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回 有物先天下,混成不知名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曰之道!

老子他老前辈睿智超凡。然而妙笔生花五千言,也没有说清楚他想要讲的那个东西,只有很勉强的称之为“道”。看来有些东西是很难用语言文字准确描述的。风君子曾经说过我运气好碰到他这个口才不错的人,面对我的很多问题总是想办法去解释,要是换另外一个修行上师,弄不好就一顿鞋底子把我抽出去了。

灵丹是什么?是一种有意识的能量?它可能是一种纯粹唯心的存在,因为只有修丹者自己才能感受到它,另外一个人是无法用超出心灵体会之外的手段去验证的,更别说用什么实验仪器去检测了。

婴儿是什么?是一种有能量的意识?或者说是一种有存在的意识?它的本源先于我们这个人的存在而存在,却在后天中重新显现。它有可能有唯物的成份,是返朴归真之后另一种形式的新生。

然而事实是这样吗?我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只能勉强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修行人的修行,并不一定是一种技巧的修炼,到最后,更多的是一种修养。自古以来学道者所追求的最高问题,是成仙?是长生不老?神仙这两个字背后是什么?

所有的道,到头来面对的都是超越科学以上的哲学思考。寻找唯心、唯物、意识、存在背后的哲学本源。这个问题实验室里是没有答案的,但是在很久以前,人们就从自己的内心中去求证,于是产生了宗教,有了真主、上帝,佛或道。老子和孔子之所以是圣人,也是因为如此。

然而世上还有另一群人,采用了实证的方法,用自己去实证,用心或者用身体,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系列的仪式或手段,这就是修行,天下也有了五花八门的修行门派。渐渐的,手段取代了目地,很多修行弟子所追求的只是法术神通。

这一段话不是风君子告诉我的,是我自己在静坐时想到的。风君子说我因为咻咻的事情心浮气躁,需要好好静坐一时间让自己安定下来,再去修炼。结果我坐在教室里胡思乱想了这么多,这也许是我学习丹道以来第一次自觉的去体悟。我之所以会想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是因为讲台上的政治老师。现在是在上政治课,但是老师没有讲课本,而是讲着讲着就跑题了。

我们政治老师姓唐,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国家特级教师。按年龄他早就应该光荣离休了,可是老头还是坚持再教三年课,说要带完这最后一届学生。唐老师讲课很怪,不拿课本不带教案,空手上讲台,拿起一支粉笔就开讲,而且是经常随意发挥。何校长和教导处方主任对这个老头很有意见,但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唐老师是这所学校里唯一拥有特权不在乎校领导权威的人。

唐老头在这所学校里当老师已经超过四十年了。他的弟子遍天下,有许多如今已经位居高位,省里部里的高官都有不少,但是对老头一直很尊敬。老头曾经被打过右派,也住过干校牛棚,也曾被带上高帽子游街批斗。但这个唐老头和当年的柳校长不一样,身子骨结实经折腾,到现在仍然活蹦乱跳。这样一个人不把校长放在眼里,校领导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只能在背后嘀咕,上面的教育局也拿这个老头没办法。

唐老师正站在讲台上大发感慨:“你们所接受的教育,是失败的一代教育,它只能培养出匠人,培养不出大师!我教课已经四十多年了,就拿你们用的教材来说吧,没几年就要把以前的内容推倒换新的。老师不能教学生永恒的思想,却总是在传授这些注定速朽的教条……我建议政治课的内容要改革,什么思想教育、革命史的内容太空,至少要拿出一半课时来教三门很重要的知识——礼仪,逻辑和哲学!这三门课不学,毕业出去以后人就是残废!你们毕业之后可别说是我唐老师的学生,我可不想让人知道我教出来的是废品。”

同学们听了这段话想笑又不敢笑,真是什么老师教什么学生,难怪我们班会出现风君子和尚云飞这种人。唐老师还在讲台上大声说:“都说中国是礼仪之邦,放屁!我问你们,你们从小到大,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有谁接受过系统的礼仪的教育?……中国现在唯一进行礼仪教育的地方就是外交部,外交官第一次出国前……平时不知常守节,危难时刻又怎么会懂家国大义?……舍身炸碉堡、胸口堵枪眼,固然是教育,可是还有更重要的,说话走路排队吃饭这些平常到骨子里的东西没人教。”

走路吃饭的教育比舍身炸碉堡的教育更重要?这话也就是唐老头敢说,换别的老师恐怕早卷铺盖回家了。老头今天来了兴致,说起来没完没了:“教育,不仅仅是要告诉学生什么东西是对的,应该有什么样的思想。而是要教学生思考的方法,去寻找一种思想。不学逻辑,你就很难知道别人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思想,而不学哲学,你就没有灵魂。……一个唯心的黑格尔,比一百个庸俗的唯物者都要伟大而有智慧。负责你们思想教育的教导主任,其思想的境界与深度也绝对不会超过两千多年前的老子……”

唐老头提到了老子,我的思想就是从这时开始溜号的,我想起了我学的丹道。我的四门十二重楼丹道修炼,已经达到了“大药”境界,离“灵丹”不远,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灵丹是什么东西?

……

“石野,我问你,什么是走火入魔?”这是昨天在状元桥下,风君子对我说的一句话。

走火入魔?这个词听起来怪可怕的!在很多武侠小说和功夫作品里面,一提到走火入魔,轻则武功尽废,重则性命不保。可是我并不知道什么叫走火入魔,只有反问风君子:“是不是炼功出了差错,比如说炼气功的?”

风君子:“不要跟我谈什么气功,我不太懂那个!气息走岔叫作出偏,与走火入魔没有关系。走火和入魔完全是两回事,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石野,你读一读这张报纸上的内容。”

风君子从屁股底下抽出来半张皱巴巴的报纸,我接过来展平了念道:“工商银行分行长挪用公款赌博……”

风君子:“因贪而走火。”

“年轻有为处级干部,为情妇葬送前程……”

风君子:“因欲而入魔。”

我放下报纸,问道:“他们也不是修行人,怎么这也叫走火入魔?”

风君子:“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走火是丹道术语,指的是采药结丹时意念不对……入魔是禅定术语,指的是入定时心生幻境,人沉迷其中而不能破境而出。走火入魔其实并不可怕,火候不对,很可能是浪费是大药,需要重新来过。入了魔境,也不过是禅定修为不前,心智不能再求解脱。”

“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听说的走火入魔很可怕!”

风君子轻轻一笑:“传讹而已。有一句话自古修仙几人成?你我确实没亲眼看见过真正的仙人。但是,你看见过真正修行走火入魔的人吗?亲眼看见学丹道或者禅定而送命或者受伤吗?不要说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

“可是我听说过练功练成神经病的。”

风君子:“不修道也有神经病。这与修行无关,至少可以说与丹道无关。当然如果遇到的是邪魔外道,被歹人邪徒洗脑也不好说。我曾经跟你讲过天劫,四门十二重楼有十三道天劫。第一劫是色欲劫,离欲所困;第二劫是身受劫,退身之病;第三劫就是魔境劫,正心之偏。如果你过不了天劫,只能说明你本来就有病,要么有身病要么有心病。……让你读这份报纸,就是让你知道,不修行也会走火入魔,而修行中的走火入魔只是你身心残缺的另一种反映。”

我点了点头:“那你的意思是说修道人不必担心走火入魔?”

风君子:“是的,连想都不要想,好好的做自己的事就行。我和你说这些,主要是要教你火候口诀。大药到灵丹之间,有三种口诀,分别是采取、火候、抽添……”

采取的口诀原来风君子早已教过我,那“吸、抵、撮、闭”四字诀就是采取。想想也是,不采取哪有大药呢?至于火候,有文火武火两种。身心未合之际用武火,身心已合用文火。意不散是武火,念不起是文火。武火在结丹之前,文火在丹成之后。抽添,是温养内丹的功夫,身不动气定叫作抽,心不动神定叫作添。所谓灵丹出现,就是身心相合,神气交融。

看样子这一段口诀非常难讲,风君子讲完之后汗都出来了,我也只听了个似懂非懂。听完之后我又问:“什么叫身心相合?”

风君子用手指着我的脑门:“身是你自己的,心也是你自己的,身心相合何必问我?”

我拍了拍脑门笑道:“那倒也是,到时候就知道了!……走火入魔真是你说的那样吗?”

风君子:“诋毁丹道的人,或者说诋毁修行的人,往往说这是唯心迷信,修炼的人会走火入魔。但是你动脑筋想一想,如果世间本无修行,又哪来的火候魔境?如果有人认为走火入魔存在,那也得首先承认有大道神通……不能只责其一而不言其二。……这就是逻辑!……”

风君子昨天谈到了唯心和逻辑,今天唐老师又在课堂上谈到了唯心和逻辑,引发了我一段思考。风君子昨天的话我听的是一知半解,但今天听了唐老师一番话,突然心有所动,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

……

子夜,静坐中。

大药已现,守元神之内景,安神任息意不散,神气相合守于一。此时,静中已忘身体五官,另一种纯净的意识出现在顶门泥丸宫中。静中有大动,有五音、五色、五味、五气相聚。元神守一不离,得元气相冲和,忽然觉鸿飞渺渺,蒙蒙霏霏。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采药之前的感觉是极静,得药之时的感觉是大动,而此时的感觉却是无动无静,犹如混沌之未开。

什么是混沌?混沌是无极,是生一之道。这个无极,不是后来有个姓陈的导演拍的那个电影《无极》,而是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怎么解释呢?人是父母精血受孕而生,那在精血受孕之前?人又是什么状态呢?有人说那就没有!回答正确,就是没有,先天之元神就在无极之中。无极的无就是无中生有的无。

混沌之中微现一窍,渐渐清晰,如玄珠凝结。身不动而气定,意不动而神定,自觉玄珠渐成。此是丹成之相。

很难形容这灵丹是什么,勉强的说它是一种有意识的能量。能量来自于元气,意识来自于先天返后天的元神。感觉它就是我的一种存在,也能将定境中的意识固结到它的载体上,这就叫身心相合。内丹是体内自在的身心。

修炼丹道,有丹与无丹的区别于哪里?这是一条界线,分的非常明显。比如说我不必用静坐去寻找神识,再用神识去施展神通。灵丹与元神一体,只要心念到处,神识就可以锁定,行走坐卧常在。难怪自古以来丹成而出师,因为有丹才能随心意施展法术。任何道法的施展,都需要心念神识来控制,而灵丹则是结合神气的根源枢纽,否则会很费事。别的门派我不知道,反正我本人的感受如此。

……

丹成之后,按照风君子的说法,要在十天内教我一种法术,并且教我怎样去使用青冥镜,然后我再去齐云观去找道士要咻咻,此时已经过去七天。

风君子见我七日丹成,也没多说什么,这天放学后让我带着青冥镜来到了句水河边。之所以没去状元桥,因为那地方不够开阔,现在我们站的地方就是我曾经修炼“驴打滚”的那片卵石滩。他站在河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是一个奇迹,我没见过成丹这么快的,你修炼丹道的时间还不到一年。感谢好运气吧,你不用过魔境天劫,又得到了黄芽外丹。但运气太好也不是好事,这我就不多说了……我问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往往丹成之后师父才会教弟子法术了吧?”

我点点头,这一点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了。风君子又说道:“修真界的规矩多,这也是一条规矩,规矩总是有它的原因的。但是我这个人,总不太守规矩,其实我已经教过你了,我教了你两种法术,一是世间三梦大法,二是印度喀拳。那世间三梦大法你已经熟练了,现在我跟你讲一讲印度喀拳的用处。”

风君子说了修真界的规矩,又承认自己没守规矩。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遵守那天下三大戒律之外的规矩。提到印度喀拳,我忍不住插话道:“那印度喀拳,名子也太难听了,听起来跟阿三似的,能不能改一个名子?”

风君子:“你说的也对,我也觉得难听。今天就改了吧。你上次一拳破壁,就叫破壁拳怎么样?”

“行,破壁拳好听多了!”

风君子也笑了:“破壁拳就破壁拳吧。我今天要跟你讲的是,破壁拳不仅仅是破壁拳,而这种拳术只要稍加变化,就会成为入室抢劫的最佳伴侣,那就是——破壁人!”

“破壁人?”

风君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笑的有点邪邪的:“这破壁拳功夫其实不在拳头上。一是因为你有金龙锁玉柱的护身功夫,二是你修炼过念力。这念力何必只用在拳头上?用在全身也可以,因为金龙锁玉柱护的可是全身。同样的功夫,你一拳可以把墙打一个洞,那要是整个人撞过去,不就是穿墙而入了吗?”

“穿墙而入?抢劫呀!”

风君子突然冲我挤了挤眼睛:“咻咻在齐云观,那齐云观不过是砖头瓦块,我想墙不可能是用钢板砌的吧?你只要想破壁,这破壁人的功夫哪一间房进不去?”

“这么干?不合适吧?我是去救咻咻,又不是去搞拆迁!你不是说过吗,不能在闹市施法……齐云观的道士不敢这么做,但我如果这么做,他们也会用法术阻止的。”

风君子:“我不是要你破戒,只是提供你一条参考思路而已。总之一句话,要想这帮道士害怕,你要把事件闹得越大越好。如果客客气气不是办法,你就要想办法闹事了,到时候学聪明点。”

我听风君子的口气怎么越来越觉的不对?他说过自己不好再插手,怎么现在在指点我救咻咻的时候,有点惟恐天下不乱的意思?这么干能行吗?我上次跟他去偷东西的时候就有点欠考虑,还好有惊无险。

第四卷 化形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