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回 青冥照鬼物,希夷证道心

(题记:庄子曾经说过一种人生境界——在“有用”与“无用”之间。世上遭遇难测的事物,往往都在有无之间。比如一件法宝,在普通人手中是毫无用处的废物,可是匹夫怀璧还可能带来灾祸;如果被真正的高人得到,会成为利器。可是这件法宝,如果落在一个拿它在“有用与无用之间”的人手中,则一切变化未知又一切皆有可能!比如石野得到了青冥镜。)

这天晚自习我一点看书的心思都没有,不时看一看镜中的倒影——那个小男孩静静的坐在我身后,又不时回头看看实际上空空荡荡的座位。我频频的回头显然引起了一点小误会,人们都以为我在回头看风君子和田玮。田玮大概是被我看的有点不自在了,又瞪了一眼风君子,然而正迎上了风君子微笑的眼神,还冲她眨了眨眼睛。田玮这下脸更红了,扭头不再看风君子。也是,碰见这种厚脸皮有什么办法呢?

教室里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可是我总觉得气氛怪怪的。这种气氛很快被一个人打破了,那就是来巡视晚自习的生物老师,也是我们高一的年级主任司马知北。芜城中学从初一到高三一共有六个年级,设置了六个年级主任,这是普通老师和校领导之间的中层职务,本来教委给学校的编制中没有这个年级主任,是校领导自己设置的,算是对亲信的一种提拔。司马老师是何校长的跟屁虫、麻将搭子兼酒友,去年刚刚被提到年级主任的职位。

司马老师一进教室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风君子居然坐到了女生田玮的旁边。他走过去拍了拍风君子的桌子,用严肃的语气说道:“风君子同学,你怎么不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班同学都觉得这下有好戏看了,只见风君子神色不变的抬头回答:“司马老师,白天我物理课上有一个问题我没听懂,来请教田玮,她学的比我认真比我好。”

“她学的比你认真比你好?恐怕不是这样吧?”司马老师的语气有一丝嘲笑的味道。风君子初中就在芜城中学就读,曾经考过全年级第一名,司马老师早就认识他。而田玮,不是正式统招的学生,她父亲是宣德县的一位私营煤矿主,她是花了家里一笔不菲的赞助费才进入到芜城中学高中的。司马老师显然很知道田玮的底细,所以对风君子的话感到好笑。

而然风君子却一本正经的接着答道:“是这样的,我有很多不会的物理题,都是田玮帮我解出来的。”司马老师又问田玮:“风君子真在问你物理题吗?”教室里所有的眼睛都盯着田玮,只见田玮低着头,小声答道:“是的。”这句话出乎我意料,没想到田玮帮风君子圆谎。

司马老师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以师长的口吻说:“风君子,你不要妨碍别的同学学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看着风君子,心里猜想他会不会回到那个“有鬼”的座位上。此时风君子说了一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话:“报告司马老师,我座位上有鬼!”

几乎所有人都哄的一声笑了,但是我没笑,风君子也没笑,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教室另一侧的尚云飞,他也一脸严肃没有笑!看来不仅仅是我,而在这个教室中可能有三个人都看见了空座上的那个男孩。司马老师也有点想笑,但还是尽量严肃的说道:“什么鬼不鬼,是你心里有鬼吧?”

风君子此时话锋一转,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司马老师,有一题我们两个都不会,司马老师能不能帮我们解一解?”然后递过去一本练习册。我看不见练习册上的内容,估计就是那道风君子解不出来的物理题。

司马老师的脸色有点尴尬,他是教生物的,但是在学生面前又不能说自己物理学得不好。要知道风君子在初三时得过全国物理竞赛的大奖,谁会知道他会找出什么古怪的题目来刁难司马老师,说不定还真解不出来。司马老师干脆不看风君子的练习册,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好好上自习,有解不出来的题明天问物理老师。”说话间走出了教室,不再理会风君子的座位问题。

一晚无话,风君子到底也没有坐回自己的座位。直到九点半钟,下自习的铃声响了,同学们纷纷收拾书本离开教室。人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四个人坐在那里没动,当然有我一个,另外三个人是尚云飞、风君子和田玮。风君子没走,不知道田玮为什么也没走,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坐了几分钟,风君子终于先对田玮说话了:“田玮,能不能借你的化学笔记给我抄一下,我上课的时候没记全。”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因为他就坐在我后面,我从来没见他上课时记过笔记,也没见他借过别人的笔记抄。现在居然要借田玮的化学笔记,分明是借机套近乎。钱钟书他老人家说过,借书是男女关系的开始,一借一还、再借再还就有借口勾搭上了。我真佩服这小子,旁边坐了个鬼,居然还有心情泡妞!田玮大概等的就是风君子这句话,伸手从书包里抽出笔记,故意重重的扔在风君子面前,差点将他的茶壶打翻了。然后田玮背起书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看着田玮走出教室,现在只剩下三个人,风君子又扭头说道:“尚云飞,你还不走,你在等什么呢?”尚云飞看了一眼风君子,坐在那里没动,风君子又说了一句:“佛门弟子,应该戒贪念。”这话说的莫名其妙,然而云飞却站了起来,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咕哝道:“戒贪念,这话为什么不说给你自己听。”说着收拾书包走向门外。他出门的时候,风君子又说了一句:“戒嗔!戒嗔!”

教室里只剩下了风君子和我两个人。我一直没有走是因为按捺不住的好奇,一直想等没人的时候问一问风君子,他是不是和我看见了一样的东西?要知道我从小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一直想找到与我能够交流的同类,风君子看来很可能与我一样特别。我正准备回头找风君子说话,然而风君子却先开了口:“石野,你手中的青冥镜是从哪里来的?”

风君子的话让我吃了一惊,他没有提到坐位上的那个鬼童,而是问我手中的这面镜子。听他的语气这面镜子还有些名堂,名子叫青冥镜。我也很好奇的问:“这面镜子是我今天从状元桥下面拣到的,你认识吗?青冥镜是什么东西?”

风君子有点羡慕的说:“状元桥下面我去过很多次,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宝贝!你小子真是好运气,这可是修道人的法器,算得上是仙家法宝……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反正这面镜子很特别,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既然拿到手里就小心收好了,不要随便给别人看。”

这面镜子果然古怪,但是听风君子的语气认为我还没有发现其中的古怪。我赶紧追问:“你也知道这面镜子古怪,我在镜子里看见你座位上有个人……”还没等我说完,风君子突然脸色一变:“你居然看见镜面了!什么都不要在这里说,跟我出来!”说着话书包和茶壶也不拿,招手示意要我和他一起走。

走出教学楼有一段距离,风君子在路边停下来,回头问我:“你看见镜面了?这怎么可能?看你的样子不像修道的人,你是怎么看见镜面的?”我奇怪的回答:“有什么看见看不见的,我拿到手里这就是一面镜子,今天晚上我在镜子里你座位上坐着个小男孩,你是不是也看见了。”风君子挥了挥手:“先不要谈我座位上有什么,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看见镜面吗,你把镜子给我。”

我把古镜交到风君子的手里,风君子翻过镜面对着我说道:“你再看一眼这个东西,它是一面镜子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镜子一到风君子手中,原本镜面的位置立刻变成了斑驳的锈迹,就像一个在土里埋藏很久的破铜片,哪里还有半点镜面的影子!

“青冥镜之所以是法器,只有有法力的人才可以使用,在普通人眼里看不到它的镜面。除非——除非你是天生阴眼!石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经常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没等我回答,风君子又伸出手说道:“伸手给我看一看。”

我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风君子一把握住,我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的手心传来,身躯不由自主的一阵发软,差点没有站住。只听风君子自言自语:“果然是天生异能,只是很奇怪,好像被封住了很多年,不然的话早就应该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风君子一伸手,就把我从小以来的奇异经历猜的八九不离十,听他的语气根本不像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反倒像一个七老八十的学究。有这么好的求教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赶紧说道:“我八岁以前却实很特别,经常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且还能感觉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可是后来就没有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将青冥镜还给我:“你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现在还很难向你解释,我们边走边说,把你小时候的经历告诉我。”于是风君子跟着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路上我把小时候的经历以及金爷爷给我治病之后就消失的奇异能力等等,大概的告诉了风君子。

我说完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这才想起风君子是不住宿舍的,居然也跟我一路走了过来。听完我的讲述,风君子若有所思:“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了。其实很多人刚出生时都有阴眼,只是到记事的年纪就消失了,不会留在记忆中。而你的情况比较特别,一直到七、八岁还是那样,这就是天生的异能了。其实这不是一件好事,这种人往往被阴物缠绕,容易心神不定,同时修行者的神通是需要法力支持的,天生异能者当然没有修行的法力,所以消耗的是自身的元气。心虚而体弱容易夭折,所以你金爷爷担心你不能平安的长大,就算能够长大成人也往往短寿。”

风君子的话在别人听来也许不好理解,为什么拥有天生的奇异能力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却听明白了,凡事有得必有失,老天爷是公平的。听到这里我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说我这种人活不长吗?”

风君子抬眼看着我:“倒也未必,我想你那位金爷爷也一定是高人,他用金针封住了你的穴脉,也就封住了你的神通。其实他当年如果不那么做,在你长大的过程中这些特殊能力也会逐渐退化的,但是你不容易健康的长大。可是现在问题复杂了,你已经成年了,而被封印的经脉一旦打开,这种异能就不会退化,反倒会越来越成熟,这样你就要小心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应该怎么办呢?我又问风君子:“都是因为这面青冥镜吗?”

风君子的表情有点尴尬:“你实在不应该接触这些法器的,青冥镜照出了你的天生阴眼,不过你的异能恢复却不是因为它,都怪我不小心……”

“你!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解的问。

“青冥镜虽然是个法宝,但它毕竟是死物,不可能主动打开你被封的穴脉。都是我刚才和你握手的时候,一不小心……你不要问我怎么办到的,我也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

我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打断他的话:“风君子,你等等。我并没有恢复小时候的异能,如果不用这面镜子,我在教室里看不到那个鬼魂。”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就是不用青冥镜,你也一样能看见阴神。……阴神,就是你看见的那个东西……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再回教室一趟!”

……

我和风君子又回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此时教学楼的灯光已经熄灭了,不远处的路灯将斑驳的树影投射在墙面上,四周静悄悄的,充满了诡异的气息。我从窗外向教室内看去,就见空荡荡的教室里坐着一个孤独的身影,正是我晚间所见的那个小男孩。这一次没有用青冥镜,是我用眼睛直接看见的!教室里的光线很暗,但奇怪的是这个男孩的五官身形在我眼中却很清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向后退了一步,只听见身旁的风君子说道:“你看见了?你要有思想准备,你将来会经常看见这些东西,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风君子:“你已经成年,腑藏经脉已经长成不会再有改变,就算金针封穴也不会有用的。你到底看见了什么东西?这么好奇干什么?”听他的语气居然不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不禁反问道:“一个小男孩,坐在你的座位上,你难道没有看见吗?那你怎么不坐自己的座位?”

风君子:“我又没有你那种天生阴眼,当然看不见!只不过我的灵觉能够感知那里有阴物,所以避开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突然又想到了尚云飞:“你没看见,那么云飞看见了吗?为什么下课后你们两个人都留下来了?”

风君子突然笑了:“云飞嘛,我想他应该有天眼神通的成就,当然看得见。不过这件事可能有一点误会,我们都以为对方要打你手中这面镜子主意,结果都想错了。你居然以为我们会因为教室离有阴神留下来。我都没看见管它做什么,而云飞就算看见了也不会去管闲事的。我们都误会了,青冥镜是道家法器,尚云飞拿去也没什么大用处,至于我嘛,法宝虽然是法宝,可惜我根本用不了。现在我还真有点好奇了,想看看那个小孩究竟是什么样子。”

“你不是看不见吗?”

“我自有办法!”风君子神神秘秘的一笑,突然又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小声说了一句:“借神通一用!”我只觉得全身一阵发麻,似乎身体里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被抽了出去。风君子握着我的手探头探脑的向教室里看了半天,然后松手说道:“你什么眼神?就这样还天生阴眼?连男女都分不清!哪是什么小男孩,分明是个小丫头!你是不是以为没屁股没胸就不是女的?人家那年纪还没发育嘛!”

风君子刚才不知用什么古怪法子借用了我的阴眼,也看见了那个小孩,看来他看人比我仔细,看出那是一个小女孩。听了他的话我也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那个小孩:皮肤苍白没有血色,但五官眉宇之间十分秀气,仔细看还真是个小女孩,只是我一开始看见她留着短发就先入为主把她当成小男孩了。我还在那里仔细观瞧,风君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好了,没什么好看的,赶快回去了,要不宿舍关门了。”

再次回去的路上我又问风君子:“这个小女孩为什么要坐在你的座位上?她是从哪来的?”风君子淡淡的答道:“那不是我的座位,你想想今天是星期几?至于她是从哪来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突然想到了今天是星期天,按照我们学校的规定,明天各个小组就要换座位。下周风君子将坐到现在田玮的位子上,那么风君子现在的座位?我仔细想了想班上的座位情况,明天要坐在那个“有鬼”的座位上的人将是我们何卓秀何校长的儿子何军。想到这里又开始担心何军:“风君子,下周何军要坐这个位子,那他怎么办?”

风君子想也没想:“不怎么办!何军也看不见她,她也看不见何军,除了你我还有那个不爱管闲事的云飞之外,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管它做什么?现在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我怎么了?”

“我刚才说的话你全忘了?天生异能者容易心虚气弱,往往短寿,就算你现在已经成年,情况也是一样的。”

“那我该怎么办?”

“其实也不用太担心,今后你不要随便使用阴眼或者其它的异能,青冥镜你最好还是收起来,那玩意也是耗费元气的。只要你能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不应该有什么大问题。”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是见怪不怪?”

“视而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抟之不得,名曰微。这是老子说的话。其实很多修真的人都能见人所不能见,但是道心稳固自有希夷境界。”

“希夷?小时候金爷爷跟我说过,北宋的时候华山有个陈抟老祖叫希夷先生,是不是你说的希夷?可是我不知道什么叫道心稳固啊。”

风君子又回头看了我一眼:“原来你还知道陈抟?老子的话听不懂就听孔子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敬鬼神而远之,这样就对了。你要记住,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至于是真没有还是假没有不要管它,当它没有就没有了。”

想不到风君子小小年纪,竟能说出这么多希奇古怪的话来,尤其从他嘴里一本正经说出“这世上是没有鬼的”这种言论,简直就是搞笑。可就算是搞笑,我也没有办法,就算世上有鬼,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是世上的道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我只是普通的高一学生而已,还难以预料世事复杂的变化,这一晚的经历,将我不自由自主的卷入到一场危机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