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回 放形解索缚,藏神隐心机

十八岁以前的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没有什么心机。这并不是因为我笨,而是我生活在一个很质朴的环境中。然而人是会变的,会随着经历而改变。修炼了丹道之后,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我拥有了自己的秘密,有了秘密之后,多少也有了自己的心机。传说中的高人,在故事里面个个仙风道骨,不是神仙就是高僧,可是在实际中我碰到的这些人物,心眼一个比一个多。

风君子就不说了,还不满十六岁的一个小孩,有时候感觉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妖精。还有尚云飞、张先生、韩姐,以及那个我没见过面的和尘道长,言行举止都有点鬼鬼祟祟的。尚云飞今年也不过十七岁,但心眼和风君子也有得一比。我曾经很奇怪尚云飞为什么会主动教我修真的法门,秘法不是不轻传吗?到后来我才想清楚,他的目的不是在教我,而是与风君子斗法。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而我们高一四班就有了风君子和尚云飞两大骛人。别人不太清楚风君子的底细,尚云飞应该知道他是个修道之人,而且两个人关于修行的观点还有很多分歧。尚云飞一直想找机会试一试风君子的深浅,风君子都避开了,我想风君子不是怕了尚云飞,大概是不想惹他的师父。后来风君子传我丹道,尚云飞的机会就来了,他传我佛门密法,与风君子所授的丹道南辕北辙,看风君子有什么办法?

尚云飞的这种做法看上去是在帮我,实际上也有可能会害我,这是以人为器,以器斗法。还好风君子见招拆招,一一化解,最终稳稳占据了上风,我也因祸得福。风君子一直没有对我点破,自然有他的用意,修炼讲究的是不能疑法,心生疑虑就无法修行。尚云飞虽然很有心机,但毕竟还是个少年,有着好胜的天性。后来云飞去找他的师父广教寺的那个老喇嘛求助,老喇嘛臭骂他一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问我怎么突然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我是躺在韩姐的床上想明白的。现在的我已经有点学聪明了,可能是跟风君子待在一起时间长了。我把朱果送给韩姐的时候,对朱果的来历并没有完全说实话,放在以前我是不会撒谎的。我不说实话是不想把咻咻说出来,如果有人知道咻咻能够找到朱果,那恐怕争夺的对象就变成咻咻了。经历了韩姐、泽中、张先生围绕朱果争夺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觉得我还是入世太浅,为人太嫩。这些人都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我很好奇,但是我也听风君子说过,修真界有个规矩是“不问”。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各门派都有自己的秘法,别人不说你就不要主动去问,凡事要看机缘。

你问我为什么会躺在韩姐的床上?我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这里了。这还要从两天前我被镇灵宝印封住神识说起——

张先生将“晕迷不醒”的我放在桌子上,用一道朱砂写成的黄符贴在我的胸口,同时用手指轻轻挤按着我的眉心,口中念念有词。我听不清他嘴里面在说什么,但说来奇怪,他念的古怪咒语就像催眠曲,我的意识止不住的一阵阵模糊,就想沉沉的睡去。在我睡去之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姓韩的丫头,你不要着急,他在三天之内就会醒来……”真是怪了!阴神也会睡着吗?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这床单、枕头、棉被都发出一种非常好闻的香味,不是香水味也不是花香,而是女人的体香。我之所以知道这是女人的体香,因为我闻过,这是韩姐身上的味道!那么,我现在应该躺在韩姐的床上。

果然,我一扭头就看见了韩姐。韩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上半身趴在床头,她睡着了。这个女人倒底是什么来历?有人说她是妖孽,又有人说她不是妖魔,反正不论怎么说,她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恐怕也不是一个正常的人!韩姐的脸色有点憔悴,头发也有点凌乱,但她现在这个样子比平日所见更加俏丽动人。

她是双手交叠,脸部冲着我的方向微侧着趴在床边,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这个姿势使她的胸部显得格外的丰满,穿过她双臂间的空隙,我能看见她上衣前襟里一道深深的乳沟。由于她是向前趴着,所以上衣也有点往上提,从上衣的下摆露出了一圈粉嫩的肌肤。韩姐的身材虽然韵润,但她并不胖,腰间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她的肤色也非常迷人,嫩白中微微泛出粉红。

其实我见过她的裸体——在青冥镜的幻境之中。那是我意念中的幻境,但是现在我看见了她的肌肤竟与幻境中所见一模一样!我看着她,没来由的心中一动,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她的来历呢?她是妖孽也罢!凡人也罢!反正她一直对我很好,她是我的韩姐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我微微侧了一下头。也许是我弄出了一点动静,韩姐立刻就醒了,她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了我的目光。我偷窥她的睡姿却给她发现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避开了眼神。然而韩姐却没有注意到我有点不好意思,而是惊喜道:“小野,你终于醒了!都已经两天了,急死姐姐了!”

“什么?我睡了两天了?”

“别担心,我已经帮你到学校请过假了。”

“韩姐,谢谢你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家,你怎么能谢我呢?你是为了救我你才受了伤……小野,你当时怎么那么傻……”

“我傻吗?我只是看不惯那个家伙欺负你——”

韩姐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掩住了我的嘴唇:“小野你不要说了,当时的情况我知道……没想到在人世间我真能遇到一个能为我舍身的人……你不懂,但这对我的意义不一样……不要叫我韩姐,我叫韩紫英,紫色的紫,落英的英,你以后就叫我紫英吧。”

韩姐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我,亮晶晶的,似乎有一层水光,呼吸也不是很均匀,胞满的前胸有节奏的起伏着,脸色也有一丝微红。我侧了侧脸,避开了她的手指说道:“韩姐——”

“不要叫我韩姐,以后你叫我紫英,你是不是觉得姐姐太老了?”

女人的心思就是奇怪,我一直都叫她韩姐她也没说什么,怎么今天这一觉醒来就把她叫老了?不管怎么样,让她高兴就好:“那,韩姐——以后我就叫你紫英姐吧。”

“你爱叫紫英姐就叫紫英姐吧,我的年纪确实比你大多了,不过……”韩姐说到这里欲言又止,转而问道:“小野,你是不是修行人?你的身体和一般人不一样——曾经有过易经洗髓的经历。”

韩姐这一问我突然清醒了不少,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张先生和韩姐以为我一直昏迷不醒的,那按理说来我应该不知道我倒下后所发生的事情。如果按照我以往的性格,这一段经历我会实话实说的,但是刚才躺在床上想了那么多,我决定还是隐瞒。我有秘密他们也有秘密,大家都不要点破。于是我装作突然想起来的样子问道:“对了,韩——紫英姐,那天的事情后来怎么样了?我晕过去之后你是怎么打发那个家伙的。”问话的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在想她究竟会不会对我说实话。

韩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她底下头小声说道:“那个家伙要抢你的朱果,还把你打伤了,他看自己闯了祸,就一走了之了……小野,你应该是修行人,那你也应该知道修真界的规矩,不能在闹市施法,不能用法术伤害凡人。”

我在心中微叹了一口气,韩姐果然没有对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修行中人,按照风君子的说法我只是刚刚站在门槛上而已,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至于修真界的规矩,我还一点都不懂。想到这里我反问她:“紫英姐,你的话说的不对呀?”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你说修行人不能用法术害伤凡人,可你又说我是修行人,他用法术伤我并不算违反了修真界的规矩。那他怎么会就这么走了?”

“我们都没有看出来你是修行人……如果不是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小野,你很奇怪,你的法力低微,没什么修为,于修行一道恐怕还没有入门,所以我们都把你当成了一个普通人。但没想到你却经历过易经洗髓,这只有修为极高的人才有这种境界,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换衣服!我赶紧低下头掀起被子一看,发现身上穿的是一套纯白色的全棉内衣,衣服是崭新的,十分的舒适合体——这一定是她给我换上的,那么,我不是全让她给看见了?“紫英姐,这衣服,是,你帮我换的?”说话的时候我有点口吃,脸也红了。

韩姐扑哧一声笑了:“小野,你这孩子,还真是个瓜娃!和姐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了,我现在已经……”韩姐又欲言又止,她嘴里说着没什么不好意思,但脸色却更红了,眼光中也有了羞涩的意味。然而她的眼光并没有移开,一直看着我,像微微喝醉酒的样子,只听她又问道:“小野,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易经洗髓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这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这要说起来可就麻烦了,要从咻咻找朱果说起,然后是毒蛇、暴雨,再后来是驴打滚加金钟罩,再后来就是金龙锁玉柱的护身功夫。然而,现在我说话已经懂得了保留,只有半真半假的答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从小就很古怪,有人说我有天生异能。”

我这么说也并没有在骗她,实情确实如此。只见她又底下了头:“我明白了,小野你就别说了,我也不该问。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是修道之人,将来有一天你可能会嫌弃姐姐,甚至可能会把姐姐当做敌人……”

“不会的,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把你当做敌人呢。”

“小野,我知道你不会,但是你门中的长辈将来要逼你这么做呢?你修为还没入门就打下了这么好的根基,你门中的长辈一定是世外高人……”

韩姐说的我想笑。我门中的长辈?世外高人!我还不知道我是哪门哪派呢,教我道法的只有一个风君子,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年纪还比我小三岁。怎么看怎么也不像个世外高人的样子,更不像个长辈了。难道风君子会逼我与韩紫英为敌吗?开什么玩笑!他自己还经常跑到韩姐的面馆吃馄饨呢。想到这里我柔声对她说:“韩姐你误会了,我不属于什么门派,也没有什么长辈高人。我就是我自己。”

韩姐又抬头望着我:“算了,不说了。只要我对你好就行,就算将来你不认识我,甚至要杀了我,我也随你……随你怎样都行……”

韩姐的话怪怪的,眼神也水汪汪的。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了有人敲门的声音,这声音不仅是敲,听上去还有什么东西用爪子在挠门板。韩姐闻声一皱眉,似乎很不高兴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打扰,但还是起身走到了外屋,对门外问道:“是谁呀?有什么事?”

“老板娘,是我,石野的同学风君子,我听说他病了,来看看他。”

……

好巧不巧,风君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手里还牵了一条红色的小狗——咻咻。咻咻一直和风君子不太亲近,见了他总是躲着,怎么今天和他一起来了?而且咻咻的样子也有点奇怪,脖子上带了个项圈,项圈上栓了条狗链,是被风君子牵着走进来的。看咻咻的样子很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风君子走。

“风君子,怎么是你?咻咻怎么来了?”

“前两天有人跑到柳老师那里说是你姐姐,还说你生病了替你请三天假,我一猜就是老板娘。后来我跑到面馆一看居然关门了,就猜到你在她家里。可是我也不认识呀,还好咻咻这小狗东西鼻子灵,我把它抓住了,让它带的路。”

“你把咻咻抓住了?它怎么会听你的话?”

“这小东西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可是有了这锁兽环和拦妖索,情况就不一样了……”

“什么?锁兽环和拦妖索!那不是齐云观丢的东西吗?”跟在风君子后面进门的韩姐听见他的话,一时之间惊的花容失色,连手里的杯子都泼出茶叶来。

“老板娘,你怎么连这种事情都知道了?报纸上可没登啊。”风君子转身看着韩姐一脸古怪的笑,仿佛要从她脸上看出一朵花来。齐云观丢了锁兽环和拦妖索,这件事情韩姐当然知道,连我都知道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没想到这东西会落到风君子手里。

韩姐有点慌乱的答道:“前两天有客人在面馆里吃饭,我听他们谈齐云观丢了东西,有人把观里的大狼狗牵走了……是你干的吗?大狼狗怎么会变成了这个小狗——好可爱的小狗呀。”

我在床上也坐起身来:“风君子,这东西哪来的?该不会是你偷的吧?”

风君子:“怎么能说偷呢,我只是看不顺眼而已。明明是法器,齐云观的道士却用来栓狗,这不是糟蹋东西吗?我最见不得别人糟蹋东西了,就顺手……”

“等等,你说别人糟蹋东西,你怎么也用来栓狗?还有那只大狼狗哪去了?该不是你炖狗肉汤喝了吧?”韩姐问道。

“大狼狗?那不是什么大狼狗,是一只灵獒,我看它被人栓在院子里怪可怜的,就一并救出来了。我这个人心肠好,你想想,如果有人把你栓在院子里不让你四处跑,你说可怜不可怜。”

我打断风君子的话:“你胡说什么,谁会把紫英姐栓在院子里!你把那条大狼狗,不,灵獒弄到哪去了。”

风君子得意洋洋的说:“我又做了一件好事。我听说上次咻咻和你们村的金爷爷处的不错,那孤老头子一个人,养一条通灵性的狗陪陪他也好。我就去了一趟你们村,把那条大狗送给了金爷爷……别看那狗长的凶,脾气可乖了,也通人性,金爷爷给它起了个名子叫大乖。”

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也只有风君子才能做得出来,我和韩姐两个大眼瞪小眼,听得目瞪口呆。只听风君子又接着说道:“齐云观的东西确实是我偷的,你们两个不会去告密吧。”

“不会不会,齐云观的法器,巴不得丢了,怎么会告密!”我和韩姐齐声说道。

风君子见我们回答的这么整齐,又看着韩姐问道:“石野讨厌齐云观我知道什么原因,那老板娘你呢?你难道和齐云观也有什么过节?你一个开饭馆的,怎么会讨厌人家开道观的?”

韩姐看着风君子突然笑了:“我才不理会什么和尚道士,从现在开始我只听石野的,既然你是石野的朋友,我当然要帮你。小野,是不是?”

风君子看看韩姐,又看看我,笑着说道:“才两天不见,我发现称呼怎么变了,石野你叫老板娘紫英姐?我看你的样子也没什么病,怎么跑到你紫英姐的被窝里去了?……老板娘,我不管你和石野是什么关系,现在请你回避一下,我有话要对他说,不想被别人听见。”说着话他又伏身解开了咻咻脖子上的项圈,对咻咻说道:“咻咻,辛苦你了,现在把你放了,自己玩去吧。”

风君子一放开咻咻,咻咻就要往床上蹦,被韩姐一把抱了过去,她抱着咻咻笑道:“你们两个小孩还有什么秘密?算了,让我听我也不听,……好可爱的小狗,你叫咻咻对吧?咻咻,我抱你出去玩。”

说着话韩姐抱着咻咻走出了房间,还顺手带上了门。我以为风君子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不料他只俯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今夜子时,状元桥见,我要为你举行一个修道入门仪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