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杯中鸩饮还回赠(上)

黑流汇聚交击,就像一朵黑色的蘑菇云爆发,随即形成一张巨口,向着小白的身后吞噬而来。润物枝发出的青光似是这黑云的克星,冲散了巨口的獠牙,然而却挡不住接连而来强大的冲击。福帝摩挥剑,剑芒与清尘的枪尖相击,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大喝,将清尘的去势硬生生的挡住。此时四面八方生出无数黑暗的利爪,扯住两人身边飞舞的火龙要将它们撕碎,火焰冲散利爪,却有更多的利爪在虚空中伸出。

就在此际,上方突然响起一声闷雷,强烈的光芒闪耀而下,小白的眼睛都花了什么都看不清。只听见福帝摩发出呼喝之声,周围接连传来几声惨叫——有人一出手就冲散了这个包围他们的隔断魔法阵,似乎还消灭了好几个敌人。

小白一稳身形只管用润物枝护住清尘,只听清尘赞道:“在世仙人好大的神通!”

小白苦笑:“不是风前辈,我还没动墨玉呢!”

这么大动静谁干的?只见光芒闪烁之后,乌云散去都退到福帝摩身后结成阵势,浓烟凝聚翻滚看不清有多少人藏在黑云之中,只有福帝摩手持长剑站在云团开合的最前端。而小白身后出现了十二名身穿白袍的魔法师,一律拿着白斐木法杖站成一个半圆形,恰好将小白围在圆心位置。只有一人例外,他手持一根最普通的法杖飘然来到小白身边,雪白的长胡子垂在胸前正是邓普瑞多。

“老前辈,您怎么会来?多谢相救!”清尘首先说话。

邓普瑞多:“我也想不到福帝摩真的敢回乌由,但是刚刚接到教廷的警示,说他有可能会回来,所以率众在乌由周边巡视,恰好碰见了。……福帝摩,东方有句俗语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看来说的就是你啊。”

福帝摩手持长剑面色如浓的化不开的乌云,眼中充满恨意,指向前方道:“邓普瑞多,你真以为带着这么几个人就可以把我怎么样吗?我看今天送死的是你!”

邓普瑞多也不生气,以惋惜的语气道:“福帝摩啊,你又犯了个错误,如果你真的想秘密潜回乌由,就不应该在空中劫杀白庄主暴露行踪,遇到他们应该避开才对。”这句话说的没错,但是福帝摩看见白少流与清尘落单,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要出手的。

白少流看着他突然说了一句:“院长大人,你真的是偶尔碰到我们的吗?不是在天上钓鱼?”

这白胡子老头居然很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不管怎么样,我也在保护你们,对不对?”

这时福帝摩不耐烦的说道:“老东西,你的废话太多了,既然你我相遇,那就分个胜负吧!”

清尘一顿紫金枪:“多言无益,杀了他!”

这时邓普瑞多压低声音道:“福帝摩极善战阵,我带来的魔法师近战难敌,请你们二位挡住前锋,不要让对方战阵边缘冲近。”

话没说完福帝摩就已经动手了,他一挥手中剑,身后的乌云陡然膨胀散开,两侧就像展开了一对黑暗的羽翼扫向魔法师队伍的两端。而他的身形消失在云团中,几道剑光交岔射出直取战场中心的邓普瑞多。

清尘一声大喝挥紫电金光挡住剑芒,白少流挥润物枝护住清尘,赤焰蛟龙飞出盘旋在两人脚下向四周射出飞火流光。邓普瑞多一举魔法杖,十余名魔法师齐声吟唱,片片光芒如雪向着那巨大的黑色羽翼飘扬而去,一场大战开始了!

邓普瑞多说他手下的魔法师近战难敌,在白少流看来多少有些谦虚了,这些人根本不需要近战。飞射的火焰、凌厉的电光、呼啸的风旋、锋利的冰刃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战场,将膨胀的乌云前锋轰击的千疮百孔根本无法接近。

乌云中传来怪兽咆哮之声,开始急速的旋转,有无数黑色飞旋射出就像一支支奇异的冷箭,被撕扯的边缘化成各种狰狞的形状,飞到空中扑向魔法师的队伍。清尘挥舞紫金枪只攻不守,小白舞动润物枝只保护清尘不顾其余,赤焰蛟龙咆哮在他们身体的周围与冷箭与飞云格斗,这三人挡住了魔法师队伍前近处的威胁。

这时云团中央升生了一个巨大的漏斗,宛如在天空中扭曲的黑色风柱,顶端是一只巨大的怪手,这只怪手朝着白少流伸了过来。这时邓普瑞多也出手了,他一挑魔法杖,一个巨大的白色光旋出现,在魔法杖的尖端上只是极细的一束,延伸到天空却像一个巨大的龙卷风,迎住了那灰黑色的怪手。魔法交击,怪异的声音就像野兽的撕咬和飓风咆哮,斗了个势均力敌。

福帝摩号称神圣教廷第一骑士,并不是说他单打独斗第一,如果摆开场子两个人斗法的话,他不是邓普瑞多的对手。但是在战阵之中,此人是最好的统帅,三十六名手下刚才被偷袭损失了四人,剩下的人以福帝摩为核心在空中结阵宛如坚固的堡垒,各种魔法层出不穷,攻守浑然一体竟毫无破绽,邓普瑞多等人也无法取胜。

旗鼓相当的斗法只延续了不到十分钟,云团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哨音,几团黑光爆射而出威力陡然大了好几倍,邓普瑞多等人施法防守一时无法反攻。这时只见黑云成束如一条巨蛇脱离战场向西南飞去。

福帝摩要跑,他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击败邓普瑞多等人,在这个地方缠斗的时间越长对他越不利,等大批援军赶来只有被包围消灭。还算他清醒,立刻率众撤退。眼看追击不及,这如巨蛇似的乌云却一头撞在一座金山上,这金山是在空中突然出现的,一个金色的光点一闪从远处飞来瞬间就幻化成一座巨大如山的东西。

轰然一声钟鸣,金光闪闪的巨物被撞飞了,打着旋缩小落向了海中,远处有一个人哎呦一声惊叫也张牙舞爪的摔入大海。这一声叫小白立刻就听出来者是谁,落向海中的正是三少和尚和他的紫金钵,这个和尚真是无事不在,一出乱子总能看见他。小白急令赤瑶飞下云端在海面上把浑身湿淋淋的三少和尚给捞上来。

就这么一阻挡,邓普瑞多率着魔法师从侧翼又追了上去,清尘提紫金枪飞在队伍的最前面。赤瑶将三少和尚带上天空,三少和尚祭紫金钵重新飞稳,小白用润物枝在他身上刷了两下问道:“大师,你怎么会赶来?”

三少和尚喘着粗气道:“梅盟主派我来传信的,他已经带领大批昆仑高手赶去了海天谷,让我通知你在乌由好自警戒,半路上却碰见这一出。……那伙人是什么东西变的,好厉害呀,和尚今天现丑了、现丑了。”

白少流:“这是教廷叛逆福帝摩率领的黑魔法战阵,你一人之力挡不住的,闲话回头说,一起追!……注意,把他们逼开,不能靠近志虚大陆,也不要让他们落地。”

三少和尚也加入了追击的队伍,他的紫金钵在空中又化成小山般大小,贴着那黑云战阵底端盘旋,在各种魔法攻击的掩护下,不断骚扰使福帝摩等人无暇落地。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无法形成合围,在空中乱战你追我逃,向南又行数千里。志虚绵延的海岸线伸出,前方又是一片大陆,乌云战阵突然加速甩开纠缠要往人烟中去。

此时脚下的大海传来波涛拍击之声,一股浑厚的卷扬之力升起,如一波一波的潮涌袭来,有一个人白发飘舞从海边疾射而上。这人没像三少和尚那么冒失的直接挡住乌云战阵的去路,而是从侧翼滑过施法阻挡他们前行的方向,身形一转绕过各种魔法锋芒与白少流等人汇合。这是一位手持龙头拐杖的老者,形容气度飘逸不凡,而白少流不认识。

老者飞到近前就自报家门:“听涛山庄庄主宇文树前来助拳,白庄主,我们合力对付这等奸贼。”听涛山庄也是昆仑十三大派之一,这位老庄主白少流早有耳闻,此时遇见也无暇多说闲话,联手合力追击乌云战阵。

宇文树的突然出现,又阻挡了乌云战阵前行的方向,为了摆脱追踪避免陷入被动,福帝摩指挥战阵转向又偏离了志虚大陆。宇文树看见小白身边的赤焰蛟龙飞舞,微微一笑抛出了龙头拐杖,在空中一声长鸣化成一道宛如蛟龙的金光,追着乌云战阵缠斗。他这一加入战团,魔法师们轻松了很多,纷纷施展各种魔法攻击在逃窜的墨色云团上。

福帝摩指挥的战阵也异常凶悍,不时发出各种法术反击,天空的电光火焰交击宛如一场盛大缤纷的表演。宇文树皱眉道:“这些狂徒好生凶悍,我等竟不能合围拦截。”

邓普瑞多一边挥舞魔法杖作战一边解释了一句:“福帝摩指挥的战阵,其中都是一流的高手,最特殊的威力是整合如一,很难个个击破。我们的攻击虽然强大,却不容易一举消灭所有人,只有在追击途中逐渐消耗。”

连番追击缠斗已经有万里之遥,一直沿着海岸线在飞行,乌云战阵几次想冲进大陆深处都没有成功,眼看就要远离志虚大陆进入茫茫大洋之中。这时乌云战阵突然变了形状,在空中旋转散开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碟形,几十道飞舞的人影也隐约可见,向四面八方射出浓烟与黑光。

这帮人要拼命了,邓普瑞多下令:“暂退!”众人各施法术在空中放缓去势,没有逼得太近。白少流知道邓普瑞多在担心什么,他可是亲眼见过鲁兹临终自爆时那种毁灭性的威力,如果这几十个黑魔法骑士一起这么干,这里肯定有人伤亡。就这么一个喘息的瞬间,漩涡一收向西而去,仍然是冲着大陆的方向,宇文树的龙头拐与三少和尚的紫金钵都被冲开没有挡住。

就在此时,西方突然乍现万道细锐的光芒,原来是无数尖利的飞丝铺天盖地而来。乌云一收一片剑芒射出逼开飞丝。战阵刚刚挡住这一击向侧面漂移而开,上方又有一片红云扫下,那是一条十余丈长的绸带,凌空飞舞竟切入了战阵之中。这一片乌云竟然被打散了一角,有三个身影被长绸从战阵中卷了出来,还没有来得及挣脱就被四面发出的各种魔法轰击成飞灰。

什么人出手如此刚猛?高空中闪现的竟然是两名娇滴滴的女子,小白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因为这两人他都眼熟——这不是孤云川护法绯焱吗?就是送他润物枝的那位前辈高人。可是天上这两名女子长的一模一样,一人穿红裙一人穿道袍,红裙女子面带娇笑只在眼神中露出杀意,而那名道姑脸色之寒让人看见了就想打冷战。

乌云战阵猝不及防被高手冲散一角折损三人,乌云中发出齐声厉喝,黑光翻滚数百只硕大的怪手伸出,抓向空中这两名女子。这两人也不强挫锋芒,红衣女子在空中一展长绸,就像一道屏障挡住乌云怪手,两人身形如光影流转顺着长绸绕到了白少流身前。

“孤云川掌门绯寒、护法绯焱前来助拳,如何对敌请白庄主定夺。”原来那道姑是孤云川的掌门绯寒,早听说绯寒、绯焱是一对亲姐妹长的极像,今天在天上又见到了昆仑十三大派的一位掌门。

“定夺不敢当,请两位前辈护住侧翼,莫要与困兽强斗,远逼他们向西处高空飞行。……院长大人,请您率众魔法师配合。”小白赶紧回话,这些昆仑修行高手都是来帮小白的,所以他也就自然而然的开口拿主意了。察人观心是小白最擅长,绯寒与绯焱一开口他就知道这两人不可能听邓普瑞多的指挥。

大家配合作战,小白已经下令邓普瑞多只有听从,十二名魔法师弧形展开,绯焱与绯寒这两大高手分别位于魔法师队列最两端,如展开翅尖的位置。她们一加入,小白这边实力大增,绯寒的拂尘展开有千条飞丝漫卷,而绯焱的柔锋绫看似柔软祭出之后却锋利无匹,比福帝摩的战力也不遑多让。乌云战阵终于在落了明显的下风,只有极力防御不断逃窜,再无回身反击的余力。

众人在空中形成一个张开环抱又似飞鹰展翅的队形,清尘挥舞紫金枪在鹰啄位置最前锋冲杀,宇文树在队形最上方鹰背位置总掠全阵,邓普瑞多在小白身后指挥魔法师展开配合攻击。这个“战阵”是小白指挥的,他站在队伍的最中心,一边指挥众人变换攻击方位一边挥舞润物青光为清尘护身,而赤瑶化做赤焰蛟龙盘旋不离左右。

三少和尚的位置最特别,他在战阵下方靠前的空中,在众人的掩护下祭出紫金钵化成小山一样巨大。紫金钵飞在战场正下方很远处,钵口朝上旋转着带着金光还发出梵音鸣吟之声,各种法术攻击向下的威力余波,都被一种奇异的吸力化解消散在紫金钵中。因此虽然高空打得热闹,但下面世界却很难察觉到。

紫金钵的下方黯淡无关,还发散出奇异的法力掩住了整个战场的声与光,只有在战况过于激烈时才偶尔闪烁成金色。如果地面上有目力极好的人不小心看见,恐怕又是一起不明飞行物的目击事件了。从上面看,紫金钵就像一张消融一切的巨口,使人不敢靠近,不论三少和尚的修为怎样,这架势绝对挺吓唬人的。

交战双方一直在极高处飞行。小白占尽优势却不紧逼对方做困兽之斗,指挥众人三面合击留一线退路,并且不断变换攻击方位来控制乌云战阵的逃窜方向。如果说福帝摩一开始是主动撤退摆脱纠缠,现在就成了被人按设定路线逼的在天上跑路了。

众人在天空且战且追,从志虚南部海岸绕过,又折转朝西偏北方向逼迫乌云战阵一路逃离,已经越过荒芜的天脊高原渐渐离开志虚大陆的范围。

配合白少流指挥作战的邓普瑞多突然心中一惊,感觉到一点很奇怪的地方:从战斗一开始就陆续有昆仑高人加入,不断阻止福帝摩逃入志虚内陆,也不让乌云战阵落地决战。这些人的意图似乎很统一,就像事先策划好的一样?看形势,这些人在白少流的指挥下,是要将福帝摩与他手下原封不动的赶回罗巴大陆!


阅读www.yuedu.info