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回 携醉耽风月,枕酒揽诗眠

“你!——”七心气的说不出话来,一咬牙,不再弹指,而是双手挥动,那金钟突然倒转过来,钟钮向前,冲着风君子带着呜呜的金铁交鸣之声缓缓飞了过去,同时钟钮处射出一道金光,打向风君子的前胸!

“风君子小心!”

我惊呼一声。风君子抬手去挡那道金光,金光正打在他的左手上,他手上那把粗钢丝扭成的弹弓“啪”的一声断成了几截。风君子怪叫一声将弹弓扔在地上,急步后退,退到了我身边。

“风君子你没受伤吧?”我急切的问。

风君子却没有理我,只是一把抓住我的一只手,抬起另一只手中指伸出指向空中飞来的金钟,口中小声喝道:“借神通一用。”

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还玩这一招,但我也没空和他计较。只见风君子一指点出,那空中旋转飞来的金钟似乎被一种力量挡住了,呜呜的原处打旋,却无法再推进一步。这时我听见风君子大声叫道:“七心童子,你赔我弹弓!”

七心童子咬牙不说话,双手前伸,掌心向对,正在全力催动金钟,局面僵持住了!大约过了片刻,空气中只听到两个人的喘息之声,一个人是七心,另一个人是我。不要忘了,风君子的借神通一用借的可是我的法力。

风君子看了我一眼,又抬眼看着七心,开口说道:“七心,这样也不是办法,你这种斗法也是在耍无赖,修行人哪有这么死缠烂打的。我看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赌你的七情合击。你不是发过誓吗?有人能在你七情合击之下全身而退,你就那什么——,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风君子此话一出,七心一招手,七情钟又飞回了她的身前垂直悬立。只听她恨恨的说道:“这可是你自找的,你真要试试七情合击吗?别忘了你手中的弹弓已经毁了!”

风君子松开了我的手,又笑了:“那种弹弓我一天能做十把,你喜欢弄坏了玩,我明天再送你几把你慢慢砸。我说要领教你的七情合击,就是真的领教,绝不出手相抗,也绝不打断你施法。”

七心听风君子这么说,反倒有点疑惑了,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冷冷问道:“你说的话可是当真?”

风君子:“我当然说话算数。不过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施展七情合击的时候不要波及无辜,只对我一个人来。第二,如果你的七情合击奈何不了我,你以后就不要再去找韩紫英还有石野的麻烦。你敢不敢试试?”

七心:“是你自己找死,我有什么不敢的!”

“既然这样,我们就开始吧。阳光多么美好,不要浪费这大好光阴,快点来吧……”风君子说着话又举步走向了七心,听他的语气又开始胡说八道了。七心这次表现却很稳重,一直等到风君子走到身前一丈左右,才发力一弹指。

远处的我也能感到金钟一阵波动,四周的空气也受到了冲击一阵颤动,但是我没有听到一点声音!看来七心答应了风君子的条件,只对他一人施法,我听不见七情合击的声音。而此时的风君子一定听见了金钟鸣响,只见他身形一晃,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风君子拍了拍屁股想站起来,还冲着七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七心却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弹指催动金钟,这金钟第二声响来的很快,风君子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再看风君子,他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双腿一盘,成了标准的静坐姿势,双手结印,闭上了眼睛。

风君子也说话算数,没有出手去破七情合击的法术,而是坐在那里不动了。接下来成了七心一个人的表演。这场斗法显的非常诡异,七心的身形不断扭动,似乎全身都在发力。她不再是用一只手,而是双手交替抖动,十指接连弹出,那动作就和弹钢琴差不多。

我虽然听不见声音,但看七心的动作,也能想像得到七情钟发出的是类似音乐一样有节奏的一连串声音。我有点担心的看着风君子,只见风君子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撇嘴、一会儿忧伤、一会儿微笑、一会儿发怒、一会儿沉思。到最后,他的居然像喝醉了酒一样变得如痴如醉,仰着脸坐在那儿,脸色红扑扑的,身形也随着七心的弹击声开始左摇右晃,就像竖着耳朵在欣赏音乐。

风君子这是怎么了?是着迷了还是入魔了?我正在担忧之际,七心却停了下来。金钟旋转着飞回她手里,又放回背包之中。她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风君子,定定的,就像一尊石像。

风君子晃了晃脑袋好像还在听,然而钟声却停了。他睁开眼睛问道:“怎么没有了?继续啊!”

“没有了,七情合击从头到尾,你听完了!”七心的声音不大,不再是那种冰冷飘渺,而成了柔和的女声。

风君子怔了一下,这才知道七情合击已经结束了。他脸上仍然是红扑扑的,好像那股醉意还没有消失,他开口问七心:“你有没有带酒?”

七心仍然是愣愣的答道:“酒?没有。”

“可惜可惜,如此妙音声闻,人间难得,如果再有一壶美酒,那真是世上莫大的享受。下次你再弹奏这七情合击,别忘了带上一瓶好酒。……推荐一下,芜城的老春黄就可以。”风君子说着话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向七心走去。七心收起金钟之后,就一直如石化一般站在那里不动,风君子问她话她也愣愣的下意识的回答。看见风君子向她走去,她的眼中充满了惊讶、疑惑、害怕甚至还有一丝欣喜等等复杂的神色。

然而风君子却没有管她什么反应,一边走近一边又说道:“可惜了这七情合击,居然出自你之手!你说你天天戴着个面具干什么?又凶又丑不是你的错,躲着不敢见人就是你不对了。修行人讲究的是天性率真,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丑八怪的真面目……你放心,我这人胆子大,你吓不着我的……”

说着话风君子伸手已经揭下了七心的面具,七心估计还在石化状态中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出手阻止。风君子本来面带嬉笑之色,还有几分古怪的醉意,然而一揭下七心的面具,也定在了那里。他不笑了,眼睛也不再乱转,半张着嘴,一时之间也变成了石像!

不要说风君子,就连站在远处的我也怔住了。我远远的看见七心的脸,并非是想像中的又老又丑,相反,她显的很年轻,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我为什么会愣住,因为和预料中的反差太大了!

人们常常用“绝色”这两个字来形容美女。然而什么是绝色?绝色又如何去形容?现在我知道答案了,那就是七心!七心的肤色由于终年戴着面具不见阳光的原故,显得异常的白皙,几乎没有一丝血色,与柳依依的肤色差不多。但这并不影响这绝美的容颜给人视觉上的冲击。她的秀美,不是成熟的妖艳,也不是清纯的娇羞,而是这世上最精致的一种想象。你可以发挥你的想象力,去想象一个女人的容颜,眉目之间的每一个曲线,唇吻之间的每一个角度,到最精致的程度会是什么样子?就是七心的样子。

我几乎有一种错觉,觉得七心不是人间的人,因为这是天人的容姿,只能用秀美绝伦来形容。面具之下,不仅仅是一个女人的容颜,而是艺术家梦想中杰作。我不是没见过美女,紫英姐、柳依依也都是人间秀色,但她们给我的感觉是活生生的真实的女人。也许美丽精致到极处,就显得过于完美了,反倒不真实,她戴上面具,我会感觉更真实一点。我离得远,已然如此,风君子就站在她面前,所以一时之间就更说不出话来了。

风君子和七心面对面,眼神也定定的在对视,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痴呆。风君子的手还伸在她的面前,手上拿着七心的面具。还是七心最先回过神来,低呼一声:“登徒子,你竟然……”

听声音已然伴随着哽咽,随即只见七心双手掩面,转身就跑,片刻之间已经消失在河堤之后。风君子这才反应过来:“等等,你的面具——,算了,不要就不要了吧。凭什么说我是登徒子?我又不是故意的!”

风君子看了看手里的面具,将面具揉成一团揣进兜里,这才想起来我还站在一边,转身对我又似乎是对空气说道:“想象和事实总有差距,不过今天这个差距也太大了。我知道她为什么要蒙面了?就是不想让人有非分之想!……可是,长的漂亮也要哭吗?哭什么呢?我可没有欺负她,是她自己找上门来要欺负你——石野,你说是不是?”

我咳嗽一声答道:“这个,风君子,刚才你的举止,好像,好像一直有调戏她的意思——”

“调戏她?我有吗?”

我实话实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可是在别人看来,你就是在调戏她。我真的好奇怪,你揭开了她的面具……”

风君子打断我的话:“你奇怪什么!我真不是好色之徒,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她……算了,不说了!我看见她的面貌会走神,不是因为她太美,而是因为我想起了一个人,她与那个人的形容有几分神似。”

“其实我只是奇怪你居然没事,法澄大师不是说过天下恐怕没人能够从头到尾与七情合击相抗吗?你是怎么办到的。还有,你说七心像谁?”

风君子面色一寒:“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我很少看到风君子以此种语气对我说话,也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我什么话不该问?”

“不该问我七心像谁!她不像,只是有几分神似而已。”风君子的神情又有点迷惘,就象刚才他揭开七心的面具时一样。

他应该是想到了一个不愿意提起的人。他不愿意提起,我虽然好奇也不好再问,改口道:“我只想问你怎么过的了七情合击这一关,法澄大师不是说天下没有人能办到吗?”

风君子这才回过神来,神色又恢复到刚才的样子:“和尚说的没错,天下确实没有人能办到。至于我——嘿嘿,那是我的秘密,说出来就不好了。其实我也并非全然无事……石野,你身上有没有带钱?”

风君子说那是他的秘密,然后又莫名其妙的问我带没带钱。我给他搞糊涂了:“钱?我看看……有三十多块,够吗?”

风君子:“够了,全给我!……不要小气,过几天就还你。”

“什么时候还随便你,不过,你要钱干什么?”

风君子伸开双臂,舒展着身体道:“我要去买两壶老春黄。听完这七情合击之声,我现在心潮澎湃、难以自抑!只想端着美酒登上名山之颠,作百句长诗,痛痛快快的宣泄一番!”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这是诗仙李白游昭亭山时留下的名句,回忆的是他早年结识的一位姓纪的老者。这位纪叟善酿一种名为“老春”的美酒,因此与李白结交,当纪叟去世后李白写下了这首诗。这也是芜城美酒“老春黄”的来历典故。风君子自从听见“七情合击”之后表现就有点怪怪的,刚才的脸色就已经象喝多了一样,还问七心有没有酒?现在居然要挟酒上山去写诗。只听说过喝了酒醉倒的,没见过他这样先醉后喝酒的!

我把钱递给他,有点不放心的问:“风君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怎么会有事?有事的是七心才对。……你放心,她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说着话风君子也走远了。

……

第二天是星期一,还是照常到学校上课。整个一天,我就觉得风君子很有点不对劲。他也不说话,下课也坐在那里不动,甚至也不去找阿秀聊闲了。他就那么傻傻的坐在那里,表情接近于空白,又不是完全空白,好像在想什么事情,想着想着自己居然很暧昧的笑一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他的样子使我想到了一个人,我们村里的石二傻。石二傻是先天性痴呆,一天到底流着口水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有时候还莫名其妙的嘿嘿傻乐。我怎么也不明白,风君子这么个聪明伶俐的小子,今天怎么变的和二傻一样?阿秀显然也注意到风君子的不对劲,中午的时候悄悄问我他怎么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我只知道昨天他和我借了钱,说要买酒上山去作诗。他上了什么山?十有八九是昭亭山。难道这和七心童子的七情合击有关吗?

这天晚上我终于知道了答案,这答案让我目瞪口呆又哭笑不得!——风君子失身了!

这天下午放学后,阿秀照例拉着我去面馆。自从阿秀来了之后,每天晚上我都在紫英姐那里吃晚饭,不是我一定要去,是阿秀非拉着我不可。然而我们俩刚走出校门,就听见风君子的声音在后面喊道:“石野,石野,我找你有事。”

阿秀转身问道:“你找石野什么事?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风君子:“阿秀,把你石野哥哥借我一晚上呗?我找他出去喝杯酒,我心里有事,想找个人聊聊。”

今天一天就看风君子不正常,我还真怕他有什么事,和阿秀打声招呼,跟风君子走了。风君子把我领到了一个地方,就是我第一次请他喝酒吃肉的那个大排档。风君子坐下后就喊道:“老板,烫两壶老春黄,来一盆香辣七节虾,快点上。”

我坐在他对面说道:“风君子,你怎么又要喝酒?昨天你不是喝过了吗?”

风君子神色闪烁:“昨天,唉,昨天……我昨天是不是欠你三十块钱?”

“是欠我三十块钱,不着急要你还。”

风君子笑了:“那我跟你商量商量,今天我请客,就用我准备还你的钱请客,这笔帐就平了好不好?”

“好吧。”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本来就没打算等他还钱。看他的样子,我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问道:“你没事吧,我今天看你一天怎么样子都不对劲?”

风君子微微有点脸红,凑过来小声问道:“你真看出来我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答道:“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来!”

风君子低下头看着桌子,口中自言自语道:“厉害,这也能看得出来!不是说男人是不是处男根本看不出来吗?”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吓了我一跳,屁股一晃差点没坐稳。听他的意思,昨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他居然不是处男了!这小子,真了不起,今年才多大呀?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他还有两个多月才满十六周岁,就是算虚岁也不过十七。在当时的年代,这个年纪就乱搞男女关系,确实不多见。我按奈不住的好奇:“怎么回事?你破了童子身?那人是谁?七心吗?不会吧!”

风君子:“你胡说什么呢!当然不是七心。……这还真有点说不出口,等喝两杯再说吧。”

酒上齐了,菜只有一样香辣七节虾,然而份量却不少,满满的一大铝盆。我和风君子一面剥虾一面喝酒,直到他的额头冒汗、面色潮红的时候,看火候差不多了,我又试探着问他:“风君子,你老实交代,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君子喝了一大口酒,红着脸说道:“昨天我听完七心童子的七情合击,就觉得心潮澎湃,想找个地方宣泄一番,于是提着酒上了昭亭山。我在山上面对着月亮喝酒,喝着喝着就喝多了,喝多了我就开始念诗,念着念着她就来了。……她煮茶给我醒酒,我念诗,她唱歌,后来……后来我就躺在山石上,枕着她的腿。……我觉得月色好美,她在月光下更美……”

风君子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已经成了喃喃自语,眼睛也眯了起来,陷入到回忆中。我总算听明白前因后果了,但我还是好奇,风君子说的那个“她”究竟是谁?我突然想到了柳依依。昭亭山上?柳依依不就是在昭亭山上?想到这里我心里莫名其妙的紧了一下,有点紧张的问风君子:“她是谁?不会是柳依依吧?”

风君子:“你瞎猜什么!怎么会是柳依依。依依那丫头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她一心一意只想着你。”

说着说着风君子把话头说到我身上来了,他说柳依依一心一意只想着我,这我也能看出来,可是,可是我始终不愿意直接面对这个问题。既然不是柳依依,我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不是七心,又不是柳依依,那会是谁呢?风君子相熟的女子,还有一个张枝,我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是张枝?你和她……你也不怕张先生找你算帐。”

风君子摇摇头:“不是张枝,好好的她怎么会跑到昭亭山上?你别瞎猜了,这个人你没见过。”

不是张枝,看来这人就在昭亭山上。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她是谁。风君子曾经和我提起过一个人,就是昭亭山前任山神绿雪!我从未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山神,但也不能算没见过,因为我知道她的样子。柳依依寄身的山神庙就是在唐代为绿雪修建的,那座山神像的样子就是绿雪——一位宫装丽人。想到了这人是谁,我也就不再追问了,再看面前的风君子,突然觉得眼睛一亮,有了一种新的变化。

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不满十五周岁的少年,整天嬉皮笑脸,特爱调皮捣蛋,这第一印象给我十分深刻。后来他传我丹道,我知道他是一位修行高人,但高人是高人,顽童还是顽童,这个印象我一直没有改变。但现在再看风君子,发现这一年多来,他已经明显长高了,身材已经超过一米七了,看身形面貌,确实有那么几分英俊不俗,隐约已是一位美少年的模样。这小子其实比我帅,不过只是帅那么一点点。

当我用另一种眼光去看风君子的时候,觉得有可能他在女人眼中还是很可爱的。我原先只知道张枝和他的关系似乎很不错,风君子有很多事情找张枝帮忙,张枝几乎有求必应。这也难怪,张枝浑身上下都有古怪的无形之刺,天下异性不可接近,只有风君子例外。我若是张枝,自然也会对风君子另眼相看,何况他并不难看。我又在想,这张枝也够可怜的,天下只有风君子这么一个男人可以接近,可是现在风君子居然和绿雪……,那张枝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吞吞吐吐的问道:“风君子,这件事,张枝知道吗?”

风君子听我这么问,脸色也是一苦,然而还没等他回答,路边就传来一声刹车声。转头一看,真是想到谁来谁,一辆红色的跑车贴着马路边停了下来。一位穿着紧身背心与露膝短裙的女郎大步向我们走过来,不是张枝又是谁?

风君子酒喝的也不少了,没注意张枝来到这里,晃了晃脑袋正准备和我说话。张枝已经直接走到他背后,伸出一只手揪住他的耳朵,气哼哼的说道:“风君子,你老实交代,你昨天把终南派的七心怎么样了?人家怎么是哭着回去的?”

风君子猛一回头,看见了张枝,酒醒了一些,他拨开张枝的手,揉揉耳朵说道:“小姑奶奶,你轻点好不好!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没头没尾的就揪我的耳朵,有话慢慢说。”

张枝放开风君子,走到桌边坐下。大排档的老板见又有客人来,走过来问要不要添一套餐具,张枝摆摆手说不必了,看着架式就是来问罪的。张枝坐下后没问风君子,而是对我说道:“石野,昨天七心是不是去找你麻烦了?”

我点点头:“是的。”

张枝指着风君子又问道:“你恐怕不是七心的对手,这小子是不是插手了。”

我只好又点点头:“是的,七心输给了风君子。”

这时候风君子说话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七心告诉你了?”

张枝瞪了风君子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我父亲和终南派的登闻登峰都是故交,这次听说终南派派人到芜城来,他也听说了七叶的事情,就知道终南派要找你那家面馆的麻烦,所以想上门调解一番。昨天下午我和我爹到宣花斋找宣花居士,坐下还没有说几句话,七心童子就捂着脸从外面哭着回来了。”

风君子:“那你怎么知道是我干的?”

张枝:“七心童子回来的时候没戴面具,用又手掩面。这让我们都大吃一惊。要知道,七心自从十二岁开始,就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她成年后还发过誓,有人能破她的七情合击,她就会揭开面具,并以身心相许……宣花居士只知道她去找石野了,没想到这么样回来了,难道有人破了她的七情合击?我怎么想觉得石野也没这个能耐,十有八九就是你干的!”

风君子:“连九林禅院的法澄大师那样的有道高僧拿七情合击也没有办法,这你应该听说了吧?难道你认为我比法澄还厉害?”

张枝瞪着风君子说道:“你这个人,神通可能不大,古怪倒是不少。你不怕我的无形之刺,天下几乎没有别人能做到,你空手能破伏魔大阵,修行界都以为守正真人自己干的,我可知道是你!所以如果你能破得了七情合击,我是一点都不意外。老实说,你把七心怎么样了?”

风君子:“我真没把她怎么样!是她自己要找麻烦,哭什么哭!你不信我的话,你可以问问石野,他可是个老实人。”

张枝:“石野,你说说,倒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看他们俩,有一种小俩口吵架的错觉。我不清楚张枝为什么会因为七心的事情生气,但言语之中很显然听出了一股醋意。如果这件事情让张枝吃醋的话,她如果知道昨天风君子还了干什么,真不知道会如何反应?这事当然不能说,我当下一五一十的将昨天我遇到七心拦路,后来风君子出手斗法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省略了风君子有调戏嫌疑的那几段话。

我的口才不算很好,但风君子与七心的斗法实在精彩奇妙,听得张枝张大了嘴,半天才说道:“我猜的没错,果然是风君子破了她的七情合击……”

风君子:“你猜对了!可这不是修行人的慧眼,而是女人的直觉,可怕的直觉!”

张枝:“你别说什么直觉,我问你打算怎么办?你,你,你——你要娶七心吗?”张枝说到这里,口气也紧张起来,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风君子抬起头,用手指着不远处说道:“你们看看那个人,那个老头。”

我和张枝都不解其意,也抬头看去。这个地方是芜城的大排档一条街,经营的都是各式特色小吃,是平民百姓晚间休闲娱乐的去处,也有若干民间艺人在这一带活动。风君子指的那个人,是个弹三弦的老者,年纪约有六十多岁,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正站在另一家排档门口低声下气的询问有没有要听曲子的,一块钱一首。

风君子突然指着个卖唱的老头,我们都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风君子喝了一口酒对张枝说道:“如果那个老头走过来,弹一曲三弦给你听,不收你钱,你就要嫁给他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