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醉饮世间穿肠药(上)

好狠绝的惩罚,小白第一次看见风君子还有如此狠绝的一面,也许鲁兹的剑刺穿阿芙忒娜胸膛的那一刻,风君子已经决定了。随着风君子的话,黑暗亡灵无力的停止了挣扎,声音仍然充满恐惧和不甘:“这不可能,没有人能办到!”

风君子冷冷一笑:“可惜你忘了一件事——我不是人!我左手中握的,就是你的地狱,无边无际永世沉沦的黑暗在等待你,你应该感到荣幸,不是什么东西都有资格成为黑如意中炼化的亡魂。至于那些将灵魂出卖给你的人,应该自己承担选择的后果。”

他一挥黑如意,大袖发出的万道丝光收回,黑暗亡灵鲁兹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哀号,消失在空中,风君子手中的黑如意一阵剧烈的震颤又渐渐恢复平静。赤瑶已经显出身形,在栈桥一侧跪下,她是柳依依的弟子风君子的徒孙,第一次见到师祖自当行礼,可此时却说不出拜见的话来。因为谁都能看出来,阿芙忒娜即将香消玉殒,她正软软的靠在风君子怀中抬头含泪与他对视。

“风君子,你左手握着黑暗地狱,右手握的又是什么?是天堂门前的送别吗?”阿芙忒娜的声音很虚弱,却有一种令人心碎的幸福感。

“我右手中握的是你的手。”风君子的回答很温柔。

阿芙忒娜:“告诉我这是真的吗?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就让我永远恨不相逢,可是在天国门前,我终于遇见了你。……我将在天堂永远为你守望,你松手吧!”

“好,我松手。”风君子听话的松开了手,却不是右手而是左手,威震天下的黑如意当啷落地。

阿芙忒娜在微笑:“你不能永远这样握住我的手。”

小白和赤瑶也看出来了,阿芙忒娜已经支撑不下去,那把黑色的剑正在吞噬着她的生命,剑上凝聚的法力还没有爆发,全是因为风君子那神奇的手。想当初就是在这里,风君子神奇的手阻止了末日卷轴的伤害,可现在的情况不同,黑色的剑就插在阿芙忒娜的胸膛,就算能阻止它爆发也不能永远挽留阿芙忒娜的性命。

风君子看着阿芙忒娜,又似在自言自语:“当封印的记忆被唤醒,我想起了很多年前,曾有一个人在我怀中离去,我却眼睁睁的无能为力,我曾深恨自己。……我穿越很多年代、很多世界,终于又回到这里,要寻找的不是轮回的一幕。我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阿娜,你记住,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将永远在你的梦中。”

阿芙忒娜在喘息:“不要责难自己,上帝在人间也不是无所不能,还记得我们在梦中讨论的信仰吗?是谁将基督送上了十字架?”

风君子:“基督为什么会在十字架上流血?你闭上眼睛,我来告诉你。”

阿芙忒娜闭上了眼睛,风君子拥着她坐了下来。白少流神识中听见了风君子对他传来的一句话:“金创断续胶,救护车!”小白很是诧异,这两样东西可救不了阿芙忒娜,她受的远不是普通的剑伤。

还没等小白反应过来,周围的景物与风君子本人就变了。风君子坐下的时候,身体周围有无数精微的光芒飞散,仙人羽衣等装束不见了,云层中星月之挥隐去,海风又变得冰冷,眼前一花,风君子身穿平常的衣衫,就像深夜里从家中莫名来到这海滩上一样。

风君子仍然紧握阿芙忒娜的手,另一手却在她身后握住了那黑色的剑柄,将这把短剑缓缓的抽了出来。剑尖从阿芙忒娜胸口消失,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连神圣法袍上也没有被刺穿的痕迹,这本就是一把虚凝而成的剑。与此同时,风君子的胸前背后衣服迅速被鲜血染红,就似凭空被一剑刺穿。

白少流在这一瞬间突然明白风君子要干什么,无暇追究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在风君子将短剑完全抽出的那一瞬间,小白冲到了风君子的身后扶住了他,紧接着撕开他的上衣,发内劲连点他胸前背后的穴位,掏出随身携带的金创断续胶药末给伤口敷上,撕碎衣服紧紧包扎。

小白的双手快如闪电,几乎在同一瞬间完成了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风君子刚刚把剑拔出还没放下,小白就把他的伤口处置好了。阿芙忒娜再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这样的风君子,他的眉间有痛楚之色,却带着爱抚般的微笑:“阿娜,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

“风先生受伤了,要赶紧送医院!……赤瑶,你照顾维纳小姐,很快就会有人赶来。”小白没有给风君子继续说话的时间,身下莲台绽放,托着他和风君子一起飞天而去,在空中一闪便隐去了踪迹。小白没有叫救护车,他的速度可比救护车快多了!

“风君子——!”阿芙忒娜发出一声呼唤,背后光毫羽翼张开刚刚飞起,紧接着光影涣散又跌落在栈桥上晕厥过去。风君子拔出剑,受了她身上的伤救了她,但是阿芙忒娜被魔法伤害侵蚀的身体并没有立刻恢复还很虚弱,情急之下晕了过去。那把黑魔法力虚凝而成的剑竟然没有消失也没有爆发,落在地上,表面缠绕着玫瑰状血色花纹还散发着奇异的淡金光芒。

小白扶着风君子不敢乱动,怕再牵动他体内的伤口,精气莲台托着他们以不变的姿势飞走。风君子闭上眼睛不说话似乎已经没有力气,但小白耳边可没那么安静。风君子临飞起前还不忘抄起地上的黑如意,此时闭眼不开口,却在神念中用“无语观音”神通破口大骂——

“尚云飞,吹个泡泡把自己藏在里面就以为我看不见吗?这世上无你不少有你嫌多!我看你还是早点去西天极乐投案自首,大家图个清静。……还有脸在我眼前晃,看见你就烦,真以为治不了你吗?有种在乌由等着,你就要倒霉了!”

这奇异的骂声寻常人和一般的修行弟子是听不见的,但是小白听见了,赤瑶听见了,洛园附近的海天谷弟子苍檀听见了,坐怀山庄的陶奇、陶宝、七灭等人也听见了。风君子恢复神识又立即身受重伤,不少与他关系密切的修行高人都有所感应,纷纷以各种方式赶往此地。

听见这“神骂”,小白才明白今天在找桥周围所见的奇异法术是尚云飞的泡影人间大法,这可比上次与他交手时所见高明多了。他怕风君子太生气导致伤势恶化,小声劝道:“风先生保重身体要紧,犯不着与那种人生气,等身体好了再收拾他。”

一骂一劝间已经到了乌由最近的大医院附近,风君子睁开眼睛说话了:“收拾他?要我去吗?你去收拾他才顺理成章!该怎么办去找顾影商量,我嘱咐过她,在我出院之前,你们先把尚云飞送进去。”风君子提到顾影,让小白很奇怪,但此时治伤要紧,回头再问去顾影不迟。

昆仑修行界前辈大宗师,封印神识的在世仙人风君子,被唤醒神识之后的当天夜里,就被白少流送进了乌由医科大学附属医药的急诊室。他被尖锐凶器从后背刺了个贯通伤,还好没有伤到心脏与脊柱以及大的神经和血管,处置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因为失血过多加上肺叶被刺穿,第二天仍在特护病房昏迷不醒。

三梦宗总管韩紫英、轩辕派护法丹霞生当天就赶到了医院,避开凡人耳目暗中给风君子疗伤,这二位是昆仑回春圣手,治疗这种虽严重但也简单的金创不在话下,如果不是风君子体质特殊,换个人恐怕当时就可以出院回家调养了。萧家是医武世家,萧正容也精通内外伤治疗,看了风君子的伤势之后,告诉妹妹萧云衣他没有生命危险,就是晕迷不醒这个症状有点严重。

阿芙忒娜被送回自己的别墅调养,洛兮与海伦在身边照顾,韩紫英还特意去看了她的伤势,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元气大伤需要时间恢复,韩紫英留下了汤剂和丹药。阿芙忒娜醒来后执意要去看风君子的情况,顾影陪她去了,在特护病房外碰到了一脸忧色的萧云衣,没法多说什么,只能安慰几句,默默看了昏睡中的风君子几眼离去。

顾影劝慰阿芙忒娜,告诉她医生以及昆仑医道高手都说风君子没有危险,不必太过担心。虽然话这么讲,但是早该过了危险期的风君子却一直“坚持”昏迷,让人不得不担心。风君子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操心,可忙坏了小白与顾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