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回 龙魂黑如意,飞天紫英衣

九州大地,自古以来朝代更迭,战祸连绵。然而却有两大世家传承两千年,世称南张北孔,指的是山东曲阜衍圣公与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衍圣公是孔子的嫡长后人,自从孔子九世孙孔腾汉代受封奉祀君之后,历代封赐不绝,至唐时世袭衍圣公爵位,直到抗日战争暴发之前第七十七代衍圣公。而嗣汉天师是道教始祖张道陵的后人,自第四代天师张盛立观龙虎山,历时近两千年,一直传承到一九四九年,第六十三代天师避走台湾。孔、张两门后人尚在,然而千年世家传承已绝,都发生在近百年之内。

张道陵张天师创道教,世称正一教。正一教的道士也称在家道士,可以娶妻生子,否则张天师也不会留下两千年的后裔子孙。从元代开始,王重阳创立全真教,全真教的道士是出家道士,不食荤腥,不结婚生子,出家修行。从此道教形成了南北分庭抗礼之势。

道教作为宗教来说,从来并不完整,门派林立,组织松散。不论是正一教还是全真教,都不能作为道教这个宗教的完全代表。因此道教所谓的道,与修行所谓的道是两个概念。道教之所以得名,因为老子的《道德经》,它是修道者的经典,与世传的道教门派关系却不是很大。

入道修行的修真门派正一门,虽然与龙虎山正一教同名也同源,但却是两个概念。正一门是隐藏于世的修行门派,号称天下道术正宗。其弟子所学的丹道,称为“三十六洞天”,道法完备而严谨,可称天下最详尽的修道之门。三十六洞天的丹道,从修行的境界来看相当于“四门十二重楼”的前三门九重楼。

然而正一门的丹道,与风君子教我的“四门十二重楼”这种有干无枝,直修丹道的功夫不一样,而是包含了修行中各个详细的步骤以及可验用的“法”与“术”。可以说是千年以来历代修行人的心血精华所汇集。自古修行分为道、法、术三种。道为神,直讲修行的境界,法为体,是印证修为的方式,而术为用,可以在世人面前展示种种神迹。

正一门关于道的修行,有自古相传的三十六洞天丹道,关于术的修行,据说号称“五雷天心正法”。而在具体修行中,道、法、术往往一体,难以分辨,所以人们常说道法、道术、法术。正一门弟子尤其擅长于“炼器”。三十六洞天丹道中第十七、十八洞天就称作“御物”与“炼器”。此境界如果按风君子教我的四门十二重楼功夫,应该在第二门第二重“还转”之中。不过这“还转”境界谈的只是道,而仔细说起来“御物”应该是一种术,而“炼器”是一种法。风君子只懂得丹道,于法一途并不是很感兴趣,对术知道的就更少。这就是一个人和一个门派的区别。

正一门弟子擅长“炼器”是有原因的。唐代天宝年间有一位修道之人号称正一真人,这正一门就是正一真人的弟子所创,以师号为名。正一真人是一位炼器的大宗师,一生炼器无数,其中传给那位弟子的三件法器号称“正一三宝”。这正一三宝分别是雷神剑、青冥镜、黑如意。

青冥镜是正一祖师的遗物,于八百年前失传,后来阴差阳错落到我石野的手中。而雷神剑仍在正一门,是历代掌门的信物。正一三宝中剩下的一件法器就是黑如意了,现在正拿在风君子手里晃悠。

这是我和风君子在青泉镇偷完东西两天之后的下午,我们两个都躲在状元桥的桥洞底下。风君子对我详细讲了这黑如意的来历,以及它与正一门的关系。难怪正一门的和尘道长会想办法拿回来,而正一门其它的修行人对和尘道长这种不入流的做法居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只是没想到这段历史把我的青冥镜也扯进去了。

风君子手中这柄如意一尺来长,通体乌黑。弓形的手柄与芝形盘头分别雕刻了一绕一盘两条黑龙。在黑龙四周,是镂空的祥云深浮雕花纹。看材质非金非玉,叩之有声,如此精巧雕功很像是木质,但拿在手里感觉比木头要硬,也要沉得多。

“风君子,这如意是什么做的?像木头又不是木头。”

风君子用如意的手柄轻轻的拍着手心,答道:“我也看不出来,但传说中是用龙骨做的。据说正一门的正一祖师曾在长江中降伏了一条作乱的黑龙,屠龙之后以龙骨炼器,搞出来这一支黑如意,并将龙魂封印其中……总之神的不得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龙魂?有没有办法试试真假?把龙魂放出来看看?”

风君子闻言吓得一哆嗦:“没事可别乱试这个,搞出动静来恐怕收不了场。我们偷黑如意的目地恐怕不是为了放龙魂玩吧……还是看看另外一件,这衣服。”

没见到这衣服之前,只知道是一件紫色的古衣,但是放在眼前,却觉得衣服并不古老,甚至宛然如新。深紫色的丝绸质地,以淡紫色的丝线绣着凤凰、孔雀还有几种我认不出来的飞禽图案。此衣无领无袖,收腰对襟盘扣,明显是女子的衣物。看这样式倒很像一件宫装内衫。它应该穿在贴身的衬衣之外,外套以里。

“这衣服又有什么古怪?和尘道长干嘛要这种东西?”

风君子一皱眉:“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可是道士要它干什么,自己也不能穿,难道要送给相好的?……石野,这衣服也是大有来历,自古以来有各种各样的法器,但是将衣服炼成法器的我只听说过这么一件。”

“就这么一件?”

风君子点点头:“没有第二件。法器一般都是拿在手上的,穿在身上有什么用?施法的时候,一人只能御一器。难道这人斗法还要当众脱衣服吗?何况是女人!而且炼器对材质和过程要求都非常严格,材质越珍贵,器物越简单越容易成功。而缝一件衣服要裁裁剪剪、千针万线。无论哪一个步骤稍有出错,法器也就毁了!炼一件衣服做法器,除非是大脑出毛病了!所以自古以来只有这一件。”

“那这件衣服是什么人炼的?他大脑出毛病了吗?”

风君子笑了:“这人是道门中的痴情种子,究竟是什么人已经不可考证,但关于这衣服也有一个传说——”

传说有一位修道之人法力高深,可以御剑飞行云游三山五岳,反正就是《蜀山剑侠传》里讲的那种御剑飞仙。他有一心爱的道侣,俗话说就是老婆,也是修行人。但由于天资所限,修为无论如何也到不了他的境界,只能勉强御器而已,想做飞仙那是不可能的。这位高人也真是痴情,用了三十年时间炼制了一件法器,就是这件衣服。他妻子将这件衣服穿在身上,施展御物的法术,也可以飞空而行,这样夫妻两人就有了同游之乐。

我原来以为修真高人一个个都是远离人间烟火,一心求道成仙成佛,各各端庄严肃。可是后来认识了风君子,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又听说了和尘道长,才知道修真界也有卑鄙小人。现在又听说这件衣服的故事,觉得高人也有搞笑的时候,也会为情所困,我问风君子:“这传说真的假的?穿上这衣服真的能飞吗?”

风君子:“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要不怎么叫传说呢!至于能不能飞,穿上之后才知道,反正又不是你我穿的衣服,管那些干什么。”

我伸手摸着这件衣服的质地,感觉柔滑如雾,触手似有似无,轻薄异常,还有一种奇异的韧性。“这是什么质地的?”我问风君子。

“这是天蚕丝帛,这种材料如今几乎绝迹。”

“这件衣服叫什么名子?”

“它叫紫英衣,紫色的紫,落英的英。”

紫英衣?听到这里我心中突然一动,这不就是韩姐的名子吗?她叫韩紫英,而这件衣服叫紫英衣,听上去就是像为她准备的衣服一样!我又问:“风君子,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两件东西。”

风君子:“东西是我们两个人偷的,俗话说贼不走空,见者有份!我们俩一人一件,你先挑,你要哪一件?”

如果不知道这衣服的名子我可能会拿黑如意,但知道它叫紫英衣以后,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紫英姐。我知道她不是一般人,而这件衣服是修行人的法宝,是专给女人用的,对她再合适不过了。我决定拿走紫英衣,找机会送给紫英姐,让这件衣服名副其实。

风君子见我挑走了紫英衣,也就收起了黑如意,笑着对我说:“我拿黑如意,还可以用来砸核桃吃,你拿紫英衣干什么?就你那身板能穿上这件衣服?就算你变成个女人,你现在的修为也飞不起来。”

“那你就别管了,我有我的用处。”

“这两样东西分完了,这里还有个顺手牵羊的外快。我在柳家的收藏中找到的,没想到还能遇到这么件好东西,顺手就拿出来了。”说着话风君子掏出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这石头很像河滩上的鹅卵石,光溜溜的椭圆形,表面略显粗糙,却隐约笼罩着一层清碧色的波光纹路。

“这是什么东西?”

风君子神神秘秘的说道:“这是透辉石髓,是翡翠原玉中的精华!据说一条翡翠矿脉中只有这么一只石髓,如果石髓被采走,往往矿山震动,连矿坑都会塌陷。所以这东西珍贵异常,十分罕见!”

“不是说好了只拿两件法器吗?你怎么还偷别的东西?”

风君子:“我是为你,也是为柳家好!这是修行人炼器的好材料。炼器的材料往往可遇不可求,比如说现在,我们上哪去搞黑龙骨和天蚕丝这一类东西?所以这东西留在柳家不是什么好事……将来如果你想学炼器,也好有个东西做示范……这就算和那幅画做的交换吧!”

风君子提到那幅画,我也觉得奇怪:“你为什么要让我把那幅画给柳老师?难道这就是你说的有得有失吗?”

风君子点点头:“器物不可强求,更不可空手而夺!欲取之必先予之,否则会有报应的!我也不敢小看天人之劫。还有一个原因,我如果不给她那幅画,怎么知道柳家的东西藏在哪里?”

“你在那幅画上做了手脚?”

“你猜对了。我在画上下了灵引,我能感觉到那画在什么地方!你动脑筋想一想,如果你是柳家收回了祖先的遗物,会不会和原来的遗物放在一起?我能找到这幅画的位置,就能找到柳家藏东西的地方……我聪明不聪明?”

“聪明?你觉得你有点多此一举,你难道没有别的神通能找到地方吗?”

风君子正色道:“想找一个地窖,根本用不到什么大神通,借天眼一搜就可以。可是如果我这么做,那就是犯了修真界的三大戒律之一,不能在世俗中以道法牟私为利,用神通来偷东西就更不可以了!”

“不可以?可是你偷东西的时候我用了耳神通!”

风君子笑了,笑的挺贼:“你怕什么?你又没犯戒,东西是我偷的又不是你偷的,我可一点神通都没用,就算用了,那幅画原来也是我自己的,不算犯戒。我早就跟你说过那三大戒律其实就是个样子,仔细琢磨起来,漏洞太多了。但是我们该守还得守,世间事有自己规矩,就像我拿东西之前先给那幅画一样。”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那幅画的前因后果。分完东西之后我准备离开桥洞回学校,风君子突然又想起什么事情,拉住我说道:“石野,我差点忘了你这小子现在心眼越来越活了。你不要黑如意却拿了紫英衣,是不是打算送人?……如果你真打算送人的话,千万要注意,不可以空手相赠,要等机缘巧合,要有取有予才行!”

“为什么呀?”

风君子:“仙家法宝岂可轻易而得。普通人是受不起这个福份的,反倒会有意外的劫数。你想想,你上次送一枚朱果给老板娘,结果惹来了大麻烦,这麻烦到现在恐怕都没完。现在你再送一件紫英衣给别人,我不敢想像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送画的前因后果,你还没想明白吗?”

我本来想拿这件紫英衣直接送给紫英姐,听风君子这么一说反倒犹豫了。他的话很有道理,上次朱果的事情就是个例子。我问风君子:“你说老板娘的麻烦还没完,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她如果是普通人就算了,可惜偏偏不是。在芜城得罪了正一门,哪能这么轻松就完了。上次的事情吃亏的是你,不过到头来你还是占了个大便宜……我真羡慕你,收服了那么个妖精宝贝……”风君子说到这里表情有点古怪,突然住口不言。我见他话里有话,一再追问,可他就是不说了。

……

风君子说仙家法宝不可轻易予人,我要把紫英衣送给紫英姐必须要等机缘。我并不明白什么叫机缘,但是过了几天,我觉得这机缘恐怕自己来了。那是一天晚上,我正在面馆帮忙收拾桌椅。身边传来一阵暖香,紫英姐走了过来抓住了我的一只手腕:“小野,你的袖子破了,快脱下来,让我给你缝上。”

我外衣的袖口被划开了一道三寸长的口子,是那天在清泉镇帮曲警官“抓小偷”的时候留下的。我的换洗衣服不多,开学的时候我一共带了三套外套,结果上次被山洪冲到河滩的时候毁了一套衣服,只剩下两套换着穿,所以这一件虽然破了还是穿在身上。没办法,谁叫我家里穷呢,习惯了!虽然上次得了两千块钱,我还没有想到给自己再添置一套衣物。

紫英姐要我把外衣脱下来,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没穿上次韩姐给我买的那套内衣,现在身上这件衬衣是旧的,上面有几个小窟窿还有几个大补丁,脱下外衣恐怕有碍观瞻。紫英姐见我犹豫的神色,突然扑哧一声笑了,把我推进了后厨,伸手拿出了一件崭新的男式夹克,递到我手里:“小野,你换这件吧,我按照你的身材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