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回 不惜针锋对,何论轻贱躯

“什么?你感觉到了?那你有没有受伤……你这样子没受伤,你倒底和她握手握了多长时间?”张先生的神色不是惊讶,而是异常的关心和紧张。

“一分钟左右吧,我还可以多忍受两分钟,但是时间再长恐怕就受不了了。张先生,这是不是一种道术?那女孩什么来历?”

张先生叹了一口气,神色明显暗淡下来:“这是一种道术,是她师父特意传授的。据说这门道法大成之后,就可以收发随意,但是现在,什么男人都接近不了她一指之内。……我上次带她去广教寺找葛举吉赞活佛,老活佛的修为已经接近金刚不坏之身,可是挽着她的手一柱香的时间也受不了松开了。”

“那你为什么要让她去找我?还有,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张先生:“我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也是我领着她去拜师的。没想到她师父说和这孩子有缘法,传给她这种只有掌门弟子才能修炼的秘术。这门秘术要想大成,至少要有三十年的时间。可我并不想这孩子出家当道姑,她今年十九岁,正是花样好年华,可是在同学朋友间被当成了怪物,我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我能看出来你也是修真人,而且前一段时间我发现你身上起了变化,是不是外门功夫的最高境界?我也是修行人,修为虽然不算很高,但是眼力应该是不错的,这是金龙锁玉柱对吧?”

张先生真是好眼力,原来他已经看出来了,我也就只有点头承认了。张先生又接着说道:“所以我才想起来让她去找你,看看你能不能接近她……也就是你的身体异于常人,要换一个普通男子,根本近不了她的身。可惜,你终究也不行!”

我又问:“什么道术这么变态?不练不就行了吗?”

张先生又叹了一口气:“可是她已经学了,如果想从头来过,除非废掉道种根基。这修行人的道种根基一废,人也就等于废了!我真不应该让她去拜师修行,就算修行也不应该找那个师父,我怎么早就没算到呢!”

张先生言语之中虽然没有承认张枝就是他的女儿,但是他的神情却流露出深切的关心与自责,看来我猜的一点不错。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赶忙告诉他:“张先生,你先别着急。我有个朋友上次也握过她的手,还握着她的手摸了很长时间,看他的样子一点事都没有!”

张先生眼中陡然出现一丝希望的神色,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急切的问道:“是谁?男的女的?多大年纪?是修行人吗?哪门哪派的?”

“男的,比我小三岁,应该是个修行人,哪门哪派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我对你提起过,就是我们班的同学风君子。”

“风君子,”张先生口中念着这个名子,又自言自语道:“难道世上真有这种高人?小三岁?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小小年纪有这种修为也不太可能啊?难道他有什么别的秘法,这我一定要搞清楚。……石野,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带他来和我见一面,至于时间,不必太急,总之你安排……我先查查这个人的背景。”

听了张先生的话我心里也有了一点疑惑。我们班的两大骛人尚云飞和风君子之间有那么一点门户摩擦,而风君子总是让着尚云飞三分,原因倒不是怕他,而是忌惮尚云飞的师父葛举吉赞活佛。如此说来,风君子的修为恐的不会比老喇嘛更高,那老喇嘛都没有办法,风君子怎么会有办法呢?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古怪?既然张先生叫我过一段时间约风君子,那我就帮他约吧,这也算是助人为乐,不是什么坏事。

我打算帮张先生约风君子,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突然出现的另一件事情让我把此事忘了个干净。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一件小事,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大变故——咻咻出事了!

自从上次咻咻连续叼走了我九粒黄芽丹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它了。它总是神出鬼没的,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又是一个周末,我早上就来到紫英姐的面馆帮忙,时间不是饭点,面馆里没有客人。紫英姐见我来了,神色很凝重,招手把我叫到了后厨,关上门对我说了一件事。

原来正一门的弟子们最近在各修行门派中发布了一个消息:正一门得知祖师留下的正一三宝之一的黑如意重现江湖,希望修真同道帮助寻找,并且愿意用一只幼年瑞兽来交换黑如意。

这种瑞兽的名子叫望天吼,学名为犼。犼与传说中的麒麟、貔貅一样,都是上古神话中托天地灵异之气所生的瑞兽,据说观音菩萨的坐骑就是一只金毛犼。正一门的道场齐云观最近收服了一只望天吼。这望天吼尚是幼兽,形体没有长成,样子像一只红毛小狗。虽然只是一只红毛小狗,却十分难以对付,会攀崖越壁,还能够发出震天大吼,逼退所有接近它的人。正一门总共出动了二十八名法力高深的精锐弟子,布下周天伏魔大阵,这才收服。

瑞兽的用处有很多,会御兽的人可以驯养,长成之后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护法使者,也是修行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如果不驯养,那么瑞兽身上的毛发骨肉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珍贵药物和炼器材料,据说瑞兽内丹服用后还可以大大增长修行。这一次正一门用一只幼年瑞兽公开换取黑如意,应该是一种很大的手笔了。普天之下,不论是谁得到了黑如意,都可以拿着它到芜城齐云观去交换。

正一门的这种做法看似很客气,但也咄咄逼人。如果有人得到了黑如意心里不愿意去换,慑于正一门的威势恐怕也不得不交出来。如果不交出来而又让正一门查出来是谁的话,到时候恐怕就没那么客气了,毕竟已经有礼在先!

我对正一门的用意一点都不感兴趣,我只关心那只幼年瑞兽。听完紫英姐的说法,我已经可以肯定正一门收服的那只望天吼就是咻咻!我虽然一直把咻咻当狗来养,但心里也明白咻咻不可能是一只普通的狗,很可能是一种奇异的兽类。风君子见过咻咻,恐怕他看出来了,只是没明说而已。紫英姐见过咻咻,恐怕也看出来门道了,所以一听见正一门放出来的消息,就告诉了我。她说完之后问我:“是不是你那只小狗咻咻?”

我点点头:“一定是咻咻,咻咻会攀崖过壁,我也听它发出过震天大吼,模样也是一只红毛小狗。……齐云观的臭道士,找黑如意就找黑如意,抓咻咻干什么!”

紫英姐见我面色阴沉,小声问道:“小野,你是不是很喜欢那条小狗,想把它救出来……它如果落到别人手里,结局可就难测了。”

我又点头:“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咻咻从齐云观救回来。”

紫英姐有点担心的说:“你要做的事,我一定全力相助,可是就凭我们两个人,不可能是齐云观那群道士的对手……还是找黑如意容易些,但上哪去找黑如意呢?”

紫英姐这句话提醒了我。我知道黑如意在哪里,它就在风君子手里。所以暂时我还不用担心别人会取走咻咻。为了咻咻,我决定去找风君子,看他愿不愿意帮忙。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好像并不是一个很看重身外之物的人,把黑如意给我也许不难。

……

“风君子,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件事,你把你的黑如意给我行不行,我以后有什么别的好东西一定都给你。我这里还有两千块钱,要不你都拿走!”

我刚想说我在西陵小区还有一套房子,如果风君子不赶房客、不长租金,我也可以给他,反正这些都是用咻咻的朱果换的。他却开口打断了我的话。这是在状元桥下,我把风君子拉到这里就是为了商量黑如意的事情。风君子看了看我手中的钞票说道:“你想要黑如意也可以,当初说好的两件法器一人一件,你拿了紫英衣。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再让你挑一次,你用紫英衣来换黑如意。”

紫英衣?如果紫英衣还在我手中我真的会拿它来换黑如意,可是紫英衣我已经给了紫英姐。紫英得到紫英衣之后,激动的又哭又笑,说那是她有生以来的梦想,她会像对待自己性命一样对待自己的衣服。如果我现在去要回来,那不等于要她的命一样吗?

风君子见我不答,又面无表情的问道:“你的手可真快,紫英衣是不是已经送人了?我早告诉你不要轻易予人的,你现在知道了吧!……石野,我问你,你拿黑如意是不是想到齐云观去换咻咻?”

“你,你已经知道咻咻的事了?”

风君子点头:“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石野,你也不动脑筋想一想,你就算拿出了黑如意,就真的能够保住咻咻吗?”

“怎么保不住?正一门不是说了吗,用黑如意到齐云观去换瑞兽。”

“世人说财不外露,修真人的宝器也不可轻易示人。正一门是个大门派,黑如意回到正一门没人会打它的主意。可是你一公开露面,带走了瑞兽望天吼,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明里暗里前来抢夺,就凭你,能保得住咻咻吗?”

风君子一席话说得我愣住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问道:“也不见得修行人都会来打咻咻的主意,上次在昭亭山,那个法源和尚不也看见咻咻了吗?也说它是天生灵异,后来不也没事!”

风君子:“那法源和尚当时看上去狼狈,可是也是位高人,你没注意他手中的锡杖有九个环吗?……不见得人人都会像他那样。再说了,我后来去找过法源,法源答应我不管咻咻的事情,但是提醒我正一门不会像他一样。我和他打了一个赌,赌齐云观的道士收服不了咻咻。”

“什么?还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后来我去齐云观,偷走了锁兽环和拦妖索,失去了这两件法器,我以为他们就没有办法收服瑞兽了,没想到……黄道周天、伏魔大阵!还是收服了咻咻。高人斗法,并非面对面法器横飞,我已经出手,但是还没有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就是输给了法源和尚,还叫我怎么再插手?”

“你输给法源和尚,又没输给齐云观的道士!还有,能不能保住咻咻总要等把咻咻救回来才行,这和黑如意没有关系。”

风君子又叹了一口气:“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也挺喜欢咻咻的,虽然这狗东西不爱理我。如果不是因为别的事,我就把黑如意给你了……我上次去青泉镇上了白莽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前两天又去了一趟,结果发现今年夏秋之交芜城恐怕有一场大劫,这场大劫关系到数十万生灵的安全。所以我要留着黑如意,如果黑如意落到齐云观,又被正一门带出了芜城,到时候恐怕就来不及了。我并非重人而轻狗,在我眼里人和狗是一样的,但是我不会为了一条狗拿数十万生灵冒险,所以这黑如意不能交出来。”

风君子话说的很严重,简直是危言耸听,我追问道:“怎么还有这么样一件大事?芜城大劫?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摇摇头:“我也看不透前因后果,只是知道这件事与我自己有关,至于怎么有关也看不清楚。这天机我就不能跟你说破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不是危言耸听。”

“那咻咻怎么办?总要想办法吧?”

风君子看着我,本来表情严肃的脸上突然笑了:“石野,你这个人性格坚韧,适合于修行。但是脾气却很温和憨厚。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别人对你好你就会对别人好,往往分不清正邪善恶,也看不透利害关系。打个比喻,你这个人的故事如果写成小说的话,个性里矛盾冲突的东西不够鲜明,实在不适合做个主角,我还差不多!”

风君子的话稀奇古怪,我没听懂:“你什么意思?”

风君子仍然在笑:“你这种人,只有到了必须有所为或有所不为的时候,才能显出大丈夫本色,否则别人很难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既然是你想救咻咻,又何必问我?如果世上没有黑如意,你就不救它了吗?首先在于你自己的选择,救还是不救,决定了之后再去想怎么去做。”

“救,当然要救,可是我拿什么和齐云观的道士斗?”

风君子:“你手里就真的没有别的东西啦?”

风君子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正一三宝,指的是青冥镜、黑如意、雷神剑。雷神剑仍在正一门,黑如意在风君子手里,而青冥镜可在我手里!正一门要拿回黑如意无非是因为它是三宝之一,那么青冥镜也是一样的,用它去换咻咻也是可以的。想明白之后,我抬头对风君子说:“谢谢你的提醒,我用青冥镜去换!”

风君子看着我似笑非笑:“如果他们不答应呢?”

“不答应?不答应我也要把咻咻抢回来。”

风君子:“你有这份心就好,那就这么去做吧。我告诉你,那齐云观现在是旅游景点,白天游人很多。你应该挑人最多的时候去。别忘了修真界的规则之一,不得在闹市施法惊世骇俗,所以你动静要搞得越大越好!只要他们不施道法,你有金龙锁玉柱护身,那道观里也不可能有机枪大炮,你就不用怕他们。”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风君子又笑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如果真有人出手呢?暗中施法不被人看破,你又有什么办法?……所以你先别着急,黑如意在我手里,咻咻跑不了……自古以来丹成而出师,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到大药境界,离灵丹不远了。如果你内丹有成,我可以传你一手法术,那样青冥镜也多点用处,你也可以防人暗算。多说无益,你就再等十天时间,自己好好修炼吧,不要把前一段时间黄芽丹的药力浪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