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回 此身不二用,解金裹玉丸

第二天约好的,那个小太妹中午要请我和紫英姐吃饭,就在面馆门前接我们。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就来到了面馆。面馆的门虚掩着,没有开张,紫英姐说休息一天果然是休息一天。推开门,紫英姐已经在面面馆里等我。看见她今天的样子,我眼前一亮同时心里也吃了一惊——她今天打扮的好精神!

虽然紫英姐这种女人不论怎样打扮都显得妖娆性感,但好好装扮一番让人的感觉会格外的惊艳。她今天是怎么了?不就是吃顿饭吗,又不是去参加宴会!紫英姐今天穿了一身白衣白裤,白的一尘不染,衬托出她的肤色更加白里透红。她的脸不用化妆也足够迷人,从来都是不施粉黛、不点朱唇,但是我今天注意到,她还是稍微画了一下眉毛,这个小细节没逃过我的眼睛——我太熟悉她了。

“紫英姐,你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想出门迷死什么男人?”

“谁也不迷,要迷也就迷你一个……漂亮吗?我今天穿上紫英衣了……给你看看。”说着话不等我回答,她就站起身来,脱下外套,果然贴身穿着那件紫英衣。她说贴身穿真的是彻底的贴身穿,里面居然是真空!隔着衣服都能看出胸前高耸曲线顶端那两点颤巍巍的凸起——里面没有穿胸衣!

她穿着紫英衣对着我在地上转了一圈,向我三百六十度展示她美好的身材。这紫英衣坎袖收腰,实在不大,她晶莹的双肩以及婉转的腰脐都露在外面。那位做衣服的老前辈,我知道天蚕丝材料珍贵,但是你就不能把这衣服做长一点?我赶紧摆手:“紫英姐,快把外衣穿上!”

“怎么?小野,你不喜欢?还是我穿上不好看?”紫英姐的语气里似乎有几份委屈。

“不是不是,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可是现在面馆的门没锁,你就不怕有别人进来你春光外泻吗?再说,让别人发现这紫英衣也不好。”

紫英闻言这才笑了,将外衣穿了起来。就在这时面馆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石野——请问石野在这儿吗?”

我以为是昨天那个丫头来了,开门一看,却不是。门外站着两个人,都是女的。一个十八、九岁,一个十六、七岁,我都认识。一个是女警官曲灵,还有一个是我们班的同学季晓雨。

季晓雨见我开门,指着我对曲灵说:“曲姐姐,我没骗你吧?他就在这儿,他有空的时候就在这家面馆里打工,学校里没有,上这肯定能找着。”

原来她们是来找我的,我赶紧打招呼:“曲警官,季晓雨,你们找我有事?”

季晓雨指着曲灵说道:“不是我找你,是她找你有事。”

曲灵:“是这样的,今天我不值班,正好有空……想请你出去吃顿饭,上次在青泉镇的事情我还没有谢你呢。我这个人有恩必报,你可不能不给面子。”

我晕,又是一个来请我吃饭的!中国人有很多习惯真是玄妙,老外永远也搞不懂。就拿这吃饭来说吧,虽然人人都有这一日三餐,但这学问就大了。吃饭的含义几乎可以包含一切,几乎做什么事情都躲不开吃饭的话题。可是今天她来的不巧,我中午已经约好了。我还没开口,身后传来了声音:“石野,是你的朋友啊,怎么也是来请你吃饭的……你的人缘还真不错呀。”原来紫英姐也走了出来。

紫英姐一出现,曲灵和季晓雨都不说话了,三个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互相在打量着。女人看见女人,第一反应就像照镜子一样,先把对方打量清楚,再下意识的跟自己做一番比较,而漂亮女人到另一个漂亮女人尤其如此。紫英姐今天惊艳四射,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对面两个女人都愣住了。

还是紫英姐老练,最先笑着开了口:“石野,是你的朋友吗?还有一个警察,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

“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季晓雨。这是派出所的曲警官,曲灵,我……我帮她抓过小偷。”

“石野,这位是——”曲灵有点疑惑的看着韩紫英。

“这位是韩紫英,这家面馆的老板,我在这里帮工。”

曲灵笑了:“原来你还勤工俭学啊……韩老板,你这个伙计可真不错,标准的好市民,上次还帮我抓过歹徒,我今天就是来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的。”

紫英姐:“小本买卖,千万别叫我韩老板,叫我紫英姐就可以了……唉呀真是不巧,我和石野今天中午和人约好了出去吃饭的,这正准备出门呢。”

曲灵这姑娘不知道是职业的原因,还是生性就比较豪爽。径直走过来挽住紫英姐的胳膊,叫道:“紫英姐,那就正好了,我们一块去吧。上哪儿不是吃饭啊,还有什么朋友一起都来,我一定要请的,请石野也请你。”

曲灵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一个气冲冲的声音:“不行,石野还有那谁,你们俩哪也不许去,我要请你们吃饭,昨天都说好的。”我回头一看,昨天那太妹到了。

才一天的功夫,那丫头又换了一身新衣服。今天倒没有穿短裙露大腿,而是穿了一套纯黑色的紧身衣,上衣半袖,下衣露膝,领口开的也挺深的,还是火辣的打扮。她这一身黑和紫英姐的一身白今天倒是对上了。曲灵也看见她了,以为她是我的朋友,笑着打招呼:“今天我请石野,一起去吧,是朋友都一起聊聊。”

这位太妹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开口就道:“谁跟你是朋友,今天本姑娘请石野和韩老板,你多什么事,要请客等下次,今天中午他们没空。”

曲灵愣住了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季晓雨不高兴了:“我说那谁,你说话怎么这么不客气?请人吃饭有这样的吗?我曲姐又没得罪你。”;转身又问我:“石野,她是谁呀?”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是谁,连名子都不知道。昨天来就说今天要请我和紫英姐吃饭,不去还不行。”

这时候那太妹不高兴了,冲季晓雨说道:“管闲事的人还真多,我好不容易请客吃饭,你干嘛要来插一腿?你和石野什么关系,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看上你男朋友的。”

曲灵终于听出来那女孩不是我朋友,这样子不像来请客倒像来找麻烦的,一闪身走到她面前:“你这人说话能不能注意点,谁是谁男朋友?你又看不上谁?我告诉你,今天中午我还请定了,你从哪来回哪去吧。”曲灵语气不善,也难怪,自从她当了警察之后,在大街上和人说话,一般人冲着这身警服的面子都对她有三分客气。今天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女孩,年纪和她差不多,自己笑着打招呼,对方居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穿着警服就了不起啊?你怎么不带警棍呢?请人还有个先来后到吧,有能耐你就把石野抓到派出所吃饭……”

明显可以看出来曲警官的性格比较豪爽,但是脾气也是很烈的,那小太妹就更不用说了。两个人居然站在面馆门口的大街边上吵了起来,反倒把我这个主客晾到了一边,请客请成了这样真是少见。紫英姐在我身后挥粉拳打了我一下,小声道:“石野,你在外面很招女人啊,两个大姑娘在大街上抢你抢得吵起来了,你不上去劝劝,动手打起来可不好了!”

我只有苦笑。正在哭笑不得间,街对面又传来一个人笑嘻嘻的声音:“我们几个逛街逛累了想来吃碗馄饨,没想到这家面馆的馄饨不是用开水下的,而是用口水下的,你说稀奇不稀奇?”

抬眼看去,街对面站了三个人少年,都我们班的同学:高大强壮的是常武,文质彬彬的是周颂,正中间笑眯眯的是风君子。吵架的那两个显然也听见风君子说话了,那太妹“百忙”之中还扭头回了一句:“口水开水关你什么事,多管闲事。”

风君子也不生气,还是笑着说:“俗话说主雅客也勤,张大小姐这么大火气,谁敢跟你去吃饭,还不怕你把他给吃了。”

太妹一听风君子开口叫她张大小姐也愣住了,顾不上和曲灵斗嘴,转身问风君子:“你认识我吗?我怎么不认识你。”

风君子笑道:“张大小姐是芜城名人,我认识你正常,你不认识我也正常。”又对我说道:“石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芜城首富的大小姐,大名叫张枝,不是灵芝的芝,是树枝的枝。”

“我叫什么名子用你管!”

风君子没理会她的神色,而是走过来对着曲灵和张枝两个人说道:“你们今天中午是不是都要请石野吃饭?那你们吵什么呀?这事得问石野,这是请客又不是绑架。”

她们俩大概觉得风君子话说的也对,都转过身来看我,搞得我也不好回答。我本来已经答应了那个张枝,但现在这个情况我可不愿意为了这个太妹得罪曲警官。风君子见我不说话又笑了:“还是我给石野出个主意吧,这事情呀不能让石野吃亏,你们俩个都要一起请,本来两顿饭就变成一顿饭了,这不是让石野吃亏吗?……我看不如大家一起去吃顿饭,这顿饭就算张大小姐请,下次还是咱们一起,让这位警官结帐,不就行了吗……这位警花姐姐,你叫什么名子?”

曲灵看着风君子也笑了:“我是石野的朋友,叫曲灵,你呢?”

风君子:“我叫风君子,是石野的同学,那两个也是,他叫常武,他叫周颂。……我说曲警官,你请客把我们三个也带上呗,我们三个正在找吃的呢。”

曲灵:“原来你们和晓雨都是一个班的,那就一起去,人多热闹。”

那边的小太妹张枝一看被晾在了旁边,急得喊道:“那我呢?今天不是我请客吗?”

这回不用风君子说话,我也觉得有意思了,笑着对她说:“今天是你请客,他们说的是下一顿。今天中午这一顿大家一起,你结帐。”

张枝一撇嘴:“我为什么要请这么多人?”

我乐了:“你是不是要请我吧?要请就一起请,他们不去我也不去。”反正我也知道了,这顿饭是张先生谈的条件,房子和店铺我都收了,也就不在乎多吃一顿饭了。我刚刚听风君子说她是什么芜城首富的大小姐,那是有钱人,不吃她吃谁。

这时风君子又插了一句话:“张大小姐不是怕人多结不了帐吧?钱带没带够?要不找谁借点?”

张枝一跺脚:“一起就一起!……我车里坐不下这么多人。”

我这时才注意到不远处停了一辆小车。这辆火红颜色的车和我平常见的小轿车不一样,小轿车一般都有四个门,而这辆车只有左右两个门。除了驾驶员的座位,只有副驾驶这么一个空位。我当时没见过跑车,只是觉得买这种车太不划算了——座位那么少!

风君子指着我笑道:“他是主客,他和你坐一辆车,告诉我地方,我们自己去。”

张枝:“天香酒楼太白厅,你们就自己去吧。”

那边常武和周颂觉得不合适,和风君子说他俩就不去了,风君子直摇头:“刚才还吵着要我请你俩吃饭,现在有人请你们怎么不去了?听见没有!天香酒楼,芜城最高档的饭店……这么好的机会,不吃白不吃……你们俩今天不去,我以后就不跟你们玩了……”

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乱子大,风君子非要把所有人都叫上一起吃大户。那曲灵和季晓雨正在与张枝赌气,自然也要一起去看看她究竟怎么请客。张枝没管这些人在说什么,而是一把拉着我的胳膊到车门前,开门就把我塞了进去——这丫头看体格不壮,力气倒不小。

然而我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身上有刺!这刺并不是肉眼可见的有形之刺,而是散发在空气中的一种无形之刺!因为她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我的胸臂靠近她手臂的位置突然感觉到一片星星点点的酸麻刺痛。我有金龙锁玉柱的护身功夫,可以说不畏寻常刀斧,这种被刺痛的感觉很久没有了!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衣服完好,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恍然乎就像是一种错觉。

还没等我有更多的感觉,她的手已经拿开了,从另一侧上车随即一踩油门就把车开了出去。这丫头开车真猛,一根烟的功夫就到了天香酒楼的门前,一个倒车停好,动作倒也干脆利落,只是我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忘记了刚才车上一瞬间的异常。

天香酒店芜城最高档的酒楼,这里我以前只是听说过,连门都没进来过。这一进门,就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稀奇。千年古城的仿古装饰做的格外精细,一楼大厅的小桥流水美人靠,还有古色古香的桌椅窗棱,再加上四周墙壁上的绘画与大型陶瓷装饰,看得我眼花缭乱——这得花多少钱布置这么个酒楼?

张枝却没有给我时间多看,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就上了三楼,直接把我领进了太白厅。这太白厅有我们学校的半个教室大,装修不算奢华,而是非常精雅。墙上挂着一幅李太白游昭亭的山水人物画,虽不是名家所作也是功力不错的作品了。四周是沙发电视和茶几,屋子中央摆着一张大圆桌,坐十几个人没有问题。

张枝在桌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我也坐了下来。她却一招手让我起来:“石野,你不能坐这,你应该做主客的位置……这是你和韩老板的座位。”

这丫头臭讲究还不少,我也分不清什么主客的座位,也懒得和她计较,就按她指的位置坐了下来。服务员上了茶水,时间不大,外面一阵说笑声,风君子和紫英姐他们都到了,季晓雨、常武、周颂、曲警官等人一个不少。

人齐了上菜,张枝把菜谱推给我:“石野,今天是我请你和韩老板,吃什么,你们俩自己点。”到现在为止,这是她唯一一句说得还算让人舒服点的话。

我打开菜谱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里的菜怎么这么贵?一盘便宜的菜都要好几十,要知道在一九九零年,普通国家干部的月工资也就不过二百块左右,而一般农民家庭的年收入不过千元。这菜我还真不好乱点呢。本来酒桌上点菜就是个难活,点的太贱了怕主人没面子,点的太贵了又怕主人心里肉痛,所以懂事的主人一般都把菜大致点好,只留一、两道让主客点。而这丫头居然空着桌子把菜谱推给我,分明是不太懂事。

我摇了摇头,把菜谱推给了紫英姐,对她说:“紫英姐,这地方我没来过,菜名也不熟悉,还是你来点吧。”

这时张枝说话了:“不要客气,随便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看价钱。”

这本来是一句客气话,可是在她嘴里说出来让人感觉却不很舒服。紫英姐看着菜谱还没说话,风君子一伸手又把菜谱拿过去了,然后大惊小怪的惊呼一声:“唉呀!这里的菜这么贵呀!张大小姐,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害你放血了,要么我们换个地方吧?”

风君子说的也是一句客气话,但是语气中明显有嘲弄的味道。张枝这大小姐也不知道是粗心还是感觉迟钝,居然没听出来,而是大大咧咧的说:“没关系的,我请得起,你们随便点,不用担心我结不了帐。”

其它人都不说话,尤其是周颂,走进房间之后那神情几乎都呆住了,左看右看看什么东西眼神都是直的。这时候紫英姐突然看着张枝笑了,她笑着说:“客随主便,我只点一道菜,其它的都按张小姐平时喜欢吃的来吧,我们也欣赏欣赏张小姐的口味。就怕这一道菜这个饭店没有。”

张枝一听紫英姐这么说,来了精神:“没有?不太可能,只要芜城有的东西这家饭店都能做。除非是外地的特产。”

紫英姐笑着摇了摇头,问道:“原料是本地的……这里有青漪湖的金螯蟹吗?”

张枝:“当然有了,这家饭店的醉金螯是芜城最有名的。”

紫英姐还是笑着摇头:“我要点的不是醉金螯,是用金螯蟹做的另外一道菜,名子叫解金裹玉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