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回 少年情滋味,还转寸心知

“石野:

你已经快二十岁了,这个年纪对异性会好奇、会有好感,甚至会有幻想,这都是正常的。你写给我的那份检查最后,说你认为我是世上最好的女人,不想看见我和汤劲在一起。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喜欢我,作为你的班主任老师,我很尴尬,但我也不能责怪你。可你不应该采取这种方式,你不应该中伤其它人,特别是不应该恶意诋毁我的男朋友。你现在这么做是错的,不过不要紧,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将来长大了,去寻找真正适合你的爱情时,千万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念到这里,柳老师的身体几乎凝固住了,一双美目凝视着我定定的再也移不开。我问了一句:“柳菲儿老师,还要我继续念下去吗?”

她看着我轻轻点了点头,嗓音稍微有点暗哑:“继续念下去,念完。”

“其实我也有错,我应该早发现你有这种倾向。你曾经对我的家庭甚至家族有异乎寻常的了解,这些似乎不应该是你所知道的事情。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关心一个人的情况,我当时没有想到。后来你送了我一幅我家族流落的古画,我接受了,可能会引起你的误会。

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我对你的印象也一直很好。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对我产生那样的情感。很多人在少年时都可能有着一时朦胧情愫,多年之后这有可能也是一份美好的回忆,老师也祝福你将来能真正找到世上最好的女人。我和男朋友已经决定在明年元旦结婚,我希望你也能祝福我,真心真意的祝福我。

愚师柳菲儿留字……我不会祝福你和他的,因为你实在不该嫁给他!”

柳老师下意识的答道:“不,没有这最后一句。”

我缓缓说道:“你写的东西我已经从头到尾念完了,最后一句是我想说的话。我念的对不对?一字不差是不是?你还错了两个标点,也许写的太急了。”

柳老师:“你——你有特异功能?”

特异功能?这倒是个很不错的解释!当时国内不仅流行气功热,还冒出来一批真真假假的特异功能大师或神童。这里面有许多人和我一样是天生异能,也可能更多的只是江湖骗子。但无论如何,特异功能在当时是一个社会流行名词,大多数人也对特异功能的存在将信将疑。正因为此,有关部门才会组织我参加的那个奇特的训练营。

我一招手,柳老师鬓角上的那枚蝴蝶形的发卡突然自己动了起来,顺着她长长的发丝滑落,然后在空中飞舞,盘旋着飞向我的身前。我伸手将这枚发卡接住,看着目瞪口呆的柳老师说道:“不错,我确实有特异功能,正因为这样,国防科工委才招我加入,给了一个特别的编制。……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你让我静一静,仔细想一想!”柳老师走到床边,扶着床着坐了下来,用双手抚住前额,低头在思索着什么。她的发卡被我用御物之法摘了下来,现在一头柔丝般的长发披散开来,遮住了她美丽的脸庞。我有一种冲动,忍不住想伸手去把她的发丝拂到耳后,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动。

“石野,我遇到歹徒的那天晚上,是不是你救的我?”柳老师良久之后终于抬起头,然而开口第一句话居然如此问我!

谁说女人长的漂亮就一定不聪明?谁说胸大无脑?柳老师人美,心思也聪慧。她确信我有“特异功能”之后,首先居然想明白了这件事!

“可以说是我,你是怎么猜到的?”

柳老师:“那天晚上,那个歹徒本来是压在我……突然就从我身上爬起来给了同伙一刀,他的同伙踢中他胸前一脚把他踢飞了。我最后听见那个,那个歹徒喊出来的一句话是‘柳老师快跑!’……我记得那天晚上你也出事了,从宿舍的床上摔下来口吐鲜血,昏迷了好几天。我问过你同屋的同学,他们说你做梦时喊了一句‘老师快跑!’就受伤倒地不起。我后来算了算时间,这应该是同时发生的事……我也疑惑过,想问问你。可是后来我又觉得我的想法太荒谬了,才没有对任何人说。没想到原来真的是你,你有特异功能,我这才突然想明白了……你当时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什么特异功能?”

柳老师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一阵发白又一阵发红,声音有时吞吐有时发颤。这确实是一段非常不愿意回忆的经历,而当她知道最后爬在她身上的那个人可能是“我”的时候,也不自觉的十分羞涩。我记得那时她全身衣衫凌乱,而我的手就按在……。

我轻轻的咳嗽一声,想看着她又不太敢看她,低头答道:“这确实是一种很特殊的能力,我是怎么做到的没法说的太清楚。总之我当时在一瞬间控制了爬在你身上的那个歹徒,给了另一个歹徒一刀。后来我控制的那个歹徒胸口受伤,我在宿舍里胸口也受了伤,大概就是这么个过程。”其实到现在我也不太清楚我当时是怎么做到的,是风君子把我送到那个歹徒身体里,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干的。

柳老师:“你睡在宿舍里,怎么知道我在学校南门外出了事?”

我答道:“刚才我面对窗外闭着眼睛,也知道你在我身后写了什么字。这个道理是一样的,特异功能就是特异功能,没办法解释的太清楚,反正我当时就是知道了。”

柳老师抬头看着我,眼睛有点发红,口中期期艾艾道:“石野,你当时伤的好重,昏迷了几天几夜,把你的父母都吓坏了。……现在胸口还痛吗?有没有后遗症?要不要紧了?”

“那只是小伤,早就没事了!……既然你提到这件事,我正好要告诉你,当时在那附近不仅仅只有你和那两个歹徒,不远处的树丛后面还有一个人。”

柳老师:“谁,什么人?”

“就是你现在的男朋友——汤劲!那天晚上的事情本来是他一手安排的,可是后来又出了变故。其实我写在那份检讨上的话,已经讲了这件事。”

柳老师:“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告诉我好吗?”

我回忆着那天我在汤劲家偷听到他们父子的那一段对话,尽量模仿着那一对父子的语气转述了出来。我虽然不能像训练营里的总爷那样能将别人的口音模仿的惟妙惟肖,但这一段对话从我口中流出,柳老师一样可以听明白这是汤松与汤劲的原话——

“汤劲,你是怎么搞的?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居然搞成这个样子!”

“爸,我也不想搞成这样啊。那两个家伙收了我的钱,答应我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可是后来那两个流氓在暗处看见了柳菲儿,突然变卦了,说什么钱也要人也要,……”

“你找的都是什么人?还好那两个人都死了,……那柳菲儿不过是一个女孩家,现在正是最脆弱的时候。你可以趁这个机会多接触她,多安慰她,演一出患难见真情的好戏。……”

……“爸,你确定你看见当年那个人了吗?都这么多年了,会不会认错?”

“二十年前的时候我是芜城中学的战斗队队长,什么是战斗队你们这些年轻人恐怕就不知道了……。有一天有一个人来找我,让我帮他找柳校长家里的两件东西,事成之后会给我重金酬谢……”

“什么东西?他给你多少钱?”

“那个年代的人哪有太多钱,但是那人给我的不是人民币,而是黄金!黄金呐,这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黄金,整整一包袱金条。……那人说只要得手,会给我比这再多三倍的黄金……,他要找的东西是一柄黑色的如意和一件紫色的古衣。”

汤氏父子这一段对话非常长,我一句一句的转述,尽量不漏过每一处细节,等我终于将那晚的对话都说了出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徐公子注:汤氏父子的对话非常长,此处为了不占字数,只挑要点处转述,大家要想看原文,可以参照前面的014与015两回。)

说完之后我问柳老师:“你听明白了吗?你的那件事和当年柳家的事。”

昏暗的房间里她的表情不知道是喜是悲,只能听见她的嗓音微微发颤:“是的,我听明白了。……我以为我遇到了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一个无论怎样都愿意关心我的人,没想到,在这些人眼中,只有财色二字。我本来并不喜欢他,但还是答应嫁给他,就是因为……”柳老师轻轻的抽泣起来。

我走近她,伸手想拍她的肩膀,这一只手凝在半空却放不下。这时候我说了一句话:“柳老师,你的暖壶里有没有水?”

“水?有,下午才打的,还很烫,你口渴了?凉一凉再喝。”我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止住悲声,要起身给我倒水。我的手正好按在她肩膀上,轻轻的又很有力的让她坐了下来。

我拿起桌子上一个空的茶杯,走到暖瓶架下面拎起暖壶倒了一杯滚烫的水。然后无声无息的走到窗前,将这一杯水向窗外泼了出去。只听见蔷薇花丛后面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呼,有一个人影很狼狈的跳出来,抱头鼠蹿而去。

靠!我和柳老师在屋里说话,居然有个人悄悄摸到窗外趴窗根偷听!也不想想我是什么人?他一靠近我就发觉了,顺手教训教训他。

“石野,算了,这些无聊的人!……自从那件事之后,就有不少人对我指指点点,背后说的话都很难听,更有一些人……言语之中喜欢不干不净。我急着处一个男朋友,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柳老师也发现了窗外那个人影,小声的劝我,声音又有了想哭的意思。

柳老师说的那些情况我都知道。去年的那个夜里,柳老师衣衫不整的冲进学校的门卫室报警。后来警察在学校南门外的树丛中发现了一名歹徒的尸体,又在二百米外的公路边发现另一名歹徒的尸体。警察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当事人自己也说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让整个学校都轰动了,甚至成为了半个芜城街头巷尾的谈资。有人不知道柳老师是谁,只是听闻有单身女教师走夜路,遭遇歹徒轮奸。还有传言说一伙歹徒劫持一美女教师,该教师以女色相诱,勾引挑逗歹徒内讧自相残杀,趁机逃出魔窟。更有甚者说什么芜城中学某女老师生性风流,与社会不良分子随意乱搞,两情人吃醋火拼丧命……。这些大多是汤氏父子散播出来的谣言。

这些话没有人当着柳老师面说,但风声却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无从解释,这种事越解释也越说不清楚,心中的委屈与伤心可想而知。这种压力对于一个柔弱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而汤劲恰恰在此时不顾所有的风言风语,处处体现了对她的关心与爱护,作为一个世俗中的女子,答应嫁给他,也很正常。但现在,事情已经明了,柳老师心中只怕会更加伤心。这汤氏父子为了美色和家财,如此心机,不可谓不用其极。

不想见她越想越伤心,我转开话题又说道:“柳老师,今年春天你父亲家丢过东西,你知道吗?”

柳老师:“我刚刚想起来了,丢了一柄如意和一件古衣,还有一块玉璞,其中就有你刚才所说的两样东西。当时姓汤的就在我家,东西是他们安排人偷的吗?你怎么又知道了?”

我决定彻底把事情说清楚:“柳老师,有件事情我要跟你坦白,那三样东西,是我偷的。”

“什么!是你?为什么?”柳老师吃惊不小。

“我只能简单告诉你,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世上有一群人,他们和我一样,都有着常人难以想像的特殊能力。你家那几样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只是值钱的古玩,对于这些人来说却是非常有用的工具,可以用来发挥他们的特殊能力。想当初找到汤劲与何卓秀的那个人,就是这种人,他想要这些东西,所以才会让那两个坏蛋想办法陷害柳校长。”

我刚说到这里,柳老师接着说道:“所以你偷偷把东西拿走了,就是不希望那些人继续找我家的麻烦。世上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的道理我也懂。谢谢你!”

什么叫善解人意?什么叫心有灵犀?这就是!还没等我解释我为什么要偷这些东西,柳老师已经替我解释了,不仅没有怪我,而且还谢谢我。

我无言只有点头。柳老师又说道:“石野,我不明白,你说的那些人那么神通广大,他们想要什么东西为什么不直接去拿?或者像你那样偷走?还要借助汤家这种人?”

“你不知道,这些人有这些人的规矩,不能随便干扰普通人的生活,否则这天下岂不是乱了?”

柳老师:“你今天说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看见你……我想应该是真的。那几样东西你拿走了,那你会不会也有危险?”

她居然想到了我会不会有危险?就这一句话,就让我一年来心中的苦闷一扫而空。说实话,这一段时间看见她和汤劲这个卑鄙小人出双入对,我心里是够郁闷的。我心中热情与柔情一起上涌,脱口说道:“危险?我不怕,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

柳老师看着我,黑暗中看见她眼睛里隐约的两点闪光,她问道:“你这么做,又是为什么?……我真傻,我刚刚已经知道原因了。其实你也够傻的……”

谈话到这里,气氛已经变得尴尬起来。我不知道继续说什么才好,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唯一没有说的就是我对她的心意。可是这已经用不着我说了,她在笔记本里写的那一段话,已经替我说了出来。对于她来说,一下子听说了这么多事情,也需要时间来消化。我问道:“柳老师,今天我要说的话都说了,你问我的事情我也都回答了,你恐怕需要时间来好好想一想。我应该走了,那本笔记本不是要送给我吗?现在给我吗?”

柳老师以为黑暗能够掩饰她脸上的神色,她用一种痴迷的眼光看我,她的脸上有一点发红,神情中有一丝不解与遗憾,还有一丝不知所措。其实她不知道,我的眼睛不怕黑暗,这一切都落在我的眼中。只听她语气很犹豫的说道:“石野,我心里好乱,刚才写的那段话……不合适,不能给你。你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好吗?你先回去吧。”

我是应该告辞了,起身走向门口。正当我准备开门的时候,听见有脚步声急冲冲的走到门外,然后就有人很用力的敲门,一边敲门一边喊:“菲儿,菲儿,快开门,你在里面吗?”是汤劲的声音。

我面无表情的打开门,汤劲一看开门的是我,吃了一惊,很没有礼貌的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菲儿的房间里?”

“他是我们班的学生,犯了错误,我今天找他谈话。”柳老师在我身后替我答道,她的声音虽然还有一丝颤抖,但已经恢复了正常。

汤劲:“这么晚了关上门谈话?为什么摸黑不开灯?”说着话他伸手去拉门边的灯绳。

“灯泡坏了!”我淡淡的说。就在汤劲拉灯绳的那一瞬间,我悄悄一弹指,以御物之法折断了灯泡里的灯丝。我可不想再让柳老师给人留下什么话柄,也不想让汤劲看清楚柳老师此时脸上的泪迹。

“石野,你去吃晚饭吧。你这份检查写的很好,我知道原因了,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你先走,我有话单独要和他谈一谈……汤劲,你在门外等我,我洗把脸,然后我们到操场上去,我有话要和你说。”柳老师的语气尽量压抑着一种很激动的情绪,听上去很平静,却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种坚决的味道。

她和汤劲之间的事情,最终还是需要她自己去解决的,我做到这一步,剩下的就不必插手了,从今天晚上开始,他们已经完了。我并没有走远,在不远处目送着柳老师出门和汤劲一起走向操场的方向。然而此时我眼神一花,神识也随之震动,在教师单身宿舍后面,突然又钻出来一条人影,看出处居然还是柳老师的宿舍窗外!

还有人在暗中偷窥?而且连我都没发现!这个人的背影很熟,身形窈窕是个女子,穿着桔红色的衣裙。我没有看见她的脸,但那一头波浪般的卷发已经暴露了她的身份——居然是阿秀!

……

“阿秀,你和小野都不回来吃晚饭,干什么去了?”这是在面馆中,紫英姐在问阿秀。

我发现阿秀偷听我和柳老师的谈话,心中也起疑。远远跟着她,眼见她回到了面馆中。此时早已错过了晚饭时间,面馆里没有客人,紫英姐还在等我们俩。我没有进去,而是发动耳神通在远处偷听。既然她能偷听我,我也能偷听她!

只听阿秀答道:“今天放学,柳老师把石野叫走了,搞的神神秘秘的。我好奇,就去偷听他们说什么……”

紫英姐:“阿秀你太调皮了,老师找学生谈话,你偷听什么?”

阿秀:“你先别说我,你猜我偷听到什么了?我偷听到石野哥哥的一个大秘密!”

“什么大秘密?他也是妖怪?”紫英姐的语气有点好笑也有点好奇。

阿秀:“紫英姐你知道吗?石野哥哥看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柳老师!他喜欢她,不希望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且柳老师也知道了。”

紫英姐:“你说什么?石野和那个柳老师?”

阿秀:“就是啊!紫英姐,你不吃醋吗?”

沉默了片刻,只听紫英姐笑道:“阿秀,是你自己吃醋吧?你我不必与一个世人相争。就算石野喜欢她,哪怕就是娶了她,她是个普通人,也不过几十年的光阴相伴。你我不同,石野修的是长生之道,以你我的修行,可以长伴左右。”

阿秀:“你是这么想的吗?不会是骗人吧?”

紫英姐:“不这么想又能怎样?难道你不这么想吗?”

阿秀:“我就不这么想。既然石野哥哥喜欢她,我就要帮他,石野想要的东西,我就要想办法让石野哥哥得到。”

紫英姐:“哦?出身不一样果然不一样,你的心性比我开明多了。不过世俗男女的事情,他人是很难插手的。”

阿秀:“这你就别管了,我有我的办法!……还有,你知道石野的紫英衣是怎么来的吗?”

紫英姐:“怎么来的?”

阿秀:“就是在柳老师家偷的……”

阿秀嘀嘀咕咕的对紫英姐转述了我和柳老师的那段谈话。听完之后紫英姐叹息道:“原来如此,看来我也得谢谢这个姓柳的女子了,没有她,石野哪来紫英衣送我……阿秀,此事非同小可!这件事千万不能和任何人谈起,我们以后也不要说了。如果一不小心被他人知道,石野会有大麻烦的。”

……

听完这段话我的心里怪怪的,感觉到一阵轻松,同时也十分复杂。当夜无话,第二天我本想找风君子谈谈这件事,可一直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在厕所门口堵住他,对他说道:“风君子,这两天我遇到了很多事,想找你问问,白天不方便说话,夜里阴神相见可以吗?”

风君子:“什么事这么急?尿都不让人好好撒。石野,我知道你这几天事情肯定不少,不过我看你的神色,好像心绪杂乱,这可不是修行人应该的样子。这样吧,你这几天好好的修心养性,将那还转的丹道口诀与心法再体会体会。如果你的心静下来,三天之后,夜间我在状元桥等你。”

风君子看出来我心里乱,不想立刻就和我谈什么,把我支到了三天之后。这短短几天我遇到的事情可真不少,都不是直接与我相干,却与我身边的人关系重大,又莫名其妙的牵连于我。紫英姐和七叶的事,风君子和法澄的事,柳老师和汤劲的事,我一下子确实理不清这么多头绪,怎么都发生在一个时间?确实需要好好静坐修行,让我的心境清明下来。

这天中午我没有吃午饭,一个人又来到了状元桥下,在桥洞中打坐。然而刚刚坐下来就站起来了。因为在状元桥底湿润的泥地上,我发现了一行足迹。这不是人的足迹,而是小动物的脚印。小脚丫子踩出来的印迹如梅花竹叶,我看着就莫名的亲切——咻咻的脚印。

风君子不是说咻咻走了吗?它怎么又回来了?想想也有可能,咻咻除了听我的话,什么时候老实过?风君子送它走,它自己完全可能偷偷跑回来!可是这个小东西现在这个时候在芜城乱跑,可是十分危险,我最好还是找到它。看这行脚印刚刚留下不久,咻咻应该是还在附近。我起身又来到了状元桥上,湿湿的小脚印在不远处的公路边消失了。

咻咻跑哪去了呢?我站在路边向远处眺望,一眼就看见了句水河边小山上的龙首塔。记得上次风君子要我跟踪咻咻,我就一路跟到了龙首塔下然后失去了它的踪影。后来又往远处走,被一条五步大蛇咬伤,误服朱果,被暴雨冲下句水河,又被水流卷上乱石滩,因祸得福炼成了金龙锁玉柱。这一切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我记得清清楚楚。

看来咻咻可能喜欢在龙首塔一带活动,我决定过去看一看,说不定能找到它。以我如今的修为,自然不会再怕土拔龙之类的毒蛇。一路走一路张望,一边用神识搜索,没有什么发现。渐渐的我走到了龙首塔所在的那坐小山顶上,在塔下四处张望,也不见红毛小狗的踪影。

它会不会在龙首塔内?这一座砖石古塔四面塔门早就被文物单位封死,但咻咻是会翻墙爬树的,完全有可能爬到塔上面去了。大白天的,我当然不会去爬一座古塔,在塔下发动神识以及耳神通,去感觉这座古塔。在我神识所及之内,我发现这座塔里面是空的,千年之前的木制阶梯也早已朽损,没有人也没有狗在里面。

然而我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来自于我的神通能力,也不来自于神识感应,似乎是一种内心深处的呼唤,就像很多年前已经忘记的回忆一样。我总觉得这座塔和这座山与我之间有说不清楚的联系。一个人突然对一座山感到很亲切,就像看见家中亲人、碰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这实在是很奇怪!以前我没有过这种感觉,但是在我用神识锁定龙首塔去搜索的时候,这种怪怪的感觉突然出现了。

我在那里站了半天,却没有别的发现,微微感到有点失望。但我还不死心,准备到小山下去找一找。龙首塔四周是野竹林,细细的文竹并不茂盛高大,各处疏密不等。我沿着山角走了一圈,也没什么发现。向前就到了句水河滩上。龙首塔下这座小山无名,陡峭的一角就伸入句水河内,平常情况下不可能绕山一周,因为这一边是水。看看时间已经要到下午上课了,我打算再走几步就回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