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回 主客重颠倒,罗衫不沾尘

这声音很不礼貌,带着几分蛮横,但却如黄莺鸣谷,煞是悦耳。我和紫英姐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出门去看。门外站着个女孩,十八、九岁年纪,穿着打扮十分之前卫。当时刚刚阳历五月,芜城的天气还不算太热,可是她已经清凉上阵!只见她穿着一双厚底半高腰皮靴,紧绷小腿美妙的弧线,一双红白条纹长袜只到膝下,露出半截白溜溜的大腿,下身穿着一条火红色的百摺短裙,扎着有一指多宽的腰带,显得小蛮腰尤其纤细,也衬托出前胸挺立的曲线更加夸张。上身穿一件黑色紧身半袖衫,露的地方倒不过,可这上衣也太贴身了,就和贴在身上一样,身材好也不能这么搞吧?靠!整个一辣妹造型!只是脸上没有化妆,五官很精致,算是一个标准的美女,可是那神色却有点盛气凌人!

紫英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走过去招呼:“这位小妹妹,你找石野吗?”

她瞅了紫英姐一眼,口中道:“我听说石野是个小子,怎么出来个大嫂?你是石野吗?”

这姑娘怎么这么说话呢,一点也不客气。我赶紧过去问道:“我就是石野,你找我什么事?”

“你就是石野?”说着话她侧着头仔细从上到下打量了我足足有一分多钟,这才又开口道:“嗯,应该是你,这东西你拿去,有人要我给你的。”

说着话她扔过来一个牛皮纸档案袋。我接在手里有点没反映过来:“这位——小姐,这东西是给我的吗?怎么回事?能不能进来坐下慢慢说。”

“我就不进去了,你拿了东西就没我什么事了,这脏兮兮的小店!”

面馆里的桌椅紫英姐刚刚擦过,可以说一尘不染,而这丫头居然说脏兮兮的小店。紫英姐没说话一皱眉,我也生气了。哪来的小太妹,莫名其妙给我个大信封,说话一点礼貌都没有。我随手把档案袋又扔了回去:“不明不白的东西我不要,这小店也接待不了你这么高贵的客人。想吃面就进来坐,不想吃东西别挡着门口!”

那女孩又把档案袋塞回我手里:“给你的就是你的,不能还给我!”

这时紫英姐走过来挡住她的手:“小妹妹,你是石野的什么人?你给他东西他就得要?”

“不是我要给他……石野,你认不认识一位张先生?这东西是他要我给你的,我必须交到你手里!”

听到这里我有点恍然大悟。上次张先生拿了我一枚朱果,说要给我换东西,会有人送来的。没想到这东西是个牛皮纸袋子,还有,他怎么找来这么个太妹!听了她的话我把档案袋接了过来,打开封口准备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没想到那丫头又开口制止:“张先生说了,你不能在这里看,要等到没人的时候一个人看!”说着话眼睛盯着紫英姐,那意思是她不能看。

“什么好东西,不看就不看,小野,你收起来吧。”

我把档案袋收了起来,然而那女孩还没走,站在面馆门口犹犹豫豫的好像有话要说。我看她那样子,忍不住又问:“你告诉张先生东西我拿到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还有……还有就是……,张先生叫我请你和这家面馆的老板娘一起吃顿饭,表示感谢!我给你二百块钱,你自己去吃行不行?”

“不用了!钱你自己留着吧!”我和紫英姐齐声答道。

“什么?二百块钱还不够吗?你们想要多少?”那女孩的声音好像有点着急。说实话,在当时二百块钱已经很多了。我上次和风君子出去喝酒吃肉,一晚上两个人才花了二十八。二百块钱一顿饭,我还从来没吃过呢!别笑我老土,事实就是这样。

紫英姐替我回答道:“不是钱的问题,我们不想要你的钱,也不想让你请客,就这样吧,你请回吧。”

“不行不行,一定要请,这是条件!我必须请你们。”

我刚才好奇张先生怎么找来这么个太妹,现在心里更好奇了。他也不知道拿朱果跟别人谈了什么条件,居然要这个女孩必须要请我和紫英姐吃饭以表示感谢,看样子请不到还不行。看女孩着急的神色我也觉得很有意思:“你和别人有什么条件我管不着,你刚才不礼貌,我不想和你出去吃那顿饭,可不可以?”

那女孩的神色明显的软了下来,口气也不再刁蛮,她不看我,而是冲着紫英姐说道:“这位姐姐,刚才是我不好,没有礼貌,我现在道歉,就让我请你们俩一顿好不好!”

紫英姐笑了:“我要做生意,没时间,石野你要去你就和她去吧……”

“不行不行,”那女孩赶紧摆手:“一定要两个人一起请,一个人去就算我事情没办成。我求求你们好不好。今天没空明天也行啊!”看她那神色真的急了。

唉,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要一进门就客客气气的也没人会为难她这个女孩。我没答话,看了紫英姐一眼。紫英姐看看她又看看我,说道:“既然是张先生交代的事情,我们也就不为难你了,明天中午怎么样?”

女孩:“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我来接你们!”

紫英姐:“我没问你,我问石野呢!石野,明天中午好不好?我们也休息一天。”

“随便,反正现在周末又不用上课,明天就明天。”

这个奇怪的太妹走后,紫英姐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看那样子似乎要从我脸上看出一朵花来。我被她看得不自在,问她:“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小野,你认识这女孩子吗?她怎么对你那样?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紫英姐,你想哪去了!我从来没见过她,今天是第一次。我怎么会交这种女朋友。”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那女孩看见我站在你身边,生气了……她是张先生派来的,你和张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紫英姐碰到了这件事,我也就不必瞒她了:“我曾经把一枚朱果给了张先生,张先生说东西不能白拿,他会拿东西跟我换,还说会有人送过来。没想到是这个人送过来的,还说要请我们吃饭。……这是什么东西呢”说着话我又想打开手中的档案袋。

“既然张先生要你一个人看,你就别在这打开了,回去再看吧。”紫英姐伸手拦住了我。

张先生总是高深莫测,我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既然这样就把东西收起来吧。我把档案袋装进书包里,伸手却摸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件衣服,正是我准备送给紫英姐的紫英衣。刚才我就想拿出来,不料被那个丫头打岔没来得及。

“小野,你怎么还有一枚朱果,这东西不能随便拿出来的,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我们就不要谈朱果了,紫英姐,我有件东西要送给你。”

“什么东西?不可能又是朱果吧?”

“当然不是……不能在这里给你,你跟我上后面来。”

“怎么还这么神秘?姐姐还真想知道是什么呢。”说着话我拿着书包走到了后厨,紫英姐也跟了进来,把门关上。笑盈盈的对我说:“现在没有别人看见了,什么东西你可以拿出来了。”

我打开书包,取出一个塑料袋。解开塑料袋,伸手拿出了一件紫色的上衣。这上衣取在手中,丝缎顺着手臂如流水一般散开,空气中闪现出一片紫色的云霞。韩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半张着嘴,眼睛呆呆的看着我手中的紫英衣,半天也没有说话,人就象石像一样被定在那里。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我见紫英姐还不动弹,用手推了推她的肩膀:“紫英姐,你怎么了,喜不喜欢说句话啊?”

她这才半回过神来,神情还是凝固的,口中长出了一口气,喃喃问道:“小野,这是传说中的紫英衣吗?”

“紫英姐真是好眼力!这就是紫英衣。”

她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衣料:“没错,真的是紫英衣,天底下没有第二件!……我见到它了!小野,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没做梦,我说过我要送你一件衣服,就是这一件。”

“紫英衣,你送给我的?我怎么像做梦一样……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子为什么叫紫英?想当初我起这个名子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个传说……我好喜欢那个传说……没想到人间修仙的人,还有那样的性情!……没想到今天,有人会送我一件真正的紫英衣……”

紫英姐已经慢慢回过神来,不再是一副梦游的样子。但是她的样子还是不算太正常,语气越来越激动,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她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光,眼神不知道是在看着衣服还是在看着我。我听见了她的话觉得有点奇怪,韩紫英这个名子是她自己起的?这使我想到了风君子,据说风君子这个名子也是本人自己起的。还没等我想明白,就见紫英姐仰起脸来,用一种楚楚可怜的神色对我说道:“石野,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送我的这件衣服太贵重了,不是一般的贵重。我承受不起,我不该要,真的不该要……可是我实在太喜欢了,它是我很多年前一个梦想……飞天紫英衣,哪个女人能够拒绝……你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她想要又不好意思要,我是这么理解的。我把衣服递到她手中,柔声劝道:“紫英姐,上次你送我一件衣服,我也送你一件。普通的夹克衫和这件紫英衣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一件衣服而已。你不要,难道要我自己穿吗?”

紫英姐突然笑了,这一笑云开雾散,映衬着紫英衣如霞光满室:“是的,你确实穿不上,能穿得上也不像个样子!……紫英衣先放在我这儿,以后你想送给谁我再给你……。反正,我的都是你的。”

“什么我的你的,就是给你了,以后就是你的。”

“真的,你不骗我?”

“你别说了,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我拿出来干什么,有人告诉我这件东西不能轻易拿出来。既然我今天拿出来了,就是一定要送给你。”

“那好,我要了……我会向珍惜性命一样珍惜这件紫英衣,我韩紫英的紫英衣。”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又哽咽了,突然一头扑在我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我,嘤嘤的哭了起来。刚才还好好的,还笑了,怎么转眼又哭成这样?女人的心思就像高原上的天气,说变就变不可琢磨。她哭的时候可不短,流的眼泪也不少,把我胸前的衣服都打湿了一片。

她搂的也太紧了,我几乎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还有……她的身体的正面完全贴在了身上,还随着她的抽泣在小幅的颤动。隔着衣服,我也能感觉到这性感女体的温柔侵略。该死的是,我的下身居然起了反应,不受控制的胀硬起来,正好抵在她的小腹上。紫英姐好象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的身体微微战了一下,随即一挺身,小腹贴的更紧了!哭声也只住了,只是仍然埋头抱着我,也不说话,空气中开始弥漫一种暧昧的气息。我下意识的觉得这样很不好,小心翼翼的推开她,低头道:“紫英姐,好好的你哭什么?”

“我不是哭,我是高兴……几百年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说着话,突然伸头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温湿的唇留下一丝余香。她脸上挂的泪珠未干,有几滴洒在我了我的嘴角边,味道很奇怪,有点咸,但是咸中带甜。“这件衣服我一定会贴身穿着,一直贴身穿着。”

“你如果总是不换下来的话,它会有汗臭的!”我看紫英有点高兴糊涂了,居然说什么几百年没有这么开心过,忍不住逗她两句。

“你讨厌!这是宝物,不粘汗尘……再说了,我的汗是香的……”紫英姐轻轻瞪了我一眼,噘起了嘴,看神色哪还有什么老板娘的样子,分明是个娇羞的小女孩。

“我现在就换上,……换上给你看好吗?”

她现在就要换?还要当我的面?这衣服她可是说过要贴身穿的,这不是要演真人秀吗?这可是大白天,外面的面馆还开着门呢!这温柔的折磨已经让我有点受不了了,赶紧摆手:“你还是回家之后,先洗干净再穿吧……这衣服已经几百年没洗了。”

“傻子!这是百年不粘尘的宝物……你要我洗,那我还是洗洗吧。”

“紫英姐,你说这衣服叫飞天紫英衣,穿上了真的能飞天吗?”

紫英姐:“那只是传说。不论它能不能飞天,其实不重要……我也想试试,可是我不会用啊,……这件衣服是你的,你知道这驾御之法吗?”

我有点傻眼,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这衣服不仅仅是穿上而已,还有驾御之法。这我不清楚,看样子有机会还是问问风君子吧,他也许能知道。这事不着急,紫英姐也不急着飞上天。

……

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我打开了白天那个女孩送来的档案袋。档案袋里有两份文件,是两份房产过户手续。还有两样东西,这东西在过去叫房契,现在叫房屋产权证。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神通,把我的身份资料打听的那么详细,这房屋产权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子。那两张过户手续已经是办完的,章都盖好了,只有需要我签名的地方空着,我只要一签字手续就完整了。

张先生说可以给我好东西,这东西我意想不到。但我没想到会这么贵重,他给了我一套西陵小区两室一厅的房子还有城南临街的一间商铺门面。张先生到底把朱果给了谁?什么人出手这么大方?一枚果子换来了一套房子和一间店铺!

要说我心里不惊喜不激动那肯定是骗人的。九十年代初农民进城的大潮已经开始,报纸上一直在宣传乡镇企业家如何如何。其实当时发了点财的乡镇企业家哪个不到城里买房子开店铺,把自己变成城里人。我甚至在想,有了这房子和店铺,我就可以把父母妹妹接到城里来住,店铺可以租出去收钱,或者自己家开间小店也行——就像紫英姐的面馆那样。

激动之余,我又仔细看了两眼房屋产权证,不禁愣住了!那房子,那店铺的地点我怎么那么眼熟?刚才太激动了,没仔细看,现在看清楚了——就是紫英姐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就是她现在开面馆的那家店铺!面馆的所在我是熟的不能再熟了,而紫英姐现在住的地方我去过,门牌号也记得。她曾经对我提起过,在西陵小区住的房子以及开面馆的店铺都是租的,已经三年多了。想想也是,她是外地人来芜城讨生活,当时做小本生意不像十几年后那么竞争激烈,但是发财也不容易,没有置办下房产也很正常。

既然这样,我就有点头痛了。刚才的想法现在不能实现了。我本来是紫英姐面馆里帮忙的伙计,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她的房东,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你说我做谁的房东不好?偏偏做她的房东!我难道能把她赶出去租房给别人或者把我父母接来住吗?如果不这样,我每个月上门向她收房租?这还真有点开不了口。张先生这人不是一般的坏,给了我一个大惊喜,也给我出了一道大难题。我该怎么跟紫英姐说这件事?想了半天没什么好主意,后来决定:反正房子已经到手了,现在就这样吧,等过一段时间再说,暂时不告诉紫英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