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回 终究情归性,伏魔野战激

柳老师:“前几天我们在一起商量开酒楼的事,结果我昨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在那空店铺里看房子,正在想这家酒楼应该怎么布置。这时你从外面走了进来,伸手就……”

说到这里她又不说了。看样子梦境是在这里重合的,而我无意之中就是在这里破妄而出的,结果却进了柳老师的梦境。妄境和真实之间,真是会发生很多奇妙的事情。她不说了,我在黑暗中也能看见她的羞涩与尴尬,在我的梦里,我记得我是轻轻抱住了她。她顿了一顿,省略了这一段,接着说道:“后来你盯着我看,要我坐下,你要告诉我一件事,是关于我去世的堂姐柳依依的。”

“再后来呢?”

柳老师并没有说出关于柳依依的故事内容,而是直接跳到了最后:“你讲了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讲完之后你走了,推门就出去了。然后我就醒了,发现这是一个梦。”

“既然是梦,你怎么想起来问我?”

柳老师:“我知道这很荒唐,但是你讲的这件事未免太……,而且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有特异功能,可能……所以我才想来问问你。石野,这个梦是真的吗?我是说柳依依的故事。”

“是真的,都是真的。我没有对你说过,是怕吓着你,普通人很难相信这一切。”

柳老师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我,语气有点颤抖:“我还没说是什么事,你就说那是真的!原来你确实知道我做了什么梦!你是怎么办到的?你怎么会到我的梦里来呢?”

柳老师的语气中带着几份惊惧,看来这出入他人梦境的神通还真不能对认识的人轻易使用,否则真容易把人吓坏的。我也站了起来,尽量温和的说道:“柳老师你别害怕,坐下慢慢说,我知道,是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我现在还不清楚我是怎么办到的,但我以后会想办法搞明白的。这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现象,可能是我的特殊能力之一,我还不知道怎么去用这种能力,昨天只是一个意外。”

柳老师:“意外?你意外的进入我的梦里?……还有一个更大的意外,就是柳依依的事情,你居然说她现在是昭亭山神!就算这个梦是真的,这个故事难道也是真的?”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的,但事已至此,我又没法做一个原满的解释。只有说道:“柳老师,我记得我确实对你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既然是故事,你就当梦里的故事来听吧。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和你解释清楚的,现在,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

柳老师:“和我解释清楚?难道你还是要跑到我梦里来解释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我突然笑了:“柳老师,如果我再到你的梦里来,你不会介意吧?”

柳老师:“你!——如果是别人,我会很害怕的。不过是你的话,我想下次不会害怕的。你真能办得到吗?”

“现在还不行,以后,也许可以。这样的事情,不能在这里说,假如我还能办得到,我会继续在梦中对你解释。好不好?我们就把它当做梦中的事情,不要在现实中去谈。”

柳老师的神色仍然有些惊疑,但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她看了我半天,终于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我的建议。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很晚了,宿舍已经熄灯了,柳老师这才想起来看表:“石野,宿舍关门了,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我有地方过夜。我有饭店的钥匙,在里面把两张桌子拼一起就可以睡觉了。”

“那怎么行?这么冷的天,连被褥都没有。……这里有一串钥匙,是滨江小区的一所房子的,那是我们家的新房,没什么家具,但是有床有被,你去那里吧。……你不知道地方,我送你过去。”

“不用送了,你告诉我楼号和门牌号就可以,我自己找得着。”我本想推辞,可是转念间又接过了这串钥匙。

……

“风君子,你能不能现在就教我化梦?我请你喝酒!”

“不教就是不教,要么你等柳依依学会了,要么你自己琢磨。请我喝酒?当然要你请了,以后就是酒楼老板了,我不教你你就不请啊?”

“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就想学。”

“你想进谁的梦啊?如果你想,着急也没用。我告诉你,神通不是用来在世间显弄的,只是修行的一个过程。因用神通而学道,这种想法很不好。……你快讲经吧,我还着急有事呢!”

……

风君子这回油盐不进,就是不肯提前教我,我也没有办法。第二天,我想把钥匙还给柳老师,可是柳老师说不用急,让我找机会交给张枝。这天晚上听经之后,我没有回宿舍,也没有去柳家的那套房子,而是在句水河边散步,一边散步一边在想事情,我想的就是如何能够进入他人梦境之中?风君子不教我,但他说过我可以自行领悟。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龙首塔下,离菁芜洞天不远了。这时我才想起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菁芜洞天了。因为菁芜洞天阴神难近,而我每天晚上都要阴神出游去见风君子,所以并没有在菁芜洞天中过夜。我想回菁芜洞天看看,时间已经又过了一个月了,菁芜洞天中又该有一枚朱果成熟了。

我正打算向赤脂石壁的方向走去,突然神识微动,觉得附近有人,而且好像是在跟踪我。谁会在晚上十点多钟跟踪我到这个没有人的地方来呢?有可能是风君子,他说过他如果跟踪我又不被我发现,找到菁芜洞天就不算违反梅家的规矩。可是现在这个人被我发现了,我就不好直接进入菁芜洞天,而是转身走上了山,在龙首塔下站住,从高处回望。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跟着我?

我在塔下远望的时候,有一个人在夜色下从树丛中走了出来。看他的身形挺拔,姿态飘逸,远远看见他的脸,带着冷漠的神色,棱角却十分英俊。不是风君子,居然是好久不见的七叶!

我站在山上,他走到不远处的山脚下站住,抬头看着我。我有点紧张,真没想到落了单被他在这里堵上了。他上次出手分明是要杀我,那次有法澄相救,可是现在四野无人。真要动手的话,我仍然不是他的对手。有一个办法,就是赶紧逃到赤脂石壁那边进入菁芜洞天。可是我那样做等于暴露了梅氏禁地门户所在。万不得已再说吧。

我的心念飞快的转动,那边七叶冷冷的开了口:“石真人,一个多月不见,你居然已经到了金丹大成的境界。修行界年轻一辈,有你这种修为已经相当不错,只可惜你遇到了我。你我之间本无仇怨,但是,为了她,你不要怪我。”

“七叶,你也算是修行界的高人,为什么就想不明白呢?就算你杀了我,你就能得到紫英姐吗?紫英姐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这其实与我没有关系。”

七叶:“事情总会有所不同。无论如何我要试一试!”

“你认为没有我,她会喜欢你?我告诉你,就算她与我毫无关系,也不会看上你这种人。想当初在终南山的时候,我还同情过你,现在看你,只觉得讨厌。……我跟你明说了吧,我对紫英姐与你不同,我并不想得到她什么,可是,我也不会让你碰她!”

七叶:“你既然说出这种话,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你出手吧!”

这个七叶,真是普天之下最不讲道理的人,三言两语就要和我动手。我真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究竟是因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韩紫英吗?在我眼中,这是一种最愚蠢的做法!可是在某些人看来,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我能理解这种冲动,因为我曾经看见柳老师和那个卑鄙小人汤劲走在一起时,我就曾有过让他消失的冲动,但是我知道,事不能那样做。而眼前这个七叶,却要如此对我,我并非卑鄙小人,甚至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七叶,我不想和你动手。”

七叶冷笑道:“你果然是个懦夫,上次与你斗法时,你也是不敢与我动手!”

“你有脸说我?想当年是谁将紫英姐打下山崖?你忘了你当年技不如人时是怎么一副可怜像?我承认我现在的修为不如你,但我不想动手是因为没有必要,你不过是个得志便猖狂的可怜小人。”

七叶的脸抽搐了几下,突然笑了:“正因为当年之辱才有了今日之我,我就是想证明给她看,我不再是当初那个七叶。”

“屈强者,好凌弱!你还是那个七叶,就算你天下无敌,你也还是当初的你!只不过当初别人强逼你,而你今日去强逼别人。……其实你想一想,你当初不是没有机会得到韩紫英的心。如果你不是将她打落山崖,而是选择为她自废修行以谢师门,我就不信登闻先辈你眼看着你那么做。……如果那样,恐怕就没有今日之事,韩紫英的舍身之誓,就是为你而非后来的我了。……我问过韩紫英,她精通天下灵药炼制,就算你当初失去修为,她也有办法医治,你可以从头开始重新修行。”最后这一句,是我故意说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面对七叶的时候,我的口才突然变的比平常好多了。

七叶的眼中出现一种复杂痛苦的神色,但只是一闪而没,随即被嘲笑所代替:“石野,你说这么多,无非是害怕我杀你!……你放心,我记住了那个法澄和尚的话,不会杀你的。”

“那你今日为何而来?”

七叶在笑,这笑容有些阴毒:“我来找石野真人切磋道法。你不是扬言要参加宗门大会吗?我也要参加!所以找你印证一下修为并不违反修行界的规矩。况且,我是高人,邀你切磋是指点你,别人也说不了什么闲话!如果真有知情人说什么,也只会说你我为一个妖女争风吃醋,我不在乎!……你记住了,今天只是开始,以后我每次都会这么做……我要一次又一次打败你,只要我看见你!”

靠!这个七叶的心机可是够阴的!地痞流氓打人,打完了经常还会说一句:“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看见一次打一次。”没想到七叶也会来这一招,这一招虽然无赖,但他如果真的这么做,那对方还真的没法不怕。这是一种老鼠被猫戏弄的折磨与羞辱!久而久之确实很少有人受的了。

我也动怒了:“七叶,天下不是你一人的天下!”

七叶:“我不管!你可以不出手,我也不伤你。但是我告诉你,被我赤蛇鞭打中的痕迹是褪不掉的。”

他不等我答话,赤蛇鞭已经出手。暗红色的长鞭在夜空中展开,无声无息直奔我的面门而来。我想不出手也不行了,青冥镜从怀中飞出,悬于身前。镜身旋转,散出一片白色光圈,这光圈有几米的直径,将我整个人都护在后面。与此同时,圈晕的正中射出一道光束,如闪电般直射七叶。

我没有理会赤蛇鞭,因为我知道硬碰硬不是对手,直接用青冥镜的收魂伤神术去打七叶,攻敌所必救。如果他不收手,我们就同时被打中!他的修为在我之上,但护身功夫未必就比的上我的金龙锁玉柱。我这也是在赌,赌我们俩谁更能挨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青冥镜虽然号称妙用无穷,可是我手中的残器能够主动伤人的法术实在不多。

七叶果然不想和我两败俱伤,赤蛇鞭在空中一阵扭曲,缩成螺旋状,居然以有形之鞭锁住了青冥镜中发出的无形光束。这一招他用过,当初在石柱村外斗法时他就是这样破了我的收魂之术。接下来仍是一样,鞭稍如灵蛇吐信,突然伸长了一截打向青冥光影的正中。

光影碎裂,但我已经不再那个位置,他打中的也不是青冥镜,只是一片虚影。青冥镜的妙用之一就是制造种种幻境,虽然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制造一个幻境让他自己钻进去,但是弄一个虚影出来还是可以的。我已经离开了龙首塔下,蹿到山腰,没有施展任何其它的法术,而是直接催动青冥镜,把镜子当一个铁饼那样,在空中飞旋着冲着七叶就砸了过去。

这是一种近乎无赖的打法,修行人的法器都有各种妙用,没有人直接当作板砖来拍。上次七心与我相斗时风君子出来搅局,嘴里不干不净,七叶拿他没办法,一咬牙直接用七情钟来砸他,风君子当时也说她耍无赖。不管无赖不无赖,我只能这么干了。御器之时,法器与身心一体,如果青冥镜砸在赤蛇鞭上,就和砸在七叶身上一样,当然,我也等于被赤蛇鞭打中了。

七叶大概也没想到我会这样,向后连退几步,赤蛇鞭在他身前画了一个圈,分出一道红色的光网。青冥镜正砸在这道光网上,光网颤动,七叶又向后退了一步,而我就像胸口被人用大锤击中一样,向后飞出了好远,落地打了一个滚才站起,又回到了小山上。伸手招回青冥镜,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滚,这个七叶太厉害了!我真不是对手。

“石真人,你技止于此。让我打中一鞭,我就放你离去。”七叶的声音冷冷的从山下传来。看他的脸上,一副得意之色,然而他话音未落,脸色突然变了。因为此时传来了很奇异的声音。

这是钟声,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震耳,响一声,就觉的五脏六腑都随着翻滚。第一声很远,第二声已经在竹林外,第三声就在近前。我听出来了,这是七情钟的声音,冲着七叶去的。林丛中又飞身出现一个人,一身宽大的灰衣包裹着娇小的身躯,惨白的五官面无表情,正是戴着面具的七心童子。

“七心,我与石野的私人恩怨,你插什么手?”

看不清七心是什么表情,但语气是一贯的冷漠:“我奉掌门之命,考察你的行止,你恃强而凌人,我不得不出手。”

七叶:“掌门之命?就算登峰亲自来,也不是我的对手!你又算什么?当初我被弃之荒山的时候,就已经和终南派一刀两断,我现在也不必守终南门规。”

七心:“登闻师伯告诉我,你弃之荒山被人所救。前几天,九林禅院传出来的消息,救你的人就是石野。你以怨报德,天下修行人都可以插手。”

七叶邪邪的笑道:“七心,你不是一向眼高于顶吗?不把天下男子放在眼里?今天怎么会为石野打报不平?难道是凡心动了?你和他有什么私情?”

就算戴着面具,也能看出七心被气得发抖,她也不说话,一咬牙催动七情钟,七情钟在她身前又发出一声鸣响。七叶脸色一变身形大震,赤蛇鞭盘旋着就向空中的七情钟卷了过去。赤蛇鞭没有打中七情钟,只见七情钟上铬刻的奇异文字突然一齐发亮,形成一层金光组成的钟罩,就像钟外又多了一层钟,将七情钟护在里面。赤蛇鞭卷住这层金光罩,发出撕鸣之声。七心连连弹指,钟声连响,然而身体却在发抖,看来支持的很辛苦。

我看出来了,现在关键就是不能让赤蛇鞭打中七情钟破了钟声。七心出手帮我,我也不能闲着,也不打招呼,催动青冥镜无声无息的就向七叶的后背砸了过去,还是当板砖用。七叶就像背后长眼,突然松手,放开了赤蛇鞭,赤蛇鞭的鞭柄展开,带着红色的光影迎住了青冥镜。

一般修行人斗法,法器往往不拿在手中,而是祭在空中,然而七叶的赤蛇鞭,我还是见他第一次离手。这条赤蛇鞭在空中卷曲伸展,就像一条游龙,龙尾困住七情钟,龙头面对青冥镜。青冥镜如何上下飞舞,始终脱离不了赤蛇鞭红色的光影笼罩。我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脚下踩的一块青石不知觉中已经碎开了一道道裂纹。

眼看我和七心都要支撑不住,夜空中突然飞出一道银光,这银光如子弹离膛,不带任何花哨的曲线,直取七叶的面门。不知道暗中又有什么人出手,这人挑的时机可够阴的。七叶催动赤蛇鞭正全力攻向一前一后的我和七心,此时在侧面突然暗算真令人防不胜防。

可惜银光没有打中七叶,七叶一侧身避过去了,颤声道:“你?怎么是你?”

“我,就是我!”这是紫英姐的声音。只见紫英姐在黑暗中走了出来,面寒如水。她一招手,那道银光又打了一个弯飞向七叶,我看清了,正是她在饭店做菜用的那把切玉刀。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韩紫英出手。

我用青冥镜砸七叶,七叶应对自如,可是看见切玉刀飞来,脸色却沉重了许多。他一闪身招手,赤蛇鞭又回到手中,不再攻向我和七心,而是转攻为守,长鞭立起,鞭稍在空中舞成圆环状。看他的姿势,就像美国动画片中挥舞绳圈的牛仔。赤蛇鞭形成的一片光影将七叶整个身形都护在了正中。

紫英姐的切玉刀如水中的游鱼一般,围着这道光芒转着圈,似乎七叶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切玉刀钻进去打中。突然出现的情况让我愣住了,没想到我今天晚上一个人走夜路,后面还吊了一串尾巴,七叶、七心还有紫英姐居然都跟在后面!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一声钟响又将我惊醒。还不趁此机会快动手!我们三个人成品字形围住七叶,空中法器乱飞,除了七情钟的不大响声之外,这几乎是一种静悄悄的激斗。赤蛇鞭在空中舞动,已分不清是鞭身还是光影,就像在七叶上方升起一朵红色的蘑菇云。青冥镜和切玉刀都围着这座蘑菇云在旋转,只有七情钟连连响起,每响一声,七叶的身体就是一震。

“你们二人,居然都为了石野向我出手。好好好,今天就不要怪我无情。”七叶开口说话,然而我们三个谁也没答话。此时我们几人已尽全力,几乎连开口说话的余暇都没有。

七叶见无人应答,哼哼冷笑。空中那朵蘑菇云状的鞭影突然像爆炸一般散开,赤蛇鞭再度脱手,在空中完全展开。首当其冲的是切玉刀,赤蛇鞭的鞭柄正打在切玉刀上,一道银光飞回,又静止不见。只听紫英姐娇呼一声,单膝跪地,切玉刀插在她身前的地上,犹在不住的颤动。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看来七叶还是手下留情了,这一刀如果飞击在紫英姐的身上不知后果如何。就在我一惊的功夫,耳边就听紫英姐惊叫道:“赤蛟之魂,石野快退!”她这一声喊已经晚了,就见空中的赤蛇鞭突然变成了两条,一虚一实。虚的那道发出刺目的红光,就像一条张牙舞爪的飞蛇,直向我面门扑来,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而实的那道赤蛇鞭,在空中绷的笔直,就像一根又细又长的尖梭,刺穿了七情钟的金色光罩,却没有打向七情钟,而是直刺七心的前胸。老天,七叶手中的赤蛇鞭怎么这么厉害?比我的青冥镜可强多了!七叶的打法不仅是要伤我,主攻的对象却是七心。他也看出来了,我们三人中最难对付的就是七心童子,他这一击七心就算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眼看我和七心都在劫难逃,然而在这一瞬间却发生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变化。只听见一声奇怪的惨呼,然后看见七叶身上飞出一道血光,伸手一夺赤蛇鞭,拖鞭怪叫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这个状况出现的突然,三言两语说不清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只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那样一祯一祯回放介绍我所看见的一切。那一声惨呼之所以奇怪,是因为同时有三声痛叫合在一起。一声痛叫当然来自于七叶,另一声痛叫居然来自于飞向我的“赤蛟之魂”,还有一声痛叫,来自于一个刚刚出现的人。

我看见这个人突然在七心的身后出现,一个滑步挡在七心身前,伸手居然抓住了刺向七心的赤蛇鞭的鞭稍!看他的身形步法,我差点以为我看见了训练营中的小小,也就是我们当初宿舍中年纪最小的萧正容。因为他使用的不是什么道法,而是“三十六路擒蛇手”中“游身”和“锁寸”两招。这一本拳谱风君子送给了我,暑假的时候我曾请教过萧正容,他曾经一招一招的向我演示讲解。

然而等我看清楚了之后,就知道这个人不可能是小小。虽然是一样的步法、身法和手法,但是他的动作远没有小小那么干净利索,脚下还绊了一下,出手也差了半寸。所以他虽然抓住了赤蛇鞭,就这半寸之差赤蛇鞭的鞭稍还是打中了他的前胸正中,他也发出了一声痛呼。本来他脚下向后退半步就可以避开,可是他当时退不了,因为他的后背几乎就贴在七心的前胸。

这个人身形要比七心高大,但是看面目,几乎要以为他们就是双胞胎,五官几乎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戴着同一种面具,所不同的是,这个人脸上有七颗金色的星星。这正是七心送给风君子的那张面具,来人也正是风君子。我不是通过面具认出他的,他一开口,就像猫被踩了尾巴一样惨叫一声,我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风君子抓住赤蛇鞭鞭稍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在那一瞬间,扑向我的赤蛟之魂也发出了一声惨叫,似乎想挣扎,但是却嗖的一声什么力量强被收了回去,与赤蛇鞭合二为一。赤蛇鞭被抓住,七叶大惊失色,不再向前刺,而是向回夺,绷的笔直的鞭身发出酸涩之声。就在此时,单腿跪地的韩紫英反应神速,切玉刀从她身前飞起,直击七叶的前胸。

七叶这回想避却没有避开,他的反应慢了半拍。左胸到肩耳之间飞出一道血光,被切玉刀所伤。他也发出了一声惨呼,发力夺鞭,风君子争不过他松了手,七叶逃走。这三声惨呼此起彼伏,前后相连成了一声怪异的连响。

就这一声过后,七叶带伤走了,四野一片寂静。然后就听见七心的颤音:“君子,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

只见风君子软软的倒了下去,七心坐在地上扶住,将他抱在了怀里。我认出了风君子,七心也认出了风君子,现在听七心这么一喊,韩紫英也知道是风君子了。我和紫英姐赶紧跑过去,连滚落在地的切玉刀和青冥镜也没有理会。只见风君子后仰着靠在七心的怀里,胸前殷红一片,正是被赤蛇鞭打中的位置。

紫英姐不说话,直接蹲下去,拉起风君子的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脉门。我看见紫英姐的眉头紧锁,似乎在想着什么难解的问题,忍不住开口问:“紫英姐,他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紫英姐好像没听见我的声音,没有回答,这时听七心哭声道:“被赤蛇鞭刺中前胸,恐怕没救……本来应该是我……”

就在这时风君子睁开眼睛说话了:“面具……拿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