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回 世间有三梦,虚实一念中

(题记:想体会当神仙的感觉吗?也许不需要苦苦修炼,只用三天时间就能搞定。虽然不是真正的成仙,但也足够过瘾。我说的可不是吸毒,而是做梦!人们经常用“做梦”这两个字来形容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却往往忽略了“梦”本身也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通过某种方式,梦也会成为你的另一种人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梦将不再是梦。)

这天后半夜,风君子在梦中对我讲述了“世间三梦大法”。所谓世间三梦,指的是梦中修行的三个阶段,分别是入梦、化梦、无梦。据风君子说这是他自创的独门道法,与密宗的梦观成就法虽同源却殊归,目地不是为了解脱成佛,也不是为了得道成仙,仅仅是为了在人世间享受神游的乐趣!人都是清醒时才能感受到现实世界,但如果梦中也能如此,那相当于一个人一辈子过了两种人生。而且修梦之法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梦中之人有种种神通,虽然这种神通只是在梦境中,但如果将梦境看作另一种人生的话,那么修梦之人实际上可以有另一种全然不同的人生享受。

世间三梦大法的总诀就是《庄子》中的一段话:“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风君子并没有讲“化梦、无梦”究竟如何,只讲了三梦大法的第一梦:入梦大法。所谓入梦大法只是一个总称,实际上包括了入梦、辨梦、出梦、实境、明境、神境、破实、破虚、破妄等九层功法。

入梦。就是讲怎么做梦,人人都会做梦,但并不是想做梦就会做梦,所以要学修梦之法,首先要知道如何走入梦境之中。

辨梦。就是梦中知梦,也就是俗称的梦中清明,从混沌梦境走入清明梦境,只有如此才谈得上修梦,否则仅仅是在做梦而已。

出梦。就是走出梦境,从梦境中走出来有两种可能,一是可能会醒,二是进入另外一种境界。出梦要求的是不从床上醒来,而是阴神自醒。

实境。出梦之后阴神自醒,要判断是否达到这一境界,就是要看梦中的自己是否已经脱离梦境走入实境。也就是以另一种形式回归现实。梦中所见一切不再是梦境,而是现实中的实景。

明境。阴神与识神不同,眼中所见常常是心像或幻像。由梦入实境之后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明辨实景。再这个过程中,就会有神通,比如说像修道人的天眼一样,可以透视实物,但这种神通只能在梦中拥有。

神境。这是大多数人修炼入梦大法或类似法术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梦中可以离地飞行、可以穿墙过壁,可以瞬间移动。总之神话传说中神仙有的种种神通在神境中都会拥有。相当于在梦中得到五眼六通中的神境通。不过这不是真正的神境通,只在梦中而已,不会对现实世界造成任何影响。

入梦大法的九层功法,风君子只对我讲了前六层,其中前三层功法与密宗的梦观成就非常类似。他还告诉我国外有很多所谓的灵魂学家也在研究这个东西,但是他们并没有世传的道法参照,只能做现象研究,所以最高也就能达到第六层神境的深度,至于后面的修为,要有特殊的心法,以后才能慢慢的体会。

风君子说我有天生异能,梦中能够阴神出游,所以入梦大法的前四层功法从入梦到实境很容易,只需要掌握由清醒入梦境的技巧就可以。需要的修炼从第四层功法开始,首先要做的就是梦中求证实境。并且告诉我以后在现实中最好不要再和他谈论有关修炼的问题,所有道法的传授都将在梦中进行。怎么感觉像地下党接头?不过地下党如果这么接头,特务肯定抓不到他们!

说实话,这世间三梦大法要比我那根本就不了解的丹道有吸引力多了。第二天晚上,我就迫不及待的想求证实境。办法很简单,睡觉前我找了一本很厚的书,随手翻开一页放在桌子上,眼神不看,用笔在上面画了一道。入睡之后,按照风君子教我的办法走入清明梦境。也许是道法神奇,也许是我天生就有这种异能,立刻就成功了。

这一次梦的起点就在我睡觉的床上。我从床上“起身”,走到桌子旁边,看见了桌子上的那本书。那本《醒世恒言》翻在217页,我用笔正好划在一行字上:“阴阳无二义,天地我中央”。需要强调的是,此时不是我真正的起身看书,而是在梦中。我看清楚了书页和那一行字,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如果你明天起床后发现梦中所见都是真的,那晚上就再试一次,不过那一次要把书合上……”

我闻言一惊,急回头发现风君子就站在我身后,差点没给吓死!这种感觉可以体会一下,梦中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起来,有一个人突然站在你身后,你不吓死才怪!这惊吓之下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一种从高空坠落的感觉,然后突然就从床上醒来,这回是真的醒了!我从床上坐起来,心脏还在砰砰乱跳,忍不住暗骂:“这个风君子,来也不打声招呼,这要是把我吓死了找谁说理去。”

房间里空空如也,风君子不见了,不知道是我醒来就看不见还是他已经走了。我打开灯走到桌子旁边,那本书就摊开在那里。书翻在216页到217页,217页上还有一道油笔印,划过下面的一行字:“阴阳无二义,天地我中央”!看来我成功了。

刚才梦中所见既然是实景,那么风君子也是真的来过了。风君子说过求证实境之后下一步要求证明境,他刚才在梦里告诉我明天再试一次,要把书合上。我现在感觉有些兴奋,不想等到明天,反正天亮还早,就再做一梦试试吧。我又找了另外一本书,同样的办法,闭眼打开,用油笔写了个“石”字。然后合上书,上床睡觉。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第二次很方便,我很快入梦出梦,在梦境中又走到了桌子旁边。那本书就放在桌子上,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封面上“幻灭”两个字。可是我写字的那一页看不见,因为书是合上的。我伸手想把书打开,发现这本书一动也不动。这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已经不是在做梦,而是离体出游的阴神。风君子说过,阴神是不能触动现实世界中任何一样实物的,我现在没有办法打开这本书。怎么办呢?我想问问风君子,可惜他已经不在这里了,看来要等到明天夜里了。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一天都没有动那本书。子时我仍然打坐,去体会“一阳生”的“知常”境界。打坐之后,躺下去修炼入梦大法。仍然和昨天晚上一样,梦中我根本动不了那本书,我翻不开。正在我没有办法的时候,突然又听见身后有人说话:“石野,打不开吧?阴神在实境当中动不了任何东西。”

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我还是被吓了一跳,转身对突然出现的风君子叫道:“风君子,你能不能不要总在我后面突然冒出来!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风君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个……不好意思,以前没干过这种事,没经验……下次不会了。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习惯了就好。以后要练习阴神出游,总是受惊吓可不好,其实我也是在锻炼你……”

风君子罗嗦了半天,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他的话:“算了,我原谅你了,下次注意就是了。你是怎么来的?这本书是怎么回事?你能打开它吗?”

风君子:“我也不可能将这本书真正打开,就算把三梦大法修炼到最高境界也不能。但是想看书中的字有两个办法,按照程序我现在教你第一个办法。”

“程序?怎么还有程序?这是在给我上计算机课吗?”

风君子:“道法修行不是国外的灵学试验,是有严格的步骤的,当然要讲究程序。现在如果你打不开这本书的话也不要紧,不就是想找那一页吗,用眼睛看就可以了。阴神是没有障碍的,你可以把脑袋伸到书里面,也可以直接透视这本书,你过去试试。”

我走到那本书边,用眼去看,心中想着自己写字的那一页。说来也怪,那本书居然变的透明了,也不是完全的透明,而是封面和很多页模糊的隐去,现出了我写字的那一页:这是161页,我写了个石字,这个石字写的比较大,盖住了两行四个字“利斯、赏心”。

“心中所想眼中所见,这已经是心像,但它不是幻像,所以在虚实之间。而这虚实之间,正是眼神通的要旨。你就慢慢研究吧,我要出去了。”风君子见我在看那本书,在我身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听见风君子的话等我回头,他已经不见了。既然他走了,我正好研究这新的发现。我发现在这种梦境中眼界不受实物所限,只要我心中所想,就能透视而见。比如我可以隔着柜门看见柜子里挂的衣服,隔着抽屉看见抽屉里的东西。大概是光线的原因,这些东西在我眼中都是黑白的,没有色彩。我站在屋里好奇的东张西望,心念一动,眼前的墙壁居然也变的透明,我看见了风君子。

原来风君子还没走,他一直站在我家院子里不知道在那里想什么。我盯着他看了几分钟,发现他摇了摇头,然后一跺脚,身体腾空而起,走了。靠,太夸张了,他居然是飞走的!

天亮的时候,我起床了。这一次感觉和前一天不太一样,我觉得特别累,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像一夜没睡的样子。这是怎么了?风君子明明告诉我入梦大法并不影响睡眠,而且我自从练习打坐小有收获之后,也从来没有过这种睡眠不足的感觉。在这种头重脚轻的难受中,我起床翻开桌子上的那本《幻灭》,果然在161页找到了我写的那个“石”字,石字下面还盖着“利斯、赏心”四个字。看来这入梦大法的第五层“明境”我也成功了,只不过感觉为什么这么难受?

这天后半夜我“入梦”的时候,风君子又来了。我发现他仍然在我家院子里站了半天,似乎在等什么。到最后他好像等的不耐烦了,冲我的房间走了过来。不对,他没拐弯,冲着墙过来了!就在我惊疑之间,风君子居然穿墙而入,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石野,我昨天和今天都在院子里等了你半天,你怎么不出来?”

“门都是关着的,我又开不了门……咦,你刚才是穿墙——你不是要我也穿墙吧?”

风君子一把拉住我的手:“你这个笨蛋,我已经告诉你阴神出梦没有实物的障碍,当然能穿墙出去了,你居然在屋里困了两天。”风君子抓住了我的手,他居然连阴神都能抓得住!想想也不奇怪,因为他现在同样也是个阴神,虚对虚那也就是实了。他拉着我的手穿墙而过,看样子眼前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虚,反倒风君子成了唯一的实在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间,风君子已经拉着我穿墙而出站到了院子里。原来墙对我来说是虚的,我想到这里心里突然又有了一个疑惑,忍不住问道:“风君子,既然阴神没有实物的障碍,墙是虚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能站在地上呢,脚下的地不也是虚的吗?为什么没掉下去?”

“问的好,你终于开始动脑筋了。想掉下去吗?”风君子突然按住我的肩膀,我只觉得脚下一空,等停住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陷在齐腰深的土里。我吓了一跳,赶紧想爬出来,这心念起时,发现身体又回到了地面上。

“阴神属虚,但虚也是存在,它不是无,更不是没有。所以阴神可以穿越实体,但这不等于这些实体对于阴神来说不存在。我们可以站在地上,也可以坐在椅子上,只有运心念要穿越的时候才可能穿过实体。这下你明白了吧?”

总算听明白了一点点,原来我现在还停留在实境中,墙对我来说还是墙,只是在我刻意要穿过的时候才能过去。想了想我又问道:“风君子,你告诉我练习入梦不会影响睡眠,也不会损伤身体。可是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头晕脑涨的,那是怎么回事?”

“头晕脑涨?怎么会这样呢?你昨天夜里都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啊。你出去以后,我就四处看看,练习梦中透视,我还看见你站在院子里,后来看见你飞走了。你怎么会飞?能不能教我?”

“你看了多长时间?我是说你用梦中眼神通四处乱看了多长时间?”

我想了想答道:“也没多长时间,我主要是好奇,看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

风君子嘴张的老大,好半天才合上:“什么?一个多小时!你真是太夸张了。阴神出梦不会消耗任何能量,但是梦中运用心念神通可是会消耗元气的。俗话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世间三梦大法修炼到最后,是要和丹道中的阳神一起练的。梦中会有神通,但这种神通由心念来控制,心念一起就会消耗元气或者法力。而消耗最大的莫过于眼神通,刚才我们穿墙过壁也有消耗。其实入梦大法这一阶段并不要求练习者都练过其它道法,普通人就可以。但是一般人运用梦中神通,也就在一瞬之间,哪有你这样傻乎乎的看了一个多小时。还好你这一段时间学打坐还有点根基,否则的话今天可以直接送医院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昨天确实有点夸张了。听到这里我又问:“那我昨天看见你是飞走的,在梦中飞来飞去就不消耗元气了吗?”

风君子笑了:“这梦中神境,看上去最神奇的就是离地飞行,其实这恰恰是最简单的。它不过是在穿越空气而已,对人的消耗很小几乎是微乎其微。所以这是练习入梦大法最大的乐趣,你想想,我们可以天天夜里在天上乱飞……”

风君子说的他都快成蝙蝠了,不过我也想体会体会这蝙蝠的乐趣,赶紧问道:“怎么飞?你教我。”

“这不用教,你自己一试就会。”说着话风君子拉着我的手,口中喊了一声“起”,我就被他带离了地面,一下子飞得老高。我虽然没有恐高症,但是看着下面也挺害怕的。就在这时就听见风君子喊道:“我放手啦,你自己飞。”

我刚想出声要他别放手,他已经撒手把我扔了出去。我在空中打了几个圈,并没有像想像的那样直坠地面,而是轻飘飘的向下沉去。在半空中心念一起,我居然控制了身体,再象扇翅膀那样挥了挥手,居然也遥遥晃晃的飞了起来。

“石野,你挥什么手呀?以为自己是大雕吗!这姿势笨手笨脚的太难看了。用心意控制就行,像我这样,就跟超人差不多。”说着话风君子从我身边飞了过去。我定了一下心神,果然自然了很多,跟着风君子飞向前方。

这梦中飞行感觉确实是爽,而且不像在现实中飞行那样耳边有呼呼作响的风声。我飞过大地、农田、村庄。一切都静悄悄的在夜色中,而我是一只自由的鸟,在空中俯瞰着这一切。

风君子又飞了过来:“石野,这梦中神境感觉怎么样?知道我为什么要创这世间三梦大法吗?就是为了给天下梦想成仙的人一个便宜的法门。在现实中修炼,要达到神境通的境界难比登天,但是在梦中享受到神仙一样的乐趣却要简单的多……看看你只用了三天。三天培养一个神仙,我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确实只用了三天,学会了在梦中飞行,在梦中透视,在梦中穿墙过壁。这些虽然都是从梦中,但经历的却都是实境。这也算得上神仙了吧?不过这神仙好像是冒牌的,只是过把瘾而已。我飞过去靠近风君子说道:“我也有做神仙的感觉了,风君子,这梦中神境还有什么神通啊?我好像听你说过瞬间移动。”

风君子:“对,这个忘记教你了。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你在心里想去什么地方,你就可以直接出现在那,当然也有可能不成功。梦中遁术还有一个大用处,就是你心里想见什么人的话,可以直接出现在那个人身边。但是我建议你还是少用,因为不知道这个过程你要穿越多少东西,可能是对元气极大的消耗。反正我很少这样,想去什么地方宁愿自己飞过去。”

“你说普通人也可以练习这入梦大法,那么元气不足怎么使用梦中遁术呢?”

风君子:“你问的真奇怪,元气不足就不成功,用不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从梦中实境走到幻境了,你还没学到这一步呢。这些你自己慢慢摸索吧,我也没办法直接都教给你,唉呀,闹钟响了……”风君子话没说完突然就消失了。闹钟响了?看样子他是醒了。练习这入梦大法就有这么一个特点,就是睡在床上的身体一旦被惊动,人会立刻醒来,阴神也同时归位。

风君子走后,我一个人又飞了很久,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我想每个人都会贪婪的享受着……。第二天醒来后我觉得自己仍然像在梦中,差点没有直接冲着墙撞过去。我用手扶着墙壁,墙还是冰冷的墙,在现实中我是不可能穿过去的。我突然又想到风君子昨夜所说的梦中遁术,刚刚梦中飞得太兴奋,忘记了去试一试。我真想知道张先生、高老、还有韩姐他们现在在干什么?想到韩姐,我又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去面馆帮忙了,她一个人忙得过来吗?今天夜里,我要在梦中去看一眼。

第二卷 历劫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