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回 阴阳一席坐,佛道两骛人

(题记:你向往天赋秉异的人生吗?普通人几乎无不希望能够拥有超人般的能力。很多玄幻小说中的主人公一出场往往就有令人羡慕的奇遇发生,拥有了种种神奇的异能,然后一步步实现普通人在白日梦中曾拥有的愿望。然而在现实中,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你身上,你也许会发现情况并非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因为大自然的法则是公平的,不会特别青睐于某个人。)

我叫石野,从小住在芜城市东北四十里外,昭亭山下石柱村。村里的小伙伴都说我是从石头缝里拣来的野孩子,对我总有些疏远。我问过父母这个问题,他们都笑着告诉我当然不是。别的孩子不愿意接近我,只有我妹妹除外。但是我当时并不觉得我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别之处,直到懂事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小时候确实很特别。

小时候第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经常能够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人幼年时心灵纯净眼睛也特别亮,能看见很多成人看不见的东西,但是等到人们成年后都不会保留这种记忆。而我不同,这种记忆一直很清晰。

记得我七岁那年,有一天傍晚在村口玩耍,看见村东头的三大爷拄着拐杖走过来。三大爷经过我身边时,我很有礼貌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可是三大爷却没有答话,只是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还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独自一人走向村外的昭亭山。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因为三大爷的腿脚不好,很少出门,怎么会一个人上山呢?回家的时候我碰见了三大爷的孙子石小三,对他说他爷爷一个人上山了,天快黑了恐怕会有危险。可是石小三说他爷爷病了,这几天一直躺在家里怎么可能起床呢!我和石小三一起回到村中的时候,远远就听见他家传来哭声,问了大人才知道三大爷今天傍晚的时候走了。“走了”在芜城的方言就是去世的意思,而在当地的方言中,去世还有一种委婉的说法就是“上山”。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别人,只有我和石小三知道。

我小时候第二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经常能够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记得在我五岁那年,有一天一个人在村长家的院墙外玩泥巴,玩着玩着突然觉得身后不对劲,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只有离开才安全。我站起来快步跑开了,就在我刚刚跑开没多远,一尺厚、一人多高的土墙无声无息的坍塌了,正好砸在我刚才蹲的位置。

说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羡慕我这种特别的天赋,因为在人们看来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好事,比如说我可以去炒股,利用神奇的预感去赚很多钱。只可惜实际情况并非是大家想象的那样简单,我虽然经常有预感猜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决定自己会预感到什么事情发生,也不能预感到所发生事情前后过程的全部,因此对我几乎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再举一个例子。我六岁那年夏天,芜城市发大水,村前的青漪江水位几乎快涨到村外的小树林边。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很多条大鱼从江里跳出来落在岸边。我知道这又是一次清晰的预感,于是第二天带着鱼篓去树林边等着抓鱼。确实有鱼从江里跳到了树林中,我抓了好几条大鱼放进了鱼篓。正在高兴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一棵树,惊动了树上的一群马蜂。结果我很不走运,被马蜂叮了满脑门的包,不仅鱼没抓到,连鱼篓都失手丢了。我能预感到有鱼上岸,却不能预感到树上会有马蜂出现,所以这种预感是好是坏很难说。但是这次事情也并非全然不幸,我回家之后不久,发现我的久治无效的关节炎自己好了,不知道与马蜂叮咬有没有关系。

说到关节炎,我小的时候一直体弱多病,身体就没怎么好过,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这还多亏了村里的金爷爷,经常来给我看病。我们石柱村几乎全村的男人都姓石,只有金爷爷这么一个外姓人家。这种情况在当地,这个人往往会很受排斥,但金爷爷是个例外,他受到全村人的敬重,因为他是方圆十里最好的医生。金爷爷没有开医馆,而是无偿的给上门求医的人看病,主要是用针灸和自己上山采的草药。我的童年奇异经历的转折和金爷爷有很大关系。

……

那是我八岁那年夏天,有一天村里的小孩一起去池塘里洗澡,所谓洗澡就是游泳玩水。村口池塘的水不深,人又多,从来没听说过会发生什么危险。一起去的时候我看见了村长的儿子石东,东东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只见他面目浮肿苍白,鼻子下面还挂着淤泥和血迹。我吓的惊叫出来,周围的人被我的惊叫声也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东东,刚才的样子消失了,站在面前的仍然是个活蹦乱跳的少年。

我在那一刹那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当时年纪小说话不知道掩饰,我指着东东大声说道:“东东,你不能下水,否则你会淹死的!”周围的人都哄笑,没有人理会我的话。大大小小的孩子都下水了,只有我忐忑不安的坐在池塘边。他们在水里玩的很开心,然而过了不久,就听见东东大声喊救命,人不由自主的向水下滑去,怎么也起不来。当时就有几个水性好的大孩子想过去拉他,却在水下摸不到,等到村里的大人赶来将东东捞上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我清晰的记得东东躺在池塘边的样子——面目浮肿苍白,鼻子下面还挂着淤泥和血迹,一切就像我曾经看见过的那样。后来东东的爸爸也就是村长也来了,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光那么让人不舒服,而周围的其它人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回家之后我告诉父母白天发生的事情,然后当天晚上我就病了。我病的很重,一连几天高烧不退,不断的说着胡话。送到乡卫生所吊了两天盐水也毫无起色,父母又只好把我抱回家,请来了金爷爷。金爷爷给我把完了脉,皱着眉头问我父母我生病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父母将那天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金爷爷听完之后仍然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说:“这孩子天资奇异,将来祸福难料,但是现在这样下去,很难安全长大。”我妈在一边哭声的问:“金大伯,难道就没有办法吗?求你救救这个孩子。”金爷爷答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可以试一试。可是这样只能起暂时的作用。”我爸也说:“别的先不管了,只要他能安安稳稳的长大就行。”金爷爷叹了一口气:“天意如此,不知道人力能不能强求。这孩子要尽量远离寺庙和道观一类的地方,你们要记住了。”

金爷爷说完之后将我抱到椅子上,打开了随身带的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黄色的皮卷,展开之后是一排金针。不知道大家对针灸有没有认识,现在的医院里针灸用的都是一次性不锈钢针,而过去讲究一点的中医用的是银针,但是金爷爷当时用的是金针。金针细如毛发,而且金本身质地很软,用来做针灸需要医生有相当的功力,否则根本就捻不进穴位。

我模模糊糊的记得,金爷爷在我的太阳穴、眉心、耳根、头顶、后脑下了很多根金针,我觉得金针刺入后还在慢慢的旋转,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后来我睡着了,醒来之后人已经躺在床上,金爷爷也离去了,我的病也好了。从此之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特异的经历,不再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失去了异乎寻常的预感。

……

但是凡事有失必有得,后来我变得很健康,人也变的很聪明。我是我们村里学习最好的孩子,考上了乡里的初中。初中毕业那一年,我又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芜城市唯一的省重点芜城中学,是全村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芜城中学的孩子。

我是我们全乡的第一名,但远远不是芜城中学的第一名。芜城市总共下辖宣德、广绩、子溪、祖名、茂陵、郎功六县,数百万人口,可是省重点中学就有这么一所,计划内的招生只有四个班两百多人,其它都是有赞助或者是有其它门路安排进来的学生。我在高一四班是个很普通的学生,而且我的年纪明显偏大。高中是九月开学,而我那年十月就已经要年满十八周岁了。

芜城中学对我来说是个神秘的所在,它有百年的历史,校园里居然还有千年的古迹。如果我按照正常的道路走下去,很可能也和其它所有人一样,平平安安读完高中然后考大学,大学毕业后找一份工作,安安稳稳的去过一生。可是这一切在一个黄昏都被改变了,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封印多年的奇异感觉又回来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一面古怪的镜子。

……

那是十月的一天,时间是星期天晚饭之前。我当时和同学混的已经比较熟了,因为年纪的关系还做了宿舍的老大。我们宿舍八个同学和在操场上和隔壁宿舍踢足球。我当时踢得兴起,冲向由两块砖头垒的球门,拔脚怒射,皮球划过一条长长的弧线,远远的飞了出去,落在了学校南门外的状元桥下。这下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我,需要有人去拣球了,我踢的当然是我去拣。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状元桥。状元桥是一座千年古桥,白石砌成,桥下有三个石拱,由于年代久远,桥上的石栏早已无存。据说这座桥是北宋年间为了记念当地一位姓梅的状元所建。这座桥的奇异之处在于它并不建在任何一条河上,而是在空地上挖了一个很深的池塘,四周用青石砌成围岸,池塘成半圆形,而石桥就架在中间。这座桥对着我们学校的正南围墙,而池塘就是学校边界的一部分。状元桥下也许几百年前的水很深,但是如今已接近干涸了,有些地方露出了潮湿的池底。

池岸的青石有四、五米高,人本来下不去,但是在某处石壁上不知什么年代长出一棵香樟树,枝叶十分茂盛。顺着这棵树可以爬到离池底一米多高的地方,我就是这么下去的。下到状元桥底,在一掌多深的池水间拣起了皮球,正准备往回走,发现淤泥间露出圆形的一角,有什么东西半埋在水草中。我顺手将这个东西拔了出来,在水里涮了涮,看上去是一面古镜。这面镜子只有碗口大小,似乎是青铜的质地,背面刻有很多古怪的花纹,已经有不少绿色的绣迹。然而翻过正面一看,却异常光滑平整,没有任何绣迹甚至连一条划痕都没有,就像刚刚打磨过的镜面一样,能清晰的照出对面的一切。

这天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我还坐在座位上把玩这面偶尔得到的古镜。同班同学尚云飞走过我身边,看见了我手中的镜子,眼神十分奇怪,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又没说,径直走了过去。

尚云飞是我们学校的名人,是我们高一四班的“两大骛人”之一。所谓“骛”,就是“好高骛远”的“骛”,驱驰之意。尚云飞比我小两岁,可是来历非常特别,他是藏密高僧葛举吉赞大师的弟子。这位大师原先在川西一带受人供奉,后来寺庙被毁,他老人家不知怎么就云游到芜城市,并在芜城市东二十里外的黄庙广教寺落脚。广教寺最萧条的时候就剩下他这么一位僧人。云飞家就住在广教寺旁边,平时他父母对这一位老僧人多有接济,而尚云飞从小也喜欢到寺里找老和尚玩。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落实宗教政策,葛举吉赞大师又有了地位。政府拨款重新修建了广教寺,香火又见兴盛,大师被无数信徒奉为上师,并且成为了芜城市佛教协会的会长以及市政协的副主席。就在那时大师对尚云飞的父母说要收云飞做弟子,觉得他的资质和悟性都不错。尚云飞的父母答应了,于是尚云飞小小年纪就成为了一名佛教徒,只是没有受戒而已。后来云飞考上了芜城中学,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方周梓听说有个学生信佛,挑战了他的思想政治工作,结果把尚云飞以及他的家长都叫去训了一顿。这一训不要紧,惹怒了老喇嘛,老人家通过市政协批评了芜城中学领导班子,最后方主任道歉了事,表示不会再干涉尚云飞修佛。不过方周梓主任虽然道了歉,但私下里还是告诫别的学生不要学尚云飞。尚云飞于是在学校出了名,被称为“骛人”。

我们班除了云飞之外另一位“骛人”叫风君子。风君子比我小三岁,要到十二月才满十五周岁。风君子这个名子让人就觉得很怪,据说是他上学的时候自己起的。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还有父母让孩子自己起名子的。尚云飞的来历我知道一些,可是风君子为什么也被称为“骛人”我就不太清楚了。心里正想到风君子,偶尔从二楼的窗户向外看去,就看见风君子正从西门处走来。只见风君子右手拎着个黑色人造革公文包,就像个下乡的干部;左手端着一把紫砂茶壶,就像个公园溜鸟的老头;晃着不丁不八的方步,就像个逛市场的主妇;鼻梁上架着金丝变色镜,就像个三流小报的记者。总之一句话,怎么看怎么不像个高中生。我们学校规定周边县乡来的住校生必需在校上晚自习,而家住芜城市区的走读生可以自己在家上晚自习,也可以上学校。然而走读生大多都不来,只有风君子是例外。

风君子的身影走进教学楼,我继续低头把玩那面古镜。镜子很清楚,将教室里的一切都清晰的倒映其中,我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教室里多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这个人就坐在我身后的坐位上,看样子是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穿着灰蓝色的卡其布衣服,打扮十分朴素,感觉是几十年前的装束。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坐位空着,什么也没有!那是风君子的坐位,他的同桌周颂正在那里做作业,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旁边有什么。

我又看了一眼镜中,清清楚楚有一个小男孩坐在风君子的坐位上,苍白的脸色一片茫然,似乎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镜子里看得到,但是我回头用眼睛去看的时候,却看不见这个人!我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种诡异的情景唤醒了我已经尘封十年的记忆,这一次是因为这面古怪的镜子!就在我惊讶不已的时候,风君子已经走进了教室。

我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紧张,不敢抬眼直视风君子,心里在想他如果坐到那个座位上会发生什么?然而并没有发生我担心的情况。风君子踱着步一路走来,走过我身边,走到自己的座位旁,然后一转身,坐下,却没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坐到了走道另一侧一张空着的座位上,避开了自己的座位。风君子坐的是另一个走读女生季晓雨的座位,季晓雨通常不来上晚自习,她的同桌田玮是住校生,现在正坐在座位上看书。

现在需要介绍一下我们的教室。和大家熟悉的教室一样,一共有四列课桌,也就是四个小组。我和风君子一个小组,我坐在第三排,他坐在第四排。现在我们组坐在右侧靠窗的地方,然而这个位置并不是固定的,每个星期要各个小组要轮换一遍座位。教室里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男生和男生同桌,女生和女生同桌,这是我们上了高中才特有的安排,据说是为了防止早恋。

现在的高中生搞对象是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学生早恋仍然是洪水猛兽,是各级教师队伍严防死守的灾害,要尽一切可能扼杀在萌芽中。高中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所以不允许男女生同桌,以防日久生情。在这样的环境中,连男女生之间的正常说话交往都显得怪怪的。然而风君子却大模大样的坐在了田玮旁边,就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那么自然,坐下之后将茶壶放在桌上,从公文包里拿出书看。

风君子的反常行为立刻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关注,纷纷放下书向这边看了过来,一边还小声的窃窃私语。田玮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为了摆脱自己接近风君子的“嫌疑”,她故意咳嗽了一声,将课桌弄出很大的声响,然后睁圆眼睛狠狠的瞪了风君子一眼。风君子放下书本,面不改色的露齿微笑,冲着田玮点了点头,就像田玮刚才瞪他是和他很友好的打招呼一样,然后轻轻说了句话:“田玮,我坐在你身边看会儿书,你不介意吧?”

骛人果然是骛人,脸皮够厚,心理素质也够强!田玮张嘴想说什么,可是脸突然不争气的红了,低头看书不再理会风君子。我估计全班的男生此时都在佩服风君子的胆量,趁着老师不在的时候向田玮示爱——田玮和她的同桌季晓雨可是我们班的两大班花,很多男生垂涎已久,只是找不到机会接近而已。可是我的感觉却和别人不一样,我很奇怪风君子为什么就那么巧的避开了自己的座位,难道他也看见了那个别人看不见的小男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