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碧海桥头清风皎(上)

白少流可以看见栈桥上的情景,因为天生超常的眼力,但是神识中却感受不到从那附近传来的任何信息,也包括海面波动那种特有的次声空气压力——小白精通水性,这方面的感觉异于其它人。这种感觉很怪,栈桥一带其实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却像变成了幻影一般,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惊动其它人,连小白的耳神通都被屏蔽了。

这是法术吗?以小白今日的修为境界,明白施展这样的法术修为之高足以傲视当世,是阿芙忒娜为了谈话方便而施展的魔法吗?看上去又不太像,阿芙忒娜的法力小白清楚,离此境界还有些距离,难道最近她的修为又有精进?但是仅仅为了说几句话不让别人听见没必要如此夸张吧?小白仔细搜索附近,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神气波动。

小白有些紧张,如果他能知道阿芙忒娜也根本没有查觉周围的变化,小白会更紧张的。这法术非常神奇,对于身处栈桥之内的人来说外界没有任何改变,但是这里发生的任何事也无法惊动外界。小白之所以能够查觉到不对,那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在远处潜伏。这其实是尚云飞的泡影人间大法,今天不止有小白一个人在暗中窥探,尚云飞也来了,小白却发现不了他在何处。

不提暗中都有谁在窥探,阿狄罗走上桥头问道:“阿娜,你有话对我说,为什么要在深夜把我约到这个地方?”

阿芙忒娜没有回头,而是望着远处棒槌礁露出海面的那一点影子自言自语道:“曾经就在这里,我捏碎了末日卷轴,想和风君子同归于尽。他用神奇的手阻止了我,也真正的解救了我。”

阿狄罗:“你和风君子之间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我只知道你因为他背叛了教廷。”

阿芙忒娜淡淡道:“我并没有背叛,是神官议会将我放逐,后来教廷又邀请我回去担任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导师,但我已经知道自己的选择。”

阿狄罗冷笑:“是啊,你有你的选择,你拒绝了神圣教廷的召唤,背叛了维纳家族数百年来的荣耀传统!”

阿芙忒娜转过身来:“阿狄罗,你为什么要这么说?真正的荣耀不会因为我的选择而改变。……亲爱的弟弟,我一直希望你成为家族的骄傲,可是你究竟能否理解这种骄傲的含义?”

阿狄罗:“难道你这位放弃家族荣耀的人,会比我的理解更深?”

阿芙忒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郁金香博物馆还有《勋爵的战斗》那幅画吗?”

阿狄罗神色有一丝不解,却很轻松的回答:“郁金香博物馆是记录郁金香历史文明的圣地,它的任何一件收藏都是郁金香人民心目中的瑰宝,郁金香公国灿烂文明的象征。……《勋爵的战斗》是五百年前郁金香国王邀请当时世上最出色的绘画大师绘制,赐给了维纳家族,为了褒扬我们祖先的功业,是维纳家族荣耀的象征与传世之宝。……这些你我都知道,你想告诉我什么?”

阿芙忒娜叹息一声,就像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那样看着阿狄罗:“我知道你喜欢去酒会不喜欢去博物馆,可我去过很多次郁金香博物馆……”

阿芙忒娜讲了一段往事,郁金香博物馆中有很多珍贵的馆藏是不公开展示的,但以阿芙忒娜的特殊性身份也可以看到。有一次她在内部馆藏中发现了一幅特别珍藏的画,正是郁金香国王五百年前赐给他们家族的那幅《勋爵的战斗》。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那幅画五百年来一直在维纳家族代代相传,怎会出现在这里?

阿芙忒娜不得不面对一个痛苦的命题:要么被所有郁金香国民视为艺术圣殿的郁金香博物馆,其珍贵的馆藏是赝品;要么他们家族的传世之宝是假的,二者必居其一。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阿芙忒娜在情感上难以接受的,她觉得很矛盾甚至痛苦,但是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后来阿芙忒娜来到了乌由,再见风君子,遭遇了这一生中最大的痛苦与矛盾,内心挣扎中无法决择,于是就在这个栈桥尽头,她想与风君子同归于尽。风君子神奇的点化了她,使她从漩涡中解脱,于是她也想明白了关于那幅画的两难命题。

究竟是什么成为了不朽荣耀的象征?它们是不是后世的历史负担?它们应不应该演变为后来者的磨难?不!经典的荣耀不是空洞教条的圣物与精神背负的枷锁,而是承载灵魂共鸣的桥梁。只有这样,《圣经》才能成为真正的《圣经》,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

说完之后阿芙忒娜看着阿狄罗道:“你还记得那个叫王波褴的昆仑修行人吗?他是无辜的,截击他的行动本身就是罪恶的,谁也没有权力在乌由杀害一个无辜的昆仑修行人,你是罪恶的参与者,必须承担应有的惩罚。……昆仑修行人有权力追究你的行为,而你也有很多话可以对我解释,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下令行动的鲁兹身上。……但是你仔细想一想,在上帝眼里,你仍然有罪。”

阿狄罗:“你已经告诉我是为了这件事让我来,你究竟想说什么?”

阿芙忒娜:“你是我的亲弟弟,我要尽一切可能挽救你,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去海天谷,去向王波褴的师门认罪,说明情由请求处罚。只有这样我和白少流才能为你请求宽恕,你不会死,但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阿狄罗:“唯一的选择?你要逼我去吗?”

阿芙忒娜摇头:“我没有办法逼迫你,但如果你不这么做,昆仑修行人会杀了你,白少流找我提过此事,他的意思非常直接——要为王波褴报仇,但是我让他给你一个请求真正宽恕的机会。”

阿狄罗很激动的叫道:“阿娜,这就是你给我的选择?让我到昆仑修行人那里去送死,一位神殿骑士,维纳家族的爵位继承人,跪在异教徒面前请求惩罚?”

阿芙忒娜:“不论你是谁,在上帝眼里你的生命不比王波褴更高贵,那是你应该做的,也不会因为你是我的亲弟弟而改变。”

阿狄罗喊道:“你的上帝瞎了眼!”

阿芙忒娜面色一沉:“请不要亵渎神,真正被蒙蔽心灵的人是你。”

阿狄罗紧走几步越过阿芙忒娜的身边来到栈桥最尽头,转过身来面朝她问道:“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我今天不答应你的要求,你就将我出卖给你的情人?”

阿芙忒娜:“我只是想帮你,而你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也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阿狄罗一指阿芙忒娜身后:“你真的不明白吗?为什么风君子会来?他来干什么?”

风君子来了?听见这句话阿芙忒娜急转身向后望去,这一瞬间陡然感觉有一种刺骨的寒意从心口位置传出布满全身,她低头,高耸的双乳间正中偏下,露出了一截黑色的剑尖。这是从背后刺来的一剑,剑身是纯黑的在夜色里没有一丝光芒,但却看得很清晰,因为阿芙忒娜中剑后全身发出了淡淡的圣洁光辉。

一个普通的人拿一把普通的剑,不可能伤害身穿神圣法袍的阿芙忒娜,但是凶手和剑都绝不普通,而阿芙忒娜也绝对没有防备,等她有警觉时已然迟了。就在她转身回望的同时,阿狄罗的手腕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把黑色的剑,这是汇集了无数人的仇怨、贪残、忿怖力量虚凝而成,灌注了亡灵鲁兹最强大黑魔法力。

这一剑,刺入了阿芙忒娜的后心。在剑尖触碰到她的长袍时,阿芙忒娜的身体发出了光辉,但没有来得及阻挡这致命的伤害。中剑后,阿芙忒娜没有立刻回头,而阿狄罗也没收剑,两人都用惊异的眼神向栈桥另一端看去。

长长的栈桥连接海滩处,虚空就像泡影晃动,一个“人”突然出现,迈步走了过来。阿狄罗谎称风君子来了引阿芙忒娜回头,阿娜回头第一眼没有看见任何人,然后低头看见了胸前的剑尖,下一瞬间她又突然抬头,便真的看见了风君子走来!她看见了,阿狄罗也看见了。

风君子为什么会凭空到来?当然是因为白少流捏碎了天刑墨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