着七叶,但从我的方向只能看见风君子,看不见七叶。

就听见七叶的语气中带着惊怒:“怎么是你?你倒底是何方高人?一再与我纠缠。”原来七叶看见了风君子面上的面具,认出了他就是那天晚上抓住赤蛇鞭的人。

风君子:“七叶,你不必担心,今天我不是来找你斗法的。你身上有伤,我身上也有伤,今天想斗也不合适,我是有话想和你聊聊。”

七叶的语气恢复了平静,冷冷道:“你要说就说,我不让你说你不也坐下了吗?”

风君子:“七叶,你知道九林禅院的法澄大师是怎么说你的吗?”

七叶:“法澄?那个饶舌的老和尚!他还能怎么说我,无非是说我以怨报德,石野救过我,我却想伤他。”

风君子摇头:“那些话不是法澄说的,散布消息的另有其人。你想听法澄说的实话吗?”

七叶:“还有什么?”

风君子:“那个老和尚说话一向稀奇古怪。他说你是六道中的天人转世,所以今生有前世的福报,你修行道法,成就远远在他人之上,神通已进入天人境界。”

七叶语气仍然是冷冷的,但已微带得意:“我是修丹道的人,不信佛门的六道之说。”

风君子:“我也不信,不过听听也无妨。终南派历代弟子,你的修为已经是登峰造极。只可惜,终南丹道只到金丹大成为止,再往上一步,需要个人的悟性和缘法了。你能够远远超出同门,老和尚的话也不无道理。”

七叶:“门户之见而已,我所学的丹道,是天下最精炼的九转金丹大道。”

风君子:“终南派的九转金丹大道简单确实简单,但也未必是天下最简炼的。只可惜最终的境界不高,你能有所今日的境界突破,确实是个异数。”

七叶冷哼道:“你说九转金丹大道不是天下最简炼的?难道还有更精炼的道法?像正一门的三十六洞天,完备确实完备,精深也够精深,就是太繁复,弟子要花许多光阴去学不必要的东西。”

风君子:“看似不必要的东西,其实也有用的。就算九转金丹是天下最精炼的丹道吧,可是正一三十六洞天中的最后十二洞天境界,终南派的心法与口诀没有,你想一步步自行领悟吗?”

七叶:“我今日有此成就,当然靠我自己。想当年三十六洞天道法,不也是人创出来的吗?”

风君子:“你何必走这条弯路呢?天下有一门丹道,境界在正一门三十六洞天之上,而且比终南派的九转金丹更为精炼。你感不感兴趣?”

我在远处听的莫名其妙,我知道风君子在说他的“四门十二重楼”。但我不明白风君子的意思,他想教给七叶吗?只听七叶的声音微微动容:“请问你是什么来历?说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风君子站了起来,看着七叶道:“你如果拜在我的门下,我愿意收你这个弟子,传你这门丹道。只要你自愿受我的门规戒律。”

七叶笑了出来:“拜在你的门下?你好大的口气!请问你是何方神圣?那天你们四人合力与我相斗,不过是两败俱伤。我凭什么拜你为师?”

风君子:“七叶,你要知道天外有天,就算你是在世天人,也未必天下无敌。你说话最好客气点,就算是终南派的登峰掌门,见到我也要叫一声师叔。”

只见七叶也站了起来,我看见了他的上半身侧影。七叶指着风君子道:“不要和我提什么登峰,我已出终南,是个江湖散人,不按终南派的辈份。而你,口气是不是太大了?难道正一门的守正真人还要叫你师兄或者师弟?”

风君子神色不变,淡淡道:“七叶,你坐下。”

而七叶居然老老实实坐下了,不是他愿意听话,而是风君子指着他的那只手亮出了一件东西,正是黑如意。只听七叶的声音中带着惊讶:“我听说黑如意重现江湖,原来在你的手中?你究竟是什么人?”

风君子:“我是什么人你暂且不必过问。我听说终南派曾布下法阵收服赤蛟,而你用十年时间,以赤蛟之筋炼成赤蛇鞭,并封印赤蛟之魂在其中。终南派精通炼器,你这么做,是不是受到了黑如意的启发?”

七叶:“是的,我确实在效仿正一祖师的黑如意。”

风君子:“这就说明你的质资悟性都在一流之上,只是性情差了两层。这一点,你倒和我很相似。”

七叶:“你想和我比什么?”

风君子:“你离开终南派,恐怕也并非就是想欺师灭祖。一是终南派的九转金丹你已超越传世道法的最高境界,再往后也无人指点。二是你的所作所为,与终南派的门规不容,所以你选择了出走。”

七叶:“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

风君子:“看见了你,我就想起了我自己。你我的出身以及很多遭遇有相似之处。所以我虽然鄙视你的行为,但心里还是同情你的。今天我给你一个机会,点化你入门,去寻找世间真正的大道,难道你不愿意吗?”

七叶:“你这人藏头露尾,连真面目都不肯露出来。我七叶不需要你同情,也不需要任何人同情。你就算有黑如意,我也不怕你,如果你真的想斗,我们就斗上一斗。”

风君子叹息道:“你这个人真是不可救药。从头到尾我说过我要和你斗法吗?在你心里,为什么总想站在众人之上?我问你,你当年痴迷韩紫英,可能是发自真情。可是后来你一再纠缠石野,恐怕就不仅仅是为了一个情字吧?”

七叶:“是的,我不服!”

风君子:“你我是修行人,不是街头的流氓无赖。就算你今天不接受我的建议,我也劝告你,以后不要再去找那两人的麻烦。”

七叶:“你说不找就不找吗?”

风君子:“石野不是你的对手,这你心里很清楚,其它人心里也清楚。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七叶:“他不是我的对手,那是他的不幸。这不是你能改变的。我曾经不如很多人,但是我自己改变了自己。”

风君子:“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七叶,你记住,我今天不是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你不珍惜前世的福报,也不珍惜你今生的德行。下次如果让我再看你见胡作非为,不要怪我出手无情。”

七叶:“我无须阁下留情,悉听尊便,恕在下不送。”

……

“想想那终南派真是了不起!登峰门下七心,有天人的容颜;登闻门下七叶,有天人的资质。”风君子走下飞尽岩之后,我还是扶着他下山。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也不让我开口。直到山脚下,他才突然开口感叹一句。

我忍不住提醒道:“七叶已经离开终南了。”

风君子:“你以为修行人和师门的关系就那么容易一刀两断吗?终南门下有这样出色的弟子,终南派终究会另眼相看。你曾亲眼看过七叶和终南弟子斗法,也亲自和他动过手,你觉得那次七叶破终南法阵,尽了全力了吗?”

“未尽全力,至少和我动手的时候比那天厉害多了。他当时也许并不想生死相见,只是出心中一口气而已。”

风君子:“那终南派尽了全力了吗?”

“也未尽全力,登峰留下了赤蛇鞭,登闻第二天又来救人,本就想放他到江湖。”

风君子:“是啊,登闻能调教出这样的弟子,那感觉也是很拉风的。”

说话间他还瞅了我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如果我有七叶那么厉害,那他的感觉也会很拉风的。我装作没理会他的意思,不解的问道:“我刚才听你的意思,你居然想收七叶做徒弟,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风君子笑了:“没去之前,我就知道结果,他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拜我为师。因为明知道结果,我才会说那番话,将来真有什么大冲突,也好对终南派有个交待。这叫先礼后兵。”

“那你也不用搞的收他为徒那么夸张吧?”

风君子:“如果我用别的方式跟他谈判,他见我手中黑如意,又不知我的底细,弄不好还真的对我客客气气,那我岂不是弄巧成拙?只有说收他为徒,想那七叶心高气傲,如今修为也不在当世之下,当然淡不成。我的本意就不想和这种人握手言和。”

“万一,我是说万一,他愿意拜你为师又怎么办?”

风君子:“那我就收他这个弟子。他受我的门规约束,自然也不会再胡来。”

“那他既拜在你门下,到头来又像在终南派一样,回头又和你翻脸怎么办。”

风君子:“《西游记》中心猿神通广大,而三藏普普通通,孙悟空还不得听唐僧的,不是还有紧箍咒吗?我既然说出收他入门的话,只要他自愿答应,我就有约束他的办法。”

“紧箍咒?那你怎么没给我来一个?”

风君子:“你用不着,你见过猪八戒和沙和尚带箍了吗?”

靠!居然拐弯抹角的贬我。我就不和他计较了,又问道:“既然在你的意料之中,你打算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