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杯中鸩饮还回赠(下)

这是一场遭遇战,三少和尚、宇文树、绯寒、绯焱都是沿途出现,不可能事先有过计划,战斗中也来不及仔细商议,怎么行动看起来如此默契?邓普瑞多感到奇怪也正常,其实原因有两点:

第一因为指挥的人是白少流,他的移情、共情之术如今已炉火纯青,对敌之时很清楚每个人的想法,也能将自己的战术意图传达给所有人。他发现宇文树、绯寒等人出手时的心念类似,就是要将空中的混战逼出志虚大陆的范围,于是指挥众人向罗巴大陆而去,与大家的想法是不谋而合。

第二个原因连白少流都不清楚,那是昆仑盟主梅野石有命令。白少流离开乌由前曾向昆仑各派发布了教廷的叛乱的消息,与此同时,海天谷也发现西北大漠一代的邪徒聚集,似有异动。而本勒登率领一众手下赶往志虚西北的踪迹,被梅野石察觉了,当即集合一批高手赶往海天谷。梅野石临行前送出江湖令,希望天下高人守护昆仑清静,勿使教廷逃出的叛乱狂徒来此滋扰,并托三少和尚到乌由给白少流传信。

有一句俗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是梅野石根本不想拿福帝摩和本勒登这些人当朋友,明里暗里都不想,态度很明确——不论这些邪魔是否与教廷作对,昆仑绝不欢迎!假如这些人在志虚生事,昆仑修士绝不手软!

东方的地平线隐约露出一线白幕,黎明即将到来。太阳要在东方升起,而众人向西方飞去,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那就是战场中始终看不见太阳升起,众人一直战斗在黎明前的黑暗里。

邓普瑞多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白庄主,你这是要将他们送回冈比底斯吗?”

小白回头微微一笑,反问道:“那您认为他的归宿应该在何方呢,什么人该为福帝摩的出现付出代价?”看表情那言下之意仿佛在说——是谁家放出的疯狗四处乱咬人?

邓普瑞多良久无言,神圣教廷没有在罗巴大陆截住福帝摩,这个祸害十有八九要去志虚藏匿,这不能不说有祸水东引的嫌疑,小白把他们驱逐回冈比底斯不仅不能怨而且只能谢,说到底,明面上也是帮神圣教廷的忙。

在邓普瑞多看来,这条疯狗咬了谁家的人都不好,尤其在罗巴大陆闹出乱子就更不好了,想了想说道:“多谢白庄主与诸位东方朋友助神圣教廷铲除叛逆,不论在何处,我们都不希望他们入人间为祸。……不要直往冈比底斯,也不必行险决战,将他们逼往阿匹斯大峡谷,届时我自有安排,不必白庄主等人冒险。……现在,我来指路如何?”

白少流:“阿匹斯大峡谷?我认识路,你要想安排的话,就命人在断流大瀑布等着,那里是最好的决战之所。”

邓普瑞多微微吃了一惊,这位白庄主真是了不得,竟然如此了解阿匹斯大峡谷的地势?他不知道,小白就曾就在阿匹斯大峡谷被鲁兹带人逼下大瀑布,因祸得福度过换骨天劫。战阵继续逃窜,小白率队只追击而不紧逼,邓普瑞多从怀中取出一物对着它轻轻吟唱,似乎在与远方的人沟通。

从乌由近海遭遇福帝摩袭击开始,一直追到阿拉丁国北境,背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一直在驱赶着黑暗,时间已有大半天。久战之下众人也十分疲惫,尤其是一开始就加入战斗的那十二名魔法师,福帝摩等人当然也不好受,但是这伙末路狂徒依然凶悍如昔,因为他们不战斗只有死路一条,但是白少流可不想无谓的拼命。

前方出现了一片巍峨连绵的山脉,正是冬日,山上笼罩着皑皑白雪,一座座山峰就像矗立在黑夜里白色的巨人。三少和尚紫金钵不知不觉中已经向后收回——他也有些累了,乌云战阵渐渐在下降高度,与群山顶峰擦肩而过。

福帝摩见状大喜,终于可以利用地势摆脱追踪了,后面的人追的太紧,在高空一览无余始终无法摆脱,一入群山形势就不一样了!眼前两座巨大的山峰对出,一条激流蜿蜒其间,两岸绝壁千仞,是一条大峡谷。乌云战阵抖擞精神,向后射出一片暴散的黑光,黑光扫过之处山中积雪竟燃起黑色的火焰,两岸山壁无声化成粉末状塌陷了一大片。

三少的紫金钵倒转、绯焱的柔锋绫飞卷、魔法师们的净化光芒射出,挡住了这发狠的一击去势也被暂阻,乌云战阵趁机钻入峡谷中不见。

虽然看不见,但是神识能感觉到乌云战阵已经散开成长蛇状,在曲折幽深的峡谷中极速飞行。这种地形对追踪者很不利,不仅要被动的穿越各种复杂的地势速度不可能太快,而且要时刻防范逃跑者利用有利环境突然展开的埋伏反击。

白少流一声令下,众人各施法术向着前方峡谷展开无差别攻击,两岸山石崩碎脚下激浪滔天,象空中推土机一样前行,速度不得不慢了下来,福帝摩等人渐渐远去眼看就要逃脱。此时前方隐约传来接连不断如滚雷般的轰鸣声,大瀑布就要到了。

“升空掠阵,勿再追击,前方自有教廷高手截击!”白少流突然开口下令,同时一把拉住身前挥抢的清尘,带着赤焰蛟龙一飞冲天离开了大峡谷。他这一转向,三少、宇文树、绯焱、绯寒等人也一齐飞身而起。但是邓普瑞多与那十二名魔法师却没有听小白的命令,在邓普瑞多的指挥下继续沿峡谷向前追去,邓普瑞多还回身向众人以志虚的礼节拱手相谢,身形随后消失在峡谷群峰中。

象福帝摩这样的高手,如果是绝世高人斗法切磋胜过他也许不难,但要想彻底消灭这么多顶尖黑魔法高手代价是很大的。已经到了这里,小白可以不追也没必要再追,但是邓普瑞多却不得不追下去封死福帝摩的退路。白少流说的对,谁该为福帝摩的出现付出代价?绝不是白少流等人,他们数万里追凶已是仁至义尽。

福帝摩已经感觉到身后的追击者将被摆脱,大峡谷中迎面出现一道数百米高壮观的大瀑布,飞流急泄水声如雷,谷中终年浓雾弥漫夜间更是如愁云满布,对面是屏风般的千丈绝壁,峡谷在此陡然转向朝深山中而去,山势的裂隙纵横出现了无数细小的分支。

一众黑魔法师心中大喜,只要穿过此地,借助水声浓雾与山势的掩护,就可以彻底摆脱追兵,一旦成功潜入深山之中散开,再追击他们就难了!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天空传来怪兽的嘶吼声,初闻时极远,吼声传来眨眼就到近前,连群山都在震动。六头巨大的龙骑出现在瀑布上方,呈扇面形散开阵势彻底封死了所有的去路。

原来在追击途中,邓普瑞多知道了小白的用意之后,立刻联系了冈比底斯,报告了追踪的最终去向。约格当即下令调集龙骑军截击,下了死命令,绝不能放福帝摩流窜入罗巴大陆。亚拉率领的龙骑军经过特伊城堡大战之后,训练完毕能熟练作战的龙骑只有六头完好,这次全带来了,恰好赶在断流大峡谷迎击。

断流大峡谷,是逃出生天的希望,但如果去路被强大不可逾越的屏障阻挡,这里又是送死的绝地。看见龙骑军摆好阵势出现,福帝摩的心就陡然沉了下去,连手下最凶悍的亡命之徒都感到一阵惊骇。

大惊之下福帝摩下的最后一道命令是立刻掉头向后拼死逃命,能逃走多少是多少!长蛇般的乌云战阵翻滚散开,转向朝后方高空飞去,困在狭长的峡谷下方简直就是龙骑军的活靶子。此时六头龙骑齐声震吼,向着峡谷居高临下喷射出地狱般的火焰。

白少流等人刚刚脱离峡谷飞上高空,他们面前是一座巨大的山峰,那是阿匹斯山脉的主峰,峡谷绕过这座山峰才是断流大瀑布。此时他们看不见瀑布那里的情景,但也听见了龙骑惊天动地的嘶吼声,紧接着就看见山峰彼端火光冲起映红半天,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和山体崩倒的巨响。

隔着群山巨峰在远处看见的情景就如此壮烈,那么身处瀑布峡谷感觉可想而知!那里简直成了炙热的修罗地狱,爆炸声从何而来?竟是水潭在瞬间遭遇高温产生的汽化膨胀。第一击就冲散了乌云战阵,十几个黑影在火光中连惨叫声都没有就化为灰烬。另有十几道黑烟呈发射状飞离火海,向四面扑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