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步下莲台试锋棱

白少流:“我要说的也就是这件事,怎么,还需要我帮忙吗?”

法澄:“赤瑶血肉无存,元神依托于你炼化的这张弓,本无法可解,但既然能脱困而出,老僧还是能帮一点小忙的。……白庄主,神宵雕借我一用。”

小白取出神宵雕递给法澄,法澄信手一挥,在白少流右手的中指间切出一个细小的口子,只流了一滴血,他同时还在说话:“我闻白庄主曾以自己的鲜血为引,入药救治他人,此等舍身相济之心理当感佩,恰逢你今日修成化身,可借精血一用。……其实这一招,我是受风小子前辈点化。……赤瑶拜柳姑娘为师,而柳姑娘是风小子的弟子,一饮一啄,其中自有缘法啊。”

这老和尚絮絮叨叨罗里啰嗦,手中神宵雕凌空一挑,小白指尖上那一滴血珠飞出正落在赤瑶的眉心。赤瑶本无形体,但这一滴血却没有穿空而过,就像真的碰见实体那样停了下来,然后迅速的消失,在赤瑶的眉心留下了一点胭脂痣。

“我有感觉了,真的有感觉了,我感觉到身体了!”赤瑶惊喜的叫道。

法澄摇了摇头:“不是你真的有了身体,而是幻形有了八触之觉。”

白少流问道:“大师,这有什么区别吗?”

法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环顾四周,在三少、清尘、连亭、麻花辫、小白等人身上扫过,微笑着问:“请问各位,如何知我有身?”

这一问问的妙,我们如何知道自己有身体?首先是因为能感觉到,有五官的知觉和体位感觉,和外界之间有明显的界线和区别,能够很自然的分别我与非我。这个身体,就算你睡着了感觉不到,它也是存在的,是维持生命系统的根基。

但是赤瑶的形况很特殊,她的身体是一张弓,并不是她所幻化出的形体,从另一个意义来说,如果她有了形体八触之觉,自己感觉就和真的身体差不多,尽管这个身体并不存在。法澄所施,仍是世间方便法门,据说与风君子有关。

这个身体是不是我?是也不是!它代表了“我”的一切所行所受,但是超脱形体之外,还有一种抽象纯粹的存在,可称之为“神”,小白修行入门,就是与清尘学的“形神相安”至“形神相合”,从这个境界再往上,就是修行所云“神气相抱而不离”。

听上去有点虚无玄妙,不过每个人都可以闭上眼睛仔细想想——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形神相安吗?我们的欲望与身体已经达成和谐了吗?做不到,太多的人在大多数时候做不到,所以才会有修行的存在。各门各派修行入门法诀不同,但原理基本类似。

太上有云:“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人们向往存在状态的自由,摆脱与生俱来的束缚,提炼本源状态的那个我。对于今日的小白来说,已在一步步做到,正如那句偈语:“看莲台寂灭处,那便是一个我”,他修成了莲台化身。

而赤瑶的情形恰恰相反,她要拥有一个真正的人的身体。从修行角度,也不能说这是境界的倒退,而是一个经历的过程。也许赤瑶太卑微了,除了小白之外,没有人真正把她当人看,只把她当作神弓祠中的塑像或一张通灵的弓,尽管对她的态度与常人无异。刚刚在冈比底斯密室中,约格提到知道他秘密的人有梅野石、白少流、清尘、吴桐、连亭、麻花辫等六人,恰恰没有提到赤瑶,倒不是他忘了,而是根本没有提的必要。

赤瑶的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比小白更清楚,所以他一直在帮助赤瑶达成所愿,今日见到法澄第一句话就是求赤瑶之事,而法澄正在等他来解决此事。也许不必羡慕为什么白少流会拥有如此神奇的赤炼神弓,如果换一个人,可能神弓仍在,但世上不会有这样一个赤瑶。

法澄的问不是简单的问,随着这句话众人神识中还传来很多信息,这是一种声闻智慧,在座的都各有所思。麻花辫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摸了摸赤瑶的身体,与正常的人身感觉不太一样,似有似无就像一缕飘渺的云烟。

“好奇怪呀,我像在摸一片云。”麻花辫好奇的说。

清尘与连亭闻言也走到赤瑶身边伸手摸个不停,连一边的三少和尚也好奇的瞪大眼睛,想过来伸手摸两把又忍住了。赤瑶向法澄拜谢道:“多谢大师赐法,只是我感觉有些……”

法澄:“感觉有些不同?我听闻你与白少流是一体修行,剩下的事情应该交给他了,否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等他进门呢?……此身乃四大假合,不必厌弃也不必沉迷。”小白为赤瑶立神弓祠,借坐怀丘地气,于定坐中一体修行,也就是说赤瑶如今的修行还离不开小白这个凭借。

白少流看了看赤瑶,招手道:“你过来。”

赤瑶迈步走到近前,低着头脸上有羞意。小白伸手一指赤瑶,赤瑶脚下升起一朵精气莲花,衬托着她的红裙黑发似雪的肌肤,宛如凌波仙子。赤瑶惊呼一声,这次是真正发自肺腑的欣喜欢呼,一头扑到了小白怀里:“太神奇了,我真的有身体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小白的感觉就像怀抱一抹云霞那么轻柔,却是一个真实的女体。他拍着赤瑶的后背笑道:“世间诸法有相通之处,海伦会的,我也可以。……这不过是我的化身神通而已,只要你今后的修行更深,也领悟了化身之境,也就无分别了,不必再借助于我。”

清尘走了过来:“恭喜了,小白哥,这真是大自在神通啊。”

她的话中有话,小白轻轻松开赤瑶,向清尘道:“你应该恭喜赤瑶才对,真大自在,无所谓大神通,有之而已。”

……

在小白的劝说下,麻花辫十分不舍的离开了马罗城,随连亭返回郁金香公国。三少和尚被法澄留下了,要他在罗巴大陆游历,小白与清尘带着赤瑶返回志虚大陆。

赤瑶很兴奋,一直沉浸在欣喜当中,没有查觉清尘似乎有心事。难得她高兴,小白在空中祭出莲台托起她的形体,让她一直体会有身的感觉,赤瑶的芊芊玉手伸出,似乎连空中的风触摸起来都那么可爱。她在空中道:“真想快些赶回坐怀丘,告诉海伦这个好消息,她一定会为我高兴的。”

白少流:“赤瑶,那你就先去坐怀丘报信吧,告诉众人我追凶万里无恙而回,我暂时陪清尘去白莲山一趟。”

赤瑶答应一声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天际,小白却没有收起莲台,在空中挥手莲台分成两朵,分别出现在他与清尘的脚下,回头微笑道:“天空的风景很美,我们慢慢走。”

清尘板起脸,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回白莲山?”

白少流:“你我之间还需要这样问话吗?我能感觉到啊,你想回白莲山,也想我陪你一起去。”

清尘一撅嘴:“谁想让你陪,我自己回去。”

白少流陪着笑道:“我去白莲山看庄茹还不行吗?”

清尘:“谁说不行,你想来就来呗,我还能不让你见姐姐吗?”

淝水市金田镇郊,去年有人买下了镇边的几栋建筑和一片荒废的山地。经过一番修缮,这里成为了黑龙集团金田分公司的产业,一条新修的小街南边全是这家公司的门面,主要经营当地的土特产,包括山货、茶叶、药材、工艺品等等,收购之后包装加工外销。这家公司的出现很受附近的居民欢迎,至少他们又多了一个赚零用钱的营生,据说黑龙集团还经营出口贸易,把金田镇附近的土特产远销海外,在他们的门市点中还有不少金发碧眼的老外雇员。

同时这片商铺也是个掩护,后面就是白莲山道场,此处道场洞天比坐怀丘规模大了一倍不止,地势很奇特,山不高却层层环绕拱卫,如一朵莲花绽放。最中心的莲台位置有一股天然的清泉从山岩中流出,被人工开凿成十二曲环卫状溪流绕整个道场流过,从天空看就像花瓣结连而成的玉带边。而白莲山道场的核心建筑白莲宫就建在清流泉眼的前端。这里最早是洪和全所建,经过了顾影的设计改造,模样已经大不相同。

此地是张荣道先生画的建造总成图,顾影与海伦设计的具体景观,由魔法工匠们开凿建造,如今已初具规模,山林与泉流之间点缀的各种景致皆有融合东西的雅趣,此地是一处适合世外清修的洞天福地,与坐怀丘相比另有妙处。

黑龙集团金田分公司平常的事务以及帐目是庄茹管理,在家中独居了那么久,小白也想让她多接触外面的世界多做一些感兴趣的事情,在万国摩通银行的时候,庄茹就是业务主干,现在为小白管理这家分公司她自然是十分乐意。这家公司的收入虽不能满足建造道场的巨额费用,但这些不归庄茹管,白少流另有投入。

这家土特产公司的利润保证道场中这些人的用度还是绰绰有余的,庄茹把帐目是整理的井井有条,向往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也是满心幸福。忙碌中闲下来的时候,庄茹想的当然是小白,清尘把自己接到了这个地方,小白又把这家公司交给了她,可是她的情郎什么时候来看她?小白说过年的时候要接她回芜城,眼看明天就是元旦了,离过年也就一个多月。

正在庄茹托着香腮在办公室中遐想的时候,有人敲门报告:“庄经理,白总来了。”这种称呼庄茹还不太适应,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惊呼道:“他来了吗,在哪里?”

“我就在这里。”说话间小白已经大步走了进来,看着庄茹笑盈盈的说话。

“天!”庄茹叫了一声绕过桌子就扑了过去,体态像一只轻盈的小燕子,小白伸手接了个满怀,搂住她在耳边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有没有想我?”

庄茹眼圈都有些红了,挥粉拳打在他的胸前:“你用得着问我想不想你吗?这还没到过年呢,你怎么就来了?……清尘妹妹呢,她没和你一起?”说着话穿过小白的肩头向门外看去。

“清尘已经进白莲山了,她在白莲宫等我们,我先来看看你工作的地方,一会我们一起去白莲宫。”说着话一挥手,门关上了。

庄茹仰脸看着小白,白皙的脸颊上浮起了红晕,眼中充满无限的柔情,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像是在期待什么。小白明白她的意思,低下了头吻去,庄茹闭上了眼睛,这是一个很缠绵的湿吻。……良久之后,只听庄茹喘息着说道:“我们走吧,清尘妹妹还在山中等着呢。”

小白坐在椅子上,双手环在庄茹的腰侧:“让我好好看看你,有段日子没见了,越看你越觉得明艳动人,看来这里山水真不错。”

庄茹扭头:“你就爱夸我!……今天怎么突然就来了?”

白少流:“有事路过此地,当然要来看你,别着急,过一段时间我会再来接你的。”

庄茹:“接我回芜城过年?”

白少流:“芜城当然要回,但是去芜城之前我还要带你去个地方,那就是青春之泉,在海外的一个小岛上,那里的银沙滩美极了。”

庄茹的眼神有些迷离:“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那不是我这种人应该去的地方。”

白少流笑:“有谁又是应该的?白莲山是修行人的洞天,清尘不是一定要带你来吗?”

庄茹:“妹妹做事比较任性。”

白少流摇头:“不是‘比较’而是‘非常’,不过也没什么。”

庄茹:“真没想到世上会有那种与世相隔的地方,简直就如梦中仙境一般,白莲山就在镇子旁边,但如果没有人为我开启门户,我连进都进不去、找都找不着。”

白少流:“你那么喜欢?那以后我们就把家安在金田镇好了。”

庄茹欣喜道:“好啊,清尘妹妹就在身边,我还能时常见到她,其实我心里也这么想过。……那乌由怎么办?”

白少流:“当度假的地方吧,什么时候想回去看看就回去,随你的心意。时间不早了,我们进白莲山吧,这次我亲自为你开启门户。”

黄昏时分,小白与庄茹并肩走入白莲山,踏上了白莲宫前的白色石阶。白莲宫就是莲台正中山丘上的一座园林式的建筑,是清尘的清修之所,而庄茹在金田镇上另有住所。白莲宫全称是“白莲真人仙缘宫”,门廊上没有挂匾,大门前石阶的尽头一块裸露的白色山石被削平,上面有“白莲真人仙缘行在”一列字。

这几个字不是什么名家手笔,而是清尘用紫金枪尖直接“写”在上面的,倒也是铁钩银划气魄不凡。清尘有意思,这里是她的清修之所,却用小白的字号来命名。

清尘早就在门口等他们,她好清静,白莲山中其它弟子都散居别院,白莲宫中没有别人。三人在后院凉亭中摆开酒菜,于月下对饮。这里曾经是小白为给清尘报仇杀洪和全等人的地方,如今环境与气氛完全变了,恍然乎又回到了在乌由的岁月。当初清尘失去了功力,庄茹的脸伤未好,楼下还有一个黄静,小白每日回到家中,晚饭时是温馨一片。

清尘没有板着脸,与庄茹有说有笑,庄茹温柔的给小白倒酒夹菜,不觉已是深夜。庄茹抬头道:“今天是元旦了,又是一年,祝所有的苦难都已经过去,从现在起应该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清尘妹妹,你说对不对?”

清尘一笑:“姐姐开心我就开心,夜深了,我先去休息了,小白哥,你陪姐姐再坐会吧。”

清尘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后院,小白道:“阿茹,我们回金田镇吧,不要留在白莲宫休息。”

庄茹摇头:“不,我不走,白莲宫中本来就给我准备了一间静室。……小白,你别陪我了,难得到了白莲山,今天是个好机会,应该去找清尘妹妹好好谈谈……你还记得上次我说的话吗?”庄茹凑到小白的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说的自己的脸都红了。

小白神情有些不自然,苦笑道:“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我去找她。”

庄茹去了,小白却没有动身去找清尘,一人坐在月下独酌,若有所思直到黎明。庄茹一个人离开后院,而小白一直坐在那里没走,清尘是知道的。小白不去找她,清尘倒有些等的着急了,天快亮的时候,她终于走出静室来到后院。

“你没陪姐姐,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半夜?”见小白还端杯坐在那里,清尘忍不住问道,语气还有些不悦。

“清尘,你和我也许不该把庄茹带到这里,她不属于这个世界,其实你也试过教她形神相安的口诀心法,但她没有那个资质和机缘,这些我心中清楚。”小白没有抬头,看着酒杯缓缓说道。

清尘:“我愿意,白莲山道场你送给我了,我愿意让姐姐来。你放心,不会有别的事情,也不会带来什么麻烦。……姐姐是个可怜人,我不会让她为难的,我们第一次来到金田镇的时候,你不是已经和我说清楚了吗?”

白少流抬起头看着清尘:“你我终究是道侣,自从顾影之事,我于心有愧你心中负气,我们总有隔阂,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你心中究竟想让我如何,今天不妨都告诉我。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如你所愿,绝无悔憾之意。”

清尘有点紧张:“小白哥,你想怎么样?”

白少流笑了:“前日遭遇福帝摩身临险境,你我生死相托不离不弃,我也想明白了,我终究是你的小白哥呀,你把庄茹带来此地,还是因为我。”说话时道场中竟然起风了,风中有雾,此雾甚浓如白色丝绦缠绕在凉亭四周,等风散时,小白的身形已消失在白雾之中。

清尘并不惊讶,却很疑惑,眯着眼睛看着凉亭。只见凉亭的石板地上生出一支如玉白茎,紧接着白茎上生出一个硕大的花苞,花苞在晨光中绽放成一朵莲台,莲台中央又出现了白少流的身形。小白的身形再度显现,走下莲台来到清尘身边柔声道:“清尘,你面前的这个我,还是初识时的那个我,还记得我们在银沙滩上的那一晚吗?你我在月下相拥,就是昨日。此化身在白莲山与你时常相见,如你所愿,待来日终可同履仙缘。”

说着话小白张臂搂住清尘的肩膀,清尘看着他神色有些怪,初时目露惊喜之意却突然脸色一沉一招手,紫金枪不知从何处飞来,大喝一声带着凌厉的紫电金光直刺小白的前胸。

这么近的距离且毫无防备,以清尘全力一击之威,别说白少流,什么样的高手都不好使。小白的身形被紫电金光绞的粉碎,然后就听见了一声尖利的惊呼。清尘收枪回头,只见庄茹不知何时正好走到后院门口,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张着嘴手指前方瞪大惊恐的眼睛软软的倒下。

清尘赶紧一纵身来到庄茹身边,庄茹还没倒地却被身后另一个人扶住,此人赫然就是刚才被清尘一枪斩杀的小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