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回 真如寻常在,炉鼎化金汤

四门十二重楼丹道,第一门中分别是内视、炼形、大药;第二门中分别是灵丹、还转、金汤;第三门中分别是胎动、婴儿、阳神。至于第四门中还有三重境界,风君子没有告诉我,我也想像不出来。

金汤为什么要叫金汤?风君子在外人面前说我学的丹道是金丹直指,并用“金丹大成”这四个字来形容金汤境界。金丹是什么丹?真是体内有一颗金色的内丹吗?不是,当然不是!所谓金丹,实际上是无丹。元神元气相抱而成灵丹,灵丹还转,元神回到它的发源之地,渐渐洗炼,后天重返先天。当最终境界大成的那一瞬间,丹道中人苦苦修炼的那一颗“内丹”反而消失了。炼丹炼丹,把丹给炼没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看一些介绍丹道的书籍,也常常喜欢谈一些名词。最常见的莫过于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后人又附会了两句还虚合道、破碎虚空之类。这里要问,怎么炼神就还虚了?这里指的是元神最终完全显现出来,不需要再去洗炼。洗炼元神的最终的目的是“识神化元为神识”。如果说灵丹是体内自在的身心的话,那么到了金丹大成的境界,金丹就是我们自己平常的身心。

所谓金丹大成,也不能说是灵丹消失了,而是我这个人本身就成了金丹,所谓金丹,指的就是我这个人。大家看古装电影电视,出家修行的道士,有人自称道人,也有的自称真人,那么真人是什么意思?真人可不是随便叫的,金丹大成可称真人。这个人你看上去还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但不一样的地方是:他的元神与识神一体,身心与灵丹一体,元气与真气一体。这就是“金汤”的心法,风君子曾用四个字来概括:“移炉换鼎”。

想当初风君子把“灵丹”、“还转”、“金汤”这三重境界的心法与口诀一次都交给了我。“金汤”的心法并不复杂,就是移炉换鼎。在我以前的修炼中,以身体为炉鼎修炼内丹,在定境中收摄出自在的身心,这一身心还转洗炼,并且去感应外物。而最终,自在身心要于平常的身心融合为一体,化炉鼎为金丹。这一步看似简单,也很好理解,但是境界不到终究成功不了。

它的名子为什么要叫金汤?因为境界到此,道基已然稳固,就算修为不前,也不会退失。有个成语叫固若金汤,就是这个意思。佛家修为也有类似的东西,他们的说法叫作“转报身”,据说报身已转可证罗汉果位。我不知道什么叫罗汉,但我现在知道什么叫真人。

风君子告诉我金汤的口诀,是引用《老子》中的一句话:“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这段话弯子绕的可够大的,确实是无执无失的一种境界。所谓灵丹已经没有了,境界自然不会退失,人却发生了变化,变成先天具足的真人。然而我觉得这段口诀虽然精妙,但对于普通人还是过于晦涩,不如另一句话。

这一句话就是我在菁芜洞天的牌坊上看见的那幅对联:“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山还是山,水还是水。”金丹大成之时,我不是我,而被我中之我所取代,但我还是我,这是我自己发自先天的身心。我不得不承认,能够在今日进入金汤境界,并非是因为这菁芜洞天灵气冲盈,而是进门时看见了那副对联。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巧妙。风君子曾经说过金丹大成不仅仅需要资质和悟性,更重要的还是机缘,今日是我的机缘到了。

我以为我只坐了片刻,然而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走出竹舍抬头看天,空中仍然是一道七彩光柱托着龙首塔高悬。远望天边,正有半轮红日喷薄而出!我记得我第一次领悟灵丹境界之时,走出家门发现天地万物都变得生动不同,而这一次我金丹大成,感觉到不同是自己,我还是我,却换了一个人。

当我看见日出,才想起来已经是第二天了。没想到我这一打坐居然是这么长时间!这下坏了!我昨天下午旷课了,晚自习也没上,而且一夜没回宿舍。我没有请假,不知道老师会怎么想,紫英姐和阿秀发现我不见了会不会着急?得赶紧回去上课!我举步欲走,穿过竹林走到菁芜洞天的牌坊前才想起来青冥镜还没拿。跑回去收起青冥镜,七彩光柱消失,菁芜洞天立刻又被白云漫雾笼罩。我想了想,又到朱果林中又将那五枚朱果都摘下来揣到兜里,犹豫片刻,把那一枚“夜明珠”也拿走了。

我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去了教室。我来早了,早读时间根本没到,然而教室门前却有个人已经等在那里。我远远的就看见她的倩影俏立于晨风中——竟然是柳菲儿老师。

“石野,你一消失就是三天三夜,连个招呼都不打,发生了什么事?”柳老师看着我神色中有埋怨的意思,更多的是关切。

三天三夜?我惊的差点叫出声来!我以为时间是第二天早上,没想到已经过了三天三夜!这下麻烦可大了。我赶紧解释道:“对不起,柳老师,我碰到了一件意外的事,没来得及请假,没想到一去就是三天。……”

柳老师打断我的话:“石之秀已经对我说了,她说你家里出了事,需要回去几天。我帮你跟学校请假了。……我是担心你,那天下午你对我说了那些话之后,第二天就不见了……我怕你出事。”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能出什么事。”

柳老师:“我前天下午去过你家,你家里根本没事,你也根本没回家。所以我才更担心,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想你有可能去执行什么特别任务去了……怕你有危险。”

“什么?你去过我家?那我父母……”

柳老师:“你别担心,我没说你在学校不见了。我只是说我去家访的,说你在学校表现还不错,我只是想看看你回没回家……”

“柳老师,你是在等我吗?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

柳老师:“我知道你失踪以后,又问过石之秀。可是她告诉我,你只是在面馆里和她打了声招呼,说家里有急事要她帮你请假就走了。……这两天我都很不安,每天早上都站在教室门口等,在等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柳老师说话的时候明显能看出来尽量控制着自己表情平静,语气中有要掩饰的东西。

她现在很关心我,但又不知道这种关系如何相处。我和她之间确实有那么一点尴尬,也许需要顺其自然吧。我转移话题问道:“几点了,怎么还不上课?”

柳老师:“石野,你没事吧?今天是周末。”

“哦,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柳老师:“石野,你别着急走,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

柳老师:“你就在教室等我,我去去就回。”

柳老师说完话匆匆走了,脚步还很急,看方向是回宿舍去了。时间不大,她拿了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又回到教室中。她把这个盒子递给我,口中说道:“打开,戴上。”

她的语气中有那么一点命令的意思,不自觉中还是使用了老师对学生说话的口吻。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很精美的男式手表,圆形的表盘,表盘上还有日历。我吃了一惊:“柳老师,这块手表是给我的吗?”

柳老师:“你连今天星期几都不知道,这么早跑到教室问我怎么还不上课?你需要这个东西。”

“可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会记错日子,又会搞错时间?”

柳老师:“这表本来是准备给我父亲的。现在送给你,你戴上吧。”

“我怎么好意思……这是你要送老人家的东西。”

柳老师:“我再买一块就是了。你现在比较需要,就先送给你。不要跟我推辞,你也曾经送过我一幅画。”

其实我并没有想推辞,她送我东西,我是发自内心高兴的。将手表戴在手腕上,表带的长度竟然正好合适。柳老师并没有问我这几天去做什么了,只是叮嘱我自己要小心,不要出什么事情。

……

和柳老师道别,戴着手表走出校门,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瞬间。走到西门口正好碰到尚云飞从外面进来。这假和尚走路从来是目不斜视,别人和他打招呼他也就是微微点一点头。然而今天却很奇怪,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他却迎面走了过来,站在我身前上上下下看了我半天。

“尚云飞,你怎么了?三天不见,不认识了吗?”

尚云飞:“恭喜你了,石真人!”云飞这句话“真人”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说完了他也不再纠缠,转身自己走了。嗯?他看出来了?他看出我已经达到金丹大成的境界了?

前走几步就到了面馆门口,远远的看见紫英姐系着围裙、挽着头发在面馆前的马路边洒水。我走过去招呼道:“紫英姐,马路边灰大,你进去吧,这酒扫的话我来干。”

听见我的声音她几乎是跳着转过身:“小野,你可回来了,担心死姐姐了!”

“对不起,我有点事情,没想到一去就是三天。”

紫英姐本来神色中有三分娇嗔与担忧,但她定睛看见我的时候,眼神却变了。她走过来,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了摸我的脸,柔声说道:“恭喜你了,石真人!”

这句话说的和尚云飞一模一样,但语气却大有不同。尚云飞说的平平淡淡波澜不惊,而紫英姐说的是含羞带怯还有抑制不住的惊喜。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们都看出我与以往不同了,难道我脸上写着“金丹大成”四个字吗?

这时阿秀听见声音也从店门口跑了出来:“石野哥哥你回来了?……恭喜你了!”

她居然也是这句话,说的我很不自在:“阿秀,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开口都恭喜我?”

紫英姐脸色微红的说道:“小野,我还想问你这是怎么了?你就算金丹大成,也不用这样招摇过市……我明白了,你是想给我和阿秀一个惊喜是吗?想让我们知道。”

“招摇过市?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了?”

阿秀说话了:“石野哥哥,我和姐姐都知道了,你可以收起来了。”

“收起来?把什么收起来?”

阿秀:“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是唯恐天下人都不知道?你不是有一面镜子法器吗,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照照看。”

她们越说我越奇怪,赶紧穿过面馆钻进后厨,拿出了青冥镜。镜中的我还是平常的我,我也不会连自己也认不出来,但我却有点蒙了。你猜我在镜中看见了什么?看见了我周身的光环!

青冥镜中能见人身上有光,这我早就知道。风君子第一次带我去市井中寻找高人,第一个找到的就是高老爷子。当时高老爷子在操场上打太极拳,我在青冥镜中看见他双手抱圆之际,手心之间有太极般旋转的云团,同时周身也被一层淡淡的金光笼罩。现在镜中的我,周身也有光芒,这光芒可不是淡淡的金光,而是层层光环闪烁,金中带紫,隐约有七彩流动。靠!怎么搞的这么夸张?我变成一棵洋教堂里的圣诞树了!

这时阿秀也钻了进来:“石野哥哥,你看见了?怎么不收起来?”

我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收?”

阿秀摇了摇头:“我学的和你学的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搞的。……你怎么不去问问风君子,你们俩个不是今天晚上约好要见面的吗?”

“阿秀,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怎么知道到柳老师那里给我请假?”

阿秀眨了眨眼睛答道:“我发现你不见了,就去问风君子。风君子居然说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告诉我你们约好了三天之后有事要淡。我就猜到了你们俩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别人,你可能这三天时间有什么事情要办,所以我就到柳老师那里帮你请了三天假。这个风君子,真不象话!”

原来如此,阿秀对风君子好像总有成见。我不见了,她认为是风君子捣鬼,还好风君子对她说了三天之约,阿秀去帮我请了三天假。

这时我又想起了兜里的五枚朱果和那枚石珠,对阿秀道:“你告诉紫英姐,今天晚上早点关门,我有东西要给你们看。”

阿秀:“什么东西?不能在这里拿出来。”

“好东西,不适合在这里拿出来,晚上我跟你们回家,你告诉紫英姐一声。”

……

“阿秀,哪能像你这么吃!给我……小野,你找到朱果树了?一次就是五个!在哪儿找到的?”在紫英姐家中,我将兜里的朱果掏出来放在桌子上。阿秀看见朱果也不客气,拿起来一个就往嘴里送。紫英姐手疾眼快,“啪”打了她的手背一下,将朱果都收了过去,用无比惊叹的语气问我。

我不太好回答,因为菁芜洞天是梅家的禁地,我不适合告诉别人。但我又不想骗英姐,只有实话实说道:“三天前也是机缘巧合,我无意中进入到一处洞天福地。我一入静坐就是三天三夜,由此金丹大成。朱果也是在那里找到的,如果你想要,以后还有。只是那个地方十分特别……”

我话还没说完,紫英姐就打断我道:“小野,你别说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找到了前辈高人的修行洞府。象你这样的江湖散人,平时没有高门大派的道场依托,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处适合于修行、又无人打搅的福地。我前一段时间还和阿秀商量过这件事,上次到飞尽峰就想告诉你飞尽岩上是个好地方,可是碰到了七叶……你既然自己找到了,这是造化福缘,不能轻易告人。”

我解释道:“紫英姐,你别误会,不是我不想告诉你,那个地方情况有点特殊。”

紫英姐笑了:“误会的是你,我真的是不想让你告诉我……仙家洞府,如果是别人发现了进出门户,只会秘而不宣,以免招致不测。哪有你这样的,还跑来告诉我你找到了洞天福地,在那里采到这些朱果。要知道你我在此谈话,也并非密不透风,以后象这种事情,你最好提都不要轻易提起。……日后如果我有机缘,你想让我见识,就直接领我去好了。这些你最好不要开口相告,我也不能开口相求。小野,你明白了吗?”

还没等我答话,阿秀道:“紫英姐,石野哥哥又不是傻子,你一说他就能懂。他才说一句话,你就说了他那么多!你快说,石野哥哥的这些果子怎么处理?”

紫英姐:“他不是傻子?我看他傻的可爱!……小野修为已到金丹大成境界,照说可以服用朱果,化药力为元气。只是这种用法,一不能过量,二效用单一。我看还是炼制成丹药比较好,这样不浪费。”

阿秀:“太好了,姐姐可以炼很多黄牙丹了!”

紫英姐:“阿秀,你又在打黄牙丹的主意!……只有朱果成不了黄牙丹,现在我们手里凑不齐其他的配药。”

我问道:“那怎么办?还可以炼药吗?”我把朱果拿给紫英姐,就是让她去炼药的。

紫英姐:“你放心,我就用一味朱果也可以炼制‘龙首丹’,正好适合你金丹大成之后服用。”

龙首丹?我的朱果就得自龙首塔下。紫英姐为我炼制龙首丹,难道这就是天意?只听阿秀又拽着我袖子问道:“石野哥哥,你还找到什么好东西了?拿出来让我看看?”

“还真有一件好东西……你们看……猜猜这是什么?”我将那颗“夜明珠”掏了出来,托在掌心。

“辟水犀!哥哥找到这个好东西了?姐姐你看,这就是辟水犀。”阿秀一把就把石珠拿了过去,递到紫英姐手中。

紫英姐看这手中的石珠,好奇的说:“这就是辟水犀?我只听说过,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

“等等,你们说它是辟水犀?不是夜明珠吗?它是一件会发光的法器呀,比台灯都亮。”

紫英姐:“小野,你可真有趣!谁会炼一件法器只为了当灯用?直接点灯不就可以了?还耗费什么元神法力?凡是世间法器,都有寻常物品所不能的妙用。……阿秀,你既然这么熟悉辟水犀,一定知道它的妙用吧?”

阿秀:“我当然知道,石野哥哥,你来试试。”

“怎么试?”

阿秀:“不能在这里试,走,去卫生间……站到这个大木桶里。”

紫英姐的卫生间没有安装常见的那种陶瓷浴缸,却放了一个很大的椭圆形木桶。我就在这个木桶里洗过紫英姐为我准备的“百花汤浴”,那种舒服享受的滋味至今还是回味无穷。而现在,阿秀把我推到卫生间,让我站在这个大木桶里,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站好后,阿秀辟水犀交给我:“石野哥哥,你把珠子含到嘴里,放心,它是干净的。”

这光溜溜的珠子有麻核大小,正好含在嘴里,只是这样用法,也未免太怪异了!嘴里含着珠子不方便说话,只能用眼神询问阿秀。

阿秀:“好了,现在施展御器的法术……以神识罩护周身……恩,辟水犀亮了。”

这时紫英姐正好走进来,看见站在木桶中的我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都笑的弯了腰:“小野,你快把嘴唇闭上,你的牙齿缝在往外放光!”

阿秀:“姐姐快来帮忙,我们一起往石野哥哥身上泼水。”

这是要干什么?要帮我洗淋浴吗?我还穿着衣服!没等我多想,水已经泼了过来。紫英姐只是轻轻的往我身上泼,而阿秀则是接了满满一脸盆水劈头盖脸就倒了下来。我已经做好了变成落汤鸡的准备,然而奇怪的是,水泼到我身上,就象雨点打在荷叶上,四散弹开一点也没有沾湿!

紫英姐和阿秀嘻嘻哈哈就象在玩游戏,水不断的泼到我身上,如同水银洒向玻璃,毫无侵润,与我周身发肤与衣物之间似乎有着肉眼看不见的距离。我明白了这“辟水犀”的妙用,也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菁芜洞天中?菁芜洞天的门户开在赤脂石璧上,按句水河通常的水位,入口处在河面下几米深处,进出都要潜水。梅氏历代宗主总不能象落汤鸡那样来来回回吧?辟水犀可以避水,修行人只要会内息之法,也可以闭住外息很长时间,这样在水下就能进出自如。这洞天门户以及进出方法设计的如此巧妙!只是我不明白洞天中人既然离开,辟水犀怎么会留在那里没有被随身携带?

木桶里的水已经淹没了我的小腿肚子,嘻嘻哈哈泼水的两人都停下手看着我。我迈步走出了木桶,看自己周身上下没有一点水迹,连鞋袜都是干干净净的。我又头看了一眼她们俩,突然脸上一红,别过脸去,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原来刚才泼水游戏,水没有沾到我身上,反倒溅到她们自己身上不少。她们都只穿着寻常丝织家居服,被水打湿了,紧贴在身上,身体的曲线几乎纤毫毕现!我看见了浸湿的外衣下紫英衣的轮廓,也看见了阿秀胸前饱满结实的一对少女乳房,连那两点凸起的绯红颜色都透了出来。这种衣服湿了就接近半透明,阿秀这小妮子在家居然不戴胸衣。

她们俩显然也意识到了,紫英姐俏脸飞红:“阿秀,看你弄的……快去换衣服……”

我在卫生间站了一会儿,估计等她们回屋换好了衣服才走回厅中。我问道:“阿秀,辟水犀你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可以拿去玩,不过不能送给你,因为这不是我的东西。”

阿秀:“石野哥哥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说不定会有用。我和紫英姐又不下河摸鱼。”

眼见天色已晚,心中还惦记着和风君子的约会,我向她们告辞准备回宿舍去了。紫英姐见我要走,劝道:“天都这么晚了,就在这里住吧,你也不是没在这里住过。……我把你的房间都收拾好了。……”

阿秀不高兴的说道:“你不是金丹大成了吗?难道还怕这里有妖怪吃了你?”

阿秀话中有话,紫英姐这个“妖女”就站在身边。我赶紧道:“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怕打扰你们……”

紫英姐扑兹一笑:“你不怕我们打扰你就谢天谢地了,这儿本来就是你的房子你的家,天太晚了,别走了。……我不会吃了你的。”

“可是,我还要和风君子见面。”

“你们不是出神相见吗?又不用你人过去!”阿秀居然连这个都知道,我无话可说了。时间也实在晚了,住下就住下吧。

这套房子是两室一厅的结构,紫英姐给我准备的房间原来是她的丹房,而她现在和阿秀住在另一间。洗漱完毕走进我的房间。里面的东西并不多,但每一件都显得精巧雅致,显然经过精心的布置。书桌、扶椅、格架、衣柜都是白梨木的质地,只上了极薄的透明清漆,露出自然的清新纹路。床上的被褥是新的,还散发出淡淡的干爽的草木清香气息。在枕头旁边靠墙的一角,立放着一个白色软麻草编织的蒲团,应该是给我打坐准备的。

我正准备解衣上床,听见阿秀轻轻敲门:“石野哥哥,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门没有插。”

阿秀穿着睡衣端着一个白釉瓷盅走了进来,放在床头柜上:“这是紫英姐给你准备的养荣安神露,休息前喝一杯,有好处的。”

“谢谢你!”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紫英姐姐。……你要出神去见人,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在门外轮流给你护法。”

“护法?不用了,你们也休息吧。”

“休息不休息你说了不算,我们自己说了才算。”说完阿秀走出门去,把房门关好。子时快到了,我赶时间,不好和她们再多耽误。没有打坐,躺在床上阴神出游,临走时还听见她们在屋外的一段对话——

阿秀:“姐姐,石野的修为,难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这不太可能呀!”

紫英姐:“不是,我看他只是出神,并未入化。他的道法真是玄妙!什么人教他的?这么大的胆子!”

阿秀:“怎么了?这和胆子大有什么关系?”

紫英姐:“他平时在学校宿舍里就这么修习出神之法吗?无人护法,一旦有什么意外怎么办?”

阿秀:“这倒没什么,不用担心!我们班有一个人叫尚云飞你知道吧?他是广教寺葛举吉赞活佛的弟子,修为很厉害的。他的宿舍就在石野隔壁,他们俩的床铺就隔一面墙。寻常邪物不可能接近那里……”

她们继续说着话,而我的阴神已经飞走了。

……

“唉呀妈呀!有鬼啊!”风君子惊叫一声,阴神起身就欲飞走。

“风君子,别走,是我呀!”我在后面大声喊道。

这是当夜子时,我阴神出游来到状元桥的桥洞下,风君子已经坐在那里。没想到我刚钻进桥洞,还没说话,就把风君子吓了一大跳,飞身就要跑掉。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