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回 人间痴于我,悠悠止一身

刚才紫英姐和阿秀一左一右都靠在我的怀里,那七心催动金钟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低头就吻了紫英姐。从那时起阿秀一直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这眼神说不清有什么含义。她只是看着我,却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现在突然听法澄和尚要带我走,又站出来拉住我,好像生怕法澄和尚把我拐去卖了。

“大师,这又关他什么事?他为什么要跟你去九林禅院?”紫英姐也在一旁问道。

法澄:“我要带他去见我师兄。我和那个问我问题的小孩说好了,如果你能给我答案,我又能帮你挡住不速之客,那么这位石小真人就要做一件事情。我和那位小施主说好的,此件事情完了之后,石小真人要到九林禅院听我师兄讲经。”

靠!原来是风君子安排的。我说他怎么把法澄给招来了,原来是有条件的。法澄来了之后,我要去九林禅院听法源和尚讲经。这个老和尚对别的事情不积极,对拉人去听佛经是很认真的。我赶紧问道:“大师,我什么时候跟你去?现在吗?”

法澄摇头道:“不用不用,我师兄下个月才开坛讲经。我只是提前跟你打声招呼。……”

阿秀:“老和尚,你不会让石野哥哥也去当和尚吧?”

紫英姐在一旁笑着拍了阿秀一下:“阿秀,你胡说什么,怎么会呢!”

……

法澄走后,面馆里还是原来的样子,如果不是半截断了的筷子还在地上,我几乎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气氛变了,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在空气中蔓延。阿秀坐在角落里看看我,又看看紫英姐,撅了撅嘴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她低着头一个人在那里坐着好像在想什么事情,想着想着自己又笑了。

紫英姐坐在我对面,微微低着头抬眼看我,见我的目光与她对视,她并没有躲闪,而是冲我轻轻一笑,这笑容中满含娇羞之色。这笑容让我心里砰砰乱跳,刚才七情钟响起之时,我的神志被钟声所惑,不知道怎么就低头和紫英姐接吻,而她居然迎了上来没有躲闪。

那感觉确实如饮淳酒,令人欲醉欲迷,回味起来仍然让我浑身发烫!老天爷,那可是我的初吻!想到初吻这两个字,我突然又想起这并非是我的初吻,在青冥镜的色欲天劫中,我吻的第一个人是柳依依!那虽是幻境,但感觉是无比真实的!我有点糊涂了,这两个吻,究竟哪个才算真正的初吻?(徐公子注:你就偷着乐吧!一个人有两次初吻。)

紫英姐见我有点发呆,伸手捅了捅我的胳膊肘:“小野,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阿秀刚才好像有点不高兴。”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有小声的顾左右言他。

紫英姐悄声道:“阿秀不高兴,那是因为你刚才亲了我却没有亲她……”说着话紫英姐低下头去,脸色又红了。

“紫英姐,你不要瞎猜……刚才,其实,其实——”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只好打住。

“小野,女人的心思你不清楚……看阿秀现在又没事了,估计她又想通了什么……你这个傻瓜。对了,你就没什么话要问我吗?”

“问你?问你什么?”

“今天发生的这么多事。你就不想问问那些人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要叫我妖女?”

七心童子为什么要来找韩紫英?为什么要叫韩紫英妖女?其实紫英姐自己不说,我也能猜到个大概。这事与七叶有关,而紫英姐就是当初七叶认识的那个妖女。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紫英姐和七叶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这种事情,我还是希望紫英姐自己对我说,我不想去逼问她。但是在紫英姐眼里,我的反应就够迟钝的了,她并不清楚我已经了解事情的始末。

我想了想,对紫英姐说道:“你不想说的事,我也不能勉强问你。我知道你是好人,他们想欺负你是他们的不对。你不要怕,我会帮你的,坚决帮你!”

紫英姐眼中露出感动之色,她低下头不敢看我的眼睛,小声道:“小野,其实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我的身世也不像我告诉你的那么简单……我早想对你说,但是我又怕你知道以后会不理我。……你的朋友风君子已经知道,但他没有对你说,他的意思也是让我亲口告诉你。……今天我不应该在隐瞒你什么了。”

我心中的感觉很复杂。我早知道紫英姐来历不简单,她有很多秘密不想对人说。她不说,我自然不会去逼问,这是相处之道。可是在我心底里,我还是希望她能够主动告诉我。没想到今天七心这么一闹,紫英姐终于决定对我说出她的来历。

“紫英姐,我知道你有秘密。但是我不介意,其实我也有事没告诉你……这并不意味着我心里对你不好。”

紫英姐:“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如今,我不应该再对你有所保留……阿秀!能不能帮忙看一下面馆,我和小野出去一趟有点事情。”

紫英姐突然招呼阿秀,阿秀站起身来说道:“你和石野哥哥出去?有事情吗?”

紫英姐的神情恢复了正常,她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把他送到庙里当和尚的,去去就回,你等我们回来吃晚饭。”

走出面馆后,我问她:“紫英姐,我们去哪?”

紫英姐:“找一个安静没人打扰的地方说话……你去过的地方,去我家。”

……

宣花居士与我曾经救的那个七叶出自同门,都是终南派登闻门下弟子,只不过宣花是外室弟子,不在山中修行。宣花居士在芜城开了一家经营字画和装裱的宣花斋,故号宣花居士,其实他在终南派的法号应该叫七花。七花、七叶,登闻只收了这么两个徒弟,但这两个徒弟修为都是不俗,为终南弟子中的翘楚,彼此关系也很好,如兄弟一般。

七叶离开终南出走江湖,终南派首先想到了他要去当年那个妖女,其次想到了七叶很可能去找七花。登峰掌门派七心童子到芜城找七花告诉他七叶的消息,可是七花并没有见过七叶。于是两人就找到了紫英姐这里,登峰让七心想办法带紫英这个“妖女”回终南。其实宣花居士知道韩紫英藏身于芜城,但他与七叶交情甚厚,一直以来只装作不知。此次掌门有命,不得不随七心找上门来,却一直没有出手。

这是在紫英姐家中,也就是在西陵小区我的那套房子里,紫英姐跟我说了宣花居士的来历以及他与终南派之间的关系。听到这里我问道:“那七心童子又是怎么回事?我看他出手好像很嚣张的样子。终南派为什么派他来……”

紫英姐眼睛看着某个方向,似乎在回忆:“七心童子,他是终南登峰掌门的弟子,五年前终南派七字辈弟子门内较艺,决定由谁来参加修行界六十年一度的宗门大会,七心力压同门道法第一。当时的七花七叶都不是他的对手……”

紫英姐也提到了宗门大会,原来这个七心童子还是很厉害的,想当年的七叶也不是他的对手,只不过七叶三年闭关修为大进,如今已经远在七心之上了。只听紫英姐又说道:“终南派登字辈仍在山中的如今只有登峰登闻两人,七心和七叶又是这两人门下最出色的弟子,合称终南金童玉女,又都是俗家弟子,后来长辈商议,希望他俩结成一对道侣……”

听到这里我赶紧打断紫英姐的话:“等等,好像有点不对,那七心童子是个男的,他怎么能和七叶……”

紫英姐:“谁告诉你七心童子是男人?七心是女的!”

“可是我今天见到他,他明明……”

紫英姐:“七心从不以真面目见人,她总戴着面具,外人也多有误会,称她为七心童子。……其实你看她的身形就知道她是个女子……算了,你对这方面没经验。我刚才说到哪了?”

“你说到终南派要让七心和七叶结婚……”

紫英姐:“就算是结婚吧。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不料七心坚决不答应。据说这七心童子认为天下男子情义从来不真,她发过誓,如果有人能在她七情钟七情合击之下无事,她就愿意以身心相许,否则……”

“后来呢?”

“后来七叶就以身试法,领教了她的七情合击。那七情钟神妙异常,就连法澄大师也不敢一味相抗,何况当时的七叶,自然是败下阵来。……这么一折腾,终南长辈也不好勉强,这门婚事也就算了。当时七叶对男女之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看法,既然长辈安排他就接受,不料却受挫于七心。七叶一向心高气傲,这次受的挫折不小。后来,他就到终南山中游历,发誓要领悟大道,成就神通,不再受当日之辱。”

“这七叶的心眼是不是有点小?这算什么?我看就是七心不想嫁给他。”

紫英姐淡淡的笑了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七心与七叶出自同门,对这个人看的比较透。不像我当年……”

紫英姐说了半天终于说到了重点,她当年和七叶怎么了?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虽然她和七叶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但是隐约间我已经把紫英姐当成了我亲近之人,潜意识里还是不希望她和七叶有过什么亲密的关系。我竖着耳朵在听紫英姐的讲述。

紫英姐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又说道:“我十八年前,在芜城九连山飞尽峰意外被人所伤,修养了很久才恢复了形体,觉得此处不太平,决定出山游历修行,就到了秦岭一带。”

“被人所伤?十八年前?怎么回事?什么人伤的你?”

紫英姐:“是个刚阳之气很重的人,他打猎时开枪打伤的我……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我其实不是人。”

紫英姐说到这里,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在等待我的反应。我看着她,尽量保待着面容的平静:“紫英姐,你不是人?其实我以前隐约已经猜到了,不过你今天自己告诉我,我还是很高兴的。”

“小野,你猜到了?谁告诉你的?风君子吗?”

我摇摇头:“不是。其实那次在面馆里,我被齐云观的泽中道士用镇灵宝印打伤,并没有完全失去知觉,后来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紫英姐:“原来如此,那你怎么……”

“我怎么不问你?紫英姐,这是你的秘密,你不想说我当然不能逼你。其实我早就问过自己,你如果不是人我怎么办?后来我想通了,不怎么办!只要你对我好,我又何必追究你是什么来历?”

紫英姐仍然看着我,眼神中又泛出了一层水光:“你是这么想的……原来自作聪明的人是我!我早就想告诉你,可是我知道你是修行人,我怕你知道我的身份之后会不理我。原谅我,到今天才对你说实话。我不是人,是在飞尽峰中修行了五百年的妖物……是什么妖物你就不要问了,我的族类早已绝迹,剩下的恐怕只有我了。”

紫英姐俏丽的面容中露出哀伤之色,我也为她黯然,她是个妖物,可是如今已无族类,可以想像一下,天地悠悠只余一身的凄清感觉,难怪她要在尘世中去寻找知已。我没有说话,轻轻的握住她一只手,而她五指用力,将我的那只手抓紧了,又接着说道:

“我虽然不能像世间修行人那样短短时间内修行精进,但是山中五百年光阴,却学会了分辨百药之性。……四年前我在终南山采药,在山野之中遇到了一个修行人。我当时初入人世,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五百年修行已经没有破绽,就以人形相见。而那人果然没有看出我是妖物。”

我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是七叶吗?他没看出来……”

紫英姐轻轻摇了摇头:“我后来才知道,他恐怕是装的,故意没有点破。我很羡慕世人有师承的道法,碰见这样一个人,总要想办法请教。这个七叶当时对我还不错,除了师门不能外传的秘法之外,指点了我很多修行上的东西。我当然不能白白受人恩惠,就教了他许多辨药炼药之法。”

接着紫英姐讲述了她和七叶之间的故事。

韩紫英在终南山中采药时与七叶结识,七叶指点了她不少修行关窍,韩紫英也送给七叶不少世间灵药助他修行,同时也教了他不少炼药之法。一来二去,这两人就交了朋友。此时的七叶刚刚受挫于七心不久,郁郁而不得志,恰恰碰到了韩紫英这个温柔丽人。虽然明知她是妖物,但韩紫英炼制的灵药对修为有助,他也没有点破。

后来韩紫英就在终南山中留了下来,一面炼制灵药,一面修行道法。七叶仍在终南派,经常到山中来找她。久而久之,七叶对韩紫英的感情起了变化,有了秋士思春之意。而韩紫英在人世中经验未足,倒也没有太注意。

有一天,七叶偷偷取出了终南派偶尔得到的一枚朱果,交给韩紫英,让韩紫英帮他炼药。韩紫英将多年采得的灵药与朱果药性相配,第一次炼成了一炉黄芽丹,并将这炉黄芽丹都交给了七叶。恰恰就是这一炉黄芽丹惹了麻烦。

终南派发现朱果失窃,而七叶的嫌疑最大,就把他叫来问训。七叶掩饰不住只有承认自己拿了朱果,至于朱果的去向,则已经炼成了黄芽丹,并且交出了黄芽丹(我后来碰到七叶,他身上还有黄芽丹,看来当时必有藏私)。终南派得到灵药黄芽丹,众弟子自然高兴,也就没有处罚七叶。然而登峰掌门却起了疑心。

黄芽丹的炼制非常困难,不是有朱果就可以炼成黄芽丹,不仅需要配合其它大量的灵药,还需要有炼药高手拿握火候。七叶也时常采药,同时终南弟子大多也会炼药,以此掩饰过去。但是登峰掌门还是觉得七叶不大可能独自炼成这一炉黄芽丹。于是登峰派七心童子暗中留意七叶的行踪,看他是不是与其它门派的高人结交。

登峰以为七叶另有缘法,暗中有高人相助,不料结果却发现七叶结交的不是什么高人,而是韩紫英这个妖女!更不能忍受的是,七叶居然私自将终南派的道法传授给这个妖女。

那一天,七叶又去找韩紫英。他向韩紫英表露了心迹,说自己知道她是妖物,但是心中早有爱慕之情。七叶的求爱来的太突然,韩紫英不知如何回答,此时正好被终南派的门人围住了!

七叶发现同门到来大惊失色。登峰和登闻两位长辈也没有太为难他,给了他两种选择:一是终南派清理门户,废了七叶的修为;二是七叶亲自动手,不让妖女泄露终南派的修行道法。七叶哀求掌门放过韩紫英,可是终南派门规如此,不可动摇!

修行界的规矩很怪。七叶传韩紫英道法,对于终南派来说,韩紫英没有错,错的是七叶。所以要么终南废七叶以示惩处,要么七叶除妖物以挽回错失。韩紫英吃亏就吃亏在,她不是世上其它门派的修行人,而是一个妖物,终南派才会做此决定。韩紫英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满口情爱相求的七叶,在哀求掌门未果之后,还是决定与她动手斗法。

此时的七叶,修为比一年前同门较艺时已经大有长进,恐怕已不在七心童子之下,韩紫英不是对手。她选择了逃,可是终南派众弟子却布阵阻挡,将她围堵到一深渊绝壁之上。最终七叶当着众同门的面,催动赤蛇鞭打在了韩紫英的背后,将她打落千丈悬崖。

紫英姐终于讲完了她与七叶的故事,听得我心神震动。虽然明知道紫英姐现在仍然好好的坐在我面前,可是听到她被打落山崖时,仍然发出了一声惊呼,紧握住她的手。紫英姐这段回忆很明显并不愉快,她的声音都有点沙哑了,眼睛红红的,就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女孩,就差没有哭出来了。

我握着她的一只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拍抚着她的后背,尽量温柔的问道:“后来呢?你怎么回到了芜城,又怎么开了这么一家面馆?”

紫英姐将身体靠了过来,半倚着我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当日我落在悬崖下的深潭之中,也许是幸运,伤的并不重。我在终南上潜伏了一段时日,养好伤势后,觉得天下之大却无处可去……于是又回到芜城,但没有回飞尽峰,藏身于闹市之中。”

“藏身于闹市?”

紫英姐点点头:“是的,这是我的决定。我不想一身独居深山,我要入世修行,我的愿望就是象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经历、感悟天道。我发了一个誓,我发誓在尘世中如果能遇到肯舍身为我的人,我就报答他一生一世。后来我遇到了你……没想到,你居然也是修行人,这真是天意!”

“舍身之誓?为什么?是因为七叶,你恨他?”

紫英姐轻轻摇头:“无所谓恨不恨。当时的情况,他那么做有他的原因,他是在他自己和我之间选择了保全自己。他是学道的人,以已身贵为天下,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是痛惜我自己,所以我才会发那舍身之誓。好还,我终于遇到了你……”

“可是,我并没有……”

紫英姐打断了我的话:“你有的!想当初你突然送我一枚朱果,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我很害怕,我怕我又会遇到当年的事情。结果你不是来找我炼药的,仅仅是把朱果送我而已,又让我感到很意外。后来泽中道士出现抢夺那枚朱果,你那时修为尚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却想也没想就挡在我的身前……我就觉得你和我遇到的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我也回忆起了那天的场景,泽中用镇灵宝印中的红光将我打伤。我问道:“你为什么不这样想——我之所以挡在你的身前,是不知道你的来历,也不知道道法的厉害,并非舍身为你。”

紫英姐侧过脸来,将面颊贴在我的肩头,抬眼看着我:“不论你是怎么想的,我只看见了你是怎么做的,事实如此。不谈那天的事,就说今天,七心童子和宣花居士一出现,你就一直挡在他们身前。从头到尾我看的清清楚楚,你的脚步没有丝毫移动,身形也没有半点退缩。如果今天法澄大师不出现,我相信你也会一样保护我的,今天的你不是当初的你,你已经知道道法的厉害,也知道我的来历,可是你的行为并没有改变。……其实,你没有见过我的切玉刀出手,我的修为应该在你之上。”

紫英姐说她的修为在我之上,这应该不是假话,她毕竟是修行了五百年的妖精,而我只是一个不满十九岁的人。紫英姐说话的时候神情越来越温柔,看我的眼光也含情脉脉。气氛有点暧昧也有点尴尬,我岔开这个话题又问道:“你知道七叶离开终南派了吗?知道终南派的人为什么要来找你吗?”

紫英姐:“七叶离开终南,这在修行界已经传开了,我听说了。但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今天七心和七花为什么要来找我。小野,我知道的就是我自己的经历,今天全部告诉你了。”

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冲动,一种想把什么话都说出来的冲动。看着她,我说道:“紫英姐,其实我知道七叶为什么离开终南派,而且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因为当时我在场,还救了那个人。”

“什么,你救了七叶?”紫英姐吃了一惊。

当下我也不再隐瞒。简单的告诉她我这次参加的“夏令营”就在秦岭深处。又详细的讲述了我遇到终南派内斗以及后来我救七叶的情况。最后我问她:“七叶离开终南,很可能要来找你。如果他找到你,你会怎么办?”

“我?如今我和他已无关系,也不想和终南派有什么纠缠。七叶对于我,只是陌生世界的一个陌生人。而我的世界就是你……”紫英姐说着说着,眼中露出羞涩之意,“小野,你你不要误会,我和七叶只是曾经相识而已,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修行五百年化形为人,我一直守身如玉。”

我当然知道守身如玉是什么意思,听见这话我的脸上也有点发烫。我本来并不介意她和七叶之间有过什么,可是听见这句话,仍然莫名的感到一丝欣喜。也许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不希望她和七叶之间有过什么关系吧?想了想我又问:“当初七叶把你打下万丈深崖,你却伤的不重,这又是怎么回事?”

紫英姐:“这确实蹊跷,他的赤蛇鞭打来,力道凶悍无比,将我击飞到半空之中。然而我的腑脏却没有丝毫震动,受伤是落入深潭时水流冲击……”

“如此看来,他当时根本就不想下手杀你,而是一鞭送你逃走。”

紫英姐:“这我也想到了——七叶这人心机深沉。可是你不了解一个女人的感受,虽然我是妖物,但走入尘世毕竟是个女人,小野,你看……”

她突然坐直了身体,脱下了外衫,露出了贴身的紫英衣,看她的手,居然正在解紫英衣的胸前盘扣。她这是要做什么?别忘了我们现在就坐在卧室的大床上!我的心跳了起来,张着嘴说不出话。

比欣赏美女无衣更香艳的场景是什么?那就是看美人解衣。她解衣的动作,是那么充满诱惑的韵律……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经除去了紫英衣。现在她的上身已经完全赤裸,以一个微侧的角度对着我。紫英姐副肤如凝脂,洁白中发出粉嫩的光泽。她的身材近乎完美的艳熟,丰腴中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她双手抱在胸前,堪堪遮住了那一对红丸,手臂下却露出大半个的玉乳。现在她是侧着身背对着我,相信这种背影是世上所有男人的梦想。

我的心脏快跳出了胸膛,然而却又在一瞬间止住了呼吸。因为我在她光洁如温玉的后背上,看见了一道细长的痕迹。这道痕迹从她的左肋后上方直到右肩胛下方,斜斜的略带弯曲,有一尺来长,鲜红的颜色,正是一道鞭痕!这鲜红的鞭痕印在紫英姐完美无瑕的肌肤上是那么触目惊心,是那么让人心痛。

我现在明白了,不论当年七叶是否手下留情,这一鞭留下的痕迹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看着这触目的红痕,怜惜之情忍不住涌上心头。我伸出手,用指尖抚摸着这道痕迹,轻轻的,似乎是害怕再次触碰它的伤痛。

她的身体突然轻微的颤栗,我看不见她的脸,却听见她的呼吸声短促起来。她发出“嘤”的一声娇吟,转过身来,放开抱在胸前的手,扑到我的怀中,双手环抱在我的后背,饱胀的双乳毫无遮掩的紧贴在我的胸膛。她伏首,将带着热息的鼻尖埋在我的右耳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