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回 逆行游周天,有戒无正邪

月亮正是预满未满之际,光华如匹裢般撒向地面。风君子背手望天,虽然没有影子,但月光却在他的身形四周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此时的风君子少有的严肃,站在习习夜风中,一动不动,看上去居然也有几份仙风道骨、宝相庄严。

这是在子时,入梦后的阴神离体,我来到了状元桥上,风君子早已等候多时。我平时看见他总是嬉皮笑脸,却很少见到他如此庄重,居然隐约间有了不怒而威的气势。他不说话,我居然也感觉到无法开口。

“石野,你跪下!”风君子背对着我突然开了口,声音中有一种威严。

我不由自主的想跪下,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跪下?冲哪儿?”

风君子:“对天地而拜——就是拜天地!”

“拜天地!”我怎么觉得这三个字听起来这么别扭。

风君子突然笑了,他笑着转过身来:“石野,不是你和我拜天地,是你对着天地跪拜,这就是丹道的入门仪式——你可不要误会呦。”

风君子这一笑,刚才的庄严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又恢复了顽童本色,同样是一个人,怎么转眼之间差别就这么大?我好歹算松了一口气,跪就跪吧,老老实实的双膝跪下。

我一跪下,风君子赶忙闪到一边,口中叫道:“不要对着我,我可不想受你的跪拜……祭拜天地就可以了。”

我跪在地上问道:“怎么拜?拜多少下?”

风君子:“怎么拜随便你,只要心正身正,怀着敬畏之情就可以……四门十二重楼,有一十三道天劫,你就拜一十三下吧。”

我端端正正、恭恭敬敬对天地而拜十三次,拜完之后看着风君子。风君子冲我一招手:“起来吧,仪式已经完成了。”

“这么简单就完成了?”

风君子又笑了:“怎么了?你希望有多复杂?要不,咱再加几个项目,上刀山下火海之类的,你干不干?”

我赶紧站起身来:“算了算了,还是简单点好。接下来该干什么?”

风君子:“按照规矩,我该问你一个问题,石野,你知道为什么修丹道入门要先跪拜天地吗?你先想一想,然后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回答。”

我站起身来仔细想了想,这段时间我也在图书馆看了不少关于宗教、气功、玄学的书籍,这时在脑中回忆着其中的内容,想了半天答道:“人为天地灵气所生,修行追求的境界是天人合一,所以修行之前要先拜天地,对不对?”

风君子:“有点道理,不过完全错了!”

“完全错了?”

风君子:“我告诉你吧,真相其实是这样的——两个即将要上台格斗的对手,在动手之前总要互相行礼客气一番,这就是我要你跪拜的原因。”

“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我要和老天爷干仗?”

“也可以这么说。你知道吗,我们所学的丹道,实际上是逆天而行!万物枯荣自有定数,生老病死也是天道循环。而丹道追求的是长生,长生有违天意,自然是逆天而行。你要和老天爷作对,首先总得要客客气气的打个招呼,否则就太不讲究了……”

风君子这番话让我吃惊不小!我从来没在任何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番道理,人人都在讲顺应天道,天人合一,风君子却说要和老天爷做对。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上次风君子带着我上昭亭山给柳依依“封神”,有个叫法源的和尚出来捣乱,他当时也说:“贫僧路过此地,见上空灵气冲天,应该有高人做法,特来拜会。只是到此方知冬日花开,施主虽然法力高深,但万物枯荣自有天数,此等逆天而行之事,终究不妥。”我当时听了也确实觉得有点不妥,但没想到风君子也说出同样的话来,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风君子见我不作声,又接着说道:“你说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也是有的,但想与天合一,是那么容易的吗?老天爷并没有给你安排好这条路,你想走,就必须逆流而上。”

我终于找到了反问的机会:“可是自古以来,没有人这么说过。”

风君子摇了摇头,冷笑着的说了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句话我知道,出自《老子》的第五章,我读过,但一直不太明白,忍不住问道:“我知道这句话,老子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风君子没有直接回答:“小时候学成语,有一个成语叫‘一视同仁’,有很多人经常写错,把这个‘仁’写成人物的‘人’,那是没明白什么意思。其实天地不仁就是一视同仁。很多人自以为了不起,其实在天地之中,我们与草木禽兽、山川河岳、日月星辰没有什么区别。天地不仁也是天地无私而不独有私,可惜,丹道却是自私的!”

“自私?这和自私有什么关系?”

风君子:“你误会了,我说的自私不是你理解的那个自私。修炼丹道的人爱惜炉鼎肉身,追求长生久视,就是对自己的偏私。其实这也没什么错,只有自重自爱才能怀抱天下,才能去追求天道。天地不仁是无对无错,既然无对无错,丹道的自私也无对无错,仅仅是追求道的一种方式而已。这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祖师爷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怎么做的?”

风君子:“其实你已经这么做了,还记得我教你的小炉鼎功夫吗?真气自督脉行走是自下而上,从尾闾到玉枕。如果你去问一问一个中医,比如你们村的金爷爷,他会告诉你这个方向与人自身的气血运行路线恰恰相反。丹道的逆天而行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在修炼方法上贯穿始终。”

风君子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射雕英雄传》中的一段故事,插口问道:“那不成了欧阳锋了吗?射雕里面黄蓉教欧阳锋假的九阴真经,让欧阳锋逆行经脉,结果欧阳锋变成傻子了……”

一直一脸严肃的风君子终于绷不住笑了:“你可真逗,武侠小说你也能当真,这完全是两回事!其实丹道的大小周天,还真就算是逆行经脉的功夫。你不用担心会变成欧阳锋那样。好了好了,‘拜天’和‘问道’先就到此这止吧,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和你讨论,下面进行最后一个仪式‘受戒’。”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这入门仪式还分三步,分别是拜天、问道、受戒。只听风君子咳嗽一声,收起笑容说道:“石野,你听好了,我不想做你的师父,因此你也并不是拜在我的门下。如果你以后想加入别的门派,那就守别的门派的规矩,如果你想自己自立门户,那你就自己定规矩。所以没有什么门规来约束你。但是你现在是个修行人,是我引你入门,我要跟你讲一讲天下修行人共守的三大戒律。”

天下修行人三大戒律?这我好像听说过,张先生与韩姐都提到过,但讲的都不是很仔细,看样子还真有其事。我问道:“哪三大戒律?只有三条吗?”

“第一条,不得惊世骇俗。红尘内外是有界限的,我想自古以来恐怕也很少有人看到有高人在闹市作法吧。道法属于秘术,不可以轻易示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老老实实的答道:“不知道。”

风君子:“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据别人说是因为凡人无知,如果轻易示法容易迷惑众人。曾经有邪魔外道以法术惑众,搞得乌烟瘴气……不谈这个了。修行人的第二条戒律,不可以对普通人施法,也就是说不能用法术对付一个凡人。”

我又问道:“那如果有人要杀你,你也不能还手吗?”

风君子:“我还没说完呢。这里面是有讲究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有人威胁到你的安全,你当然可以做法自保。但是你不能伤及无辜,也不能主动以道法伤人,迷惑人也不可以。”

“我知道了。”

风君子:“别那么着急说你知道了,这条对你最重要。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你不必担心世上有高人会对你出手,但现在不一样了,你已经是一个正式入门的修行人,这比普通人还要危险。如果有高人与你有仇,和你动手斗法已经不算犯戒。而你现在的修为尚浅,恐怕还不是别人的对手,所以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要轻易显露行迹。这就是古人说的‘打死会拳的、淹死会水的,会还不如不会’的道理,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这我可是真记住了,因为就在两天前我还差点和人动过手,深深休会到其中的凶险所在。幸亏当时对方没有看出我是个修行人。

风君子着着我又说道:“其实你也没必要太担心,你既然没有拜入任何一个门派下,也就没人给你下道种,只要你不出手,没人能看得出来你是修行人。”

“道种是什么东西?”

风君子挠挠头:“这我也说不清,你听说过密宗的灌顶仪式吗?道门下道种也差不多。……不是打通经脉,而是把道修为境界的印证心得留在你的神识中,这样每到一步成就,你都会有体会。这样就不会走错路……当然师父的道种下错了,反而更麻烦,和你没关系的事情你就别问了。下面说第三条戒律。这第三条戒律就是不得以道法作恶,不得以道法牟财害命,不得以道法干扰世俗,不得以道法求取私欲……”

“风君子,你等等,这第三条怎么这么复杂,都变成好几条了。”

风君子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觉得挺复杂的,意思说起来就是两点,第一点不能干坏事,第二点不能以道法为手段在世俗中牟私自用。这解释起来比较麻烦,你以后自己慢慢体会吧。”

风君子终于将这修行人的三大戒律讲完了,分别是不可惊世骇俗、不可对凡人作法、不可在世俗中牟利害人。风君子最后说修真界的正邪之分的标准就是这三大戒律,如果有人主动违反这三大戒律,天下修行人有义务共诛之。原来武侠小说中正派邪派的描写还真有那么一点依据。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那个齐云观的和尘道长应该也是修行人,可是他二十年前阴谋陷害柳校长,是标准的牟财害命,那算不算违反戒律呢?想到这里我问了风君子这个问题。

风君子眨了半天眼睛对我说道:“违不违反他们的门规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和尘道长没有违反这三大戒律。世俗中事用世俗的方法,他只是用黄金引诱两个卑鄙小人替他办事,并没有使用任何法术。其实这三大戒律也就是个幌子,真琢磨起来漏洞太多了,所以各门各派还有自己详细的门规。你没有门规是占大便宜了,这一点你以后就清楚了。等等,我差点忘了,我还要给你加最后一条。”

“加一条?什么?”

“传法而不拜师,这是修真界很忌讳的事,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从今以后,你不能告诉别人你的道法是我所传,也不能告诉别人我会这四门十二重楼的丹道。”

“好吧,我知道了。那别人要问起来怎么办?”

“你是从火星上来的呀?撒谎还用我教你!你就说是做梦梦见高人传授的不就完了吗?这好像也是实话!”

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拜天、问道、受戒等入门仪式终于都结束了。我当时不知道,这恐怕是天下最为潦草的修行入门仪式了,齐云观所属的正一派,正式弟子的入门仪式前后需要三天三夜的!看来风君子对这个仪式很不感冒,只是应付一下自古相传的规矩而已。风君子说都完了之后,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笑眯眯的盯着我问道:“仪式的事情已经完了,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你这两天的经历了吧?你怎么跑到老板娘被窝里去了?别跟我撒谎,我知道你现在学精了,但还不够和我玩心眼的。”

我对张先生,对韩姐确实都有隐瞒,但是对风君子我还是打算实话实说。一来怎么他也算我的师父,就算他不认这个师父的名义事实上也是师父,第二风君子也知道我修炼阴神的事情,我的谎话恐怕很难骗过他。于是我老老实实的将这件事情的先因后果告诉了他。

风君子听完之后非常少见的没有东问西问,而是问了一句我没有想到的话:“如果有下一枚朱果,你打算给谁?”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韩姐说过这朱果树六十年才一结果,一次最多结十二枚,结果的这一年一个月成熟一枚。咻咻如果找到了那棵朱果树,很可能下个月还能弄一颗回来,到时候我给谁?要么再送给韩姐?要么拿去卖了?想了想,还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反正还没有到手的东西怎么说都行,于是笑着答道:“如果还有的话,一定送给你。”

风君子直摇头:“朱果我是不要了,老板娘炼的那个黄芽丹我倒是很感兴趣,说不定对我有用,有机会你拿几粒给我看看……石野,我问你,你有多久没有去看过柳依依了?”

第三卷 窥道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