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回 色身收法相,离欲摄元神

风君子突然问了一句十分古怪的话,张枝鄂然答道:“开什么玩笑,当然不会!”

风君子:“那就对了,我为什么要娶七心?”

张枝笑了:“也对,你没必要一定娶她……可是,七心发的誓天下修行人皆知,你要她怎么办?”

风君子又反问道:“七心说了吗?她对别人说我破了七情合击吗?”

张枝:“没说,她一个字也没说。她回到宣花斋,换了张新面具出来,宣花居士怎么问她都不说发生了什么事。”

风君子:“这就对了。除了你,恐怕也没有别人猜到是我,天底下只有你、我、石野还有七心自己知道。只要我们不说,七心也不必尴尬。”

张枝:“我想我爹也能猜到是你。还有那个七心,真的是很伤心的样子,我看不是装的。”

风君子:“麻烦回去告诉张先生,让他不要说。还有那个七心,你认识她对吧?……那么拜托你一件事,去安慰安慰她,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就算了……还有,这是七心的面具,麻烦你还给她,私下里悄悄的还给她,就说我得罪了。”

风君子从兜里掏出那张白色的面具递给张枝,张枝接过面具,答应一声站起来走了。这丫头做事向来风风火火干脆利落,来得快去的也快。张枝走到车门口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又转身跑到那个卖唱的老者身前,将兜里的钱都掏给了他。那老者愣住了,在他发呆的时候,张枝已经开车走了。

张枝走后,我又想起了刚才被打断的那个问题,接着问风君子:“你还有事瞒着张枝,如果张枝知道你昨天和别的女人……你猜她会怎么样?”

风君子叹了口气,苦笑道:“张枝对我,你也知道原因所在!我会想办法解了她的无形之刺,到时候以她的身家地位,她不会看上我这种人的。不要再说了。……对了,石野,你可听好了,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可千万别再对任何人说。”

“哪件事?是七心那件事,还是你失身这件事?”

风君子:“都不许说!”

“不说就不说,不过我想问问,那种事……滋味究竟如何?”我还是问出来了,说实话,我这种年纪的男孩对这种事不可能不好奇。

风君子又喝一口酒,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看着远方说道:“你是学丹道的人,丹道中自有交媾和大药的口诀,据说就是与那种滋味类似。如果经历过了,才知道确实类似,但妙处太不一样了!……其中美妙,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如果没有尝过这种滋味,真是人生最大的遗憾……你别拿那种眼神看我,不是我好色。……这是天性,既不可强求也不可强免,我那一刻,真的情之所至,不可也没有想到去躲避,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而然,那么神魂颠倒……跟你说也说不清楚,你还是个处男!”

风君子这番话说的我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打断他“风君子,你别忘了,你还比我小三岁。”

风君子看了我一眼:“怎么样?你心动了?你可比我有条件。不过你不要忘了,从修行的角度,最好还是等到金汤境界之后。……你是不是觉得不公平?要你保守秘密你想要好处吗?想要什么样的好处?”

本来风君子要我保守他的秘密,我并没想趁机提什么要求,不过听他的意思,有好处当然更好了。我接过话头问道:“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风君子眯着眼睛看着我:“石野,你知道丹道除了大、小炉鼎之外,还有一门外炉鼎的功夫吗?”

“外炉鼎?不知道!”

风君子:“炉鼎指的是人的身体根本,外炉鼎指的是异性的身体,对于你来说,就是女体。自古以来的修行法门,也有不少是双修的。比如佛教密宗祖师莲花生大士,就是双身成就。你如果不信,就去问问尚云飞,问他什么是演迭儿法?……丹道中也有这门双修法,只是自古秘而不宣,既怕被外人称为淫邪之术,又怕被心术不正的人学会了流毒世间。你听说过房中术吗?今天如果不是我酒喝多了,我还真不会告诉你这个。”

“房中术?听说过,不太清楚,你说说。”这个话题我很感兴趣,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出家的打算,心想今天他今天幸亏喝多了。

风君子:“丹道之中的外炉鼎,说起来神秘其实也简单。你想想,从一阳生开始直到得大药成丹,每一步的身体反应是不是都与交欢时类似?然而此境界从定境中一步步修得,对于一般人的心性来说实在太过艰难。所以有人以女体为媒,直接在男女之欲中收摄心性、提炼元神,最后求证大道。在佛家称为欲乐定,在丹道中称为外炉鼎。”

这番话听得我目瞪口呆,我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修行,问道:“那房中术呢?房中术又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这种双修法门,是针对不能断欲之人所设的便宜法门。这种法门看似便宜,实际上更加凶险艰难。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落入情欲贪恋中不可自拔,元神收摄不回来,反而成了催情淫乱的邪术,那就沉迷于房中了。世间的房中术大多如此。所以修行人大多不传这门道法,因为它实在不能算是正道。”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风君子倒了满满的一杯酒,又一饮而尽,醉意又上来了,他笑着说:“如果你帮我保守秘密,我就教你外炉鼎的法门,你学不学?”

“学,多学一门总归是好的。你什么时候教我?”

风君子:“我的目地是帮你不是害你,所以还是要等到你修成金汤境界之后。”

“你不是多此一举吗?你不是说到金汤境界就不必坚持禁欲了吗?”

风君子:“你别管是不是多此一举,我就问你学不学?”

“学!”

风君子:“想学就老老实实等着。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起来这个吗?”

“为什么?”

风君子:“我早看你和那些女人纠缠不清,男女这一关你是过不去的!……其实我也不能说你,就连我自己也……”

他说的没错,他现在如果再用男女之欲来教训我,恐怕有点不太合适,自己昨天刚刚做了那种事。想到这里我又问他:“风君子,你和那个人,就是昨天那个人,你以后究竟想和她怎么样?”

风君子:“不该你问的事情你就别问。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我问你,柳依依和韩紫英是怎么对你的,你不会不明白吧?我一个外人都看出来了。你心里不可能没有一个真正想念的人,那个女人是谁?”

风君子喝着酒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他真把我问住了。柳依依对我如何,这种情意我知道,不管天地多大,她眼中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而紫英姐对我,那就更不用说了,她甚至发过舍身之誓,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这一生一世都是我的。那我呢?我曾经动过心吗?我不可能没有动过心,否则在青冥镜幻境中不会看见她们!

我在青冥镜幻境中先后看见了四个女子:季晓雨、柳依依、韩紫英、柳菲儿。看见季晓雨,那应该代表着少年萌动的情怀;看见柳依依,是作为一个男人,自然心生的怜爱;看见紫英姐,看见的是我天性中的欲望。那么柳老师呢?我看见她又代表着什么?真的是我心灵深处的情之所寄吗?

风君子酒意已经很浓了,见我不答话,他指着我说道:“石野,其实你的秘密我知道,也恐怕只有我才能猜到。你喜欢柳老师对不对?”

“啪”的一声,我把面前的酒杯打翻了。风君子一语点破,我有一种偷东西被人抓住的感觉,下意识的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聪明了!那次阴神出游,你不要命也要去救她,后来我给你那幅画,你不知道价值也就算了,知道了价值,不要钱也要送给她。柳家的事情,你是那么关心,关心的忘记了自己。这是什么?如果说你不喜欢她,老天爷也不相信!还有,你上语文课的时候,不敢抬头看讲台,只有柳老师转身写板书的时候,你才目不转睛的看她,我就坐在你后面,看的清楚的很。……可惜的是,怎么偏偏是她!这太……我同情你!”

风君子的话说的我无言以对,而他也并不要我回答,接着说道:“你的麻烦比我多,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今天的话我只说一次,以后也不会再提。我只是教你丹道而已,你的私事我不想过问,也不应该过问。算了,酒喝的差不多了,到此为止……说正事吧,你知道昨天你为什么打不中七心的金钟?而我能打中?”

“不知道,那弹弓有古怪?”

风君子:“弹弓就是普通的弹弓,但是我用的不是一般的石子,而我也不是一般的人。你的丹道已到还转境界,御物之法无师自通,我该教你炼器和御器了,否则再碰到昨天那种情况你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明天中午,带着青冥镜悄悄到状元桥的桥洞下面来,注意别给别人发现了。”

风君子起身结帐,然后就拉着我向外走。他今天酒喝的不少,脚步都有一点打晃,我问他去哪里,他醉熏熏的说:“走,去学校上晚自习。”

他怎么有这个坏习惯,怎么喝完酒总要去上晚自习,这影响也太坏了。我劝他不要去了,他却用力的一挥手:“不行,一天不学习,我就觉得对不起古往今来的圣人!”他真是喝多了。我也没有办法,只有扶着他向学校的北门走去,一边想着把他扶回我们宿舍躺一会儿,反正不能弄进教室去。

扶着摇摇晃晃的风君子向学校走去,我的心里有点乱,因为风君子问我的话。他说的没错,平时上语文课的时候,当柳老师的目光看向教室,我总是不由自主的低下头,而当她转身面向黑板,我总是忍不住的抬头去看她的背影。这个细微的小动作让风君子发现了,不知道柳老师自己有没有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接近过柳老师了,自从上次大闹齐云观之后。我以为我会渐渐的不再对她有什么超越伦理的想法,没想到风君子今天一点破,我发现这份情感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没有消失。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更不知道如何让它去,这个风君子,为什么偏偏要提起这件事呢?

“石野,怎么是你?这不是风君子吗?他怎么又喝多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想到了柳老师,猛然间就听到了柳老师的声音。抬眼一看,柳老师正站在身前,也就离我两尺来远的地方。她美丽的面容就在眼前,神色中有着三分惊讶,两分关切,还有一丝怨色。我突然看见柳老师,莫名的心跳加速,站在那里不知道手往哪里放才好,眼睛自然避开不敢与她对视。然而转眼又看见她身边站着另外一个人,是个面容英俊却感觉带着三分邪气的年轻男子,正是那个卑鄙小人汤劲,柳老师的男朋友。我看见他和她站在一起,心中又莫名的一痛。

风君子显然也听见了柳老师的声音,酒醒了一半,站直身体说道:“柳老师,我们刚吃完饭,准备去上晚自习……”

柳老师:“你喝成这个样子去上晚自习?我上次是怎么说你的!石野,你怎么又和他出去喝酒了……算了,你先送他回家,记住了,晚上回去写份深刻的检讨,明天放学后交给我。”

那汤劲站在柳老师身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们俩,一边细声细气的对柳老师说:“菲儿,别生气了,总有不听话的学生,现在的学生,唉……”

……

进入高中二年级之后,学校与高考无关的课程显然压缩了许多,还好没有全部砍掉,每星期还保留了两节体育课,一节美术课和一节音乐课。这在当地已经算不错的了,其它很多高中已经没有了这些课程。

据说我们的何卓秀校长曾经给教育局的汤松局长打过报告,是关于教育课时与科目调整的,想在高中砍掉这些课程。但是这份报告遭到了很多已经在市里工作的芜城中学的老校友的反对,认为这违反了芜城中学的百年传统,所以现在,就连高三也保留了这些课目。我们的美术老师是芜城当地很有名的一位国画家,也是芜城中学唯一的一名美术老师。而我们高二的体育老师,也是芜城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位气功师,原先他不受重视,自从这两年气功热之后地位也高了一些。至于我们的音乐老师,没什么水平,虽然会弹琴,但有时候唱歌还会跑调,可是她必须留着,因为她是芜城副市长的夫人。在一些校领导的眼里,总认为体育课和美术课被保留是沾了音乐课的光。

星期二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下课之后,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住校生纷纷端着饭盆到食堂去抢个好位置。而我怀揣着青冥镜,悄悄走出了学校的南门,准备绕到状元桥那一边。

看了看南门外没有人,我举步欲走,却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侧后方喊我:“石野,石小真人,请留步。”

回头一看,从一棵粗大的老银杏树背后走出来一个人。她身材娇小,却包裹在一身宽大的灰衣中,五官惨白,面无表情,甚至看不清是男是女。这个人我认识,正是终南派的七心童子!风君子不是说过她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了吗?怎么这么快又来了。看见七心我很紧张,不知道她又来干什么,下意识的就想去掏怀里的青冥镜。然而七心却对我摆手道:“石小真人,不必紧张,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是有事情求你。”

我松了一口气,停下手没把青冥镜掏出来,然而心中却更疑惑了:“七心,你有事情求我?不会吧?”

七心的面具很精巧,戴在脸上一般人看不出,但也看不清她的真实表情。只听她的语气中有乞求的意思:“石小真人,前日的事情多有得罪,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说实话,以七心的所作所为,我本来不必搭理她。可是那天风君子和她那么一闹,我看见了她面具后的面容,无论如何也没法对这样一个女子拉下脸来,何况今天她是客客气气的来找我。我只得站住问道:“有什么事,你先说说看?如果你还打韩紫英的主意,我劝你不要来找我。”

七心的声音低低的:“七叶的事情,其实我也知道错不在韩紫英,但是掌门有命没有办法。我两次斗法失手,自然不会再去找你们的麻烦。何况张容道先生出面要去终南调解,相信掌门暂时也不会再有什么举动。……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那个人,他,他叫什么名子?”

那个人?我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风君子。这七心也够窝囊的了,风君子突然出现破了她的七情合击,调戏她一番还揭了她的面具,然而七心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子。也难怪,当时七心走的急,她没问,风君子也没机会自我介绍,没想到她找到我这里来了。告不告诉她?还是告诉她吧,风君子的名子不是什么秘密,她知道我的身份,只要去打听打听就知道风君子是谁了。

“他叫风君子。”

七心:“我听见你喊他风君子,他姓风是不是?那他叫什么名子?”

“他就叫风君子,姓风名君子,那不是什么外号,也不是什么尊称,就是他本人的名子。”我有点哭笑不得,风君子这个名子确实古怪,容易让人误会。

七心:“原来是这样,他这个人……居然自名君子。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历吗?”

这个问题可没法说,活佛问我的时候我都没把风君子供出来,张先生问我的时候我也没全部说实话,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风君子的来历。只有想了想答道:“我可以告诉你,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家就住在芜城,对了,我们班是高二四班,我想你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七心叹了一口气:“我想问的不是这个,他是修行人,你知道他出自何门何派?学的是什么道法?师承哪位高人吗?”

“这我还真不清楚。你也是修行人,应该知道这种问题最好去问他自己。”

“我,我,我——”她我了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又对我道:“那我就不问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把这个还给他……这是张枝昨天送来的,我不好让张枝再送回去……这个面具,既然他拿了,就让他留着,也算一个记念。你告诉他,我以天人之劫所发的誓言,自然不可悔改,只是,只是,只是希望他以后不要待人那么轻浮……”

这些女子的心思确实奇妙,有时候你搞不懂她们是什么意思?风君子昨天晚上让张枝将面具私下还给七心,同时以表示道歉。七心如果不要也就不要,怎么收了张枝的面具,又悄悄送了回来,要我交给风君子?听她可怜巴巴的语气,我只好伸手将面具接了过来。

这张面具非常精巧,薄薄的一层如蝉翼般,轻柔的乳白色,应该就是风君子揭下来的那一张。然而我看了一眼,却发现有点不一样,这面具上不知什么时候绣了七颗金黄色的星星,如北斗的形状排列,显然是昨天夜里刚刚绣上去的。听七心说的话,她并不想耍赖,修行人以天人之劫发的誓,自然是不容后悔,我忍不住劝她:“其实风君子那个人并非是你所见的那样轻浮,他平时不是这样的,虽然喜欢开玩笑,但举止还算个正人君子。”

七心:“如此,那就好,那就好。”她一连说了两声那就好,向我施了一礼,转身飘然而去。

风君子要我悄悄的去状元桥,不要被人发现。没想到一出门就让七心叫住了。我又仔细的观察了四周,用神识搜索了一番,确定没有人注意我,这才来到了状元桥。顺着香樟树下到池底,拨开藤蔓,钻进那个我经常打坐的桥洞,风君子已经坐在白石上上等我了。刚才我上体育课就没看见他,这小子,提前逃课了。

“风君子,你猜我刚才碰到了谁?”

“谁?”

“七心,刚才我一出校门,就被七心拦住了。”

风君子从蒲团上跳了起来:“七心!她找你干什么?”

我将我刚才与七心的对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也将那张面具给了他。风君子手拿着面具,脸色沉静,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良久,才抬头道:“七心的事不要提了,时间紧迫,还是谈点正事吧,石野,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他收起面具,从兜里掏出个鸡蛋大小的东西。看上去像一块玲珑剔透的翡翠,十分光滑的表面,找不到一丝裂纹和杂质,碧绿中荡漾着一种奇异的波光。我觉得很眼熟,但也不敢肯定:“这是上次我们在柳家偷的透辉石髓吗?怎么小了这么多,原来有巴掌大,现在只有手心大了。”

风君子:“就是那块石髓,翡翠原玉的精华。我重新炼化过,剥掉了它的外壳,你现在看见的是纯净的石髓,我那天打七心金钟用的弹子,就是用石髓的外壳制成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不是普通的石子!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石野,你知道什么是三昧吗?”风君子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三妹?我只有一个妹妹,怎么不是大哥?我摇了摇头。

风君子:“三昧,来源于佛经。也称三摩地,意思是正定,‘心住一处不动,是名三昧。’”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他说的是三昧而不是三妹。只听他又问道:“石野,你知道什么是真火吗?”

我又摇了摇头,我看过《西游记》还有《封神演义》,里面都提到三味真火,我当然知道,可是风君子要问的真火,肯定不是小说里面的。

风君子:“五脏之中心属火,人的神念发于心,所以丹道中的火候指的是心念。所谓真火,指的是真心之念,纯正的心念。你明白了?”

我点点头,他这么说我能明白。风君子又问:“那你知道什么是三昧真火吗?”

我答道:“我隐隐约约能想到,可是我说不出来。”

风君子笑了:“确实如此,修行中的很多境界很难说出来,其实我刚才的话也很勉强。看过《西游记》吗?”

“看过,可是《西游记》里说的是三味真火不是三昧真火,那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假借而已,三味就是三昧之误,《西游记》是小说,写给老百姓看的,所以可以这么假借。其实《西游记》中的三味真火,是来自另一部丹书《性命圭旨》中的‘嗔火三昧’。所谓三昧真火,只是后人各自的心得,今天我就讲一讲本门中的三昧真火。……石野,你用御物之法,将这石髓悬在半空。”

我一招手,那枚石髓从风君子手中升起,悬浮在桥洞里的半空之中。浮空去看这枚石髓,真是漂亮无比,它是接近于透明的碧绿,还波动着纯净的光辉。风君子右手抓住我的左手,左手指着石髓口中念道:“借神通一用。”

我已经见怪不怪,每次他要不来这一句我反倒觉得不正常。风君子念完口头禅之后,又念出了一段既像是口诀又像是古诗的文字:“含光已固济,伏魔野战毕,身意收三要,天心玄关回,丹成情归性,真火发三昧。”

随着这一段口诀缓缓念出,空中的石髓起了奇妙的变化,还是碧绿透明的一团,但是形状却在流动,似乎这坚硬的石髓成了一团碧绿的液体。风君子用三昧真火去炼化石髓,说是要告诉我他自己关于三昧真火的心得,然而他却没有说一个字。

他抓住我的手借神通一用,心印相传。我能够感应到空中那枚石髓,它发生的变化很玄妙,似乎这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也有了自己的意识,而这种意识不是石头的,而是我的,我能感应到它,或者说我拥有了它的感应。所谓炼器,就是将世间的“外物”,炼化成与自己身心一体的“灵器”。

风君子用三昧真火来炼器,用的其实是一种纯正的心念。普通人的心念是虚而无质的,但这三昧真火却包括着一种极大的能量,这种能量甚至可以去改变外物。我正在体会这奇妙的感觉与难言的收获,只听风君子问道:“石野,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讲这三昧真火吗?……其实这与你的修行有关,你在未学丹道之前,修的是佛门不净观,在不净观中得到了心念力。所以你要学炼器之道,从此入手是最合适不过。你如果学会这三昧真火,可能巧妙与我又有所不同。”

我确实有所感受,只是不清楚是不是与风君子有什么不同。这三昧真火我学会了,它对于我来说,是脱离一切由外而内的纷扰,元神出现后纯正的心念,这种纯净的心念出现后,又以另外一种方式去由内而外感应已经断绝的外缘。这种感应又有不同,它接近了心物一元的境界。这种三昧真火是先天性情中的心念,它甚至可以改变物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